【劉曉波逝世周年前夕】劉霞離開北京飛往柏林 胞弟劉暉仍留中國

【劉曉波逝世周年前夕】劉霞離開北京飛往柏林 胞弟劉暉仍留中國

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遣孀劉霞,今天早上乘芬蘭航空班機離開北京,前往德國柏林,而劉霞的弟弟劉暉仍然要留在中國,未能同行。劉霞弟弟劉暉親自送她到機場,他指劉霞:「可以出國。今天早上的飛機,已經起飛了。我有送她去機場。」

在晚上七時許,網上流傳最新相片,可見劉霞面露笑容,正在芬蘭赫爾辛基機場等待轉機。(另見報道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證實劉霞已前往德國,稱劉霞是出於自己意願赴德就醫,又強調劉霞離開中國與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正在德國訪問沒有關係。(另見報道)特首林鄭月娥活動時回應事件,形容劉霞獲准到德國治病,是體現了人道主義。(另見報道

自劉曉波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以來,劉霞一直被中共軟禁近八年之久。(有關劉霞被軟禁的經歷,另見報道)。

立場新聞/2018/7/10

白 夜/从老兵维权和女孩跳楼事件看国人心态

从老兵维权和女孩跳楼事件看国人心态

白 夜

首先声明,我这里说的国人,特指本文将要展开批评的那部分国人,不代表全部国人,起码在我所在的微信群,这种人只是及少部分,仅为行文方便使用了全称代词。

老兵维权事件

事件起因:6月19日下午,江苏镇江市部分军转老兵到市政府相关部门上访,遭遇大批警察镇压,过程中突然冲进来一群不明身份人员对老兵拳打脚踢,一名老兵倒在地上起不起来,警方将老兵关押起来。

发酵过程:大陆29个省市数千名退役老兵集结在江苏镇江市政府前,声援此前被政府雇佣的不明身份人员殴打的老兵,目前仍然有老兵陆续冲破阻拦赶赴镇江。这是继河南漯河之后大陆再次发生的大规模老兵群体事件。

结果:传闻这些老兵的诉求得到满足。

女孩跳楼事件

起因:不明。6.24日,一女孩出现在阳台上做跳楼状。

过程:女孩犹豫了一个多小时,烈日下的围观群众有意见了,认为女孩是在“作秀”,向楼上女孩喊话,逼迫女孩跳楼,不要忽悠吃瓜群众。

结果:女孩终于在众人的“催死”声中从阳台跳下。

有人可能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把两件完全不搭嘎的事件扯一起。

先说老兵事件。两天来,老兵事件成为网络热点,传播现场视频者有之,精神支持者有之,泼冷水说风凉话的亦有之:助纣为虐的党卫军、炮灰、领到狗粮枪口马上就要对准人民了,等等。

我必须承认,互联网带来了大众认知的普涨。混上几年微信群,就明白“朝鲜战争”完全是一场不义的战争。不仅直接阻止了南北朝的统一,造成两朝半个多世纪的隔离,稳固了金家王朝的统治,使得2000多万北韩人至今仍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且使得36万(官方数据)志愿军白白送命,成为那场惨烈战争的牺牲品。

所以,说老兵是被忽悠的炮灰也是事实。

不过,1,从小到大,谁不曾被强大的国家宣传机器洗脑忽悠?小的时候,老师说,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被革命先烈的鲜血染红的,当我第一次戴上红领巾的时候,我感觉平凡的自己一下子变得崇高了;直到我工作以后,第一次站在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仪式时,听到雄壮的国歌,看到蓝天下飘扬的五星红旗,从小灌输的爱国主义教育适时地发挥了作用,我就像巴甫洛夫的狗一样,眼睛训练有素地潮湿了。

