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雪迪 | 散文诗 | 天使,雪,音湖

 雪迪  黄山市作协

雪迪,出版诗集《梦呓》《颤栗》《徒步旅行者》《家信》,著有诗歌评论集《骰子滚动:中国大陆当代诗歌分析与批评》;出版英文和中英文双语诗集9本。作品被译成英、德、法、日本、荷兰、西班牙、意大利文等。

天使 | 图片提供:雪迪

天使 | 雪迪

女孩,跳个舞吧

        你的姿势里呈现出热带的果园,蜜蜂在你的指尖飞旋。我采集你心里的甜蜜,   

        往日的歌唱充满生活的阴暗

 

女孩,跳个舞

        爱情的眼睛叫我颤栗,像我每天凝视心灵的深渊。我因为“爱”而活得筋疲力

        尽,在你的宝石里,看见“被爱”的光芒欣喜的发颤

 

女孩, 舞蹈的女孩

        你的双胯是人类的摇篮,放满音乐、花朵、对罪恶一无所知的快乐的白天。你

        的纯洁的四肢,是诗行,使我读完它时觉得灵魂阵阵痉挛

 

女孩,从天堂跑出来的孩子

        我的赞美朴素直露,背叛我的誓言。可有几此我能看见这么纯粹的美的事物?

  有几此,我能这样无心挑选词汇,远离轻蔑;把生命巨大的喜悦,向折磨我的

  人类,献出

雪迪朗诵《天使》,美国诗人科斯-沃尔卓伯 Keith Waldrop(此诗译者)朗诵英文翻译

Leviticus (the secret tree). Kenny Barker | 图片提供:雪迪

老树 | 雪迪

你要对我说什么?

你对梵高说过,你对莫奈、柯罗说过,现在吿诉我吧!

我认识你的姿态。现在我就静静坐在你的根上,那些裸露在地面的根。我的手指数着你挣扎过的时间和日子,我在寂静中傾听你的伤口,伤口里有蚂蚁在出出进进。伤口里有风,有石头,还有黑夜。现在折断的声音已经过去, 播入黄昏和荒野的喊叫声巳经停止,你只在沉静中把欲望竭力扎向土地深处。你只在深深的黑暗里疼痛着,扭动着,沉默着。我能在我的体内感到你的全部欲望,感到你的汁液凶狠地奔动在我的血管里,你的叶片在我手上的四个季节里翻卷,我的嘴喊出你沉没在寂静里的尖利的叫声!

现在荒原在你背后如同一只野兽注视你。落日再一次滑过梵高的笔,那笔曾像你的根一样,在一层一层的黑暗里绞动和呼喊。那轮落日又一次照着老年的你和孤单的我。金灿灿的名叫欢乐的光芒笔直投射到我的脸上。现在我即将象钟一样被敲响,把我的文字播向四周喧闹的人群。

而你,像一个智者,把疼痛深深压在地底。最强烈的欲望是无声的。你把那些姿态漫不经心而又顽固地展开成一片风景,背后那座荒原象野兽一样注视你。让旁 边的那条河不断地用被风化的石头捶打出歌声。你的姿态我是熟悉的:折断的,斜伸的,绞扭在一起的,孤零零的。成排的和大片的空白,他们全体在黄昏的光辉中 以一种巨大的声音和我的灵魂对话。我的身体则像一只绽裂开的果实。

你还要对我说什么?对土地和梵高说过的,对落在你身上又飞去的鸟和一万次滚过你头顶的落日说过的,对柯罗和蒙德里安说过的?

黄昏来了。它经过你又经过我。黑暗穿过你的根又穿过我的身体,我的叫喊也在土地的深处成为种子。

老树!让我的思想沿着你的汁液到达最底层。我的生存的痛苦跟随你的根在黑暗里伸延……。我的文字展开成一片壮丽的风景,而我的心,我的心呀!和你在这 片土地上—一起沉默!

Jura Mountains, France | 图片提供:雪迪

雪 | 雪迪

  我的整块皮肤被雪遮挡的时辰多吗?

        这些盐,供品一样摆放在我额头的方糖。当阳光把他的铲子贴着平整的盘面插入,我会听见瓷的第一次歌唱。那些鹿把他们细细的绒毛舔得光亮,使大地放射晕眩的光芒。那时,我的心,紧紧贴着秃裸的树木的根茎在哭泣

        我的在碱里融化的脸发出春天消逝后的第一声叫喊

        海水舒缓地摇晃。无法归来的船象掉在泥里的果子,在辽阔的雪的压迫中颤抖。女人的祈祷摧毁果核,使它们从腐烂的孔穴中流出昔日光明的汁液。那汁液象蜥蜴一样挪动小小的爪子,在土里行进。母亲,遥远的雪!我说的是人类的景象。恐怖占据你最珍爱的儿子的心房,使他的身体在雪中,在纯洁的景色里止不住的颤栗

        那么来和我的心谈谈爱!我的邻居,不满十岁的孩子。你把一个院子的雪堆放在我的门栏上。使我看见细细的糖环绕在心灵的周围,我想想它都会流泪!人的四只蹄子,是怎样踩踏风景?怎样以恶的念头,使土地哭泣,在言辞的倾诉中留下肮脏的痕迹。哦,风景!我的母亲用她的衣衫缝制的景色,在寒冷中颤动的银线,以你洁白的肉体,在光芒降临前,宣吿人类终身无法企及

        我的爱人是匹红色的马驹

        那时我也象这居住的村庄,他的脚插在刨开的木头里。烟是最小的孩子,黄昏来临时,伶俐地顺着烟囱溜回屋里。那时我仍留在春天的苔藓里,为了冬天即将到?来,兴奋得快乐无比。我的爱人,她银色的蹄子,象水晶石落在窗子上使我的生活芳香四溢。母亲,我讲述的是一段幸福时光!那时雪,上天的语言,还未落满整片?大地。鱼都留在海里,车子停在花朵的根须中,人类不懂得把仇恨穿过羚羊的身子,在弟兄的血泊中一车一车的装运。那时,连泥都是干净的!人的脸还没从麦子里长出来

        金丝雀!金丝雀!你的胸脯沾来第一粒盐,你的啼声使我爱人小小的面庞布满悲哀。花朵在双眼之间的空地上凋谢了。寒冷是一种惩罚降临人间。雪哟,最准确?和干净的言词!把灵魂的罪恶和大地的污浊联系起来

        我的字,你的核心,太多地爆发出悲世的声音。你看,太阳巳经从词里升上来了!太阳提着你的身体,离开那些字句,在一节一节的上升。让你看见身后那片闪耀光芒的国土

        看看孩子。他们的手指在盐粒的压迫中变得通红透明。他们把语言攥紧射向天空,当它裂开时看见生命象一颗颗珍珠。我的心,你听听孩子的叫声,它使你再一次想紧紧贴住身边秃裸的树木的根哭泣!海洋,—浪头的牙齿嚼着雪,骨髓里混合着盐。女人的祈祷顶着石头,使那儿开放出花朵。我的爱人驰过整个海面,雪花?是她瘦削的曲线。噢,伟大的风景!我的母亲!一切本来就存在在你最珍爱的儿子娴熟把握的词汇之中。只是它的笔划里还没渗出血来!他的灵魂还不象土地这样浑?浊和象雪那样洁白。弟兄,请你看!遍野的水晶石怎样在人类单薄的身体里碎裂。看哟!由于我的词句,光明,从世界的缝隙涌流出来的光明,是怎样地,长久存在在人的记忆之中

轉引自黃山作協/201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