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時事看台: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會長貝嶺談好友劉曉波

美國之音時事看台: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會長貝嶺談好友劉曉波

刘晓波病逝后,多位刘晓波的生前好友表达了惋惜和哀思。我们邀请了刘晓波的好友之一,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加入我们的节目,向我们介绍了他眼中的刘晓波以及他对于中国未来的民主运动将如何发展的思考。2017年7月15日播出。鏈接網址:

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weishi-beiling-20170714/3944946.html

劉曉波——永遠無法領獎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劉曉波——永遠無法領獎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中國著名異見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於2017年7月13日因病去世,終年61歲。

瀋陽市司法局在其門戶網站上確認了這一消息

劉曉波是中國知名作家,曾任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講師。他是中國著名持不同政見者,曾任獨立中文筆會主席,是《零八憲章》的發起者和起草者。

2009年,劉曉波因所謂「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

2010年10月,劉曉波因其多年來「推動中國民主化的努力」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主要經歷

劉曉波於1955年12月28日生於吉林長春。曾當過知青,建築工人等。

1977至1982年,他在吉林大學中文系學習,獲學士學位,隨後進入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攻讀碩士研究生,獲碩士學位,並在該校中文系任教。1986年在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讀博士學位,多次去北歐和美國講學。

1980年代中期,劉曉波因對李澤厚的批判而名震文壇,被稱為「黑馬」。後因參與天安門六四事件、呼籲為六四平反和要求中國當局進行民主憲政改革而多次被捕。他和侯德建、高新和周舵被稱為"天安門四君子"。

劉曉波(資料圖片)他和侯德建、高新和周舵被稱為「天安門四君子」。

 

1989年他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作訪問學者時,北京發生八九民運,他隨即回國參加六四學生運動。

1989年6月6日,劉曉波因所謂「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被捕,同年9月被開除公職。1991年1月獲釋後在北京從事寫作以及參與中國民運活動。

1995年5月至1996年1月被監禁在北京郊區。

1996年至1999年被當局以擾亂社會秩序罪判處勞動教養3年。獲釋後繼續在北京從事自由寫作。

劉曉波的文章抨擊時政,關注民間維權。這使他成為中國當局重點監控的對象,在每年的一些敏感時期,中國當局對劉曉波實施某種程度的軟禁,要求不得外出、訪友,甚至切斷其電話。

2008年,劉曉波發起並起草了《零八憲章》,該憲章在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發表。12月8日,劉曉波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刑事拘留,12月9日被監視居住。2009年6月23日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

2009年12月25日,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劉曉波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一審判決書中指控劉曉波在包括BBC等的境外網站上發表"煽動性"文章。劉曉波對判決提出上訴,但2010年2月11日北京高級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10年5月26日,劉曉波開始在遼寧省盤錦監獄服刑。

劉曉波入獄後,他的妻子劉霞一直生活在軟禁狀態中。但是中國當局從來沒有解釋為什麼要對劉霞採取這種措施。

China, rights劉曉波入獄後,他的妻子劉霞一直被當局軟禁。
獲獎與著作

 

劉曉波曾多次獲獎。其中包括,1990年獲美國《人權觀察》頒發的「海爾曼人權獎」,1996年再次獲得「海爾曼人權獎」。

2004 年獲得無國界記者和法蘭西基金會頒發的2004年度「捍衛言論自由獎」。

2005年獲第十屆香港人權新聞獎大獎。

2009年獲得美國筆會頒發的該年度巴巴拉·戈德史密斯自由寫作獎。

他的主要作品包括《選擇的批判- 與李澤厚對話》、《審美與人的自由》、《赤身裸體,走向上帝》、《中國當代政治與中國知識分子》、《向良心說謊的民族》、《未來的自由中國在民間》、《單刃毒劍——中國當代民族主義批判》等。

諾貝爾和平獎

China, rights獄中的劉曉波未能出席頒獎典禮,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在頒獎台上安排了一把空椅子。

 

2010年10月8日,諾貝爾基金會宣佈,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成為首位居住在中國境內的獲得諾貝爾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

評選委員會把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劉曉波的理由是,表彰其「在中國為基本人權持久而非暴力的奮鬥」,「縱然身陷刑罰,劉曉波已經成為了方興未艾的中國人權奮鬥的標誌與豐碑。」

劉曉波獲獎後,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表示:「劉曉波是觸犯中國法律而被判刑的罪犯,其所作所為和諾貝爾和平獎宗旨背道而馳。」

當年12月10日,獄中的劉曉波未能出席在奧斯陸舉行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中國當局也不准他的親屬代為領獎。

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在頒獎台上安排了一把空椅子。

當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主席托爾比約恩·亞格蘭宣佈,以空椅代表遭監禁的劉曉波、諾貝爾委員會會保留獎狀和獎金,等候劉曉波領取時,全場嘉賓,包括挪威國王和王后,起立鼓掌達一分鐘之久。

