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導演拍許志永紀錄片遭「煽顛」監居,家人打破沉默要求公義

中國導演拍許志永紀錄片遭「煽顛」監居,家人打破沉默要求公義

中国纪录片导演,诗人陈家坪
中國紀錄片導演、詩人陳家坪

华盛顿 — 

中国纪录片导演、诗人陈家坪一个多月前因拍摄新公民运动主要人物许志永博士的纪录片,被当局以“涉嫌煽颠罪”拘捕抄家,目前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他的家人不堪被当局继续耍弄,在他50岁生日当天对外披露消息,引发外界关注。

据维权网等网上消息,陈家坪的妻子一个月多月来配合公安的要求封口,还写信劝说他“妥协”,但却未能换来官方的任何答覆。陈妻4月12日在陈家坪50岁生日的当天,打破沉默,以写给丈夫的公开信形式告知外界陈家坪的遭遇。

陈妻题为《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的公开信显示,陈家坪自38天前(约3月6日至今40天)被抓走后,音讯几无,陈妻一直要求见人,与警方沟通以及放人,但都没有回应。而此过程中,陈妻不仅按警方要求配合封口,还数次写信劝说。

不过,陈妻在不获办案的海淀分局任何回复后,决定将事件公开,并从此尊重陈家坪正当行为的事实,尊重他作为艺术家对题材的选择,尊重他一个良性社会人的发声权利,尊重他在法律框架内的努力。

公开信还透露,陈家坪所拍摄的许志永纪录片还没有公开,未造成任何社会影响,但是,他的拍摄素材已被查抄一空。

陈家坪原名陈勇,1970年4月12日生于重庆,现居北京。曾是北大在线新青年网站学术频道中国学术城主编,中国学术论坛网创办人。2003年拍摄纪录片《外来人口》,2010年受许志永邀请拍摄记录随迁子女家长的教育公平维权,跟拍4年多,完成《快乐的哆嗦》。许志永等新公民运动参与者相继被抓捕后 ,他和原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2014年一同拍摄了纪录片《新公民案审判》。

作为诗人的陈家坪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三位国内理事之一。陈家坪的好友、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执行秘书、诗人贝岭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陈家坪只是记录一些许志永活动的纪录片的拍摄者,并没有直接参与。当局抓捕陈家坪,对他抄家极为彻底,显然是不想让有关历史资料传出去。

他说:“多年来,他对许志永参加的各种活动,他有他作为一个纪录片制作者的追踪许志永活动、历史的愿望。许志永的被抓就等同于他拍的这些重要的历史记录,也就等于是官方不想让他拍的这些东西成为一个纪录片,也不想这些东西在他手上。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他作为纪录片拍摄者,不是许志永出狱后这两年来的活动的参与者。他本人被抓走,把他的东西全抄走,也包括他拍摄的我们笔会的历史纪录片,我相信也都被抄走了,因为他们据说抄得很彻底。”

贝岭还分析,当局抓捕只是拍摄者的陈家坪,目的是要重判许志永。他希望外界关注陈家坪以及许志永案。

他说:“我认为,这件事看起来是官方要重判许志永的一个前奏。因为连他的一个纪录片的拍摄者吧,他连做剪辑都没开始。显然,我看起来真的是比较严重的事情,不太乐观。”

据悉,陈家坪的妻子由于发表了致丈夫的公开信,近日受到警方的巨大压力。

许志永好友、中国人权活动家胡佳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在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全国之际,当局仍严抓涉及许志永这一所谓的“政治案件”,令他感到吃惊。不过,很欣慰陈家坪的家人最终站出来,不再妥协。

他说:“许志永在2月15号被捕,再过两天就满两个月,连他的女友都被牵连进去了。但是,昨天我非常震惊的是,这个案件我们都以为已经是一个封口儿的阶段了,但突然发现他们没有。他们为了给许志永凑材料,增加更多的所谓的‘证据’,正在进一步地调查、搜捕新的被牵连者。他(陈家坪)的妻子、他的家人在这方面应当是站到了良心犯的一边。”

许志永今年2月在广州逃亡期间被捕,其女友李翘楚2月16日凌晨在北京被带走失踪。许志永被抓疑与2019年12月13日在厦门的一场朋友聚会有关,聚会者讨论时政和中国未来,分享推动公民社会建设的经验。

新公民运动的丁家喜律师、张忠顺、戴振亚及李英俊等人也因聚会去年12月26日被抓捕,随后各地多名公民及律师被传唤,许志永则逃亡。涉案者大多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逃亡中的许志永在网上发表“改变—2020新年献词”,批评中国当今在内政和外交、经济各方面做法上的倒退。武汉疫情大爆发后的2月4日,他又发表“劝退书”,历数习近平执政后弃民主、法治和人权,强化独裁专制,暴力维稳,在新疆大建“再教育营”,压抑民间言论和思想,以打造虚假的太平盛世,致社会矛盾和危机重重,劝谕习近平不要恋栈权力,让位归家。

胡佳表示,新冠病毒疫情侵害全国,给人民生命和生活造成巨大侵害、重创经济、大批人失业,许多人不满,在这种社会氛围下,当局为了维稳将许志永当成最高的政治案件,抓捕相关人士,也是为了杀一儆百。

他说:“公安部要把政治安全放在首位,原来政治的案件依然被摆在了最高的位置上。今年的话,不仅仅是原来12/13专案(许案)专案的问题,也牵扯到许志永流亡期间发表了许多跟疫情有关的内容,甚至直接挑战了现在的独裁者习近平。当局要把这个案件,包括新逮捕的陈家坪他们,都可能成为被杀一儆百的对象,以定调今年的这种政治氛围。”