2,即便是炮灰,他们仍然有基本的生存权。

老兵在两天内迅速集结,引起了当局高度恐慌,以及强烈的社会反响,更有甚者,现场老兵喊出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誓与反动ZF同归于尽”的口号。23日凌晨,镇江市ZF强制清场,24日,老兵队伍又再次集结,全国其他地方的老兵仍源源不断地赶往镇江增援,迫使铁路部门不得不暂停所有发往镇江方向的列车;两个师的兵力也同时调往镇江。

现场视频的及时传递,使得看客都有现场感和参与感,不知不觉中入戏已深。到24日晚上的时候,有消息传来,说当局接受了老兵的所有诉求,老兵正在返回的途中。群里再次出现冷嘲热讽的段子:本来就是个人利益,没有政治诉求,云云。

我想问问这些人

  • 什么叫政治诉求?
  • 你们的政治诉求是什么?
  • 指望通过一次老兵维权事件就推翻高墙吗?
  • 凭什么你的愿望要由别人来替你完成?
  • 你争取个人权益了吗?

有人或许会说,我的权益没有遭到损害,我争取什么?

在这个权力垄断一切的国家,除了赵家人,谁的权益没有遭到过损害?而你,或许只是还没有危及到生存底线而已。

如果你是工人,你的上司付出不比你多,却拿着你数倍的工资,你反抗了吗?如果你是股民,被一次次剪羊毛,你除了喊痛,讨说法了吗?如果你是房奴,造价几十万的房子,卖你几百万,你抗拒了吗?如果你是商人,当每个职能部门都把你当摇钱树吃拿卡要时,你敢说不吗?——和你们所有人一样,我也不敢,因为我还能苟且活着,因为我没有勇气砸掉自己的饭碗,因为我知道反抗的风险,因为我父母从小教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正因为如此,我才对每一个站出来维权的个人或团体表示由衷的敬意!因为,他们做了我不敢做的事,而他们之所以获得社会的广泛关注,难道不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诉求也代表了我们的愿望吗?

 还有一些人,习惯性地对别人的抗争姿势进行挑剔:

  • 他们的格局太小;
  • 瞧瞧,真是一伙奴才,只知道下跪!
  • 维权?还对他们报幻想啊?!

   你们格局有多大?或许你们有直接改变制度的妙招,不妨行动起来?

   在中国文化中,跪,这个动作有几种含义:

  • 奴性:下级跪上级。这在当代语境中已经不存在了,下级虽然不用再跪上级,但是阿谀奉承的程度丝毫不比跪拜弱;
  • 尊重或感激:对父母长辈或有对你有恩德的朋友;
  • 伸冤:古往今来一直沿用。男儿膝下有黄金,窦娥跪地斥苍天。一个人站着哭诉远远没有比他跪着哭诉更能引发大众的关注和同情,更能获得社会影响。我经常看到一群人跪在政府门前,我丝毫不觉得他们耻辱,也不觉得父母官的威严,我看到的是社会强烈的不公和公权力的傲慢。

没错,他们是跪了,但这仅仅是一个动作,从意义上来说,他们敢于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他们就站起来了,而我们还在偷安苟活,我们才是跪着的!

有人说: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他们得到利益就回去了。

我想说:你真是太聪明了,中国从来就不缺这种聪明人,缺的是敢于强出头的傻瓜。他们用集结串联的方式,得到了他们想要得到的有什么不对,有什么不好?为什么就让你们那么难受呢?自己的利益自己争取,你眼红什么?如果人人都像他们那样敢于争取自己的权益,公权力还敢那么肆意妄为吗?民主自由不是更容易实现了吗?

或者,你想要一个什么结果呢?继续对抗?永不妥协?让坦克撵过他们的身体,引发更大范围的混乱并引起国际关注?你看,我并不你傻,你想到的,我也早就想到了。

可是凭什么?你有什么权利用别人的血换取你想要的结果?我敬佩田建明、杨佳、夏俊峰,他们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正因为是英雄,大多数人做不到,我们也不该期望出现这种英雄:每个英雄都是鲜活的生命,每个生命背后都是无数个家庭,每个家庭都上有老下有小。

当那个花季女孩在众人的嘘声中从空中飘落,变成一滩血水时,围观群众的心理也是这样的,你们有着同样的嗜血的本性!

