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铜锣湾书店案威胁一国两制

 

 

歐盟稱香港銅鑼灣書店案威脅一國兩制

北京斥無理

 
 
 
 
香港民主派示威者留在中聯辦外的李波(右)與桂民海(左)標語牌(10/1/2016)Image copyrightEPAImage caption李波(右)與桂民海(左)分別擁有英國和瑞典公民身份。

 

 

歐盟發表最新香港狀況年度報告稱,歐盟認為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事件是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對香港《基本法》與「一國兩制」的「最嚴重挑戰」。

歐盟委員會與對外行動總署在呈交歐洲議會與歐盟理事會的報告中說,五人失蹤的情節「可疑」,且第五名失蹤者——書店股東李波——似乎是被「綁架」。

香港特區政府一名發言人星期二(4月26日)透過電郵向BBC中文網稱:香港特區在《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原則下一直運作良好。外國政府和議會不應干預香港特區的內部事務。」

中國外交部隨後斥責報告「罔顧事實」,要求歐盟慎言。

發言人華春瑩在北京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說:「中國政府貫徹『一國兩制』的決心堅定不移,不會變。歐方報告罔顧事實,對香港事務妄加評論,無理指責,我們對此表示堅決反對。」

「同時我願重申,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香港事務屬於中國內政,任何外國無權干預。我們要求歐方謹言慎行,停止干預香港事務。」

李波與書店大股東桂敏海(又稱桂民海)分別持有英國和瑞典公民身份。兩人3月份先後亮相中國中央電視台與香港鳳凰衛視,供稱桂敏海犯有「非法經營罪」。

歐盟星期一(25日)發表的這份報告對香港2015年的政治與經濟狀況作出總結,同日發表的還有獨立的澳門狀況報告。

報告同時對 去年6月香港立法會否決港府按照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提出的普選行政長官方案評論說,各「主要角色」沒能達成妥協,讓歐盟感到遺憾。

此外,報告也對香港仍然缺乏全面的反歧視立法,外籍家庭佣工的勞工權益與社會保障不足,以及人口走私問題表達關切。

銅鑼灣書店人員失蹤經過

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時序

  1. 總經理呂波——10月15日在深圳失蹤
  2. 業務經理張志平(32歲)——10月15日在東莞失蹤
  3. 股東桂民海(51歲)——10月17日在泰國失蹤
  4. 店長林榮基(60歲)——10月23日最後一次在香港露面
  5. 股東李波(65歲)——12月30日在香港失蹤

地圖: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時序

「嚴重懷疑」

這是歐盟第18年向歐洲議會呈交香港年度報告, 今年報告中有關政治的部分大幅圍繞銅鑼灣書店事件作出陳述。

報告開首認為,書店事件讓人對「一國兩制」的運作產生「嚴重懷疑」,尤其是當兩名歐盟公民牽涉其中。

報告說:「從尊重人權與基本權利,到將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法律引用到在香港法律之下不能懲處的行為,這起案件引起(歐盟)的嚴重擔憂。案件對香港的法治有潛在的深遠影響,並可能對香港作為國際商貿中心的地位構成影響。」

歐盟還認為,銅鑼灣書店事件將加劇香港媒體與出版界在報道中國內外事務時的自我審查趨勢。

不過,儘管發生了書店事件,歐盟還是認為香港法治在2015年基本受到尊重,香港的司法體系維持了高水平的運作。

「歐盟促請(中國)中央政府全面尊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對香港的憲制安排,恢復香港居民以至於國際社會對《基本法》與『一國兩制』原則的信任。」

歐盟的報告注意到,銅鑼灣書店事件發生後,一些跟該店一樣專門售賣中國政治「禁書」的書店紛紛將「禁書」下架。

香港銅鑼灣書店內大部分書架被清空(31/3/2016)Image copyrightEPAImage caption3月底的銅鑼灣書店已經「書去樓空」。

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貝嶺稍早前向BBC中文網指出,香港是中國政治「禁書」的主要集散地,而機場又佔此類書籍發行量的三分之一到一半。