胡佳还表示,尽管陈家坪只是作为电影人选择拍摄有关许志永的纪录片,但当局抓他,是要把他拍摄的素材用作给许志永罗列罪名的证据。

他说:“他们要给许志永罗列多条的罪状。那么这个煽动颠覆里面它是跟言论直接相关的。你用镜头拍下的这些东西,都反映了许志永的直接表达和他的许多活动、行为。这些东西都有可能被当作证据定案。调查的过程中,也可以把你(陈家坪)在这里面许志永发表什么言论,你在跟他接触中有什么,也要变成口供。”

陈家坪的妻子在信中强调,“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国家不会因为一部艺术作品而被颠覆,人民也不会因为一部从未面世的纪录片而受到煽动。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任何机构不会限制艺术家的创作;一个和谐的法治社会,完全能够听取批评的声音。

陈妻还在信中表示,相信司法机关最终会以公平、公正、公开的方式,撤销对她丈夫“涉嫌煽颠”的指控,还他人身自由和创作自由,还一个公民行使基本权利的空间。

记者致电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接电话的警员称不回答记者询问,让记者找外宣部门,并提供电话,但该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附:给夫君陈家坪(陈勇)的一封信: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

家坪夫:

今天是你的生日,五十周岁的生日。距你因拍摄许志永博士并制作了纪录片而被冠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执行“监视 居住”以来,已经过去了38天。38天,你身陷囹圈,音讯几无,对于你和家人来说,实在是太过漫长了。尤其是你被捕于新冠肺炎正于国内肆虐之际,而38天过后,病毒已经迅速地向全世界扩散,乃至于欧美等国的死亡人数也大大出乎意料。这个世界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生着变化,国内国外,一轮新的洗牌已然开始。首先是国际供应链的断裂, 始于肺炎的恐慌开始向对饥饿的恐慌蔓延, 向对大规模失业的恐慌蔓延,向对未来的各 种不确定而蔓延。真是天上忽一日,地上已三年。

在这漫长的38天以来,我通过昌平警方向你 的办案和执行机关,大概是海淀公安,转送了给你的若干封信,并向海淀公安数次表达了想要探视,以及和执行机关直接会面的要求,但给我的答复始终是“时机不合适”。

因不知道什么时机算是合适的,所以,我于四 月六日草拟了给海淀警方的信件,将我对你 这个案件的看法,对你个人的看法进行了表达,主要包括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疑义,对你拍摄许志永博士的起点于发端的看法,以及你作为一个艺术家有自由表达的权利等几点。同时,你的纪录片并没有在社会上扩散,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尤其是这些事实因你的拍摄素材已被查抄一空而成为一种特别容易查证的事实,相信警方和你个人,以及作为家属的我,对事实的认定基本不应该存在什么分歧。基于此,我希望海淀警方尽快放人,本着成人之美的原则,最好 能在四月十二日,也就是今天之前,放你回 家,让你不至于在圈之中度过半百”之日。

这封信是昌平警方在四月七日取走的,承诺 四月八日会送到执行机关手中。在此之前的 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多次写信给你,聊以 安慰你孤苦困顿的心灵。在这些信中,我尽可能淡化你案件被赋予的色彩,尽量淡化与 执行机关的对立情绪,劝慰你本着对人的基 本信任,本着对自己所作所为的基本信心, 以事实为基础,客观理智地陈述事实,配合执法机关的调查,不要有过激行为。为了给你争取一些有弹性的尊严和安全,我配合封口,并未向社会,甚至也没有向亲友通告你被“监视居住”的情况。

当前我所得到的信息是,有关部门对你今后可能会继续“犯错误”表示担忧。为了让你尽早摆脱桎梏,就在四月七日警方取走我的求信的当晚,我还根据有关授意,学习“主流文宣”的一贯思路,向你报喜不报忧地汇报了国内外形势一片大好,祖国上下民心向背的讯息。希望你能够减少对抗,重新考虑你所走过的路,你未来对方向的规划,也就是 暗示你以一定程度的“妥协”,换取监居时间的缩短。我这样的考虑,不仅仅是为你, 也是在这次疫情当中,看到了当今社会的种种撕裂,始觉一种为谁辛苦为谁忙的凄凉。

你为流动人口和随迁子女发声,为你所见到 的悲剧而书写,为你所追求的价值,孜孜以 求。你以“批评者”自居,认为一个良性的社 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认为自由的思想和精神应该靠知识的提高而上升。所以你不断 把你所读的书,你所推崇的人和文章推向前台,你不断地写作,以期让更多的人获得更多认知的角度。你几乎拒绝了生活,整天 在电脑面前,剪辑你所记录的中国人的生 活。在一无经费,二无团队的情况下,你苦哈哈地干活,成了你所要做的事情的奴隶, 却忽略了我最基本的生活和情感需求。

当然,这一切,我并不怪你。这个世界上, 还有几人,能为与财富无半点关联的理想追 求而奋斗终生呢?作为凡尘俗世的一股清 流,我想保护你,就是在为保护我们这个社会不一直沦落下去,而做出的一点小小的努力。然而,就算只对你自己有用,对我,也 已经是倾尽了全力。

而你看,在这次疫情面 前,自你走以后,这个世界也正在以前所未 有的速度,把它的撕裂暴露出来。知识分子是怎么做的?平凡百姓是怎么做的?高高在上的大人们,又是怎么做的?多少人沉浸简体字的世界而拒绝面对真相?我三十年的好友跳出来对我破口大骂,说这个世界不欠你的!我们,破坏了别人的岁月静好,似乎成了一种罪人。

