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克里关切NGO在华受限

美国国务卿克里关切NGO在华受限

美国国务卿克里。(法新社)

美国国务卿克里。(法新社)

 

中国将于明年1月1日正式实施《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美国国务卿克里6月7日对非政府组织NGO在中国受到限制表示忧虑。海外26家NGO也于日前发表联署声明,批评中国的上述法规扼杀公民社会,损害中国与国际社会的交往,其结果将引起中国社会更大的不稳定。

引起巨大争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在4月底通过后,持续引发西方国家的担忧。6月7日,美国国务卿克里表示,非政府组织“需要有自由帮助提出、组织、参与以及安排促进我们国与国之间相互理解的活动。”

与此同时,海外26家NGO发表联署声明,反对该法2017年1月1日正式实施,称其可能会将本土的非政府组织变成公安部门的工具,帮助打压境外非政府组织。同时,新法的模糊规定给予公安部门滥权的空间。声明呼吁立即撤销该法,赋予中国本土非政府组织更大的从事活动与倡导工作的空间。

对此,对该法持否定态度的一名维权律师告诉本台:“当局担心资金资助方面的威胁,(以及对官方)价值观和理念认识的改变和颠覆。”

《境外非政府组织法》规定由公安部管理,包括监察、检查甚至冻结境外NGO的财务状况,同时禁止在中国境内从事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等活动。若有违反相关条款,当局可以将其列入不受欢迎的名单,公安更可拘留NGO职员及驱逐外籍人员出境等。法案出台一个多月以来,许多人权组织及联合国的专家均表示,法案的内容含糊,加上赋予官员极大权力去规管境外NGO,担心其成为威吓,甚至打压中国境内异见观点的工具。

但中国外交部则在上月强硬回应指,中方对联合国人权专家的言论表示坚决反对,要求有关专家撤回干涉中国内政的言论。

对此,劳工NGO组织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咨询服务部主任张治儒接受本台采访时称,现时大陆政府强力打压NGO,特别是劳工NGO,相信最终定会引发无法挽回的社会动荡:

“对于我们劳工NGO来讲我个人认为没有太大的损失,不做劳工NGO我们可以做其他的工作,甚至所得的经济回报不会低于这个劳工NGO的收入 。主要的最大打击还是针对劳工这个群体,他们在今后如果没有劳工NGO支持,他们受到的权益侵害很难以得到保障,很难得到社会力量的介入和支持。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是对这个社会矛盾的加剧,如果说这个庞大的群体没有社会力量的介入和支持的话,劳资冲突和劳资矛盾会越演越烈,到时会发生什么样的问题,我们现在还没把握预计,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说,这种社会矛盾和劳资冲突权益被侵害,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没有伸张正义的地方,矛盾是积越大,总有一天会爆发出来。”

根据中国媒体报道,目前在中国长期活动的境外非政府组织约有1000家,加上开展短期合作项目的组织,据不完全统计,总数约有7000家,涉及扶贫、助残、环保、卫生、教育、救灾、乡村治理、劳动保护等20多个领域。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吴晶

来源:自由亚洲

旅泰受中共迫害公民纪念六四活动

旅泰受中共迫害公民纪念六四活动

 六四屋内

六四门楼

2016年6月4日,流亡泰国的中国受迫害公民汇聚唐人街,与来自美国的民运人士韩武(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秘书长)专程赶来泰国与我们一道共同纪念六四,抗议中共的暴行,为实现中国的民主事业而奔走,同时呼吁中共停止迫害中国公民。

韩武指出:纪念8964事件,不仅仅是缅怀已经被中共屠杀的仁人志士,更是要激励后来者,以更大的勇气,更坚定的决心扛起前辈们的民主大旗奋勇向前,不能畏首畏尾。我们纪念六四,到今天已经不是反思的问题,而是要牢记六四惨案,以烈士们的鲜血激励全国的民众团结起来,向中国的一党专制发起冲击,实现民主中国,建立自由、人权、民主、宪政的新社会。在当前中共打压最残暴的时期,我们一方面要善于和中共当局周旋,另一方面也要用智慧和中共战斗。