而就在書店事件曝光後,香港報章報道,新加坡葉一堂(Page One)早於11月已要求其香港分店將「禁書」下架。

原本擁有八家分店的香港葉一堂其後駁斥媒體所引據的內部公告屬偽造,但到3月再有報道指出,位於香港機場內的六家葉一堂分店全數結業。

另一方面,一度返回香港的李波在強調自己於中國大陸「自由和安全」之餘,要求香港與境外媒體「高抬貴手」,停止「炒作」書店事件。 他在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更宣稱將放棄其根據政權移交前「居英權計劃」申領的英國國籍。

英國外相哈蒙德本月初訪問香港期間重申,李波是英國公民,英方要對其盡領事責任; 哈蒙德年初訪問北京時,中國外長王毅強調,李波「首先是中國公民」。

目前未知李波到底有否辦理放棄英籍手續。

(撰稿:葉靖斯 責編:蕭爾/歐陽誠)

国际笔会谴责对记者高瑜进行持续骚扰

 

 

76616952902171544

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谴责对资深记者高瑜进行持续骚扰的紧急行动通报

 

 

 

2016年4月12日

紧急行动网络2014年第9号第4次补充 

中国: 对资深记者高瑜持续骚扰,健康堪忧 

据报道,在北京城管局于2016年3月31日强拆高瑜私宅家后,高瑜入住医院。国际笔会深切关注资深记者高瑜的健康状况。目前高瑜仍在医院,病情状况稳定。国际笔会呼吁中国当局停止侵扰高瑜,并批准她到德国治疗的申请。

吁请大家采取行动!并在脸书、推特和其他社交媒体上分享。

向中国当局呼吁:

  • 表达关注记者高瑜遭受持续侵扰,包括无法院执行令强行对其院子进行破坏;
  • 严重关切高瑜的健康状况,敦促随时提供适当的医疗护理,并使她得以恢复医疗保险;
  • 呼吁当局批准她到德国治疗,因她已为此获得签证;
  • 呼吁撤销对她的定罪,并且立即无条件释放她,因为她是从事合法的职业活动而遭受迫害;
  • 提醒中国当局,中国政府是《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签署国,对于该条约规定的合法表达的自由、不被任意拘留的权利和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故他们负有义务“不得有任何足以妨碍条约目的及宗旨之行动”。

将呼吁信寄往: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市 邮编100032

国务院转

国家主席习近平阁下

传真:+86 10 62381025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大街9号 邮编100032

北京市公安局

王小洪局长

传真:+86 10 65242927

电话:+86 10 85225050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院长索宏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西路

邮编:100012

电话:86 10 68639038

北京高级人民法院

院长杨万明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南大街

邮编:100022

电话:86 10 85268122,85268520

请抄送:您所在国的中国大使馆。

您所在国的中国大使馆联系方式,可在此处找到:中国驻外使领馆

考虑接受高瑜为您笔会的荣誉会员。

**如果在2016年5月12日后寄发呼吁信,请与伦敦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联系。

**请将你们就高瑜案开展的活动告知我们,包括你们从当局收到的任何回音。

 

个案背景

居住北京的资深异议记者高瑜在提起上诉及在羁押期间健康状况恶化后,于2015年11月26日以保外就医获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仍维持“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决,但将其(一审的)七年刑期减为五年,剩余刑期允许监外执行。(更多信息参见之前的国际笔会紧急行动通报

据报道,高瑜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还有美尼尔症——内耳出现的症状;她在被羁押期间出现经常性心绞痛。她还有淋巴结增长症状,有可能为恶性。但高瑜前往德国寻求治疗的申请于2016年2月被中国当局拒绝。据报道,高瑜无法享有国家提供的退休金和医疗保险。

另据报道,高瑜于2016年3月被强制“旅游”,地点在中国西南的云南省,据信当局此举与2016年3月5日至1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会时间一致有关。