那么,家坪,我亲爱的丈夫,你所有这一切的奔忙,还有意义吗?鲁迅死了90年了,人血馒头在坑头儿上放着, 从来都不涼。 但是,这样的信,我不会再给你写了。我想,我应该尊重事实,尊重你作为艺术家对题材的选择,尊重一个良性社会人的发声的 权利,更应该,在法律的框架内,尊重你的努力。

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国家不会因为一部艺术作品而被颠覆,人民也不会因为一部从未面世的纪录片而受到煽动。我相信,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任何机构不会限制艺术家的创作;一个和谐的法治社会,完全能够听取批评的声音。并且,许志永一天未被剥夺政治权利,任何拍摄他的行为就不能被冠以罪名。

我也相信,司法机关最终会以公平、公正、公开的方式,撤销 对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样的指控, 还你以人身自由和创作自由,还一个公民, 行使基本权利的空间。而你所要做的,摆事实,讲道理,足矣。

时间不是讲清楚事实的必要条件,还原事实与真相,在于一个人、 一个机构、一个组织背后的逻辑。今天,并没有你回家的消息。作为妻子,我已经尽我所能地向有关方面表达了诚意,但是,不出意料,我的请求被束之高阁,没有任何人给以正式的答复。所以,在你生日当天,我既无法见到你,亲手为你插上生日蜡烛,轻唱一首生日快乐歌,更无法祝你生日快乐。因为从客观上,你不可能快乐,从主观上,你可能连”少陵野老吞声哭”的余地都没有。而面对你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的“监视居住”,我在无法等到你回家的今天,不得不再次动笔给你写信。

家坪,今天是你的生日,尽管你很难快乐, 但仍然可以收到我深深的思念和守望。我还 想向你汇报的是,这些天以来,那些因找 到你而来询问我的,你的朋友,亲人,都向我表达了最大的关切。他们关心我的饮食起居,我的工作与睡眠,在我因抄家而受惊过度,因思念而度日如年的日子里,给了我全世界最多的爱。我由衷地感谢你的这些朋友 和亲人,是他们,一直在陪着我,走过人生中最难忘、最漫长的一段生命历程。我相信,这些人,是你未来最会珍惜的人。

同时,在我给你的永远的祝福,家坪,我亲爱的丈夫,我还想告诉你的是,我相信你的为人,相信你的人格和气节,也请你相信我。今天,虽然你无法听到,但是我相信你 能够感知到的是,未来,接受考验的时候还很多。而当你看到集体在作恶的时候,在无 力改变任何现状的情况下,你本性的善可以 帮助你选择。这个善,会一直伴随你,走向 回家的路。 生日,善良!

你的爱人


2020年4月12日于凌晨

轉引自美國之音,2020/4/16

多少人沉浸在簡體字的世界拒絕面對真相

多少人沉浸在簡體字的世界拒絕面對真相

劉威良

陳家坪為中國詩人和紀錄片導演,疫情蔓延當下,遭中國政府指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被監視居住。(2016年獨立中文筆會十五周年活動,前排左一貝嶺,中為孟浪;後排右一楊小濱,右二陳家坪,右三王一樑。/獨立中文筆會提供)

中國公民運動家許志永曾於2月呼籲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讓位」被捕,3月初,中國詩人兼紀錄片導演陳家坪因為拍攝了一部關於許志永的紀錄片,隨後也遭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至4月13日已有39天,陳家坪卻一直未能見到律師和自己家人。他當初拍攝的素材已被查抄一空,紀錄片進而未得公開。一個多月來,陳家坪妻子配合中國公安要求封口並寫信勸說丈夫妥協,卻沒有換來任何先生近況的答覆。其妻於是決定打破沉默,以公開信的形式告知外界陳家坪的情況。

豈有文章傾社稷,從來佞幸覆乾坤──給夫君陳家坪(陳勇)的一封信

家坪夫:

今天是你的生日,五十周歲的生日。 距你因拍攝許志永博士並製作了紀錄片而被冠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執行「監視居住」以來,已經過去了38天。38天,你身陷囹圈,音訊幾無,對於你和家人來說,實在是太過漫長了。尤其是你被捕於新冠肺炎正於國內肆虐之際,而38天過後,病毒已經迅速地向全世界擴散,乃至於歐美等國的死亡人數也大大出乎意料。這個世界正在以驚人的速度發生著變化,國內國外,一輪新的洗牌已然開始。首先是國際供應鏈的斷裂,始於肺炎的恐慌開始向對饑餓的恐慌蔓延,向對大規模失業的恐慌蔓延,向對未來的各 種不確定而蔓延。真是天上忽一日,地上已三年。

在這漫長的38天以來,我通過昌平警方向你 的辦案和執行機關,大概是海澱公安,轉送了給你的若干封信,並向海澱公安數次表達 了想要探視,以及和執行機關直接會面的要求,但給我的答覆始終是「時機不合適」。因不知道什麼時機算是合適的,所以,我於四月六日草擬了給海澱警方的信件,將我對你這個案件的看法,對你個人的看法進行了表 達,主要包括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疑義,對你拍攝許志永博士的起點於發端的看法,以及你作為一個藝術家有自由表達的權利等幾點。同時,你的紀錄片並沒有在社會上擴散,並沒有造成任何影響,尤其是這些 事實因你的拍攝素材已被查抄一空而成為一種特別容易查證的事實,相信警方和你個人,以及作為家屬的我,對事實的認定基本不應該存在什麼分歧。基於此,我希望海澱警方儘快放人,本著成人之美的原則,最好 能在四月十二日,也就是今天之前,放你回家,讓你不至於在圈之中度過「半百」之日。