籲中國釋放劉霞 82位文壇名人朗誦詩歌聲援

籲中國釋放劉霞 82位文壇名人朗誦詩歌聲援

美國筆會今天上傳3段影片,由各國共82位文壇名人吟誦劉霞的詩《無題—給曉波》、《驚醒的時候》、《喝酒》等,齊聲呼籲中國政府釋放劉霞。(歐新社)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去年7月,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後,中國當局將其遺孀劉霞軟禁至今,人權組織不斷呼籲釋放劉霞,美國筆會(PEN America)今(16)上傳3段影片,由各國共82位文壇名人,吟誦劉霞的詩《無題—給曉波》、《驚醒的時候》、《喝酒》等,齊聲表達對劉霞的支持。

綜合外電報導,國際特赦組織和美國筆會發起朗誦劉霞詩歌的行動,文壇上多名重量級人士響應,包括《追風箏的孩子》作者胡賽尼( Khaled Hosseini)、《蘇西的世界》作者希柏德(Alice Sebold)、旅居海外的中國作家馬建、胡平等,以及台灣作家張娟芬及詩人鴻鴻,共同聲援劉霞。

胡賽尼對此運動表達支持,他表示,「因為有言論自由的藝術家,必須為被噤聲的藝術家發言。」

美國筆會執行董事蘇珊(Suzanne Nossel)指出,「釋放劉霞的主張,在全球引起共鳴,文學界和人權界不斷重申他們的呼籲,要求中國釋放一位無罪的詩人。」她還譴責中國政府稱劉霞「依法享有一切自由」的空洞說法。

相關影音

自由時報2018年5月17日

香港銅鑼灣書店案主角桂民海在瑞典外交官眼皮下被中國警方帶走

香港銅鑼灣書店案主角桂民海在瑞典外交官眼皮下被中國警方帶走

 

據多家媒體報道:去年10月獲釋的香港銅鑼灣書店瑞典籍股東桂民海(桂敏海)1月20日再次被中國警方帶走。由海外華文作家組成的「獨立中文作家筆會」就此發出新聞稿。

桂民海再次被抓的事件和其經歷的香港銅鑼灣書店5位人員被抓扣的事件一樣,都十分地離奇。事件的真正根源是因為銅鑼灣書店出版了讓習近平大怒的政治禁書。桂民海去年10月被釋放後,今年1月20日在兩名瑞典領事館人員陪同下,準備搭乘火車從寧波到北京接受醫療檢查,快到北京時火車停駛,十多名警方便衣人員上車帶走了桂民海。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對桂民海再次遭拘捕表示嚴重關切,強烈要求中國相關當局立即公開事實真相,立即恢復桂民海作為瑞典公民在中國的人身自由及相關權利。

路透社報道稱,一名瑞典外交部的官員說:"瑞典政府獲悉此事,已在較高政治層面採取正式行動。我們已和中國官員取得聯繫,他們承諾將儘快告知我們桂民海的情況。" 路透社稱,截至發稿,中國外交部尚未回應該通訊社的置評請求。中國外交部周一(22日)稱:對事件不知情。

據報道:桂敏海身體已經出現神經性疾病“肌萎縮性側索硬化”的癥狀(又稱「漸凍人症」),他本來準備這次在瑞典駐華使領館的幫助下,立即進行醫療檢查並根據檢查結果進行治療。

下面回顧所謂的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以出售中國大陸政治禁書聞名的香港銅鑼灣書店經營者李波(英籍)、店長林榮基(瑞典籍),與股東桂民海、呂波,業務經理張志平5人,2015年10月至12月先後在泰國、中國大陸與香港失蹤。消息傳出後震動了香港各界和海外華人。接着,上述5人先後出現在中國官媒“接受訪問”並“公開認罪”。桂民海是在2016年1月出現在中國中央電視台,公開承認自己2003年12月在寧波酒駕撞死一名女大學生後逃逸。他這次是主動向中國公安據投案自首,而不是從泰國被人綁架回大陸。