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給劉曉波頒獎,導致中國政府遷怒於挪威政府,中國與挪威兩國關係近年來才有所解凍。

獄中罹患絶症

China, rights在劉曉波被監禁期間,香港等地民主派人士一直呼籲中國將他無條件釋放。

 

劉曉波被監禁引起國際社會的強烈反響。國際特赦、人權觀察、無國界記者和國際筆會等組織不斷呼籲中國當局釋放劉曉波。

美國國會曾通過決議案呼籲北京當局立即釋放劉曉波,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對劉曉波的審判結果表示震驚。

在他被監禁八年後,2017年6月26日,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在其網站上公布,劉曉波已被診斷患有肝癌,遼寧省監獄管理局批准其保外就醫。

據悉,現年61歲的劉曉波是今年5月23日被確診為肝癌晚期。

劉曉波保外就醫:中國「妥協」邀德美專家來華會診。

China, rights劉曉波和妻子劉霞在一起。

 

劉曉波因癌症晚期獲保外就醫的消息被海外媒體紛紛報道,但中國官方媒體隻字不提。中國外交部6月26日被問及劉曉波時表示不了解情況。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對劉曉波保外就醫發表聲明:「委員會對劉曉波出獄感到高興,但同時極其遺憾的是他病重至此中國當局才同意他離開監獄。」

「他是因為言論自由被判刑,本不應該受此牢獄之災。」

該委員會還再次重申,對劉曉波前往挪威的邀請仍然有效。

但是,劉曉波於7月13日在醫院去世。

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永遠失去了親自領獎的機會。

BBC中文網/2017/7/13

諾貝爾得主劉曉波遭中國禁錮到生命最後一刻,今晚病逝

諾貝爾得主劉曉波遭中國禁錮到生命最後一刻,今晚病逝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中國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6日傳出病危消息,10日傳出「病情危重」、「進入積極搶救狀態」。瀋陽市司法局官網今晚證實劉曉波病逝消息,享壽61歲。

  • 劉曉波今日傳出病逝消息,享壽61歲。(歐新社資料照)

    劉曉波今日傳出病逝消息,享壽61歲。(歐新社資料照)

  • 中國瀋陽市司法局官網13日晚間發布劉曉波病亡消息。(圖擷取自瀋陽市司法局網站)

    中國瀋陽市司法局官網13日晚間發布劉曉波病亡消息。(圖擷取自瀋陽市司法局網站)

中國瀋陽市司法局網站13日晚間表示,「經多方救治,劉曉波病情持續惡化,7月10日進入搶救和重症監護狀態。7月13日,因多臟器功能衰竭,經搶救無效死亡。」

劉曉波在5月23日被診斷出罹患肝癌末期,數日後獲准保外就醫,被送往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治療。院方10日發布通報,指劉曉波腹脹加重,引發腹膜炎、血壓下降、急性腎功能不全、不全腸梗阻等問題;磁振造影(MRI)結果顯示,其肝癌病灶增大、門脈廣泛癌栓、肝臟被膜下病灶局部破裂出血、腹腔種植轉移灶增多。

美國和德國專家8日前往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與中國醫療團隊一起會診劉曉波。院方發布新聞稿,指美國和德國專家肯定中國專家的治療方案與措施,「我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你們(中國專家)已經做得非常好。」

但德國駐中國大使館10日晚間卻發表聲明,抗議「某當局」違反德方意願,,對為劉曉波會診的德國醫生進行錄影,而且這些影片似乎被「選擇性」洩漏給中國官方媒體。

中國「凱風網」曾發布較詳細版的影片和文字稿,片中有美、德專家、中國專家組組長毛一雷,在病房與劉曉波、劉霞對話的片段,和會診後開會的影像。在詳細版影片中,德國專家布赫勒(Markus Büchler)表示,據他了解,中國有重症治療條件的轉運醫療專機,他說,「但我們面對的是人道問題,他(劉曉波)想出去。這和醫療沒有關係,這是出於其他的原因。為此,我們願意把他接走。」

2008年,劉曉波在共同起草石破天驚的「零八憲章」中,要求保障基本人權、取消「一黨壟斷執政特權」後,隨後被捕,憲章特別要求廢除刑法中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2009年他便以該罪名被定罪。2010年,他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成為繼南非反種族隔離運動領袖曼德拉、緬甸民運領袖翁山蘇姬之後,第3位獲獎時遭當局監禁的桂冠得主。

自由時報/2017/7/13

劉曉波的最後搏鬥

劉曉波的最後搏鬥,肝、腎、呼吸功能都已衰竭,家屬拒絕氣管插管

中國異議作家、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健康時的模樣,攝於2008年1月(AP)