這封信是昌平警方在四月七日取走的,承諾四月八日會送到執行機關手中。在此之前的一個多月的時間裡,我多次寫信給你,聊以安慰你孤苦困頓的心靈。在這些信中,我盡可能淡化你案件被賦予的色彩,儘量淡化與執行機關的對立情緒,勸慰你本著對人的基本信任,本著對自己所作所為的基本信心,以事實為基礎,客觀理智地陳述事實,配合執法機關的調查,不要有過激行為。為了給你爭取一些有彈性的尊嚴和安全,我配合封口,並未向社會,甚至也沒有向親友通告你 被「監視居住」的情況。

而當前我所得到的資訊是,有關部門對你今後可能會繼續「犯錯誤」表示擔憂。為了讓你儘早擺脫桎梏,就在四月七日警方取走我的訴求信的當晚,我還根據有關授意,學習「主流文宣」的一貫思路,向你報喜不報憂地彙報了國內外形勢一片大好,祖國上下民心向背的訊息。希望你能夠減少對抗,重新考慮你所走過的路,你未來對方向的規劃,也就是暗示你以一定程度的「妥協」,換取監居時間的縮短。我這樣的考慮,不僅僅是為你,也是在這次疫情當中,看到了當今社會的種種撕裂,始覺一種為誰辛苦為誰忙的淒涼。

你為流動人口和隨遷子女發聲,為你所見到的悲劇而書寫,為你所追求的價值,孜孜以求。你以「批評者」自居,認為一個良性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認為自由的思想和 精神應該靠知識的提高而上升。所以你不斷把你所讀的書,你所推崇的人和文章推向前臺,你不斷地寫作,以期讓更多的人獲得更 多認知的角度。你幾乎拒絕了生活,整天在電腦面前,剪輯你所記錄的中國人的生活。在一無經費,二無團隊的情況下,你苦哈哈地幹活,成了你所要做的事情的奴隸,卻忽略了我最基本的生活和情感需求。

當然,這一切,我並不怪你。這個世界上,還有幾人,能為與財富無半點關聯的理想追求而奮鬥終生呢?作為凡塵俗世的一股清流,我想保護你,就是在為保護我們這個社會不一直淪落下去,而做出的一點小小的努力。然而,就算只對你自己有用,對我,也已經是傾盡了全力。而你看,在這次疫情面前,自你走以後,這個世界也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把它的撕裂暴露出來。知識份子 是怎麼做的?平凡百姓是怎麼做的?高高在上的大人們,又是怎麼做的?多少人沉浸在簡體字的世界而拒絕面對真相?我三十年的好友跳出來對我破口大駡,說這個世界不欠你的!我們,破壞了別人的歲月靜好,似乎成了一種罪人。那麼,家坪,我親愛的丈夫,你所有這一切的奔忙,還有意義嗎?魯迅死了90年了,人血饅頭在坑頭兒上放著,從來都不涼。

但是,這樣的信,我不會再給你寫了。我想,我應該尊重事實,尊重你作為藝術家對題材的選擇,尊重一個良性社會人的發聲的權利,更應該,在法律的框架內,尊重你的努力。豈有文章傾社稷,從來佞幸覆乾坤。國家不會因為一部藝術作品而被顛覆,人民也不會因為一部從未面世的紀錄片而受到煽動。我相信,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任何機構不會限制藝術家的創作;一個和諧的法治社會,完全能夠聽取批評的聲音。並且,許志永一天未被剝奪政治權利,任何拍攝他的行為就不能被冠以罪名。我也相信,司法機關最終會以公平、公正、公開的方式,撤銷對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這樣的指控,還你以人身自由和創作自由,還一個公民,行使基本權利的空間。而你所要做的,擺事實,講道理,足矣。時間不是講清楚事實的必要條件,還原事實與真相,在於一個人、 一個機構、一個組織背後的邏輯。

今天,並沒有你回家的消息。作為妻子,我已經盡我所能地向有關方面表達了誠意,但是,不出意料,我的請求被束之高閣,沒有任何人給以正式的答覆。所以,在你生日當天,我既無法見到你,親手為你插上生日蠟燭,輕唱一首生日快樂歌,更無法祝你生 日快樂。因為從客觀上,你不可能快樂,從主觀上,你可能連『少陵野老吞聲哭』的餘地 都沒有。而面對你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的「監視居住」,我在無法等到你回家的今天,不得不再次動筆給你寫信。

家坪,今天是你的生日,儘管你很難快樂,但仍然可以收到我深深的思念和守望。我還想向你彙報的是,這些天以來,那些因找不到你而來詢問我的,你的朋友,親人,都向我表達了最大的關切。他們關心我的飲食起居,我的工作與睡眠,在我因抄家而受驚過度,因思念而度日如年的日子裡,給了我全 世界最多的愛。我由衷地感謝你的這些朋友和親人,是他們,一直在陪著我,走過人生 中最難忘、最漫長的一段生命歷程。我相信,這些人是你未來最會珍惜的人。

同時,在我給你的永遠的祝福,家坪,我親愛的丈夫,我還想告訴你的是,我相信你的為人,相信你的人格和氣節,也請你相信我。今天,雖然你無法聽到,但是我相信你 能夠感知到的是,未來,接受考驗的時候還很多。而當你看到集體在作惡的時候,在無力改變任何現狀的情況下,你本性的善可以幫助你選擇。這個善,會一直伴隨你,走向回家的路。

生日,善良!

