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年 寄 语──中文自由作家笔会会长马建

各位文友,在中国新年来临之际,我祝各位身安心宁,家人团聚,包饺子喝热酒。

笔会理事会成员诗人盛雪要我作为会长给笔会同仁新年来临写几句话,那我就说几句也许不吉利的年话。

2019年肯定比2018年的写作环境会更为恶劣。首先是因为北京天安门大屠杀三十周年,中国政府完全进一级战备。文友们也许进入五月就要被消失一段时间了。加之中美貿易战引伸出的政治冲突,令中国共产党如困兽斗,也必然会更加对作家诗人以及所有文学艺术、社会教育甚至媒体出版等领域把政治宣传再加暴力和恐吓发挥到极至。掌权者不仅要把百万维吾尔人改造成汉人,也要把汉人改造成木头人,直到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失去辨别真伪的能力,变成被喂养,被娱乐,确没有权利思考问题的巨婴。我们因文学创作而存留在记忆里真实人生的黑暗,甚至失落怀疑以及颓废的思想源头也将被屏蔽。习头目就是要把作家文人圈进消费主义和吹捧民粹主义所谓〝中国梦〞的谎言圈套里。在中国不仅是作家诗人们,几乎全民都没有了自己的政治观点,人人都成为政府得心应手的工具,而且习以为常了。“别搞政治”一词几乎是家训。以至于我们不得不用错字和别字甚至图标来表达思想了。〔如果还有思想这个词的话〕

但文学应该时常表现出你的愤怒、嘲讽或反叛,确切地说是对一切现实的反思。至少文学有权洞察国家政治,但国家不能干涉文学思想。文学本意是文明与文化的表述方式。它使用的语言本是社会组织形式的古老传统。当然,对文友们来说,危险也许会把自已推到〝梦碗粥〝的境地,除了证明自己的清醒就是家破人亡。所以,我更希望大家为了家人安全,转入地下创作吧。我们在海外呼吁言论自由,你们在国内激活记忆,进入自由写作,重现己淡漠的人生情怀。因为每一个昨天都是历史了。

我们这群以笔为生的作家诗人面对这么强大的文字狱,除了抵抗没有更安全的选项。因为在这么如此严控的时代,人们也只有獄卒和囚犯这两种身份的选择。笔会分裂当然使文友们感到笔会并不可靠,而且这种内斗使得会员们更感失望,很多文友离开了。目前笔会确实处在了低潮期。我会在2019年初重新注册一个新的笔会,之后把网站网刊办好,扩大影响,吸引更多文友加入。然后就申请加入国际笔会。同时,我希望所有文友都要参與笔会的事务,也只有大家一起努力,才能使笔会充滿活力,更深入地交流思想和作品。有问题和点子请直线联系我;00 44 (0)7972910935或者用脸书和微信。

遥祝各位猪年开心,下笔如神!

20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