收治劉曉波的中國醫科大學醫院12日下午再度更新病況,稱劉曉波病情垂危,目前正在全力搶救,包括「呼吸功能衰竭、自發性腹膜炎、感染性休克、不全腸梗阻,呼吸功能衰竭,需要插管維持生命,院方通知家屬,但家屬拒絕插管」。

院方指出,劉曉波的「腎功能衰竭、亞急性肝功能衰竭(Child-Paugh分級C級)、呼吸功能衰竭、自發性腹膜炎、感染性休克、不全腸梗阻。」經過近三天積極抗感染治療,持續血液淨化治療,腹腔引流,胃腸減壓,鎮痛及其他器官支持治療,患者肝功能持續性惡化,合併瀰漫性血管內凝血。劉呼吸功能衰竭,需要插管維持生命,院方向患者家屬交代氣管插管的必要性,但家屬瞭解後拒絕插管。

收治劉曉波醫院12日下午的病情通報。
收治劉曉波醫院12日下午的病情通報。

位於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從7月5日開始公告劉曉波病情,不過7月10日之後的病況極度不樂觀。包括10日的「腹膜炎,血壓下降,急性腎功能不全,不全腸梗阻、肝癌病灶增大、腹腔種植轉移灶增多」,11日的「腹腔感染、腹膜炎、感染性休克、器官功能不全」,而且諸般症狀到了12日上午未見改善。以往每天下午以後公告病情的時間,12日也提前到中午,並強調是「上午」的狀況。

「感染性休克」又稱「敗血性休克」(septic shock),指罹患嚴重敗血症(sepsis)的部分病人,出現無法由搶救輸液(fluid resuscitation)挽回的低血壓。《美國之音》稱,感染性休克的臨床症狀是神誌尚清,但煩躁、焦慮、神情緊張,面色和皮膚蒼白,口唇和甲床輕度發紺,肢端濕冷等。

不過,總部設於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12日引述劉曉波親屬說法,指劉曉波身體狀況11日做過血液透析後一度不適,但20分鐘後出現好轉,12日上午則「神智清醒」。至於劉曉波的妻子劉霞與兄弟等家人7月8日分別從廣州及大連出發至瀋陽時,遭到國保人員監視,也持續禁止他們與媒體及其他人士接觸,近似遭到軟禁。

肝癌末期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與妻子劉霞(AP)肝癌末期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與妻子劉霞的近照(AP)

美國、德國呼籲放人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諾爾特(Heather Nauert)11日表示:「 我們繼續呼籲中國當局讓他完全假釋,同時釋放他的妻子。我們繼續呼籲中國當局釋放他,讓他得以到任何想去的地方接受治療。倘若是在美國,我想我們一定歡迎。」諾爾特也提到其他遭到囚禁的維權人士:「國務院依舊深為關切仍遭拘禁的至少7名辯護律師和維權人士,並關心報導傳出他們遭到拷打,以及不被允許委託獨立律師。」

美中德三國專家參與劉曉波會診。
美中德三國專家參與劉曉波會診。

 

德國總理梅克爾的發言人11日表示,梅克爾非常關切劉曉波的病情,希望中方基於人道理由允許劉曉波出國就醫。德國外交部也表示,德中雙方就劉曉波離開中國的想法進行多次磋商,德方也繼續強調,已為收治劉曉波做好一切準備。英國每日電訊報說,英國已多次對劉曉波的治療問題表示關切。英國駐華使館發言人日前再次呼籲中國,允許垂危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可以到國外尋醫,同時解除對劉曉波及其妻子劉霞的所有限制。旅居德國的中國藝術家艾未未星期天也為其老友劉曉波發聲,呼籲釋放劉曉波。他說,這是一個歷史性錯誤,這個錯誤將被全世界銘記。”

中國繼續操控消息

英國《每日電訊報》說,英國已多次對劉曉波的治療問題表示關切,英國駐華使館發言人也再次呼籲中國,允許性命垂危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可以到國外求醫,同時解除對他與妻子劉霞的所有限制。歐盟駐華代表團也表示曾與中國當局討論劉曉波事宜,並且請求中國基於人道理由立即給予劉曉波假釋,允許他自由選擇治療地點。

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週日在官方網站上發布美國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赫爾曼醫生和德國海德堡大學的布赫萊爾醫生(右)在該醫院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見面的照片。(美聯社)

 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週日在官方網站上發布美國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赫爾曼醫生和德國海德堡大學的布赫萊爾醫生(右)在該醫院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見面的照片。(美聯社)

BBC指出,即便各界都對劉曉波的狀況高度關注,中國外交部的記者會上幾乎半數問題也與此相關,但中國外交部網站的記者會文字記錄,所有關於劉曉波的問題都遭到刪除。BBC批評,這就是中國慣有的做法:只宣傳自己愛聽的(西方專家稱許中國醫生的照顧)、不愛聽的就刪光(德國醫生宣稱劉曉波的狀況可以出國)。