你的愛人

2020年4月12日於淩晨

※陳家坪為詩人和紀錄片導演,1970年4月12日出生於重慶,現居北京。曾經為北大線上新青年網站學術頻道中國學術城主編,中國學術論壇網創辦人。他在2003年拍攝紀錄片《外來人口》,於2010年受許志永邀請拍攝教育平權紀錄片《快樂的哆嗦》,拍攝隨遷子女家長教育公平維權,一共跟拍了四年多。許志永等新公民運動參與者其後被抓捕 ,他又於2014年與艾曉明一同拍攝了紀錄片《新公民案審判》。

轉自上報2020/4/14

拍公民運動家許志永紀錄片 內地導演陳家坪遭控煽動顛覆罪

拍公民運動家許志永紀錄片 內地導演陳家坪遭控煽動顛覆罪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system

拍攝許志永紀錄片的內地導演陳家坪(右),被控煽動顛覆罪。(資料圖片)AAA

中國公民運動家、法律學者許志永,今年2月因呼籲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讓位」被捕後,拍攝許志永紀錄片的中國導演陳家坪傳出3月初在北京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目前正被當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關注內地維權人士的facebook專頁「南方傻瓜關注群」今日公佈有關,陳家坪遭監視居住的消息,並指他被拘至今已39天,一直未能見到律師和家人。而在紀錄片尚未公開下,拍攝的素材卻已被當局查抄一空。

南方傻瓜關注群並轉發了陳家坪妻子的信件,指她一個月多月來一直配合海淀公安要求封口、寫信勸說丈夫妥協,卻連前往探望丈夫的願望都無法達成。因此,她決定在陳家坪昨日50歲生日這天打破沉默,以公開信形式,將其夫的情況告知外界。

信件顯示,陳妻曾在本月6日草擬信件,質疑海淀警方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定義,以及說明其丈夫拍攝許志永紀錄片的出發點,和作為藝術家應有的自由表達權利等。陳妻強調,只要許志永一天未被剝奪政治權利,任何拍攝他的行為就不能被冠以罪名。

信件也提到,這部紀錄片並沒有在社會上擴散,並沒有造成任何影響,拍攝素材也已被查抄一空,「豈有文章傾社稷,從來佞幸覆乾坤」。國家不會因為一部藝術作品而被顛覆,人民也不會因為一部從未面世的紀錄片而受到煽動。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任何機構不會限制藝術家的創作;一個和諧的法治社會,完全能夠聽取批評的聲音。

陳妻並在信中表示,相信司法機關最終會以公平、公正、公開的方式,撤銷對丈夫「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指控,還他人身自由和創作自由,還一個公民,行使基本權利的空間。

不過,有消息指,有關部門擔憂陳家坪今後可能會繼續「犯錯誤」。

外媒上月初報道,許志永已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不但半年無法接觸外界,且面臨最高15年的重刑。

陳家坪為中國詩人和紀錄片導演,1970年4月12日生於重慶,現居北京。他曾為北大線上新青年網站學術頻道中國學術城主編,中國學術論壇網創辦人。陳家坪曾在2003年拍攝紀錄片《外來人口》,於2010年受許志永邀請拍攝教育平權紀錄片《快樂的哆嗦》講述隨遷子女家長教育公平維權,一共跟拍了4年多。許志永等新公民運動參與者之後被抓捕,陳家坪又於2014年與導演艾曉明一同拍攝了紀錄片《新公民案審判》。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今天則發表聲明指,陳家坪是筆會理事,希望中國警方能夠對外公開這件事的原因,以及公告他是否被拘捕及為何逾期羈押。中央社

蘋果日報2020/4/13

许志永纪录片导演陈家坪 惊传被“监视居住”

许志永纪录片导演陈家坪 惊传被“监视居住”

拍摄许志永纪录片中国导演陈家坪惊传被捕失踪。(闻海提供)
拍摄许志永纪录片中国导演陈家坪惊传被捕失踪。(闻海提供)

新冠肺炎爆发后,呼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让位”的中国新公民运动推动者许志永2月15日在广州被抓。拍摄许志永纪录片的中国导演陈家坪,日前被曝出三月初在北京也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失去自由,至今已经一个多月。

正在拍摄许志永纪录片的中国导演陈家坪被抓已三十九天,消息直到4月12日陈家坪的生日凌晨,陈妻发出的信件经网上转传才曝光。

拍摄许志永纪录片中国导演陈家坪惊传被捕失踪。(闻海提供)

拍摄许志永纪录片中国导演陈家坪惊传被捕失踪。(闻海提供)

陈妻原低调救夫未果 在夫生日发信吁放人

这封信以“家坪夫”起头,署名:“你的爱人”。内文写到:“今天是你的生日,五十周岁的生日。 距你因拍摄许志永博士并制作了纪录片而被冠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执行‘监视居住’以来,已经过去了38天。38天,你身陷囹圈,音讯几无,对于你和家人来说,实在是太过漫长了。”

陈妻信中提到,她多次通过昌平警方向办案和执行机关海淀公安局转达信件和表达探视请求,获得的答复始终是“时机不合适”。她因此在四月六日草拟给海淀警方的信件,提出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疑义,因为“纪录片并没有在社会上扩散,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尤其拍摄素材已被查抄一空。”

自由亚洲电台13号向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查证陈家坪的情况,昌平分局警方表示,必须要有被捕地址才能查询,“他在那个位置?咱昌平有20多个派出所呢!”海淀分局则对本台问及“陈家坪”时答覆:“哪儿抓的问哪儿去,没在我们这。”