黎小龙认为:要在法律的框架内清算中共的屠杀。

颜伯钧说:我们被迫流亡海外的中国公民应该团结一心,众志成城。

于艳华认为:当前国内有七位勇士因为纪念六四而纷纷被抓捕,这些人以前都是新公民运动的干将,我们今天纪念六四也为他们的安全呼吁。

活动过程中,大家纷纷表态,梁山桥老先生对于中共屠杀义愤填膺,张维,曹劲柏也是大声指责中共的暴行,最近逃亡过来的张建祥详述牺牲人员的惨烈。大家说到动情处,宴奇恩流下了悲愤的眼泪。黎光敏,刘晓赢也就亲身经历说出了自己的感受,聂保国是一宗教人士,他从宗教的角度阐述了对这一事件的认识。

整个活动全体参加人员为六四事件死去的英灵默哀一分钟。之后发起了呼吁最近因为几年六四事件而被捕的赵常青、张宝成、李蔚、马新立、徐彩虹、李美青、梁太平,大家呼吁中共当局放下屠刀,立即放人、悔过自新,以减少对全体中国人民的伤害。

活动也呼吁中共当局就郭飞雄的身体原因,予以人道主义关怀,并就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等三人被迫害进行了呼吁。

因为同属逃亡到泰国的中国受迫害公民,大家也纷纷对姜野飞、董广平的遭遇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情,大家表示深深的愤慨和痛恨,一定要不畏恐惧勇敢的战斗。大家呼吁国际社会继续予以高度关注,希望有能力的国际组织、政府和个人能够帮助呼吁中共当局不要继续迫害这两位已经获得难民身份的受迫害者。

让参与活动的每一位人员感到愤怒的是中共当局对709人权律师的迫害,由此全体人员希望全世界关注709人权律师。

本次活动参加人员有:韩武(中国民党全国联合总部秘书长)、梁山桥、黎小龙、颜伯钧、于艳华、张维、张建祥、曹劲柏、宴奇恩、黎光敏、刘晓赢、聂保国。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东南亚委员会主席程维明对活动予以赞助。

逃亡泰国的中国受迫害公民(泰国难民之家)

中国民主党全囯联合总部东南亚分部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东南亚分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东南亚委员会

中国社会民主党东南亚分部

中国公民联盟

桂民海女儿出席美国会听证会

 

桂民海女儿出席美国会听证会 盼美助父获释

桂民海

 

铜锣湾书店书商桂民海的女儿周二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呼吁美国当局协助结束其父亲在中国被“非法扣押”的情况。

去年10月,专卖禁书的香港铜锣湾书店瑞典籍老板桂民海及三名同事在不同地点失踪,另一名股东李波则在12月底时下落不明,引起国际关注。最终中国当局松口表示,5人皆在大陆接受调查。桂民海的女儿Angela Gui相信父亲是受到中国当局绑架。她呼吁华盛顿协助释放桂民海。

目前在英国求学的Angela Gui周二出席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听证会。她表示在一个月前最后一次与父亲通话,但仍不知道父亲身处中国何地。"自家父及其同事被扣押已过去八个月。我依然没有被告知他的下落、受到何种对待、如今的法律地位为何。"

桂民海去年10月于泰国度假期间失踪。Angela在听证会上表示,在与父亲失去联络约三周后,李波曾经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告诉她,桂民海可能因为政治因素遭中国当局带走。

中国中央电视台今年1月突然播放桂民海的"认罪"视频,视频中桂民海称是因为10多年前的一起醉驾夺命事故"自愿回国自首"。但Angela表示,她从未听闻这起事故,并认为这是中国当局捏造的内容。她也质疑,如果父亲是前往中国"自首",为何没有任何他在泰国的出境记录。

Angela表示,去年11月和今年1月,桂民海曾经通过通讯软件Skype向她发送两条信息,要求她保持沉默,她认为桂民海是迫于压力发送了上述信息。她说,瑞典当局只在二月底被允许探视桂民海一次。

