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魚:烏克蘭的春天0—30

這是一組使用現成材料創作的詩歌。這些詩的內容大部分來源自網絡。這不是一部傳統意義上的詩集。沒有傳統意義上的創作者。創作者首先也是一個讀者和發現者。他發現或者找到了這些材料。然後通過功能置換。組合成詩。

0.
是的。詩歌在戰爭期間是必要和有用的。(Ilya Kaminsky)
1.
今天早上。敖德薩的一位朋友寫道。
晚上。警報器。晚上。警報器。
我沒有睡覺。基輔。哈爾科夫。尼古拉耶夫 。
城市正在戰鬥。他們說一群俄羅斯船隻即將襲擊敖德薩。
這是虛假平靜的終結。我們正準備保衛我們的城市。
2.
從敖德薩。
真正有愛的。是店員決定在店主離開後繼續開店。
讓排長隊的人也能吃到飯菜。即使聽到爆炸聲。她也一直開著店。
3.
敖德薩神父是一位商人。
他在 7 年前成為一名環保主義者和社區組織者。
改變了自己的生活。他寫道。
剛從商店裡出來。人們正在搶他們能找到的任何食物。
我正在嘗試做藝術。大聲朗讀。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試著從字裡行間讀出。
4.
我(Viktor)今天在帕蘭卡看到: 10 公里的隊列和大約 500-600 人步行。
帶著孩子的媽媽們。下雪了。有些孩子在哭。有些孩子的眼睛很嚴肅。
老年人。面無表情。在 Starokazachie 。又排了 5 公里的隊伍。全都是汽車
5.
戰爭給簡單的生活上了一課。
聽廣播(電視不工作)。自己烤麵包。
詛咒侵略者。 戰爭的第六天。
一位老人走近街上的一群人。
我這裡有酒和香檳。 有人想換一包糖嗎?
Siarhiej Prylucki 。一位居住在烏克蘭的白俄羅斯詩人 。
6.
这位年轻人和我(烏克蘭大叔)。
战前采访的许多年轻人的说法完全一样。
这是我的城市,我的广场,我的祖国,我不可能不战而退。
去你妈的普京的死亡军团。

刚刚室友回来了。好几天没看到了。给猫猫买了猫砂和猫粮。
我问他。俄罗斯卢布一泻千里。孩子在乌克兰送命。这影响到每个人。
为什么只有几千人上街抗议?我知道俄罗斯有庞大的警察队伍。
但是反抗人数到达一定数量到一个转折点。对方就会瞬间崩塌。

他回答说。我不知道。俄罗斯人有很多亲戚在乌克兰。
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真相。这场战争没有一个受益者除了普京。
我对俄罗斯人非常失望。他感叹道。

他继续说到30年来基辅从没有发生过什么重大安全事件。
是非常安全的一个城市。如今却遭到这般损坏。

路边咖啡亭还开着。买了些饼。肉铺买了些肉。
平时价格。
7.
世界:3月4日這一天。用俄語寫作的偉大的烏克蘭人果戈理去世了。
果戈理:睜開一隻眼睛。環顧四周。決定不死。
(Ilya Kaminsky)
8.
人們在戰時開玩笑的能力是有的。以下是。
我(Ilya Kaminsky)從烏克蘭表弟那裡得到的信。
他們說俄羅斯人正在轟炸敖德薩附近的紮託卡海灘。
他們在海灘上尋找什麼。我一點頭緒都沒有。這不是一個假期。
9.
今天。是阿赫瑪托娃去世的日子。
如果你沒有讀過她的安魂曲。現在就去讀。
這幾天特別有意義。同樣有意義的是。她出生在敖德薩。
此時此刻可以聽到爆炸聲。Ilya Kaminsky寫於3月5日。
10.
今天早上的一個更新。
一位年長的朋友計劃帶著三隻貓和兩隻狗從烏克蘭穿越到羅馬尼亞。
現在他只能帶著一隻狗。
這就是戰爭。(Ilya Kaminsky)
11.
今天有 13 人在烤麵包時喪生。
一位在羅馬尼亞過境的朋友寫信說。
每次聽到巨響時她都會發抖。
敖德薩的一位朋友開玩笑說。
普京以為他可以來。因為我們會說俄語。
傻瓜。我們不喜歡他。我們只是喜歡說很多話。
(Ilya Kaminsky)
12.
他們(西方)正在註視著我們。
這是他們的真人秀戰爭。
他們很想知道我們是繼續活下去還是死去。
Ludmila Khersonsky。來自烏克蘭敖德薩的詩人。
13.
一個對話
我(Ilya Kaminsky):今天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
他(敖德薩一位 80 多歲的 lit 編輯。戰爭開始時想要為 lit 雜誌寫詩的人):
我什麼都不需要。我覺得我是一場災難的見證人。
但我需要像所有人一樣度過難關。和所有人一起度過。
14.
每一天都是最後。每一天都是最後。
每一天都是最後。每一天都是最後。
每一天都是最後。每一天都是最後。
每一天都是最後。每一天,如果只是為了一個幾分之一秒
這個想法進入你的腦海——在吸氣和呼氣之間。
(KorobkoViktor)
15.
Glovo恢复在基辅的服务。
怪不得早上还看到电动自行车骑过。难不成在送货?
Glovo =~ 饿了么。