左图:拍摄许志永纪录片中国导演陈家坪惊传被捕失踪。(闻海提供);右图:南方傻瓜关注群发出陈家坪被捕失踪消息。(脸书截图)

左图:拍摄许志永纪录片中国导演陈家坪惊传被捕失踪。(闻海提供);右图:南方傻瓜关注群发出陈家坪被捕失踪消息。(脸书截图)

陈妻信中透露,“为了给你争取一些有弹性的尊严和安全,我配合封口,并未向社会,甚至也没有向亲友通告你被‘监视居住’的情况。而当前我所得到的信息是,有关部门对你今后可能会继续‘犯错误’表示担忧。”

陈妻:人民不会因为一部未面世的纪录片而受到煽动

陈妻在信中说,“多少人沉浸在简体字的世界而拒绝面对真相?我三十年的好友跳出来对我破口大骂,说这个世界不欠你的!我们,破坏了别人的岁月静好,似乎成了一种罪人。那么,家坪,我亲爱的丈夫,你所有这一切的奔忙,还有意义吗?鲁迅死了90年了,人血馒头在坑头儿上放着,从来都不凉。 ”

陈妻信中表示相信司法会还公道,她说:“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 国家不会因为一部艺术作品而被颠覆,人民也不会因为一部从未面世的纪录片而受到煽动。我相信,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任何机构不会限制艺术家的创作;一个和谐的法治社会,完全能够听取批评的声音。并且,许志永一天未被剥夺政治权利,任何拍摄他的行为就不能被冠以罪名。”

引发文艺界关注

陈妻的信在中国文艺界引发关注,包括中国导演艾晓明、人权律师滕彪等都在社媒和群组广传,维权网、南方傻瓜关注群也发布消息。

人权律师滕彪脸书发出陈家坪被捕失踪消息。(脸书截图)

人权律师滕彪脸书发出陈家坪被捕失踪消息。(脸书截图)

滕彪脸书上说,陈家坪(原名陈勇)是我好友,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诗人。王东东评价说:家坪作为一个人始终没有停止生长,他的生长方式很独特,似乎最直接的结果不是他的写作而是他的行动。

人在香港的中国导演闻海1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震惊。闻海说,今年2月26日两人最后一次通微信,陈家坪当天发给他自己最新纪录片《诗人马雁》作品链接。

疫情严峻当局打压言论不放松  笔会吁官方说明国际关注

闻海:“2月26号,我们通最后一次话。(他被抓)对我们来说非常震惊。中国就是因为不公布疫情情况,造成全世界有一百多万人感染的事。等于说中国在疫情期间,没有放松对任何言论的打压。”

闻海认为,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控他站不住脚:“他那个片子还没有做出来,我觉得他拍了多少,拍没拍或拍了多少 我觉得都应该打个问号。按信里他太太的意思是还没有完成,陈家坪很冤枉!反正你已经把素材抄走了应该没事,陈家坪就不做这片子了嘛。现在又是疫情,他太太也担心陈家坪在居留所万一染上肺炎,才写了这封信。”

陈家坪(右)去年拍摄闻海(左)谈已故诗人孟浪。(闻海提供)

陈家坪(右)去年拍摄闻海(左)谈已故诗人孟浪。(闻海提供)

陈家坪是中文自由作家笔会/独立中文笔会理事。该会13日发出声明指出,陈家坪是资深的诗人、文学评论家、网站编辑和笔会的理事,呼吁中国警方和外交部公布逮捕和逾期羁押的理由,也希望国际文化界追踪并呼吁国际社会紧急关注。

中文自由作家笔会/独立中文笔会执行秘书贝岭1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他认为陈家坪是受到许志永的牵连。

贝岭:“我相信是因为许志永先生的行为触怒了中国官方,直接造成了中国最高领导层的愤怒,以致拍他纪录片的人也都被架进去了。一个拍摄者跟一个记者一样,他去报导和了解一个东西,并不意味着他是这个活动的参加者。”

贝岭强调,陈家坪拍的是许志永的生平,不是许志永最近呼吁抗议高层失职的问题:“许志永纪录片不是记录他一个特定的什么呼吁习近平退位什么的,他就是在做公民战士的纪录片。”

贝岭质疑陈家坪被抓,没有正式的法律手续,违反程序:“在中国监视居住等于被抓走,这羁押可以没有时间限制,比所谓的拘留还没有法律保障。”

左图:陈家坪与(右)已故诗人孟浪2016年在台北。(王一梁摄、贝岭提供);右图:闻海与陈家坪2月26日通微信。(闻海提供)

左图:陈家坪与(右)已故诗人孟浪2016年在台北。(王一梁摄、贝岭提供);右图:闻海与陈家坪2月26日通微信。(闻海提供)

贝岭指出,笔会要求,不能以疫情为名做侵犯人权的事,尤其关于公民权利和自由的事业,绝不能阻止追求真相的活动。

陈家坪1970年4月12日出生于重庆,现居北京。曾经为北大在线新青年网站学术频道中国学术城主编,中国学术论坛网创办人。他在2003年拍摄纪录片《外来人口》,于2010年受许志永邀请拍摄教育平权纪录片《快乐的哆嗦》,拍摄随迁子女家长教育公平维权,一共跟拍了四年多。许志永等新公民运动参与者其后被抓捕 ,他2014年与艾晓明一同拍摄了纪录片《新公民案审判》。

自由亚洲电台透过友人试图采访陈妻,截稿前未有消息。

在新冠肺炎期间疑“被失踪”或被羁押的中国大陆人士,还有拍摄第一线武汉疫情实况的公民记者方斌、陈秋实、李泽华,劝习近平退位的许志永及其女友李翘楚,以及红二代地产大亨任志强等。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瑞哲