Angela称:"我不清楚扣押的官方理由是什么,但在我看来,事情很明显与他的工作有关,我相信他的同事也是因为相同理由被带走。"

“中国的长臂伸向境外”

桂民海是"巨流传媒有限公司"创办人,出版有关揭露中共贪腐和高层内斗的政治敏感书籍,不少大陆游客上门光顾。

桂民海的女儿表示,其他失踪的书商"在名义上已经获释",但英籍股东李波在返港后不只一次被要求重新返回中国大陆。

             中国央视1月播出桂民海认罪视频

Angela表示,桂民海是瑞典公民而且只持有瑞典国籍,在此背景下仍受到"非正式及非法"扣押,令人格外震惊。她呼吁美国及其他政府不断向中国追问其父亲情况,并敦促中方立即予以释放。

瑞典当局表示对桂民海一案"相当关注",并已呼吁中国当局更开诚布公。

周二的听证会主题为"中国的长臂:从天安门至今 全球打压批评者行动"(The Long Arm of China: Global Efforts to Silence Critics from Tiananmen To Today),听证会举行时间临近六四27周年纪念日。听证会共同主席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表示,27年过去了,中国政府更加肆无忌惮地进行打压,其触手已经伸出了国境。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四川作家铁流失联一周 “保护记者委员会”发声明

四川著名作家铁流自今年5月13日起,即已与外界失联。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非政府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5月20日发表声明,敦促中国警方澄清铁流是否处于警方羁押,并且公开铁流所受司法措施的原因。

四川作家铁流(本名:黄泽荣),被当地警方带走已经一周,情况不明。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非政府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5月20日就此发表声明,关注年逾八旬的著名作家铁流的下落。铁流的夫人向“保护记者委员会”表示,铁流自今年4月30日以后失踪。家属曾在5月16日向成都警方查询,被告知“不必担心”,但当局拒绝告知铁流的下落。铁流的律师刘晓原则向“保护记者委员会”证实,铁流自今年5月13日起即已与外界失联。声明敦促中国警方澄清铁流是否处于警方羁押,并且公开铁流所受司法措施的原因。

铁流的妻子任女士5月21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目前仍然没有铁流的消息,公安只是告诉她铁流无恙,请她放心:“我现在跟你们一样,知道的并不多。现在什么情况也弄不清楚”。

记者:他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回答:应该不错吧。之前我在网上都说过了,我就不再重复此前的话了,谢谢你。

记者:也没有跟您通电话?

回答:没有。

此前,成都国保对任女士说,带铁流外出请他喝茶,吃饭及聊天,又叫任女士不要担心。

2014年9月,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罪”拘捕年逾八旬的铁流,后指控其编印回忆右派经历的《往事微痕》一书涉嫌“非法经营”。2015年2月25日,铁流被成都市青羊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缓刑四年,并处罚金3万元。同年12月,被监外执行刑期的铁流,在网上披露自己在看守所内遭到刑讯逼供,生病住院还要戴手铐脚镣的经历。

铁流的辩护人刘晓原律师对记者说,铁流被公安带走时其妻子正在英国:“因为当时她的妻子在英国,回来以后找不到铁流。公安的意思是说铁流没事的,具体把他带到哪里,没有告诉她。他的妻子跟公安说,让他们叫铁流给她打一个电话,他们(公安)没有同意”。

今年3月29日,成都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传唤铁流,30日警方宣布对铁流实施强制措施,监视居住6个月。铁流在被送往一处秘密地点关押3个晚上后,成都青羊区公安分局又在4月2日作出行政拘留5天并处以罚款等决定,但没有向家属出示传唤证一类的法律文书,也没有说明具体情况。

刘晓原说:“他在缓刑期间,如果违反了规定,可以撤销缓刑,收进监狱。他现在被监视居住,当时说监视居住在家里,你要是变更监视居住地点,也要通知家属。他这次被带走是被旅游还是被度假,这个就不清楚了”。

铁流曾在1957年中共反右时期,被划为右派,关押劳改长达23年。1980年他被平反后,主办了为右派发声的期刊《往事微痕》,其后遭禁。2010年,铁流出资100万元人民币成立“铁流新闻基金”,协助受害的记者和作家。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责编:吴晶)

