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頭七」:團體發起全球公祭

劉曉波「頭七」:團體發起全球公祭

早前香港民眾遊行悼念劉曉波早前香港民眾遊行悼念劉曉波

 

有團體周三(7月19日)發起公祭,呼籲民眾在全球各地祭奠因肝癌去世的諾貝爾和平奬得奬者劉曉波。

「自由劉曉波工作組」早前在網上呼籲,希望民眾於周三北京時間晚上八點在全球各地悼念劉曉波。工作組公布公祭步驟:擺放空櫈、默哀及三鞠躬、豎舉三指(寓意抗爭、自由、希望),又指最佳紀念地點是海或江邊。

工作組鼓勵民眾豎舉三指時與空櫈合照,並加上#withliuxiaobo的標籤,上載圖片到推特、Facebook、微信、微博等社交媒體。

另外,香港支聯會亦於同樣時間在金鐘添馬公園舉行劉曉波追思會。

劉曉波在7月13日於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因肝癌逝世。周六他的遺體被火化後,在大連海葬。外界質疑海葬違反家屬意願,但劉曉波哥哥劉曉光在瀋陽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召開的記者會上指,劉曉波海葬安排體現了國家對他們的「人文關懷」。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劉霞「被旅遊」

瀋陽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提供的照片中,劉霞和家人參與海葬儀式劉霞和家人參與海葬儀式

 

總部位於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周三引述劉霞親屬指,在弟弟劉暉的陪同下,劉霞仍在雲南「被旅遊」,而姊弟兩人都未能直接致電北京的親人。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又指,劉曉波親屬周三會「隆重拜祭劉曉波」。不過有家屬表示,今天劉曉波親人仍遭國保嚴密監視,無法到海邊,所以拜祭會在家中舉行。

異見人士前往大連祭祀後被帶走

兩名異見人士姜建軍、王承剛周一到大連老虎灘祭奠劉曉波,但推特有人指,姜建軍周二被大連派出所帶走。

BBC中文曾嘗試聯絡姜建軍妻子,但未能取得聯絡。

另外,劉曉波好友野渡在推特發表推文:「警察現在帶我外出旅遊,手機關機一天。」

BBC中文網/2017/7/19

劉曉波病逝

劉曉波病逝

貝嶺

時光能夠重返嗎?那時的一切又歷歷在目。我們朝夕相處,伴著川流不息的友人,相互說了太多心里話,你結結巴巴又口若懸河,你說過,我們真正感受到了自由,我們一起留在紐約吧。
自由,你曾玩命追求,可你又最不自由。

此刻,我只能繼續看照回憶,看,看這張自由心靈之照:
1989年2月,劉曉波結束在夏威夷大學三個月的訪問學者任期,首次踏上美國本土,我去接機(時報週刊總主筆鄭心元開車?)後直抵我的紐約法拉盛租所暫居,貝嶺攝於該居所客廳。

貝嶺攝

救援劉曉波刻不容緩

20170211-030

我们响应高瑜老师的呼吁:“让刘晓波回家!让他自由地选择医院治疗,让他能在妻子的臂弯里吃一口可口的饭菜……让他自由!帮助他康复!”民主中国阵线要求中国政府,从人道出发,立即释放刘晓波,让他出国治病。今年7月7日至8日,在汉堡的20国集团峰会期间,声援营救刘晓波将成为我们的主题之一。民主中国阵线将呼吁20国首脑关注刘晓波病况,敦促习近平立即释放刘晓波,确保刘晓波得到良好的治疗。

 

这些年,整个世界都在关注《零八宪章》的起草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人们已经开始默默地掐指计算着刘晓波出狱的时间。再过两年多,刘晓波就能走出监狱,获得自由了……

未曾想到,昨晚从国内传来了刘晓波已经肝癌晚期的消息,令世人惊愕和愤怒。今天,围绕着刘晓波的病情,人们询问着,议论着,刘晓波肝癌晚期重症是真是假?为什么故意隐瞒病况?是不是中共政府的陷害?肝癌晚期还有救吗?我们该怎么办?如何展开救援行动?

鲍彤先生建议:“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零八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争取建立宪政民主制度,是民主中国阵线追求的方向和目标。我们会坚持,我们会努力,把中国的民主运动进行到底!