文學、政治、流亡研討會議程表

文學、政治、流亡研討會議程表

觀看紀念朗誦會直播可上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dC-Y6wxcVOrAEs_6_O9YOQ  推特/Twitter:https://twitter.com/beilingwriter

臉書(FB):https://m.facebook.com/%E6%9D%8E%E5%AE%B6%E5%AF%B3-ChiaPao-Lee-1281351042019834/

受邀視訊參加或寄送錄音、錄影者可先加研討會的SKYPE ID:hbeiling 及備用ID:live:leon12345li 或寄送至email:penchinese2009@gmail.com

詳情可電:0978-939-133 或email:penchinese@hotmail.com

議程表

一、孟浪著作及孟浪編輯出版書籍展示

10月27日(週日)-11月10日(週日)                     牆頭馬上游藝舖(羅斯福路3段316巷9弄4號2樓
時間   內容
14:30-21:00   孟浪著作及孟浪編輯出版書籍展示

二、紀念孟浪詩歌朗誦會網路視訊首場/紀錄片拍攝學習工作坊

10月27日(週日)                     牆頭馬上游藝舖(羅斯福路3段316巷9弄4號2樓
時間 議程 內容
15:00-16:00   16:00-17:00     紀念孟浪詩歌朗誦會網路視訊首場  紀錄片拍攝學習工作坊   探討並朗讀孟浪詩文   聞海主講指導

三、地下文學、流亡文學

10月27日(週日) 紫藤廬茶藝館(大安區新生南路三段16巷1號)
時間 議程 內容
17:00-21:30 地下文學、流亡文學/孟浪生平研討 1、地下文學、流亡文學 2、地下文學與孟浪、流亡文學與孟浪 3、孟浪詩作研討

四、紀念孟浪詩歌朗誦會網路視訊次場 


11月9日(週六)                     牆頭馬上游藝舖(羅斯福路3段316巷9弄4號2樓
時間 議程 內容
15:00-16:00 紀念孟浪詩歌朗誦會 探討並朗讀紀念孟浪詩文  

五、文學、政治、流亡

11月9日(週六)                     牆頭馬上游藝舖(羅斯福路3段316巷9弄4號2樓
時間 議程 內容
16:30-19:00 文學、政治、流亡   文學、政治、流亡抗爭中的香港作為見證:孟浪  

中文自由作家筆會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

紫藤文化協會                                   敬邀

文學、政治、流亡研討會

文學、政治、流亡研討會

觀看紀念朗誦會直播可上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dC-Y6wxcVOrAEs_6_O9YOQ  推特/Twitter:https://twitter.com/beilingwriter

臉書(FB):https://m.facebook.com/%E6%9D%8E%E5%AE%B6%E5%AF%B3-ChiaPao-Lee-1281351042019834/

時間:2019年10月27日(週日)和11月9日(週六)台北時間下午三點

受邀視訊參加或寄送錄音、錄影者可先加研討會的SKYPE ID:hbeiling 及備用ID:live:leon12345li 或寄送至email:penchinese2009@gmail.com

詳情可電:886-978-939-133

一、孟浪著作及孟浪編輯出版書籍展示  

地點:牆頭馬上游藝舖,https://www.teadecoarts.com

(台北羅斯福路3段316巷9弄4號2樓,捷運公館站四號出口)

時間:2019年10月27日下午三點

電詢:02-23689951

  • 紀念孟浪詩歌朗誦會 

 綱路視訊首場地點:牆頭馬上游藝舖,https://www.teadecoarts.com

(台北羅斯福路3段316巷9弄4號2樓,捷運公館站四號出口)

時間:2019年10月27日下午三點

電詢:02-23689951

  • 紀錄片拍攝學習工作坊(聞海主講指導)

地點:牆頭馬上游藝舖,https://www.teadecoarts.com

      (台北羅斯福路3段316巷9弄4號2樓,捷運公館站四號出口)

時間:2019年10月27日下午四點

電詢:02-23689951

四、地下文學、流亡文學   

 地點:紫藤廬,https://www.wistariateahouse.com

台北新生南路三段16巷1號)

時間:2019年10月27日晚7點

電詢02-23637375

  1. 地下文學、流亡文學
  2. 地下文學與孟浪、流亡文學與孟浪
  3. 孟浪詩作研討

五、紀念孟浪詩歌朗誦會 

綱路視訊次場地點:牆頭馬上游藝舖,https://www.teadecoarts.com

(台北羅斯福路3段316巷9弄4號2樓,捷運公館站四號出口)

時間:2019年11月9日下午三點

電詢:02-23689951

 六、文學、政治、流亡 

地點:牆頭馬上游藝舖,https://www.teadecoarts.com

     (台北羅斯福路3段316巷9弄4號2樓,捷運公館站四號出口)

       時間:2019年11月9日下午四點半

      電詢:02-23689951

  1. 文學、政治、流亡  2、抗爭中的香港  3、作為見證:孟浪

 中文自由作家筆會/獨立中文作家筆會[1]

紫藤文化協會[2]                       敬邀


[1]  2001年7月,在國際筆會促成下,由貝嶺孟浪等發起,在劉曉波、劉霞等的支持下,邀集流亡的中文作家和中國國內作家,籌創了獨立中文作家筆會(ICPC),同年11月,由貝嶺代表出席在倫敦舉行的第67屆國際筆會年會,並被接納為國際筆會下屬分會。 中文自由作家筆會/獨立中文作家筆會現任會長是居住倫敦的小說家馬建。