笔会会员范燕琼被限制出境声明

JP65AYX(NU(J0YAQ}H$KFJH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会员范燕琼被限制出境的声明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范燕琼应国际笔会邀请准备于五月初前往欧洲开会。但是,她于2016年5月6日在广州出海关时被广州边防當局限制出境,不准参會。对此,独立中文笔会声明:

         第一、要求广州边防立即给予范燕琼会员顺利出境的合法要求,范燕琼女士持有有效的中國护照、出国签证以及其他所有合法手续,中國任何地區的海關均应予放行,給予出國訪問的自由。

         第二、当前,范燕琼会员因为广州边防的限制出境而滞留广州,我们要求广州警方保证范燕琼会员的人身自由安全以及通訊、交往等其它基本人身自由。这也是中国现有宪法和中国政府早已签署并承诺的22个有关人权的国际公约中所涵盖的人权公约之精神。

         第三、独立中文笔会吁求国际笔会以及其它国际组织与个人,尤其是媒体关注范燕琼会员目前的人身处境,独立中文笔会在此希望与国际社会共同发声敦促中國广州海關放行,及时给予燕琼女士享有出境訪問的基本自由。

独立中文笔会

2016年5月6日

贝岭受邀为第七届菲律宾国际文学节主宾之一

贝岭受邀为第七届菲律宾国际文学节主宾之一

2016年4月26日,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自由写作》网刊前执行编辑王一梁分别飞抵马尼拉,以流亡作家身份受邀参加第七届菲律宾国际文学节(7th PHILIPPINE INTERNATIONAL LITERARY FESTIVAL)。现在曼谷的流亡诗人、笔会理事逸风本也受邀在菲律宾图书展上以作品摊位呈现他诗作的英译,可因护照无法签证未成行,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李毓已抵马尼拉,将列席该文学节。

贝岭、王一梁与JO-ANN MAGLIPON 合影。JO-ANN是活跃于70年代的独立记者,菲律宾发行量最大的杂志,YES的主编,同时还担任着拥有23家杂志,15家网站的出版集团的主编。

貝嶺與王一梁與JO-ANN MAGLIPON合影

第七届菲律宾国际文学节(PILF)于2016年4月28日-29日在奎松圆形纪念广场(Quezon Memorial Circle)、QCX博物馆举办(QCX Museum, Quezon Memorial Circle),这是菲律宾国家图书发展署的标志性项目。该国际文学节已成功举办了6年,在过去的6年中,这一活动都是放在11月举行,今年移至4月举办。菲律宾国际文学节(PILF)旨在通过作者与读者问答对话的实践活动,弘扬文学,推出优秀文学作品,以促成菲律宾文学出版日臻成熟。

贝岭在开幕式上致辞并分别用英文和中文朗诵自己的诗歌

贝岭在开幕式上分别用中英文朗诵诗作

今年的菲律宾国际文学节主题为“对抗遗忘”(AGAINST FORGETTING),强调创作的作用,个人如何打破沉默,或以貌似徒劳无益的行动来对抗遗忘。该文学节首日的主题为“对抗遗忘”,次日则将针对文学编辑、书籍设计、写作、出版策略、版权交易等议题,展开圆桌会谈。

自2010年始,历届菲律宾国际文学节聚集了国际及本土作家、插画家、出版人及文学爱好者前来参与,是菲律宾文学的年度焦点。因菲律宾国际文学节全程以英文进行,在亚洲具独特性,吸引了不少具影响力的文学家以及出版人参与盛会,如普立兹小说奖得主(2003)爱德华·琼斯(Edward P.Jones)及普立兹小说奖得主(2008)朱诺·迪亚斯(Junot diaz)等。

贝岭将以双主宾之一及多项专题与谈人身份与会,于4月28日的开幕式上以中英文朗诵诗作〈放逐〉;另外,他和另一位主嘉宾Jo-ann Maglipon分别发表简短的主题演说;当日下午,则受邀参加另一场“给年轻诗人的信”(Lettrs to a Young Poet)四人对谈讨论。