5人中的李波等4人於2016年3月陸續獲釋返港。瑞典外交部在2017年10月24日才終於得到證實桂民海獲中國釋放的信息。當時桂民海與持有德國護照的華裔妻子珍妮佛(Jennifer)暫時在浙江省寧波市一處公寓租房居住。桂民海當時也向消息人士表示,他將申請更換新的瑞典護照,希望可以離開中國大陸,回到近年主要居住地  德國杜塞道夫(Dusseldorf)的家中。之後,桂民海在英國的女兒證實:他的父親一直處於警方的監視之下,依然要定期向警方報到。

對於銅鑼灣書店事件,歐美多國紛紛表示關注,並要求中國解釋及釋放失蹤人 士。銅鑼灣書店事件令港人擔憂“一國兩制”、 “言論自由”、 “出版自由”及 “人身自由”是否再受到《基本法》的保障。亦使香港的本土、獨立與分離情緒升溫。

在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後,大陸的政治禁書被嚴打進入寒冬。但香港夏菲爾出版公司的總編輯劉達文接受媒體專訪時認為,由於國內政壇震蕩不止,很多大陸自由行旅客都有濃厚興趣去通過禁書了解內情,所以市場需求依然不減,嚴冬過去,禁書依然會重新大行其道。

法廣/2018/01/22

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 傳二度被拘

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 傳二度被拘

去年獲釋的香港銅鑼灣書店瑞典籍股東桂民海(桂敏海)20日傳出遭十多名警方便衣人員帶走。(圖取自獨立中文作家筆會網站icpc-chinesepen.org)

去年獲釋的香港銅鑼灣書店瑞典籍股東桂民海(桂敏海)20日傳出遭十多名警方便衣人員帶走。(圖取自獨立中文作家筆會網站icpc-chinesepen.org)

(中央社記者繆宗翰台北22日電)去年獲釋的香港銅鑼灣書店瑞典籍股東桂民海(桂敏海)20日傳出在兩名瑞典領事館人員陪同下準備搭乘火車離開寧波到北京接受醫療檢查途中,在火車上遭十多名警方便衣人員帶走。

由海外華文作家組成的「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深夜透過新聞稿向中央社作上述表示。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對桂民海再次遭拘捕表示嚴重關切,並強烈要求中國相關當局立即公開事實真相,立即恢復桂民海作為瑞典公民在中國的人身自由及相關權利。

新聞稿並呼籲北京當局,保證尊重桂民海個人意願,就桂民海出現肌萎縮性側索硬化(漸凍人症)病症情況,在瑞典駐中國使領館的幫助下,立即進行醫療檢查,並根據檢查結果進行治療。

以出售中國大陸政治禁書聞名的香港銅鑼灣書店經營者李波(英國公民)、店長林榮基,與股東桂民海、呂波,業務經理張志平5人,2015年10月至12月先後在泰國、中國大陸與香港失蹤。

上述5人先後出現在中國官媒「接受訪問」並「公開認罪」。桂民海是在2016年1月出現在中國中央電視台,公開承認2003年12月在寧波酒駕撞死一名女大學生後逃逸。

李波等4人於2016年3月陸續獲釋返港。瑞典外交部則在2017年10月24日證實,桂民海獲中國釋放。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當時則向中央社表示,桂民海與持有德國護照的華裔妻子珍妮佛(Jennifer)暫時在浙江省寧波市一處公寓租住,無法確認桂民海是否可以不受限制在寧波當地自由外出。