2016年3月31日,约二十(或更多)名便衣警察和被称为“城管”的城市管理官员,未事先警告就来到高瑜在北京的家。据报道,他们没有出示法院执行令就拆毁了其所称“非法庭院建筑”;高瑜的儿子赵萌在该事件中被殴打,受伤至今未愈。理应起诉当局,寻求赔偿。此次强拆普遍被认为是企图恐吓高瑜,因为附近有相同建筑者并未遭受强拆。

    据报道,高瑜因试图阻止强拆而致的对峙,才触发其心脏病症复发。目前,她已被允许入住安贞医院,病情暂且稳定下来。

    另据自由亚洲电台采访,高瑜确信,当局是刻意把她的院子作为单独区别于所有非法搭建邻居的院子进行野蛮拆除。她说,通常情况下,强拆须经法院授权,但这些负责强拆者并无任何法院执行令。

    高瑜曾在《经济学周报》被禁前任总编,她因在香港报刊发表文章支持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于1989年6月3日首度入狱,并在狱中度过一年多。因在香港出版物上发表一系列政治和经济文章,她又于1993-1999年因“非法为境外组织提供国家秘密”在狱中度过五年半。高瑜以激烈批评中国的政治分析和对中共内幕有及时而准确的了解而知名。

    高瑜是独立中文笔会荣誉理事和捷克笔会、丹麦笔会和瑞典笔会荣誉会员。尽管遭受相当大的行动限制和恐吓压力,但她仍继续作为自由记者在中国工作。高瑜曾为笔会2013年报告撰写了《今日中国的创意与限制》一文。高瑜一案已被国际笔会在2015年“国际妇女节”和2014年“狱中作家日”列为世界最典型的个案之一。高瑜案还曾被2015年5月于阿姆斯特丹举行的狱中作家委员会大会以笔会空椅子加以强调,当时的很多到会者纷纷在明信片上写下声援词句,并寄给处于监禁中的高瑜。

进一步消息,请联系国际笔会的Emma Wadsworth-JonesKoops Mill Mews,

地址: 162-164 Abbey Street, London, SE1 2AN,

电话:+ 44 (0) 20 7405 0338,

电邮: emma.wadsworth-jones@pen-international.org

 

(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翻译) 

自由港报道:「独立中文笔会」出现了两个并存的笔会网站

自由港报道

 