我们响应高瑜老师的呼吁:“让刘晓波回家!让他自由地选择医院治疗,让他能在妻子的臂弯里吃一口可口的饭菜……让他自由!帮助他康复!”民主中国阵线要求中国政府,从人道出发,立即释放刘晓波,让他出国治病。今年7月7日至8日,在汉堡的20国集团峰会期间,声援营救刘晓波将成为我们的主题之一。民主中国阵线将呼吁20国首脑关注刘晓波病况,敦促习近平立即释放刘晓波,确保刘晓波得到良好的治疗。

民主中国阵线会立即给欧盟人权委员会、联邦德国议会人权委员会和外交部人权专员发函,请求关注和帮助刘晓波。

让我们一起为刘晓波的自由和康复,立即展开行动!

環球時報/2017/6/26日

154位诺贝尔奖得主要求中国放行刘晓波夫妇到美国医治

 

154位诺贝尔奖得主要求中国放行刘晓波夫妇到美国医治

美东时间今天早晨全球154位不同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联合发表给习近平的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以人道主义的原则尽快放行罹患晚期肝癌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和病弱的妻子刘霞到美国医治。

得知刘晓波病重的消息后,美国人权组织“现在自由”和公民力量联手在全球展开救援活动,其中包括敦促美国行政机构和国会的行动以及协调这封诺贝尔奖得主公开信的活动。现在自由的创办人Jared Genser 是世界著名人权律师,是刘晓波夫妇的国际律师顾问。

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透漏,这封由154位诺贝尔奖得主签署的公开信之所以能迅速协调成功并发表是因为它是建立在以前工作的基础上的。2013年底,习近平上任中共总书记不久,现在自由和公民力量就组织协调了13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发表了给习近平的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所以这个理念和联络的基础都在,再次动员就相对容易些。他说:“这么多世界科学界、思想界、文学界、人权界、和平界的顶尖人物走在一起为一件事情发出一个声音在历史上都是少见的,所以具有历史意义。原则上讲,各个领域的领袖人物必定应该是人道主义者。”对于中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缺席,杨建利解释说:“我特别希望莫言先生和屠呦呦女士能够签名,但是我们一时手头上没有他们的联络方式,时间又非常紧迫,所以没有找到他们签名我们就把公开信推出了。我相信他们是人道主义者,对刘晓波的状况内心一定有触动。如果他们得知这个消息愿意签名的话,非常欢迎与我联系,签名开放式继续,就像中国的宪政民主运动一样。”

这封154位诺贝尔奖得主为营救刘晓波的公开信同时抄送美国总统川普、国务卿提勒森和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公民力量新闻组/2017年6月29日

议报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7328

贝岭: 刘晓波到国外治疗是最佳选择

贝岭:刘晓波到国外治疗是最佳选择

申華

刘晓波罹患肝癌晚期消息传到台湾,台湾政界和人权活动人士迅速做出反应。有的提出刘晓波应到国外治疗,有的对当局强令刘晓波家属不得对外公布刘晓波病情无比愤怒。不过,也有的要求,尊重医生的专业判断,力求最好治疗。

中国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狱中罹患晚期肝癌,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保外就医的消息星期一传出后,台湾媒体网上平台很快转载,电视台不断插播消息,刘晓波照片反复出现在屏幕上,较长报道陆续跟进,刘晓波其人其事再次回到台湾公众视野。

刘晓波,1955年生人,曾参与起草发表《零八宪章》,呼吁中国落实民主。2009年12月被判刑入狱11年,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形同软禁

刘晓波病况消息传出当晚,正在立法院参加晚间院会的时代力量党立委黄国昌对美国之音说:“对刘晓波先生长期以来在中国境内推动民主和人权,我们都是高度支持。台湾公民社会针对刘晓波先生得到诺贝尔奖以后,反而遭到拘禁的事情,我们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声援。由于现在晓波先生身体的因素,我们呼吁北京政府能够基于人权的考虑,尽早地能够释放他,给他最妥善的医疗照顾。同时祝福刘晓波先生,身体无恙异,一切安好。”

当晚在立法院参加院会的民进党立委庄瑞雄对美国之音说,保外就医如同软禁。他说:“其实,基于人道,任何人应该保外就医,就要保外就医,何况刘晓波是全世界知名。在中国是政治上的异议人士。中国要做一个妥善的处理。现在对他进行保外就医,以外界来看的话,在那个医院,就形同软禁啊。我们祝福他赶快恢复身体健康。人不管有多大的理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良师益友”

前六四天安门学运领导人吾尔开希,昨天通过脸书发表感言。吾尔开希称刘晓波是八九年民主运动的“重要伙伴”,是他个人的“良师益友”。他认为,刘晓波健康恶化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监狱中身心受到煎熬”,他对中国政府表示“无比愤怒和强烈抗议”,并要求恢复刘晓波与外界的正常联系”。