劉曉波的妻子劉霞。(美聯社)
劉曉波的妻子劉霞未來何去何從,也將是國際社會關注焦點。(美聯社)
 
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週日在官方網站上發布美國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赫爾曼醫生和德國海德堡大學的布赫萊爾醫生(右)在該醫院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見面的照片。(美聯社)

77 宪章签署人送來问候

77 宪章签署人送來问候

布拉格, 7 月11 日

敬爱的刘晓波先生,

我们从捷克共和国送您亲切的问候! 我们支持你努力主张坚持在贵国的人权。尊重和钦佩地看你的活动,认为当局迫害您不公平。

77 宪章签署人:

Prague, July 11 – 2017
Dear Mr. Liu Xiaobo, 
Hereby, we would like to extend to you our heartfelt greetings and wishes of good health from the Czech Republic and express our support of your struggle to have human rights upheld in your country. We watch your activities with admiration and respect, and we see your persecution by the state authorities as unlawful and unjust. 
Charter 77 signatories:

Daniel Kroupa
Dana Němcová
Václav Malý
Alexandr Vondra
Jiří Gruntorád
Pavel Bratinka
Jan Sokol 
Helena Klímová
Jan Zeno Dus
Petr Pospichal 
Viktor Parkán 
Kamil Miroslav Černý 
Ivo Mludek 
Vladimír Líbal 
Miroslav Jirounek 
Jiří Kostúr
Vojtěch Sedláček 
Jaroslav Spurný 
Petr P. Payne
Dušan Unger 
Aleš Šulc
Jaromíra Tutrová 
Otakar Michl 
Eduard Ovčáček
Jitka Šilhánová 
Ladislav Malý 
František Rudl
Lenka Marečková 
Pavel Zvěřina 
Vladimír Muzička
Martin Hassa
Kateřina Dejmalová 
Luvdík Hradílek
Monika Le Fay 
Bedřich Koutný 
Michaela Auerová 
Jiří Pavlíček 
Petr Bartoš 
Jaroslav Cuhra 
Richard Julius Nemčok 
Přemysl Fialka
Jiří Fiedor 
Vladimír Oborský 
Juraj Daubner 
Stanislav Pitaš 
Silvestra Chnápková 
Jaroslav Chnápko 
Bára Štěpánová 
Ludvík Kavín
Miroslav Tyl
Pavel Záleský
Jarmila Stibicová
Tomáš Růžička 
Jitka Růžičková-Lancingerová 
Pavla Dusová
Jan Litomiský
Jiří Matoušek
Jan Hrabina
Luboš Bažant
Zdeněk Pumr

轉引自由劉曉波工作組臉書/2017/7/11

白夜/伊人已垂危,相煎何太急?

伊人已垂危,相煎何太急?

白 夜

正当全世界都在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独立中文笔会创始人之一的作家刘晓波患肝癌晚期祈福,揪心,并奔走营救时,由廖天琪自任会长一方的独立中文笔会却突然宣布将笔会创始人贝岭、孟浪在内的共18名笔会成员予以除名。

这18名会员是:贝岭、阿钟、刘京生、艾鸽、逸风、范燕琼、蒋亶文、野火、张小刚、李毓、荣伟、螳螂、盛雪;孟浪、刘逸明、郭永丰、任协华、宣昶玮。

这18名会员中既有坚守自由文学、自由写作立场的诗人、作家,又有国内最早为争取民主自由而被中共长期监禁的言论自由斗士,还有身在海外、仍坚持民主运动的流亡作家。

2016年笔会换届选举时,贝岭一方的笔会成员因反对张裕(瑞典)长达10年之久对笔会的实际控制,提出以程序动议“影子会长”张裕必须退出笔会管理层, 由此引发了双方的激烈争执。由于张裕一方掌握着笔会网站论坛的密码,所有反对张裕的成员被悉数禁言或踢出论坛。

反对方向张裕提出这样的质询:

1.论坛既然为笔会公共交流平台,就应该对每一个笔会成员开放,每个人都有在平台表达观点立场的自由,管理组不得因受到批评而对反对者实施禁言;

2.要求笔会将近几年的财务向全体会员公布;

3.要求张裕对笔会资源的分配原则予以解释。

然而,这样的合理要求被张裕一方笔会百般阻挠拒绝,这不得不令一些笔会成员更加疑虑。

笔会自2007年刘晓波卸任会长一职之后此职位便被弄权者悬为虚职,理事会也成弄权者的操弄对象,张裕则成为集财务管理权、资金分配权、人事组织权、行政执行权于一身的“万年”掌控人。他充分利用笔会的公共资源笼络一部分人,成为他本人坚定的拥护者,但另一部分会员则长期被排挤,打压,甚至边缘化。