王一梁则受邀参加“作家是自由的吗?”专题对谈,宣读他特为这次文学节写下的专文〈亚文化世界里的绝对自由写作〉。

贝岭,王一梁参与WRITET IS FREE 的讨论

贝岭、王一梁参与WRIETES IS Free

言论或写作自由是一个古老而经久不衰的话题,因作家以精神自由、写作自由、真实记录为己任,而掌权者为了稳固自己的权力,总是要限制打压这些自由。作为一个从事编辑写作数十年的流亡作家,王一梁将通过自身的写作史,从作家的思想谈论作家的写作自由。

贝岭促成了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获邀参加入本次文学节,以促进中文文学与菲律宾文学的进一步交流。由于该文学节今年的主题为国家迫害下的文学创作,当代菲律宾马科斯政府专制时代的受难作家Pete Lacaba 、 Ericson Acosta和Karina Bolasco将三方对话。

菲律宾官方对于自由创作和出版的强力支持,亦和香港出版人桂民海、李波被绑架至中国事件,导致香港出版业遭受重创的情形形成鲜明对比。

第七届菲律宾国际文学节(PILF)由菲律宾国家图书发展部(NBDB)主办。

PILF blog:https://litfestphilippines.wordpress.com/

PILF Facebook event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73637046109828/

(秀萍等撰文,贝岭、李毓、王一梁、逸风亦为本文作出贡献)

 

附注,JO-ANN是活跃于1970年代的独立记者,菲律宾发行量最大的杂志,YES的主编,同时还担任着拥有二十三家杂志,十五家网站的出版集团的主编。

(秀萍等撰文,贝岭、李毓、王一梁、逸风亦为本文作出贡献)
      

消息:瑞典电视台聚焦香港铜锣湾书店

 

消息:瑞典电视台聚焦香港铜锣湾书店

 

5025.tmp

瑞典电视台(Sveriges Television AB,简称SVT)国际文化节目《眼镜蛇(Kobra)》4月26日播出半小时专题片,聚焦香港铜锣湾书店桂敏海、李波等五人失踪事件(Causeway Bay Books disappearances)。

节目对焦灼时代氛围下香港2014年发生的“雨伞革命”作了回溯,实地勘访了人去楼空铁将军把门的铜锣湾书店。
节目采访了致力倡导言论自由、捍卫香港核心价值的多位港人,如电影《十年》监制蔡廉明(Andrew Choi)、知名电视记者吕秉权(Bruce Lui)、“人民公社”书店店长阿Paul(Paul Tang)等,也对亲建制的“帮港出声”发言人李偲嫣(Leticia Lee)进行采访,呈现了客观、多元的声音。
为了让瑞典观众更多了解失踪三个月后突然在中国中央电视台现身“认罪”的瑞典公民、出版人桂敏海,该节目的主持人Kristofer Lundström专程飞往台湾花莲采访桂敏海的老友、同行、诗人孟浪(Meng Lang),追寻桂的故事。
该节目拍摄期间正逢香港本土电影《十年》获颁第3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节目也录下了这部在中国连片名都遭封杀的禁片在香港街头露天放映广受欢迎的情景。

以下是该专题片视频链接:

http://www.svtplay.se/video/8094335/kobra/kobra-avsnitt-7-2

Del 7 av 10. I höstas försvann den svenske förläggaren Gui Minhai spårlöst på sin semester i Thailand. Fyra av hans medarbetare i Hongkong blev kidnappade, bortförda av de kinesiska myndigheterna. Känsliga filmer tas ner från repertoaren. Tidningar och museer idkar självcensur av rädsla för repressalier från Beijing. Hur mår egentligen yttrandefriheten i Hongkong? Programledare: Kristofer Lundström och Lina Thomsgård.