“华人民主试验田”闹分裂  两个理事会一片罗生门

 
旨在推动中国出版和言论自由的非政府、跨国民间组织「独立中文笔会」爆出分裂消息,并且出现了两个并存的笔会网站,对外都坚称自己代表独立中文笔会、双方都举行了选举、也都表示选出了会长。笔会创始人之一贝岭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中表示:笔会的分裂是由于内部在理念问题上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贝岭在接受本网访问中进一步说明:笔会分裂是因为言论自由和禁言行为的争议,并非源于财务问题。并且,笔会的钱被转走是在分裂后发生的,而非之前。贝岭特别提到「笔会分裂并非源于九万美金」,「一部分人认为笔会内部不保证言论自由,所以才产生了在内部的社区里无限期地对某些人禁言」。
本网没有联系廖天琪,美国之音的报道显示,廖天琪否认这种说法,她说:「所谓限制内部言论自由是因为有一位理事的发言不恰当、甚至是人身攻击,这超出了言论自由的范畴」。她说:「就是为了这样一件事情,贝岭先生和他们那边的人就借题发挥,说我们是限制言论自由了、伤害了会员的言论自由。这种说法当然是不成立的。」
表面上看,「发言不恰当、甚至是人身攻击」涉及的应该是表达方式问题,网络留言最常见的现象就是口语化,若仅因此被实施禁言或许不甚恰当。言论自由的定义是:一个国家公民,可以按照个人意愿表达意见和想法的政治权利,这些意见表达不用受政府的审查及限制,也无需担心受到政府报复。有时也被称为意涵更广泛的表达自由。它通常被理解为充分表达意见的自由,当中包括以任何方式寻找、接收及发放传递资讯或者思想的行为……也就是说,除非发言者的立场主旨背离普世价值观(比如崇拜法西斯、主张大一统),否则不应成为接受惩罚的原因。
有知情人对本网介绍说:笔会有一个会员社区,社区有管理员,管理员对某位会员进行禁言,这就是笔会内部言论自由问题的由来,他并指出,「对此我个人的看法是,会员社区是会员共有共用的平台,即使是公认的不当言论,确有必要限制的话,也不可禁言,就比如不能因为一个人骂了粗话,就从此不让他说话啊」。
而前笔会出纳司鹏程不承认笔会已「分裂」的定义,他对美国之音说:「笔会表面上的各自为政应只是暂时的,所有事项都会得到圆满解决」,也有部分笔会会员不同意笔会已“一分为二”的说法,认为笔会的会员未变,资金来源未变,只是目前有两个理事会……据悉,司鹏程是笔会的出纳,也是账户的持有人。
知情人士A对本网透露了事件大致的前因后果:2015年12月23日,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上,因贝岭会长提出的会议议程,四票同意,四票反对,未获得通过,使会议无法继续。有理事提出,已经马上面临笔会大会,如果关于笔会改革的一些议案无法在理事会通过,只好提交会员大会表决。
有理事建议平安夜继续开会,但贝岭及其他理事认为:平安夜节日不宜开会。但恰好是在平安夜,趁时间差贝岭在睡觉中,部分理事「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召开了理事会,会议进行中,才开始通知其他理事,唯独没有通知贝岭。该理事会的一个紧急议案是:解除贝岭的会长职务。让副会长主持会员大会。
但另一位知情人B则说,贝岭是「主动辞职的」,并且说,「贝岭搞的换届选举是违规的」。这位知情人说,候选人名单是理事会通过的,但贝岭改动了,「除去了合法的候选人、加入了不合法的」。B还指:贝岭在笔会挑拨离间,闹的工作没法做。
但同时知情人A也指:是廖天琪在笔会内部挑拨,并指「廖天琪一方在不合法的会场上,进行了不合法的选举。一些理事候选人宣布不参加非法选举,而他们干脆把理事和会长完全使用等额选举的方式进行“选举”。并把已经连任过两届会长的廖天琪找来等额选举学普京再次当上会长」,并指出「他们(廖天琪方)抢先在媒体公布,滥用笔会的公众资源」。
另有一位旁观者(在上届没有参与笔会工作)的会员C介绍说:「据我所知,贝岭并没有提出过辞职,而且据当时笔会社区往来的邮件看,那次理事会,的确是没有按程序提前通知与会者」。
关于资金问题,贝岭方表示不知账户内有钱存在,并说:「笔会將根据程序正义的原则对廖天琪等人进行彻查,追回被消失的约9万美元笔会财产;对这一恶性事件的相关责任人,独立中文笔会将根据章程按程序适时作出严肃、严正的会纪处理」。
而上述知情人说B则说,贝岭原本就应该知道账户内的详情,九万美金没有消失,而是给会员发放了津贴,并称「贝岭担任会长期间存在扣发津贴现象,基金会那里不能交账」。
本网查阅资料时发现了一篇刊发于2月1日的、题为《关于独立中文笔会部分会员出走另立维权组织的通告》,文字的执笔人同时也是笔会的创始人:贝岭和孟浪,签署人是廖亦武(荣誉理事)。同时还获得了14位会员的联署。文中介绍了廖天琪携带笔会成员「另立组织」的情况,据悉,新组织是以人权援助为主要目标的「维权性质组织」。
文章表示「笔会向该组织表示祝贺,因为对處於困境中的中国民主转型进程来说,这是一件积极正面的好事」,但文章同时指出:「新组织」以独立中文笔会的名称对外活动,会给外界造成独立中文笔会分裂和“闹双胞”的不利影响。
不过,知情人B对此的回复却是:不存在出走,「目前的章程显示笔会主要就是人权组织,贝岭自称改革派,坚持现有章程的是廖天琪一方」。
另一位旁观者C也表示:弘扬文学,捍卫言论自由,是笔会的宗旨,而在践行对言论自由的捍卫时,必然的包括了声援和救助因言获罪者,否则何以言捍卫呢?
综上,目前的状况显示,分裂确实是存在了,虽然部分成员未承认这点。根本的纠纷在于,哪一方才是「正宗」,该如何对外呈现。更重要的是,分离后或许只有一方能获得基金会的资金援助,另一方只能另寻渠道。
2001年在美国注册的独立中文笔会是一个非政府、非赢利、无党派的跨国界组织,由贝岭和另外一位诗人孟浪创办。该组织致力于维护包括作家、新闻工作者、翻译者、研究者和出版者在内的全世界中文文学工作者的言论自由。首位会长是已故的知名异议作家、记者、原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刘宾雁。另一位知名异议作家、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目前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的刘晓波曾担任过该组织第二任会长。
笔会的成员都是做文字工作的华人,一直沿用民主制度维护组织规范,于今已稳定运行近15年,其发展状况将可被视为类台湾模式的“华人民主实验”成果。但即便分裂成事实,也不妨碍各自延续民主制度继续发展下去。基于以上多个表述版本,不明真相的Curry君实在难以得出结论,唯希望双方能以原则为重,延续笔会民主自由的一贯路线,在合乎章程的基础上选举出下一任会长。