另外,桂民海當時也向消息人士表示,將申請瑞典護照,希望可以離開中國大陸,回到近年主要居住地——德國杜塞道夫(Dusseldorf)的家中。

中央社/2018/01/22

中国知名政治犯杨天水保外就医两月后病逝

中国知名政治犯杨天水保外就医两月后病逝


中国著名民主人士、异议作家杨天水

中国著名民主人士、异议作家杨天水

在狱中服刑的中国著名民主人士、异议作家杨天水,在今年8月查出脑瘤病情严重,被当局保外就医仅几个月后,11月7日去世,终年56岁。杨天水先后两次因政治信仰遭囚禁共达22年,今年12月23日本应刑满出狱。自2009年起便有海外媒体不断报道杨天水身患多种疾病,多次申请保外就医都遭到拒绝。他身患重病以及病逝,引发外界广泛关注。

杨天水是不到一年内,继海外异见人士彭明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之后,第三位死亡的狱中政治犯。加上几年前在北京朝阳看守所关押期间患病死亡的北京知名维权人士曹顺利,令外界对中国政治犯接连在狱中死去或得绝症感到关注,更加担忧中国政治犯的狱中境况。

2008年曾授予杨天水自由写作奖的美国笔会发表声明,指杨天水的病逝和刘晓波一样,是全球捍卫言论自由的又一沉重损失,再次提醒了外界有关中国政府的批评者所遭受的严峻对待。

笔会声明表示,杨天水去世是中国当局人权记录上的又一个黑点,并敦促星期三抵达北京访问的美国总统川普,向中国领导人提及此事,并坚持要求中国政府给予政治犯获取尽可能好的医疗和护理的自由。

中国人权活动家、欧盟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近些年的种种迹象显示,中国的异见和维权人士不仅受到言论和表达自由上越来越严厉的封杀,也遭到被人身折磨,甚至物理消灭的危险,包括目前在四川绵阳看守所被关押的、身患多种严重疾病的六四天网的创办人黄琦,得不到应有的饮食营养和治疗,应当引起国际社会的严重关注。

他说:“言论自由不仅仅是说我要封你的号,禁止你的微博、你的微信,筑高防火墙,不让你发声,不让你获知外面的信息,远远不仅仅是那些东西了。而是说,我可以把你发出这个声音的那个人,禁锢在牢狱、禁锢在铜墙铁壁里面,然后我还能够做到彻底的物理式的肉体消灭。”

胡佳表示,当局如此做的另一个更战略性的目的是在异见和维权人士中散播恐怖的病毒,达到杀一儆百的效用,尤其是针对那些能够对政权构成挑战的人士。胡佳提醒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走了,杨天水走了,当局的下一个主要目标很可能就是曾在被关押期间和狱中遭受严酷身体摧残的维权律师高智晟。高智晟出狱后的过去3年一直被软禁在陕北老家,今年8月曾试图重获自由,但又被当局搜捕到并据信押到北京看守起来。

胡佳说:“在微信朋友圈、群组里面有大量关于杨天水悲叹、愤慨的谴责的声音。这又让我仿佛回到了刘晓波去世的那段。你像黄琦他们,其实一个个都在身体状况处于那种崩溃边缘的。就是在中国的牢狱里面,一种慢性的处死,或者说叫隐性谋杀,这种形式的话是被有步骤地推进的。它想除掉一些特别重要的异见人士呀、维权者呀。这其实更重要的目的我觉得是什么呢,制造恐怖,就达到杀一儆百的那种效果吧。”

杨天水是江苏人,曾做过教师和公务员,是独立笔会成员,1989年参与天安门民主运动,1990年成立“中华民主联盟”,后被当局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重判10年;2000年5月出狱后,筹组中国民主党苏皖党部。2005年12月因筹备民主党“一大”被捕,2006年5月16日,被江苏省镇江市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2年。

美國之音/2017/11/9

拿出良心與同理心! 50多位國際知名作家要習近平釋放劉霞

拿出良心與同理心! 50多位國際知名作家要習近平釋放劉霞

眾作家聯署寫信給習近平,要求他釋放詩人、攝影家劉霞。(湯森路透)