Kan ses till tor 23 jun (54 dagar kvar)

Alla avsnitt av Kobra

 

博讯:伪书<婆娑谍影>最新调查

 
 
A953.tmp
伪书《婆娑谍影》最新调查:系盗用“东方时代”名义出版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29日 首发)
 
 
衣爵先生向博讯证实:《婆娑谍影》系陳愉林盗用“东方时代出版社”名义出版

 

 

【博讯4月29日独家报导】博讯4月29日收到现居香港的百岁老人、东方时代出版社社长衣爵先生的亲笔委托,要求发文博讯澄清,他证实《婆娑谍影》一书系陳愉林盗用“东方时代出版社”名义出版,并证实陳愉林冒称该出版社发行人。据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海外中英文媒体过去数个月来的报导显示,该书对一批流亡海外的从事人权民主活动的人士及诸多中港台知名人士进行了恶意造谣诽谤,并在震惊国际社会的铜锣湾书店桂民海等人失踪事件中也起了“落井下石”的恶劣作用。

东方时代出版社社长衣爵的亲笔委托如下:

请发文博讯澄清:

(1)东方时代出版社证明被陳愉林阴谋盗用,追究中。
(2)陈还冒称是东方时代出版社的发行人。
(3)东方时代出版社从无与陳愉林合作出版过书籍。他说谎招摇骗钱等。
 

 陳愉林是香港五七学社出版社编辑,也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2015年10月他以东方时代出版社名义出版《婆娑谍影》,并以东方时代出版社发行人自称。《婆娑谍影》一书出版后因涉造谣诽谤引起广泛批评指责,一批身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的受害人曾在博讯等媒体发表《关于严正谴责本会会员陳愉林出版发行<婆娑谍影>涉造谣攻击、诽谤本会同仁的联署声明》,受到自由亚洲电台、香港《苹果日报》等媒体的关注报导。

据了解,东方时代出版社社长衣爵先生和《关于严正谴责本会会员陳愉林出版发行<婆娑谍影>涉造谣攻击、诽谤本会同仁的联署声明》的一些当事人取得联系后,近期也对陳愉林盗用东方时代出版社名义出版《婆娑谍影》一事,正式向他们作了事实说明,并表达对盗用行径予以追究的立场。博讯将视事态发展继续跟进报导。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香港铜锣湾书店案威胁一国两制

 

 

歐盟稱香港銅鑼灣書店案威脅一國兩制

北京斥無理

 
 
 
 
香港民主派示威者留在中聯辦外的李波(右)與桂民海(左)標語牌(10/1/2016)Image copyrightEPAImage caption李波(右)與桂民海(左)分別擁有英國和瑞典公民身份。

 

 

歐盟發表最新香港狀況年度報告稱,歐盟認為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事件是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對香港《基本法》與「一國兩制」的「最嚴重挑戰」。

歐盟委員會與對外行動總署在呈交歐洲議會與歐盟理事會的報告中說,五人失蹤的情節「可疑」,且第五名失蹤者——書店股東李波——似乎是被「綁架」。

香港特區政府一名發言人星期二(4月26日)透過電郵向BBC中文網稱:香港特區在《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原則下一直運作良好。外國政府和議會不應干預香港特區的內部事務。」

中國外交部隨後斥責報告「罔顧事實」,要求歐盟慎言。

發言人華春瑩在北京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說:「中國政府貫徹『一國兩制』的決心堅定不移,不會變。歐方報告罔顧事實,對香港事務妄加評論,無理指責,我們對此表示堅決反對。」

「同時我願重申,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香港事務屬於中國內政,任何外國無權干預。我們要求歐方謹言慎行,停止干預香港事務。」

李波與書店大股東桂敏海(又稱桂民海)分別持有英國和瑞典公民身份。兩人3月份先後亮相中國中央電視台與香港鳳凰衛視,供稱桂敏海犯有「非法經營罪」。

歐盟星期一(25日)發表的這份報告對香港2015年的政治與經濟狀況作出總結,同日發表的還有獨立的澳門狀況報告。

報告同時對 去年6月香港立法會否決港府按照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提出的普選行政長官方案評論說,各「主要角色」沒能達成妥協,讓歐盟感到遺憾。