作为笔会创始人的贝岭和孟浪及一大批坚持创会理想、锐意改革的新老会员,对笔会存在的腐败现象深感痛心,同时也接到笔会一些成员提出的意见与建议,借笔会换届改选之机,重振笔会,根除陋习,回归笔会创会初衷和目标。然而,由于张裕等的长期经营、操弄,已经在笔会内部形成强大的保守势力、“食利”势力,占据要位、垄断资源、为所欲为者,人数极少,但起的作用却至为恶劣,最终导致两边互不认可的“分道扬镳”局面。

张裕一方故伎重演,通过违反章程、违法程序的代理投票等黑箱操作,产生出廖天琪为傀儡会长。不过廖也乐得当这个名利双收但无实权的傀儡会长、甩手掌柜。廖女士年已70,她不需要为笔会做任何具体工作,只需要顶着“独立中文笔会”会长的桂冠满世界出席国际会议、走走“人权秀”、当当“表演家”就够了。

从上述可知,两边笔会的分裂由来已久,但以廖、张为首的笔会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高调宣布对这18名成员进行除名呢?笔者分析:

1.今年又逢笔会两年一次的换届选举,将这些激烈的反对派除名,可为廖连任会长扫清障碍;

2.老会长刘晓波可能很快恢复自由,对目前笔会的分裂状态一定会痛心疾首,除名动作相当于恶人先告状,率先置对方于不义。

想到几天前,贝岭还在微信群告诫该18人为代表的笔会成员:“在晓波生命倒数计时的悲哀时刻,我们暂不必理会对方笔会任何除名动作。我们该想想如何面对晓波可能的后事,以及我们对他在笔会历史中历史地位的判断。”

两相对比,不胜唏嘘!

                 2017年7月9日

观察:贝岭等笔会创始人被“开除”出独立中文笔会

观察:贝岭等笔会创始人被“开除”出独立中文笔会

信息自由观察工作室2017年7月8日香港讯,正当中国公民社会及国际社会全力呼吁中国当局应基于人道主义原则和尊重当事人的明确意愿,尽速将病危中的作家、中国独立作家笔会(ICPC)创始人之一的刘晓波由其患病的妻子刘霞陪同送至国外接受最佳救治的关键时刻,发生以下令人痛心的事实: 

同样也在积极参与营救呼吁的另两位与刘晓波一同创会的中国独立作家笔会创始人贝岭、孟浪,在7月5日被廖天琪任会长的笔会一方以“独立中文笔会”的名义开除(“终止笔会会员资格”)。
    
同时被开除(“终止笔会会员资格”)的还有创会会员阿钟等16人,其中多数会员在刘晓波任会长时期参加该笔会。
   

廖天琪任会长的一方还以“独立中文笔会网络工作委员会”的名义将以上18名独立笔会会员从供会员自由发表言论的笔会小区驱逐(“将以上成员从社区移除”)。廖天琪一方提出的理由是:鉴于贝岭、孟浪等18人分裂笔会或严重违反笔会规章制度。
    
中国独立作家笔会(后改名为独立中文笔会)由作家贝岭、孟浪于2001年和刘晓波、刘宾雁、郑义等发起创办。2015年底、2016年初笔会换届大会期间因在言论自由重大原则等事项方面的内部分歧,造成“分裂”,形成分别以贝岭和廖天琪任会长的两方,当时均称“独立中文笔会”。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7月09日来稿)

支持者捍衛劉曉波的精神遺產

支持者捍衛劉曉波的精神遺產

儲百亮

週一,香港中聯辦外,抗議者與身陷囹圄的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照片。

北京——隨著中國最有名的異見人士和唯一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的生命逐漸衰弱,一場圍繞著他的生命、遺產、言論,也許甚至是他的遺體的戰鬥正在形成。

其他國家大都是這場戰鬥的旁觀者,這反映了中國的強大崛起,以及國際社會對中國人權紀錄施壓的倒退。

中國政府已將劉曉波隔離在中國東北一家醫院的病房裡,拒絕了他希望出國治療的要求,稱那是為了確保他在患晚期肝癌期間得到最佳照料。

但劉曉波的支持者說,自2008年以來一直羈押他的政府希望控制他最後的日子,不讓他實現其為之奮鬥終身的目標:每一個人在免受專制控制和審查下生活、說話和記憶的權利。

 

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據信,劉曉波在此接受醫治。

 

 

活動人士野渡在Twitter上分享劉曉波及其妻劉霞的照片。

「關鍵是控制他說話。他們不希望他能夠自由地說話,」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的中文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說,他編輯過劉曉波的散文和詩歌的英譯選集。「如果讓他出國治療的話,他也許會說話,這正是那個政權所害怕的。」

劉曉波曾寫下「冤魂」對官方的惡行死不瞑目這樣的文字,北京似乎害怕他將成為其中一員,甚至在死後也激勵著反對政府的人。週二,負責治療劉曉波的醫院說,他處於「感染性休克」和器官功能喪失狀態,表明他的病情嚴重。