自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七月逝世至今已逾百日,其遺孀劉霞依然行蹤未明。日前超過50位國際知名作家連署去函習近平,呼籲他秉持「良心」及「同理心」,儘速釋放劉霞。

此去函計畫是由長期致力於推動言論自由的「美國筆會」(PEN-America)所策劃。該信件也開放大眾連署。目前已連署簽字的作家包括:加拿大知名作家瑪格麗特 · 愛特伍(Margaret Atwood)、作品曾多次被改編成電影的美國作家菲利普 · 羅斯(Philip Roth)、曾獲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的湯姆 · 史塔佩(Tom Stoppard)、奈及利亞女性主義作家阿迪切(Chimamanda Adichie)、與甫獲英國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的短篇小說大師喬治·桑德斯(George Saunders)等人。

              美國筆會在官網上公開作家給習近平的信。(截自PEN America

 

呼籲中國尊重自身憲法與世界人權宣言

信中提及,劉霞因「身為中國政府所認定的『異議人士』之妻,已受到多年折磨。」「在本質上,劉霞完全是遭到隔離拘禁的狀態。」「她的健康狀況堪憂,無法與關心她的人接觸,又必須承受深刻的喪夫之痛。」「我們極力呼籲當局解除對劉霞的所有限制、確保她的言論自由,以及與他人會面、旅行的自由。」

信中並援引中國憲法,指其於35章及37章中「保障人民言論自由及人身自由」。並指出中國拘禁劉霞毫無法源依據,唯一可能的理由就是她與劉曉波的關聯。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德國駐中大使館都曾對劉霞表示關切,但北京當局依然置之不理。

信中也提醒習近平,中國在世界人權宣言(UDHR)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上都有簽字。中國既身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一員,就必須恪守國際義務。

作家們呼籲習近平停止對劉霞有違人權的監禁。(湯森路透)

 

劉霞自2010年起就在未被判任何罪名的情況下遭到中國當局軟禁,在今年七月劉曉波死於肝癌後,她更幾乎完全被切斷與外界的聯繫,被軟禁於北京的公寓裡。衛報記者7月時曾企圖靠近劉霞寓所,不到一分鐘便被便衣警察包圍,並強制驅離。

劉霞上一次公開露面是在7月15日的劉曉波葬禮上。一段7月釋出的youtube影片中,劉霞表示希望外界給她休養及哀悼的時間,日後才能健康面對大家。但這段話普遍被認為是中國政府強迫劉霞錄製的。

劉霞為劉曉波海葬。(湯森路透)

 

根據劉霞友人指出,劉霞目前深受心臟病與憂鬱症所苦。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4日釋出訊息,表示有與劉霞連絡上,並告知她關於眾作家去函習近平的消息。該中心成員也鼓勵劉霞,希望能協助劉霞到香港。而日前中共十九大時,劉霞曾傳出被旅遊,強制離開北京。

「美國筆會」執行長諾斯(Suzanne Nosse)也對即將於11月8日造訪中國的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喊話,「我們希望川普總統可以傳達出美國對這樣不正義、不人道作為的關切」。但川普造訪中國時,會為許多知名的中國政治犯發聲嗎?專家對此普遍持保留態度。

上報/2017/11/4

美国笔会︰特朗普访华应携给刘霞自由公开信

美国笔会︰特朗普访华应携给刘霞自由公开信

美国笔会请求总统特朗普携带联名公开信访华,呼吁中国全面解除对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的软禁,允许刘霞和家属自由外出旅行。(资料图片)

美国笔会请求总统特朗普携带联名公开信访华,呼吁中国全面解除对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的软禁,允许刘霞和家属自由外出旅行。(资料图片)

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前夕,美国笔会发表来自美国和多个国家,50多名作家和艺术家的联名公开信,呼吁中国全面解除对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遗孀刘霞的软禁,允许刘霞和家属自由外出旅行。