此外,報告也對香港仍然缺乏全面的反歧視立法,外籍家庭佣工的勞工權益與社會保障不足,以及人口走私問題表達關切。

銅鑼灣書店人員失蹤經過

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時序

  1. 總經理呂波——10月15日在深圳失蹤
  2. 業務經理張志平(32歲)——10月15日在東莞失蹤
  3. 股東桂民海(51歲)——10月17日在泰國失蹤
  4. 店長林榮基(60歲)——10月23日最後一次在香港露面
  5. 股東李波(65歲)——12月30日在香港失蹤

地圖: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時序

「嚴重懷疑」

這是歐盟第18年向歐洲議會呈交香港年度報告, 今年報告中有關政治的部分大幅圍繞銅鑼灣書店事件作出陳述。

報告開首認為,書店事件讓人對「一國兩制」的運作產生「嚴重懷疑」,尤其是當兩名歐盟公民牽涉其中。

報告說:「從尊重人權與基本權利,到將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法律引用到在香港法律之下不能懲處的行為,這起案件引起(歐盟)的嚴重擔憂。案件對香港的法治有潛在的深遠影響,並可能對香港作為國際商貿中心的地位構成影響。」

歐盟還認為,銅鑼灣書店事件將加劇香港媒體與出版界在報道中國內外事務時的自我審查趨勢。

不過,儘管發生了書店事件,歐盟還是認為香港法治在2015年基本受到尊重,香港的司法體系維持了高水平的運作。

「歐盟促請(中國)中央政府全面尊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對香港的憲制安排,恢復香港居民以至於國際社會對《基本法》與『一國兩制』原則的信任。」

歐盟的報告注意到,銅鑼灣書店事件發生後,一些跟該店一樣專門售賣中國政治「禁書」的書店紛紛將「禁書」下架。

香港銅鑼灣書店內大部分書架被清空(31/3/2016)Image copyrightEPAImage caption3月底的銅鑼灣書店已經「書去樓空」。

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貝嶺稍早前向BBC中文網指出,香港是中國政治「禁書」的主要集散地,而機場又佔此類書籍發行量的三分之一到一半。

而就在書店事件曝光後,香港報章報道,新加坡葉一堂(Page One)早於11月已要求其香港分店將「禁書」下架。

原本擁有八家分店的香港葉一堂其後駁斥媒體所引據的內部公告屬偽造,但到3月再有報道指出,位於香港機場內的六家葉一堂分店全數結業。

另一方面,一度返回香港的李波在強調自己於中國大陸「自由和安全」之餘,要求香港與境外媒體「高抬貴手」,停止「炒作」書店事件。 他在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更宣稱將放棄其根據政權移交前「居英權計劃」申領的英國國籍。

英國外相哈蒙德本月初訪問香港期間重申,李波是英國公民,英方要對其盡領事責任; 哈蒙德年初訪問北京時,中國外長王毅強調,李波「首先是中國公民」。

目前未知李波到底有否辦理放棄英籍手續。

(撰稿:葉靖斯 責編:蕭爾/歐陽誠)

国际笔会谴责对记者高瑜进行持续骚扰

 

 

76616952902171544

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谴责对资深记者高瑜进行持续骚扰的紧急行动通报

 

 

 

2016年4月12日

紧急行动网络2014年第9号第4次补充 

中国: 对资深记者高瑜持续骚扰,健康堪忧 

据报道,在北京城管局于2016年3月31日强拆高瑜私宅家后,高瑜入住医院。国际笔会深切关注资深记者高瑜的健康状况。目前高瑜仍在医院,病情状况稳定。国际笔会呼吁中国当局停止侵扰高瑜,并批准她到德国治疗的申请。

吁请大家采取行动!并在脸书、推特和其他社交媒体上分享。

向中国当局呼吁:

  • 表达关注记者高瑜遭受持续侵扰,包括无法院执行令强行对其院子进行破坏;
  • 严重关切高瑜的健康状况,敦促随时提供适当的医疗护理,并使她得以恢复医疗保险;
  • 呼吁当局批准她到德国治疗,因她已为此获得签证;
  • 呼吁撤销对她的定罪,并且立即无条件释放她,因为她是从事合法的职业活动而遭受迫害;
  • 提醒中国当局,中国政府是《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签署国,对于该条约规定的合法表达的自由、不被任意拘留的权利和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故他们负有义务“不得有任何足以妨碍条约目的及宗旨之行动”。