刚刚又去超市买了一些食物。收银员还是一如既往的说声谢谢购物。
普京以及其所代表的价值观是如此龌蹉。
他无非是想用炮击来摧毁我们居住的美好社区。让我们恐惧屈服。

大雪纷飞。
只听见乌鸦的叫声。(烏克蘭大叔)
16.
敌对行动期间禁止平民:
1、听到枪声时,靠近窗户观察战斗
2、交火中站立或奔跑
3、穿军装
4、展示武​​器或类似物品
5、捡起废弃的武器和弹药

这是刚刚收到的短信。(烏克蘭大叔)
17.
刚刚出去想去灌点纯净水.那家商店关门了。
路上碰到老太。用Google翻译问她。在打仗你怕不怕?нет(不)她回答。

碰到另一个姑娘。问她同样的问题。她说。我是战士。(烏克蘭大叔)
18.
基辅依旧平静,但近郊肯定在激战(比如Irpin)。
如果俄军用重炮采取焦土政策。不能排除死亡的可能性。
这种担心也没法和国内的亲戚讲。我有少量财产:
国内一套房产。乌克兰的Alpha, Raiffeisen 少量存款。PrivateBank的保险柜内少量现金。
以下表述是我(烏克蘭大叔)真实意图。我希望财产(扣除债务之后)平分给:
和ex-ex-wife一起的儿子(son)。
和ex-wife一起的女儿(stepdaughter)。
仅仅是以防万一。好让国内的亲戚做参考。
19.
在敖德薩。一個佈滿沙袋和反坦克裝置的城市。
一座等待入侵。的城市。害怕。昨天。3月8日。
國際婦女節。街上有很多男人。買花。急著把它們帶回家。
記住這些。(Ilya Kaminsky)
20.
马里乌波尔遭围困已有一周。俄军的无差别轰炸摧毁了居民楼和一家医院。
当地政府计划挖掘大坑来安置尸体。玛丽娜·莱文丘克说。
她收到了地方当局发来的一条令人震惊的短信。如果你家里有人死了。
她用自己的话回忆道。把尸体放在外面。盖住。把手和腿绑起来。留在外面即可。
(紐約時報中文網)
21.
(俄军压境。乌克兰西部的悲伤与忧虑)
我希望永远不会看到那一天。
希望我在那之前就已经死了。
一位乌克兰神父对德国之声记者这样说。
22.
谢尔盖·佩雷贝尼斯和妻子住在基辅近郊。
一颗炮弹。击中了他们住的楼。
妻子决定带着孩子逃难。但没能成功。
当时他们正要冲过一座受损的桥。
他们的行李散落在尸体附近。
还有一个绿色手提箱。里面有一只小狗在吠叫。
(紐約時報中文網)
23.
我们不想攻击任何国家。
我们也没有攻击乌克兰。
拉夫羅夫。俄罗斯外长。
3月10日。於土耳其安塔利亞。
24.
俄军开始空袭Lutsk。
看地图。Lutsk在西部靠近波兰。

天气晴朗。很冷。行人很少了。
碰到一个女孩。问她干嘛不走。我是一个医生。她說。
看着她的背影。有点感动。

刚才在超市看到一个老妇人拿起食品又放下。
我(烏克蘭大叔)问她需要钱吗?她点点头。我给了她1000乌克兰币。
希望在这艰难时刻能给她一点小小的快乐。
其实我在想。如果我死了这些钱也化成灰烬。毫无用处。
25.
我家旁邊掛著一張海報。那裡曾經有打折健身房的廣告。
海報上寫著:不要因為普京而封閉你的靈魂。
奧爾加·布拉吉納。寫於基輔的防空洞
26.
空袭警报声中。一对夫妇。
安静的坐在院落的长椅上。(烏克蘭大叔)
27.
当地时间凌晨3:30。
乌克兰大部分地区发出空袭警报。
我们已经在防空洞里呆了2,5个小时。
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为孩子们做了临时床铺。所以至少他们可以睡觉。
(Olga Tokariuk)
28.
現在最害怕的是。
在兩次空襲之間。
可怕的沈默。
一封來自奧德薩的電子郵件。
29.
戰爭第19日。
俄羅斯一間超市裡。
一群人為爭搶白糖大打出手。

Channel One Russia晚间新闻正在直播。
一位女士突然衝到鏡頭前舉牌抗議。
並大喊:停止战争(俄语)。
别信喉舌宣传(俄语)他们在骗你(俄語)。
抗议者名叫玛丽亚-奥夫亚尼科娃。
Channel One的編輯。
30.
3月14日烏克蘭總統泽连斯基。
致信死在乌克兰的美国记者家人:
我向布伦特雷诺的家人表示衷心的哀悼。
他在记录俄罗斯对乌克兰人民。
施加的无情和邪恶时失去了生命。
愿布伦特的生命和牺牲激励世界挺身而出。
为光明势力对抗黑暗势力而战。

(本文經作者授權發表,圖片來源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