有關劉曉波的大量國家審查和宣傳,正是他的影響力仍頑強存在的例證,即使是在他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近七年之後,在他最後一次被拘押、並以煽動顛覆罪被判處11年有期徒刑近十年之後,以及在共產黨指責他為支持1989年席捲中國的學生抗議活動背後的煽動「黑手」28年之後。

自從2008年底被捕以來,劉曉波一直不能自由地說話,自從他在2010年被授予諾貝爾獎以來,他的妻子劉霞一直處於警方的嚴密監視之下。但最近,中國當局已在國外發布了一些圖片和影片,以給人以這對夫婦感到滿足,並且很配合的印象。

「他們希望能控制一切,如果他出國了,他會處於他們的控制之外,」已退休的中國文學教授、劉曉波的朋友崔衛平說,她目前居住在洛杉磯。「這一直是政府對付異見人士的凈化方法——盡量減少他們的影響力,不讓他們成為焦點。」

然而,儘管政府希望劉曉波保持沉默,希望確保他遺留下來的東西盡可能快地消失,但他的支持者們不顧有力限制和警方的警告,已經行動起來。他們想為他贏得說話的權利,讓他能出國尋求「姑息療法」(palliative treatment),以及能決定別人紀念自己的方式。

一些同情劉曉波的人前往他所在的醫院,試圖看望他,但醫院裡的警察阻止了他們。有些人組織起草了一份請願書,呼籲讓他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獲得自由。劉曉波的一些長期的朋友已收到不要講話的警告,或已被警方嚴密監視,其中包括學者周舵,他曾在1989年6月3日加入劉曉波,在全副武裝的軍人來到天安門廣場時,與另外兩個朋友一起與官方談判,讓留在廣場的抗議者安全地離開了那裡。

「讓劉曉波這樣度過自己最後的日子,不會給政府帶來榮譽,但他們會堅持這樣做,」溫柯江(音)說,他是試圖到醫院看望劉曉波但未成功的朋友之一。「我覺得,我們能為他爭取到他想要的東西的可能性極小——那將需要體制發生巨大的變化——但我們必須盡力而為。」

現年61歲的劉曉波上個月被從監獄送到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瀋陽位於北京東北方向630公里的地方,官方當時透露,他的癌症已進入晚期。劉曉波已表示,他想去德國或美國接受治療。雖然中國政府並沒有斷然拒絕這個要求,而政府給人的印象是表示同意的希望不大。

但是,中國政府在劉曉波彌留之際的時候仍關著他,這已經破壞了自己的形象,廖亦武說,他是流亡柏林的華人作家,認識劉曉波。中國國內關於劉曉波的新聞報導受到嚴格審查,除了幾個鮮有人閱讀的英文新聞機構外,報導幾乎不提他的病情。廖亦武說,但是憔悴的劉曉波躺在醫院病床上的圖片,在見過這張圖片的為數不多的中國人中引起了憤怒和憎惡。

「關著他,不讓他出國治療,這實際上讓他所具有的象徵性意義更強大,」廖亦武在電話中說。「現在全世界都在關注,我覺得這更強大。」

圍繞著劉曉波的緊張氣氛也蔓延到了國外。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人權遊說流露出輕視的態度,就在倡導人權的組織呼籲採取行動的時候,西方國家的政府則在權衡對劉曉波的情況該施加多大壓力。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週一指責釋放劉曉波、讓他出國的呼聲是外國人「干涉」中國內政,儘管受政府邀請,前來為劉曉波做檢查的一名德國醫生和一名美國醫生說,他可以旅行,而且二人的醫院都會為劉曉波提供治療。

「政治上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共產黨不希望劉曉波獲釋或者離開中國,」劉曉波的朋友、筆名莫之許的作家趙暉說。他說:「我們能讓劉曉波獲釋的全部可能性取決於外部壓力。」

但到目前為止,包括川普總統在內的大多數西方領導人對劉曉波的事情都未公開表態,只是讓下級官員發表些評論。

據政府一名高級官員說,川普上週在德國漢堡舉行的二十國集團會議間隙與習近平見面時,沒有提到劉曉波。因為所討論問題的敏感性,這位官員要求不具名。但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H·R·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曾向中國官員提出劉曉波治療的問題,要求允許劉曉波在妻子的陪同下出國治療,上述官員說。

歐洲領導人也謹慎地選擇了他們的措辭。法國外交部曾在6月29日表示對劉曉波的病情「憂心忡忡」,呼籲中國以人道主義的理由釋放他。

德國總理安格拉·梅克爾(Angela Merkel)的一位發言人週一說,「劉曉波的悲慘病情是總理極為關注的一個問題」,還說「她希望在劉曉波及其家人的問題上能看到一個人道的信號」。