作家们在致习近平的信中指出,只因身为被中国视作异议人士的妻子,刘霞便不得不受难。刘霞没有犯过罪,刘霞也没有受到过犯罪的指控。她应该可以自由地与家人、朋友和国际社会的人员会面,并按照她自由意愿外出旅游,与外界联系。

该信函签字的包括作家 Chimamanda Adichie, Margaret Atwood, Louise Erdrich, Robert Pinsky 和 Philip Roth等人。支援这一签名活动的美国笔会将请求总统特朗普携带信函访华。

刘晓波2009年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判刑11年。刘霞则长期遭软禁,受北京当局严密监控。今年7月,刘晓波癌症末期住院治疗期间,两人再度聚首。刘晓波生前除表达想到海外治疗,也希望刘霞能一同出国。

自由亞洲電台/2017/11/3

釋放桂民海無非欲蓋彌彰

釋放桂民海無非欲蓋彌彰【林榮基投稿蘋果日報】

 林榮基(左)認為中共釋放桂民海(右)但不淮對方離境,即使表面上自由,事實仍是被迫要保持沉默。(資料圖片)
 

近日傳出桂民海獲釋,先是瑞典政府透露,但未獲大陸官方證實。隨後其女兒受訪,也表示無法肯定,因為聯絡不上父親,懷疑消息未必可靠。在無法查證下,作為受害者之一、曾經向傳媒公開事件,我自然成了追問對象。

