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挣扎

雪  迪

雪迪

内心挣扎 Giorgio Bisetti  供图:雪迪

雪迪,出版诗集《梦呓》《颤栗》《徒步旅行者》《家信》,著有诗歌评论集《骰子滚动:中国大陆当代诗歌分析与批评》;出版英文和中英文双语诗集9本。作品被译成英、德、法、日本、荷兰、西班牙、意大利文等。

 |

放开我

连续而来的日子

闪耀黄金的长链

九头狐狸展开鲜红的皮毛

环绕优美的柑桔舞蹈

白天是十七瓣的果皮

黑夜,一颗结实的籽

太阳收缩着在汁液里喊叫

就这样去?你的四肢

丰腴的芭蕉叶托着我的脸

我的手是青蛙

飞虫哼着动听的音乐

他们细细的脚

碰我枯萎的心

在一个金发女人的笑声里

无忧无虑地睡着

哦,田野那边的马厩

在收割过的麦地里弯曲

太阳像一个肥胖的术士

把光明的符咒抛向我的女人

就这样去?跟随她装着果子的乳房

她的丝巾飘动;我突然觉得

过去的诗句象刺扎进眼睛

含满忧虑的眼睛啊

童年的村庄  

那时,我是一只马驹

连续而来的日子

黄金瘦削的手

携带器皿裂开的声音

在我肉里移动

赞美在血里像一棵树生长

去?不去

那时我挑选词汇

是那样的娴熟和充满信心

那时我在一首诗中

可以遇见死去的亲人

太阳是一只湿漉漉的柑桔

滚动在天空的手掌上

它的汁液,在我

一声“青春”的喊叫里

突然喷溅出来

我成为一个快乐的人

我的女人,你的两腿

像在河流对岸闪动的鹿角

你的嘴是一片罂粟。村庄

铁匠失传的手艺

熊熊燃烧的

是四下里的婴儿的哭叫

去?不去

站在枭声凄厉的石头旁

看着诗失控地生长

与内心痛苦

成为连在一起的巨树

 |

一张洁白的纸是荒凉的岛

礁石后面汹涌的人流

文字裂开。空旷的声音    

      进入我的房屋    

      我的服装朴素

在阳光桔红的篱笆旁边

穿透一支花蕊看见我的孤独

马蜂在火焰中拧动翅膀

人的脸孔象坟

天空清洁时走到户外

看见他们排列在大地上     

感觉眼睛发苦嘴里恶心

哦,谁来编织精美的话言的花篮

把内心重重的忧虑掸除干净

我是谁?在古老的草杈上

把郁金香细细的颈子泡在水里

野地的草藏起我的脸

指头在松软的泥里  

   和血红的蚯蚓

较量向深处潜的能力

我的脚跟在黑暗里

哆嗦着,快乐无比

鸟群整齐的歌唱赞颂天气

风在远处的山坡下弯着腰

像一个寻找佩铃

面容美丽乳房结实的年轻妇女

禁闭!和肉体保持距离

亮出舌尖的刀子

闪烁词汇的宝石的光辉

你起身离开,就象被宰杀后

只用剔净的骨架在大地行走

你听着你的心逃走后在远方站住

在花朵的头被掐下的影子里

对着你破口大骂

哦,谁?能紧紧攥住自己的头

把它塞进自己的身体

那间辉煌孤独的–生命的房屋

缎带斑澜的老虎

扬起叼住古瓮的头

黄金汇集的河流 

马脚向着太阳踢踏

太阳,是只装满雏菊的笸箩

穿过工蜂精确的尾部

看见人类受到威胁

但不断溢出芳香

值得被我称赞的

      疼痛的生活

蝎 |

大地!泥土烧透

轴彩明亮的瓷盘

女人用洁白的臂肘擦拭你

那时她的皮肤

还没被经过城市的光污染

人还在用树枝编织衣裳

男人和女人象弟兄和姐妹

他们结实的双股

紧紧围靠在土地上

那时每个白天

放在大地的瓷盘上

好像公牛,弯卷的犄角

放射田野的香气的食物

黑夜在燃烧中咆哮

把它尖硬的爪子

打在处女和涂满豹油

赤裸身子的男人腹部

城市建立。牛角号黄金的边缘

绷满筋条。河流被随便地

改变方向。我们熟悉的鸟

如今在石头里,向着祖先

满含悲哀地啼叫

绸子制造出来。代替每次黄昏

温柔地涮洗皮肤的水

那水曾使我们充满幻想

在紫丁香的火舌中 

[欲望]的巫婆站立在风中

敞着喉咙对着落日高唱