諾貝爾和平獎在奧斯陸頒發,劉曉波被宣布為獲獎者後,中國政府向挪威政府發洩了不滿,減少了與挪威的外交和經濟合作。直到今年關係才恢復正常,挪威政府對劉曉波患晚期癌症的事情作出小心翼翼的表示。

「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情況,我們正在密切關注。我們等待了六年才與中國恢復了正常關係,」據挪威的新聞報導,挪威外交部負責通訊的佛羅地·O·安德森(Frode O. Andersen)說。「我們為他和他的家人祝福。重要的是他得到醫治。」

不能保證習近平會向更強大的外交壓力屈服,釋放劉曉波。過去幾十年中,中國領導人曾願意在批准政治犯保外就醫後,把他們釋放到西方國家。這些政治犯中包括在這一代中最著名的異見人士魏京生,在比爾·柯林頓(Bill Clinton)總統向時任國家主席的江澤民提出魏京生的事情後,他於1997年年底到達了美國。

但是隨著中國政府越來越自信,對西方的批評越來越不耐煩,政府已停止了那種做法。習近平似乎特別不願意做出可能削弱其強人形象的讓步。

「中國政府拒絕接受讓劉某某到海外治病的呼籲是合法的,」《環球時報》英文版在週一的一篇社評中說,這是一份有民族主義色彩的黨報。社評還寫道,無論如何,「西方主流社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不願意干涉中國的主權事務。」

即使在劉曉波去世後,他的葬禮事宜也可能成為爭論的焦點。中國的法規規定,監獄對囚犯的後事全權辦理,即使家人反對,也可以將囚犯的屍體火化。

但是,「關於保外就醫的服刑人員權利問題的所有方面確實存在著很多不清楚的地方,包括辦後事的權利,」對話基金會創始人康原(John Kamm)說,這是一家位於舊金山,致力於讓中國囚犯獲得釋放的組織。

中國政府幾乎肯定會試圖阻止讓劉曉波的墓地成為異見人士的朝聖地。文革期間因直言不諱被處決的作家林昭的墓地已經成為了一個這樣的場所,劉曉波的吸引力會更強大。

德國和平主義者、納粹反對者卡爾·馮·奧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是1935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他在遭受多年迫害後,於1938年在監禁中去世。劉曉波有可能成為馮·奧西茨基之後的首位實際上在監禁中逝世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

紐約時報中文網/2017/7/12

【劉曉波肝癌】被刪片段曝光 德醫稱願接出國 德使館:操控言論

【劉曉波肝癌】被刪片段曝光 德醫稱願接出國 德使館:操控言論

患末期肝癌、正在瀋陽保外就醫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上周六(8日)接受德國和美國專家會診後,美德專家翌日發聲明,指應盡快讓劉曉波出國。但中國官方透過流出影片隔空回應,又剪輯德國專家的對話,引述對方稱劉不能在德國得到更好醫治。

但據《香港01》記者找到微信流傳的相對完整版本,顯示原來剪輯版刪走了中國專家組長毛一雷醫生問德國醫生Markus W Büchler,劉能否承受長途飛行,德醫生回答中國具備醫療轉機運送劉曉波出國,更強調他出國是人道問題,「我們願意把他接走。」

換言之,剪輯版明顯斷章取義。目前此段影片和文字稿仍在部份海外留學生討論區上流傳。記者下午致電中方專家組組長毛一雷醫生為何中外醫生說法不一,他稱「不知道」,並已回京。

 

多次流出海外專家與劉曉波會診影片「凱風網」,昨晚深夜發布一段中國專家組組長毛一雷醫生,與德國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外科系主任Markus W Büchler教授的對話。片中只剪輯了他回答說「我不認為我們能在做德國做得更好。」

強調出國非醫療問題 而是人道

不過原來大陸「凱風網」曾發布片段的詳細版影片和文字稿,影片中有德國專家Markus W Büchler和美國專家Joseph M.Herman,以及中國專家組組長毛一雷在病房與劉曉波、劉霞對話的片段,亦有會診後開會的片段。

會議片段中,除了Markus W Büchler除了說「我不認為我們能在做德國做得更好」外,更回答毛一雷關於劉曉波是否能承受長途飛行的提問。Markus W Büchler說據他了解,中國有具備重症治療條件的轉運醫療專機,更稱讓劉曉波出國是人道問題(human thing):

But it is the human thing. He wants to go out. I don’t think it has to do with the medicine. It has to do with other kind of reasons. And for that, we will be willing to take him out. (但我們面對的是人道問題,他想出去。這和醫療沒有關係,這是出於其他的原因。為此,我們願意把他接走。)

出處疑為凱風網 仍在微信流傳

凱風網上未能找到此段影片及文字稿,但在多個海外留學生網討論區,仍能找到以凱風網名義註冊的帳戶發布、題為《獨家爆料:德美會診專家談劉曉波》的文字稿,而影片亦在內地微信群組上流傳。