【自由港2016年4月4日报道】

三月八日:獨立筆會女作家為女詩人呼籲

 

三月八日:獨立筆會女作家為遭受埃及和伊朗當局囚禁的女詩人呼籲

 

我們是獨立筆會(ICPC)女作家,我們是國際筆會的成員,我們也是言論自的捍衛者。三月八日,本是一個應該為全世界婦女所創造的社會,經濟,文化,以及政治成果而歡慶的日子。可是,今天,我們卻為由於言論自由而正被囚禁的埃及女詩人法蒂瑪‧那烏特(Fatima Naoot),伊朗女詩人納吉斯‧穆罕默德(Narges Mohammadi)和瑪哈瓦什‧沙貝特(Mahvash Sabet),以及世界上其他被囚禁的詩人而感悲傷。因此,我們選擇這個日子,代表三位女詩人法蒂瑪‧那烏特(Fatima Naoot),納吉斯‧穆罕默德(Narges Mohammadi),以及瑪哈瓦什‧沙貝特(Mahvash Sabet)向她們的政府遞交呼籲書。

1.

2EC3.tmp

法蒂瑪‧那烏特(Fatima Naoot),埃及女詩人和前政治議員候選人。她於2016年1月被埃及當局判處三年徒刑。理由為傳播教派衝突言論,以及2014年10月其於臉書上發表公開批評屠宰動物為開齋古爾邦節傳統的文章而被視為涉及擾亂公共言論。將在3月8日南非約翰尼斯堡舉行的非洲筆會的網路會議中,非洲筆會將以一張象徵性的空椅子邀請法蒂瑪列席。
我們為法蒂瑪‧那烏特發起行動並呼籲埃及當局:立即無條件撤銷對記者法蒂瑪‧那烏特的指控;敦促埃及當局根據《聯合國人權宣言》第19條在執法實踐原則下確保公民的言論自由等憲法所賦予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
此呼籲書將郵寄以下地址:
President of Egypt
President
Abdel Fattah al-Sisi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Al Ittihadia Palace
Cairo, Arab Republic of Egypt
Fax:+20223911441
Email:p.spokesman@op.gov.eg
Moh_moussa@op.gov.eg
Salutation:Your Excellency
Twitter:@alsisiofficial
Prime Minister
Sherif Ismail
Magles El Shaab St., Kasr El Aini St.Cairo
Email:primemin@idsc.gov.eg
And copies to:
Secretary General, National Council for Human Rights
69 Giza Street, next to the Embassy of Saudi Arabia, Giza, Egypt

2.