前天跟某傳媒談過,我提出看法,但見報導有些疏漏,已打算作出補充,昨天見中文筆會發放訊息,桂民海確實獲釋,人在寧波,並見到母親和姊姊。根據上述兩段報導,該是毋庸置疑,假如對消息存疑,瑞典會進一步核實,然後才作公佈;至於中文筆會,我認識他們,也覺得可靠。有記者問,據前一個報導,瑞典政府10月17日已收到大陸通知,直至十九大開完,拖延一星期,才發放消息,究竟為甚麼?我嘗試作出分析。由於書店事件5人失踪,被懷疑與最高領導情史有關,大陸或以03年桂民海在寧波醉駕,撞死一名女大學生,桂民海出逃,沒有承擔刑責,是次追究舊案,並無派人跨境犯法,制止該書出版,試圖掩蓋這一事實。兩年前10月17日,桂民海在泰國失踪當日,直到現在,正好是所判刑期;既然坐滿了,也就獲得釋放。另一個是宣傳技倆,新領導班子組成,藉此向外釋出善意,妝點門面。記者問:何以釋放桂民海,又不讓出境?
這要看慣例,近年大陸釋放異見人士,即便刑滿,也以監視居住為名,持續監控,709律師團王宇被釋放,經視頻認罪悔過,目前被強迫居住內蒙古,仍沒有真正自由。記者:即是表示,桂民海也處於上述情況?
對,我認為是。記者:那等於真正獲釋,對桂民海來說,仍屬遙遙無期?
不對,認為遙遙無期,那是從妳的角度看,若以受刑人而言,那是有限度監控。我們先要了解,桂民海被認定的,是牴觸了最高領導人隱私,屬於大逆不道,既可判十年、甚至終身監禁。六四向天安門毛像潑墨那三人,就判了相近刑期。書店事件發展至今,隨着桂民海快將釋放,以我所理解的,也該要理清脈絡,作一次簡單陳述。今年6月在美國時,我曾與當地好友細談,得到的訊息是,桂民海手頭上有習近平檢討書,如前些時法廣所報導,打算附錄在情史出版,寫手也認識。從過去發生的事,也可作出推斷,比方為甚麼釋放桂民海?除上述原因,回顧去年底,當時有關報導,桂民海的女兒在英國,被疑似大陸人拍照(最近報導是德國),見諸外地媒體,令人費夷所思,到底怎麼一回事?按理桂民海犯事,與他的女兒無關,無理由牽連到她身上。要解釋這事,還要從桂民海的角度看。試想桂民海被拘禁,消息完全隔斷,大陸可派人將他擄走,亦可對其親人下手,以至傷害。假使他立即配合,換取早日釋放,將檢討書交還、供出所有資料來源,仍無法保證女兒安全。不要忘記,桂民海是大陸人,專制政權對異見份子的手段,當然熟稔,時常違法,並無誠信可言,僅靠當局口頭承諾,等如毫無保障。明白了吧。通過外電報導,派人偷拍(【實】際上讓他的女兒看),拿着報章新聞,證明其女兒是安全的,並不如他所擔心,這樣作為一種交換條件。也就是說,自去年底偷拍消息見報,正是桂民海與大陸達成協議,開始乖乖就範。也許有人會問,這樣也無法證明,書店事件跟習近平檢討書有關。要回答這事,首先要問,習近平身邊最重的人是誰?也許除了王歧山,無疑是他的妻女。事實上也不難理解,倘若情史被公開,習近平的家庭地位,不說情何以難堪,也會一落千丈;一個在家裡抬不起頭的男人,在等級社會分明的大陸,同樣會讓人看不起,更遑論作為最高領導,日後種種流言誹語,隨之而來,吃不消之餘,也會動搖他的管治地位。如再作分析,從不惜派人跨境犯法、四處擄人審問,後來先後釋放(假使無公開),相信對我的處理,將如李波一樣,表面雖自由,也被迫保持沉默。整起書店事件,由此始終,表現出來的野蠻行為,令人髮指。不妨作一番對照。自習近平提出七不講,經兩任特首,連串對香港抗爭者打壓,也是極端蠻橫。那姓梁的黃腫腳,不消提了,看看現任林鄭,對十幾個年青,以法律之名,行囚禁之實;不過兩天,又推出所謂青年自置安居計劃,軟硬兼施,迷惑年輕一代,試圖挽回形像;當一地兩檢,提出三步走,在立會被泛民拉布,無法動議辯論,立即反口,要一步到位。這種種表現,正是習近平的威權作風,主子如是,奴才依若葫蘆。寫到現在,說不定有人仍不願相信,書店事件因情史引起。我想,持懷疑論者,能否解釋,為甚麼十多年前,一個大陸人醉駕,導致毫無關係的4個港人,相繼失踪?最後有一個疑問,還得搞清楚。那就是讓桂民海出境,習近平不擔心他將來反悔,就像我那樣公開?我看顧慮是多餘的,明白李波處境,大陸還有親人,就無須贅言。

林榮基 2017/10/28 

蘋果日報/201710/28

Gui Minhai’s daughter coy about Ningbo claim

Gui Minhai’s daughter coy about Ningbo claim

  • Gui Minhai is reportedly in Ningbo where he has family. File photo: RTHK
     
    Gui Minhai is reportedly in Ningbo where he has family. File photo: RTHK
Reports say Causeway Bay bookseller Gui Minhai is now staying with his wife in Ningbo, Zhejiang province, after his apparent release from a mainland prison this month, although his daughter did not confirm this.
 
The US-based 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re issued a press release saying that Gui, who’s a member of the centre, wants to go to Germany, where he has lived in the past.
 
His wife, Jennifer, has a German passport, and Gui himself is a Swedish citizen. 
 
The centre said it’s unclear whether the bookseller is free to go anywhere he wants in the city. It called 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let him go to Europe and reunite with his daughter, Angela, who’s in England. 
 
Angela Gui told RTHK she was not in a position to comment and there were still “many things that need to be clarified".
 
She said she had received a phone call, but did not confirm it was from her father.
 
Gui Minhai was the first of five Hong Kong booksellers who went missing two years ago. He was allegedly kidnapped while in Thailand and was taken to the mainland, where the other four also later resurfaced.
 
Their bookstore sold titles that were banned on the mainland, and some of the books were critical of mainland state leaders.
 
RTHK/2017/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