高速公路用晕眩        

掩盖我们面对失望的生活

惊恐无奈的内心

大地的彩盘!盛着人类智慧的食品

它的香味是无数块剁碎的肢体

浸透油脂的佐料调出来的

啊,在一个孤独的黄昏我喊:我爱

扔掉手里的书疑惑重重           

从昏暗的内心走出来

猫头鹰在血泊的田野上扑打木桩

它喉咙里的声音使麦子生长

羊的骨头在羊肉里和狼撕咬

好像渔夫的钩子裹进一片海草

那朵牡丹!在黄雀的光芒里     

      叫醒村庄    

      让女人用双臂

把男人推出家园

站在晦涩的布满菇菌的

思想外面。我喊:我爱呀

太阳的弯弓在河水底下‘崩崩’的响

金色的光辉!刺穿我的胸膛

爱?不爱?大地

野兽的火光烧制

人的心灵变化无常的颜色

你依旧要把白天

丰满的年轻女子的乳房

被孩子精心编织的篮子

放在你的盘子上送来

河流仍旧改变人类

男人在黑夜的梦里 

无法平静地睡去 

他会在黎明的镜子里 

看见他的手臂 

紧紧缠着旁边瘦小的妻子 

在她惊恐的眼里 

发现他的那张脸,在梦中

被自己抓的血迹斑班 

爱?不爱 

准确的‘字’象两只野狗 

在道路的前面呲露着牙齿 

我的心,在疯狂中  

被撕扯的血肉模糊

 |

小小飞虫!太阳

是一只摇晃的葫芦的钟

你的情人是水。葡萄的籽

在你用一支金刺探进死亡

水晶裂开时静静安睡

小小的金丝草的孩子

黎明的花蕾里吵闹的孩子

告诉我,当我的面孔

浸泡在阴凉的暗影里

那个到处都是

山鸡鲜艳的尾雉的部落

燕子的翅膀留在那里

七只牛蹄敲击骨头

为居住下来的人祝福

那里,你小小的籽   

怎样被一瓣细白的指甲弹出

没有君王的村落

我的还未见面的孩子

抱着祖母的胳膊

象抱着一根拴满苹果的绳

那里,宁静的人们,为了孩子

恳求皮肤温热的人多多造福

把从土里掉下来的罪恶

放在衣服底下盖住

那里的人赤裸身子

谈论自己的亲人

使这些人在阳光充足时

在野地的草上和火炉边

感到阵阵袭来的寒冷

童年,我的八只金色的马驹

清晨跃过光焰万丈的河流

果子在天空滚动

蓝天散发馥郁的香味

我的母亲就是那颗果核

骑着父亲马鬃长长的脖子

快乐是美丽细长的马眼

我是一切的主人!在甘蔗地里

嚼着白糖的根舞弄四只小脚

把肚子敲打得滚圆

噢,童年!木床的尖角上

我的白香蕉的额头

血一股股涌进精致的小洞

我在兄弟的哭声中闻见死亡的气味

小小的金丝雀的女儿 

[厌烦]这把古老的耙子

搂过我的生命

我的身体象一块抹过脏东西的布

我的心被使劲拧过

涮洗过!穿在诗的丝条上

挂在新鲜的阳光下面

晒过!如今我在白天

都会听见一些石头

低低地谈论

我毫无恶意造下的罪过

在草根里我看见母亲

她赤裸身子满脸惭愧地站着

她的衣服盖着那些

被我弄脏的日子

哦!晾干的豹皮

长出颜色鲜艳的毒蘑菇

野牛的弯角顶住痛苦

巨蟒在火焰的尖刺上抽打

我的兄弟!仇视的父亲

太阳是一面鼓,他离开的声音

使我们全体成为朝向光明    

   圣洁肃静的教徒

当小小飞虫把它的光刺

放入死亡的瓮中

我们倾听哀号的声音

在瓷里,在水里,在石头缝里

汹涌着,撕打着

震撼我们疾病深入的耳骨

我们活着,继续犯下罪行

去爱,去怜悯

为死后的名声造一些福

直到那粒小小的籽          

像一颗金光灿灿的宝石

八匹金色的马驹纯洁无忧

踱过其中。直到生者

学会怎样为死去的人赎清罪恶

从土里,从生命里拔出双手

他们是干干净净的

那粒小小的种子

被一瓣雪白的花朵悠然弹出

 内心挣扎 Heavenly light by Sergey Lukankin  供图:雪迪

轉自黃山市作家協會2018/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