記者聯絡其中一個仍有文字稿的海外留學生網站,該網編輯指任何人都能發稿,相信來源就是凱風網。

德國駐華大使館網站(見下圖),今日(10日)晚間發表聲明,稱為劉曉波會診的德國醫生,有影片和聲音被刻意剪輯,並在中國官方傳媒流傳。德國醫生的意思被曲解,令人覺得安全機器操控了言論。

中外醫生說法不一 中國專家組長:這就不知道了

德國和美國專家昨日(9日)下午發表聯合聲明,稱應盡快讓劉曉波出國,當晚凱風網就發布經過剪輯的專家會診影片,反駁美德專家的說法。

《香港01》記者今日(10日)下午曾致電中國專家組組長毛一雷,他稱與外國專家會診後,已在周末(8日)回北京。記者問及為何外國專家的說法為何與醫院公布不一樣時,他稱「這就不知道了」,又婉拒接受訪問,隨後掛斷電話。

《香港01》/2017/710

 

默克尔营救刘晓波 德美专家指可长途转运

 

默克尔营救刘晓波 德美专家指可长途转运

2017年7月8日,2位外国医专家到医院为刘晓波会诊,他们离开渖阳后发声明,反驳院方中国专家说法,认为刘晓波仍适宜出国治疗。(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网页图片)年7月8日,2位外国医专家到医院为刘晓波会诊,他们离开渖阳后发声明,反驳院方中国专家说法,认为刘晓波仍适宜出国治疗。(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网页图片)

 

2位外国专家到渖阳的医院,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作出会诊后,有关专家的医疗机构在周日(9日)发表声明,认为刘晓波的状况是可以作出长途转运,不过要尽快进行;这说法反驳中国院方,在周六(8日)指刘晓波病情不适合移动。而有消息指,德国总理默克尔在G20峰会曾与习近平私下沟通刘晓波事件,她明确表示在目前情况,刘晓波的治疗适合在德国进行。(吴亦桐 / 戴维森  报道)

2017年7月9日,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官方网站和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以“建议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进一步治疗”为题发表声明。(网页截图)

到渖阳会诊刘晓波的美国与德国2位专家,周日(9日)离开当地酒店之后,他们所属的医疗机构、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和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随即发出题为〝建议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进一步治疗〞的声明,指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外科医院院长比希勒(Markus W Buchler)教授,以及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放疗系赫尔曼(Joseph M.Herman)教授,周六(8日)到渖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为刘晓波会诊。

2位专家肯定了中国医疗小组目前诊断治疗质量的同时,强调刘晓波和他的家人,提出要求到德国或美国继续治疗,尽管在移送过程中存在一定风险,但在悉心照顾和医疗保障下,刘晓波是可以长途转运,但必须要尽快进行。而2个医疗机构已经为刘晓波作出治疗的准备,并配备了最好的医疗人力和设备。

这个声明直接反驳中国院方的说法,渖阳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网站,周六(8日)在通报表示,中国专家认为转运过程不安全,外国专家认为没有更好的办法。而在更早时间,中国官方声称,刘晓波病情并不适合移动。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目前肝癌处终末期,他希望到海外接受治疗。(鲍朴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目前肝癌处终末期,他希望到海外接受治疗。(鲍朴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香港出版人鲍朴向本台表示,大陆当局在刘晓波治疗过程中,所有都是精心排练,而且多次出现前后不一、逻辑矛盾之处,他要求大陆当局以人命为重,停止政治游戏。

鲍朴说:这2位外国医生的声明,至少证明一点,就是中国监狱当局和医疗机构不诚实,在人命关天的事情上,一直在玩弄政治,不图好好治病、不给病人提供最好的医疗条件,包括不给病人提供良好的心理环境。这说明刘晓波有必要立即出国治疗,希望当局赶快停止玩弄政治游戏,以人的生命为重,不要再继续编造理由,阻止病人出国得到最佳的治疗条件。

刘晓波和刘霞夫妇的好友、旅德作家廖亦武对本台透露,负责协助他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沟通的中间人周日(9日)回覆,指默克尔已经尽全力营救刘晓波,在习近平今次访德参加柏林动物园熊猫馆开幕,以及G20会议期间,私下多次向习近平提及刘晓波出国治疗问题,所作的理由,是从技术层面刘晓波适合到德国进行治疗。

据悉,习近平回应指在返国后进一步了解情况,并与相关部门协商。而默克尔亦与今次访华的德国专家,有直接的沟通。

廖亦武说:默克尔亲自说,刘晓波在这么情况下的1个治疗方案,只能在德国完成;就是说默克尔已做到最大了,她就是说最终就看他们放不放(人)了,德国方面已经做了一切准备。

廖亦武认为, 2位医疗专家的声明,可以看作是德国政府就整体事件的重要步骤。

自由亞洲電台/2017/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