将呼吁信寄往: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市 邮编100032

国务院转

国家主席习近平阁下

传真:+86 10 62381025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大街9号 邮编100032

北京市公安局

王小洪局长

传真:+86 10 65242927

电话:+86 10 85225050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院长索宏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西路

邮编:100012

电话:86 10 68639038

北京高级人民法院

院长杨万明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南大街

邮编:100022

电话:86 10 85268122,85268520

请抄送:您所在国的中国大使馆。

您所在国的中国大使馆联系方式,可在此处找到:中国驻外使领馆

考虑接受高瑜为您笔会的荣誉会员。

**如果在2016年5月12日后寄发呼吁信,请与伦敦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联系。

**请将你们就高瑜案开展的活动告知我们,包括你们从当局收到的任何回音。

 

个案背景

居住北京的资深异议记者高瑜在提起上诉及在羁押期间健康状况恶化后,于2015年11月26日以保外就医获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仍维持“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决,但将其(一审的)七年刑期减为五年,剩余刑期允许监外执行。(更多信息参见之前的国际笔会紧急行动通报

据报道,高瑜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还有美尼尔症——内耳出现的症状;她在被羁押期间出现经常性心绞痛。她还有淋巴结增长症状,有可能为恶性。但高瑜前往德国寻求治疗的申请于2016年2月被中国当局拒绝。据报道,高瑜无法享有国家提供的退休金和医疗保险。

另据报道,高瑜于2016年3月被强制“旅游”,地点在中国西南的云南省,据信当局此举与2016年3月5日至1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会时间一致有关。

2016年3月31日,约二十(或更多)名便衣警察和被称为“城管”的城市管理官员,未事先警告就来到高瑜在北京的家。据报道,他们没有出示法院执行令就拆毁了其所称“非法庭院建筑”;高瑜的儿子赵萌在该事件中被殴打,受伤至今未愈。理应起诉当局,寻求赔偿。此次强拆普遍被认为是企图恐吓高瑜,因为附近有相同建筑者并未遭受强拆。

    据报道,高瑜因试图阻止强拆而致的对峙,才触发其心脏病症复发。目前,她已被允许入住安贞医院,病情暂且稳定下来。

    另据自由亚洲电台采访,高瑜确信,当局是刻意把她的院子作为单独区别于所有非法搭建邻居的院子进行野蛮拆除。她说,通常情况下,强拆须经法院授权,但这些负责强拆者并无任何法院执行令。

    高瑜曾在《经济学周报》被禁前任总编,她因在香港报刊发表文章支持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于1989年6月3日首度入狱,并在狱中度过一年多。因在香港出版物上发表一系列政治和经济文章,她又于1993-1999年因“非法为境外组织提供国家秘密”在狱中度过五年半。高瑜以激烈批评中国的政治分析和对中共内幕有及时而准确的了解而知名。

    高瑜是独立中文笔会荣誉理事和捷克笔会、丹麦笔会和瑞典笔会荣誉会员。尽管遭受相当大的行动限制和恐吓压力,但她仍继续作为自由记者在中国工作。高瑜曾为笔会2013年报告撰写了《今日中国的创意与限制》一文。高瑜一案已被国际笔会在2015年“国际妇女节”和2014年“狱中作家日”列为世界最典型的个案之一。高瑜案还曾被2015年5月于阿姆斯特丹举行的狱中作家委员会大会以笔会空椅子加以强调,当时的很多到会者纷纷在明信片上写下声援词句,并寄给处于监禁中的高瑜。

进一步消息,请联系国际笔会的Emma Wadsworth-JonesKoops Mill Mews,

地址: 162-164 Abbey Street, London, SE1 2AN,

电话:+ 44 (0) 20 7405 0338,

电邮: emma.wadsworth-jones@pen-international.org

 

(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