    該組織是全世界用中文寫作、編輯、翻譯、研究和出版文學作品之人士自由結合的非政府、非營利、非政黨的跨國界組織,以「弘揚文學、維護言論自由」為宗旨,致力於在全世界弘揚中文文學,維護世界各地中文寫作者的言論自由,尤其關注和救助中國大陸因言獲罪的寫作者,而不論其政治態度、意識形態和宗教信仰如何,強調寫作自由和出版自由不受政治因素的干擾和迫害

[2] 紫藤文化協會的前身是一群文化界人士因緣集結的紫藤廬古蹟搶救小組。2003至2013年受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委託經營古蹟紫藤廬,期間舉辦多元的藝文沙龍、文化論壇以及茶道美學推廣等工作,積極延續並闡揚紫藤廬的文化意涵及公共性價值;2014年後則以各藝文團體合作,延續推廣自由主義之相關文化活動。

1950年代的紫藤廬即是以台大為中心的自由主義學者的聚會場所,張佛泉、殷海光、李敖、陳鼓應等常在此集會清談,批評時政,是當時專制高壓統治下難得保有言論自由的空間。1975年後,紫藤廬為「美麗島運動者」聚會之所,並支持藝術家在此發表藝術創作,具有濃厚批判色彩的《台灣社會研究季刊》也在此創辦,至今二十餘年每月定期在此聚會,是一聚積文化能量與關懷正義的人文茶館。

在流放地的影像──2019中國獨立紀錄片巡迴影展

在流放地的影像──2019中國獨立紀錄片巡迴影展

從8月26日至9月7號連續十二天,台北光點電影院將放映獨立紀錄片導演聞海的七部影片並舉辦一場講座。這是聞海自2009年第14屆巴黎蒙特婁紀錄片電影節舉辦電影個展十年後,首次全面放映他的電影。影展策展人為獨立中文筆會創會人貝嶺,協辦單位有台北當代藝術館、台北光點、永久和平發展協會、1905國際人權電影節、傾向出版社、中文自由作家筆會。此次展映活動,屬於「2019中國獨立紀錄片巡迴影展」項目之一。

活動內容如下:

8/27(二) 藝文廳 19:00《喧嘩的塵土》

8/29(四) 藝文廳 19:00 《西方去此不遠》

8/31(六) 戲院 10:30《兇年之畔》 14:00 藝文廳 講座「作為見證與抗爭的中國獨立紀錄片」

9/1(日) 戲院 10:30《在流放地》(嘉賓貝嶺出席映後交流)

9/3(二) 藝文廳 19:00《喊叫與耳語》

9/5(四) 藝文廳 19:00《夢遊》

9/7(六) 藝文廳 14:00 《我們》並映後交流

                           獨立中文筆會秘書處

滯留桃機125天終於入境 2中國異議人士感謝台灣各界伸援

滯留桃機125天終於入境 2中國異議人士感謝台灣各界伸援

滯留桃園機場已經125天的中國異議人士顔克芬(左)及劉興聯,昨日深夜合法入境,首次踏上中華民國的土地。(民眾提供)
滯留桃園機場已經125天的中國異議人士顔克芬(左)及劉興聯,昨日深夜合法入境,首次踏上中華民國的土地。(民眾提供)

〔記者姚介修/桃園機場報導〕滯留桃園機場已經125天的中國異議人士劉興聯及顏克芬,昨日深夜已由民間團體申請,先行出境再入境台灣,以專業交流名義申請再度入境台灣,昨日深夜首次踏上中華民國的土地。

滯留桃園機場已經125天的中國異議人士顔克芬及劉興聯,昨日深夜合法入境,圖為通過移民署證照查驗檯情形。(民眾提供)
滯留桃園機場已經125天的中國異議人士顔克芬及劉興聯,昨日深夜合法入境,圖為通過移民署證照查驗檯情形。(民眾提供)
滯留桃園機場已經125天的中國異議人士顔克芬(右)及劉興聯(左),去年12月2日滯留桃園機場65天接受本報記者訪問。(資料照,記者姚介修攝)
滯留桃園機場已經125天的中國異議人士顔克芬(右)及劉興聯(左),去年12月2日滯留桃園機場65天接受本報記者訪問。(資料照,記者姚介修攝)

據瞭解劉、顔2人是由國內曾建元教授經民間團體在今年1月間申請,以「大陸地區進入臺灣地區許可辦法」送件過關,兩人昨日先行搭機出境,再於昨日深夜,以專業人士交流名義入境。

44歲中國異議人士顏克芬及64歲劉興聯,是在去年9月27日由泰國曼谷過境桃園機場轉機美國時跳機申請政治庇護,他們都說遭受中共迫害,持聯合國難民證向台灣政府申請庇護,2人滯留桃機管制區內長達125天,都是由移民署全程照顧,航空公司也提供三餐,讓他們可以溫飽。

停留期間不斷經過媒體報導,在國內民間團體的申請下,陸委會才表示,將安排2人出境至第三國,再以專業交流名義合法入境台灣。

克芬和劉興聯2人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推動中國新公民運動,訴求官員公開財產、教育平權等,才導致被拘捕命運,劉興聯利用保外就醫機會逃離中國前往泰國,顔克芬也是在候審期間利用機會潛逃泰國,但是兩人在曼谷被中國潛伏在泰國特務盯上,才計劃離開曼谷,藉由曼谷到台灣轉機美國時,選擇在桃園機場跳機尋求政治庇護,昨天可以踏上中華民國的土地,兩人都非常感謝在這段期間對他們伸出援手的單位和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