国外治病

有舆论希望刘晓波到国外治病。对此,德文版的《牺牲生命:刘晓波传》一书作者贝岭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说:“到国外治病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但是有个前提,还是要他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我知道,刘霞一直想到国外去疗养,但是中国不让她走。目前的情况下,到美国来真不如到德国,因为德国之前有过安排,是对刘霞的安排,而且要去就是他们俩人一起去。”

贝岭说,他刚刚与刘晓波的前律师尚宝军通过电话,还得知了一些令人愤怒的细节。贝岭说:“最不能容忍的是,刘晓波在医院已经一个月。中国要求他的家属,严格不要向外面披露这个情况,消息直到今天才披露出来。他的家人为了能够陪刘晓波,不得已保密了一个月。”

尊重医生

不过,关于刘晓波的治疗,立委黄国昌建议:“有关他的病的状况,我们还是要尊重医生的专业诊断。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事情是,尽快让刘晓波和他的家人,在没有受人监视的情况之下团圆。然后给刘晓波最好的医疗团队的照顾。”

在台湾政府方面,陆委会已经表态,要求中国大陆当局尽快释放刘晓波,以开阔包容胸襟,面对以和平方式表达政治改革、民主发展等诉求人士。

美國之音/2017ˊ27

刘晓波在狱中视频曝光

面對中國官方迅速釋出的這顯然是想平天下之怒的視頻,我想問一下官方:既然獄中年年為曉波做了如此完好的高儀器健康檢查,為何今年已肝癌末期了才發現?或才治療?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確診肝癌晚期,現已保外就醫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確診肝癌晚期,現已保外就醫

劉曉波律師尚寶軍向端傳媒證實,劉曉波於5月23日確診肝癌晚期,現在位於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保外就醫。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確診肝癌晚期,現已保外就醫。圖為2010年12月10日,挪威諾貝爾委員會舉行隆重儀式,把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來自世界各地的數百名示威在奧斯陸的街頭舉行火炬遊行,並把劉曉波的巨幅頭像投映在奧斯陸大酒店的正門外牆。 攝:Odd Andersen / AFP

出生於1955年12月的劉曉波曾是著名作家、評論家,2008年他因參與起草《零八憲章》被捕,2009年12月25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1年,在遼寧省錦州監獄服刑。

2010年,他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成為第一位獲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也是繼德國的卡爾·馮·奧西茨基(1935年)、緬甸的昂山素姬(台譯翁山蘇姬)(1991年)後第三位在監禁中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人。

拖两新生儿一幼儿遭警方逼迁 异议艺术家王藏“豁出去”抵抗

拖两新生儿一幼儿遭警方逼迁 异议艺术家王藏“豁出去”抵抗

王藏携三名幼儿与声援者合影(忻霖提供)

在北京宋庄的异议艺术家王藏1月12日再次被房东逼迁,他的三名幼儿及身体还未恢复的妻子恐在严寒中流离失所。王藏发表声明,不会向当局妥协,将会让逼迁者付出代价。王藏近月创作了一些列讽刺《雾霾》和习近平“撸起袖子加油干”的画作,被广泛转发,目前暂未知,此次逼迁是否与此有关。

居住在北京宋庄的诗人、画家王藏日前再次遭到当局逼迁。

王藏接受本台采访时称,租约期未满,房东转述当局要求他搬迁,否则派挖掘机来挖房,但此时家中有两名新生儿和一名幼儿,生产后的妻子身体还在恢复中,根本无法搬家,他十分担心三个孩子的安全。当局还要求他离开北京,否则逼迁不会停止:

“寒冬腊月十分,房东再次来到工作室家里态度强硬却又无奈地叫我们必须马上搬家,不顾我们签了五年合同,才住满一年多,房东这次没有遮掩,直接转达这是派出所和村委会的强硬要求,他也没有办法,否则他们要派挖掘机来挖房。他还转达听上面的意思,是我们最好搬回老家,若在北京还会被驱赶。我以为自己安心搞文艺创作,我们一家人可以稍微安心的住下去,也许以为他们会看在我们目前有三个年幼孩子的份上,女儿四岁,龙凤胎才五个多月,以为他们会有点恻隐之心。可是我们在过年之前的大冬天中遭遇着这样的非法逼迫。”

王藏告诉本台,此次将坚决抵抗任何断水、断电、断网、断暖手段,豁出去要让逼迁者付出代价:

“入住宋庄艺术区几年来,我们被非法逼遣已经被迫搬了八次。我们如今拖带三个年幼的孩子无处可搬,因此我严正声明如下:如果谁要在寒冬腊月十分让我妻儿无处安身,我必尽男人最后一丝尊严,让人权迫害的凶手付出代价。再次奉劝有断水、断电、断网、断暖等逼迫想法的刽子手,我此前忍过多次,这次坚决不搬,坚决不会再容忍对我妻儿的任何违法犯罪恶行。”

近期华北雾霾严重,王藏创作了一批以雾霾与生殖为主题的画作,包括《哺霾》、《射霾》、《孕霾》、《产霾》,以及讽刺习近平“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撸干》,因创意新颖和颇具视觉冲击力而在网络上获得好评。但相关图片却遭到当局删除,而一些讨论贴也被封锁。但目前并不清楚王藏此次被逼迁是否与这些画作有关。

北京异议人士王荔蕻告诉本台,王藏近期的创作很可能触碰了当局的红线:

“王藏这个人比较纯粹,嫉恶如仇,诗词和言论都是正义感很强,所以当局很恨王藏。前一段时间孙德胜因为撸袖子的漫画都被短暂拘留,他们肯定不喜欢这些,他们的形象是不允许被扭曲的,他们要维持伟光正的形象,所以他们对于这些讽刺性的东西非常不高兴。”

王荔蕻透露,据了解,同时还有多名异议艺术家被强制返乡:

“这次不仅仅是王藏,在各地都在清理所谓的异议人士,都要赶回原籍。”

这是王藏第9次被逼迁。因声援香港占中,王藏曾被当局羁押9个月,最终,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而在王藏被羁押期间,他的妻儿多次受到当局的骚扰,居无定所。王藏出狱后一直低调进行绘画创作,但还是被警方威胁如果再进行维权活动就要“当心家破人亡”。

自由亞洲電台/2017/1/12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嘉華)

独立中文笔会创立15周年纪念会在台北举行

 

 

独立中文笔会创立15周年纪念会在台北举行

 
独立中文笔会由中国流亡作家贝岭以及诗人孟浪所创设。(苗秋菊拍摄)

独立中文笔会由中国流亡作家贝岭以及诗人孟浪所创设。(苗秋菊拍摄)

 
独立中文笔会创立15周年,在台北举行纪念会。(苗秋菊拍摄)

独立中文笔会创立15周年,在台北举行纪念会。(苗秋菊拍摄)

 

独立中文笔会创立15周年,在台北举行纪念会,适逢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被失踪一年之际,笔会创办者、美国西部笔会自由写作奖得主贝岭,再度对中国戕害出版自由表达严厉谴责。

由中国流亡作家贝岭以及诗人孟浪所创设的独立中文笔会,在台北举行创会15周年纪念,并公布林昭纪念奖自由写作得主;适逢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被失踪一年之际,贝岭强烈谴责中国政府戕害出版自由,并呼吁公开审判。

贝岭指出:独立中文笔会今年15周年的庆祝其实是非常特别的,因为它是第一次让我们通过15周年来回顾和反省我们当年创会的宗旨,就是弘扬文学、捍卫或维护言论自由,那这是一个国际笔会对于我们要成立的时候,唯一的建议和愿望。

林昭纪念奖由著有《中国女权:公民知识分子的诞生》的曾金燕获得,自由写作奖则由诗人王藏摘下。

孟浪表示,曾金燕的作品堪称是中国女权写作和公民人权文化建构的里程碑;王藏的诗歌则是带来心灵与感官上的冲击,展示未来汉语表现的宽广空间。身在北京的王藏也透过视讯参与纪念活动。

流亡作家王一梁朗诵孟浪和我与《自由写作》主题发言,他说,孟浪是中国最重要的地下诗人,中国当代文学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他的(地下) 诗歌活动,从1980年代到1990年代,乃至21世纪,都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最为美好的一页。

适逢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被失踪事件一年之际,贝岭也提到:我认为不管他出的书可能有哪些部份触怒了国家,但是把他从泰国诱捕和绑押回去,这是严重的违反国际文明、国际准则和对于作家的伤害,对一个出版自由的伤害,它是一个严重的事件。

他强烈谴责中国政府戕害出版自由,并呼吁中国公开审判,允许桂民海请辩护律师,同时告诉大众他到底违反了哪些法律。

八九民运人士吾尔开希也应邀与会,他则强调独立是一个了不起的力量维权,思维的独立、人格的独立,乃至个人尊严的独立,只要紧紧抓住,就是无敌的。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 苗秋菊 台北报导 (责编:黄春梅)