納吉斯‧默罕默德

納吉斯‧默罕默德(Narges Mohammadi),伊朗女詩人,獨立記者,前「人權捍衛者中心」副主席。2015年5月被捕,罪名包括「散播反對體制言論」。當局對她的審訊自2015年5月以來一直被延遲。據悉默罕默德患有某種神經系統性疾病,因此她的健康福利已成為我們最嚴正的關注。
我們為納吉斯‧默罕默德發起行動並呼籲伊朗當局:呼籲伊朗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記者納吉斯‧默罕默德;呼籲並對納吉斯‧默罕默德的健康福利表示嚴正關注,以及要求當局給予一切緊急必要的醫療救援;敦促當局允許默罕默德行使打電話給孩子的權利;敦促伊朗當局根據《聯合國人權宣言》第19條在執法實踐原則下確保公民的言論自由等憲法所賦予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
此呼籲書將郵寄以下地址:
Leader of the Islamic Republic
Ayatollah Sayed Ali Khamenei
The Office of the Supreme Leader
Shoahada Street,Qom,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Salutation:Your Excellency
Email:info_leader@leader.ir
Twitter:@khamenei_ir
President
Hassan Rouhani
Office of the Presidency
Pasteur Square,
Pasteur Street,
Tehran,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Salutation:Your Excellency
Email:media@rouhani.ir
Twitter:@HassanRouhani
And copies to:
Secretary General, High Council for Human Rights
Mohammed Javad Larijani c/o Office of the Head of the Judiciary
Pasteur St, ali Asr Ave
South of Serah-e Jomhouri, Tehran,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Email:larijani@ipm.ir(Subject line:FAO Mohammad Javad Larijani)

3.

瑪哈瓦什‧沙貝特

瑪哈瓦什‧沙貝特(Mahvash Sabet)是一名教師和詩人。現被囚禁於德黑蘭的埃文(Evin)監獄,被判二十年徒刑。她是其中七個巴哈依(Bahá’í)組織或者又名為「伊朗之友」(Yaran-i-Iran)的領袖之一,為了他們的信仰,籌畫和運行相關事務活動,於2008年遭受拘留。
我們為瑪哈瓦什‧沙貝特發起行動並呼籲伊朗當局:伊朗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瑪哈瓦什‧沙貝特以及其他目前仍在伊朗獄中為捍衛言論自由的作家;    敦促伊朗當局根據《聯合國人權宣言》第19條在執法實踐原則下確保公民的言論自由等憲法所賦予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
此呼籲書將郵寄以下地址:
Leader of the Islamic Republic
Ayatollah Sayed Ali Khamenei
The Office of the Supreme Leader
Shoahada Street, Qom,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Salutation:Your Excellency
Email:info_leader@leader.ir
Twitter:@khamenei_ir
President
Hassan Rouhani
Office of the Presidency
Pasteur Square,
Pasteur Street,
Tehran,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Salutation:Your Excellency
Email:media@rouhani.ir
Twitter:@HassanRouhani
And copies to:
Secretary General, High Council for Human Rights
Mohammed Javad Larijani c/o Office of the Head of the Judiciary
Pasteur St, Vali Asr Ave
South of Serah-e Jomhouri, Tehran,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Email: larijani@ipm.ir (Subject line:FAO Mohammad Javad Larijani)

獨立中文筆會女作家工作組(The Women Writers of ICPC)
聯繫人:井蛙(詩人,JINGWA,POET);盛雪(詩人,SHENGXUE,POET);白夜(作家,BAIYE, WRITER);範燕瓊(作家,FAN,YANQIONG,WRITER)
聯繫方式:jingwa64@gmail.com; shengxue@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