先锋诗人王藏获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

 

先锋诗人王藏获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

中国诗人王藏(资料图片)

中国诗人王藏(资料图片)

 
独立中文笔会部分成员本周在台北纪念创会15周年,80后青年诗人王藏获颁该会2016年度自由写作奖,香港大学博士候选人曾金燕获林昭纪念奖。身在北京的王藏由于无法亲自赴台领奖,通过Skype连线参与颁奖仪式。王藏星期日接受了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的专访。

自由写作奖的颁奖词中写道:“王藏的文学写作,尤其是他的诗歌成就,证明作为个体在面对专制的野蛮和颟顸时,所迸发出的强大词语能量……王藏作为80后一代人,他的文学成就,尤其是他在诗歌中带给我们心灵上和感官上的冲击力度,向我们展示了未来汉语表现的宽广空间。”

吾尔开希等人士赶来支持独立中文笔会创会15周年( 美国之音易林拍摄)

吾尔开希等人士赶来支持独立中文笔会创会15周年( 美国之音易林拍摄)

获奖感受

对于未能亲自前往台湾领奖,王藏称,自己孩子还小,暂时走不开,并且认为当局可能不会为其办理出境手续。他对美国之音谈了获奖感受。

王藏:我在得知获奖之后,写了一篇获奖致辞,作为独立写作者,就必须面对我们身处的集权社会的现实,要面对苦难,要突出我们对社会的真实看法。我诗歌所表达的对自由的追求、对集权的反抗,我不能光停留在语言上,我认为还要具体的行动。这样我觉得活着才有一些意义。后来对香港占中声援,参与行为艺术,这些都是延续我诗行合一的人生理念。我知道获得这个奖的前12届都是德高望重,著作等身的老师,各方面都有很大成就。我个人认为与历届获得者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而且我是一个80后,我的写作之路还很漫长。把这个奖颁给我,我认为是一种鼓励。鼓励大于写作成绩的认可。

言论受压制时代的诗人

出生于1985年的王藏,2003年开始在网络上发表作品。王藏称,当时大学尚未毕业,即受到学校和国保压力,甚至以不发毕业证相威胁。王藏认为,近几年言论空间大为缩水。

王藏:习近平上台之后,言论氛围更加糟糕,很多被判刑的、被黑监狱的、被人权迫害的,明显比江泽民、胡锦涛那个时候更为严峻。已经是在朝鲜的路上。国家公开用法律的方式耍流氓。用法律去治人。中国不存在法制,只存在用法律的外套,这种口袋,去收拾一切异见分子,一切威胁到他意识形态,威胁到他维稳的一切,都用寻衅滋事、煽颠、各种罪名,各种口袋罪,把所有反对的声音全部消灭。

谈及家庭,王藏表示了自己的愧疚。

王藏:在这里特别感谢我的妻子,因为她理解支持我所做的事情。我内心感受到的压力是我关注这些事情,我不能在体制内获得工作,不能带来经济上更好的收入。我们在经济上一直勉强应付,这是我唯一对家人的愧疚。

王藏妻子王丽和女儿 (推特图片)

王藏妻子王丽和女儿 (推特图片)

王藏作为以“人本思想”为基础、走向底层社会的“低诗歌”写作的代表人物之一,其诗作主题与现实生活紧密相连,评论家认为其作品为“诗化论政”,评价这位先锋诗人具有诗行合一的艺术魅力和担当精神。其主要作品包括《小王子语录》(短诗集)、《故园 黑砖窑》(诗集)、《血色格桑花》(诗集)、《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

2012年,王藏入住独立艺术家群体聚居的北京宋庄艺术村,在创作的同时参与维权活动。2014年10月香港“占中”雨伞运动期间,王藏在网络上发布撑伞照片,并举办诗歌朗诵会声援“占中”,其后警方以寻衅滋事为由将其拘留。2015年7月,北京通州区检察院决定对王藏不予起诉而释放。王藏在北京期间,因受到国保压力,多次被迫搬家。

据介绍,独立中文笔会自2002年起创设一年一度的自由写作奖。2016年度该奖项奖金为3000美元。王藏获奖前,自由写作奖已有12届获奖者,分别是:王力雄、章诒和、吴思、丁子霖、廖亦武、周勍、汪建辉、野夫、杨显惠、卢跃刚、陈子明、杨继绳。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