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中文笔会创立15周年纪念会在台北举行

 

 

独立中文笔会创立15周年纪念会在台北举行

 
独立中文笔会由中国流亡作家贝岭以及诗人孟浪所创设。(苗秋菊拍摄)

独立中文笔会由中国流亡作家贝岭以及诗人孟浪所创设。(苗秋菊拍摄)

 
独立中文笔会创立15周年,在台北举行纪念会。(苗秋菊拍摄)

独立中文笔会创立15周年,在台北举行纪念会。(苗秋菊拍摄)

 

独立中文笔会创立15周年,在台北举行纪念会,适逢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被失踪一年之际,笔会创办者、美国西部笔会自由写作奖得主贝岭,再度对中国戕害出版自由表达严厉谴责。

由中国流亡作家贝岭以及诗人孟浪所创设的独立中文笔会,在台北举行创会15周年纪念,并公布林昭纪念奖自由写作得主;适逢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被失踪一年之际,贝岭强烈谴责中国政府戕害出版自由,并呼吁公开审判。

贝岭指出:独立中文笔会今年15周年的庆祝其实是非常特别的,因为它是第一次让我们通过15周年来回顾和反省我们当年创会的宗旨,就是弘扬文学、捍卫或维护言论自由,那这是一个国际笔会对于我们要成立的时候,唯一的建议和愿望。

林昭纪念奖由著有《中国女权:公民知识分子的诞生》的曾金燕获得,自由写作奖则由诗人王藏摘下。

孟浪表示,曾金燕的作品堪称是中国女权写作和公民人权文化建构的里程碑;王藏的诗歌则是带来心灵与感官上的冲击,展示未来汉语表现的宽广空间。身在北京的王藏也透过视讯参与纪念活动。

流亡作家王一梁朗诵孟浪和我与《自由写作》主题发言,他说,孟浪是中国最重要的地下诗人,中国当代文学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他的(地下) 诗歌活动,从1980年代到1990年代,乃至21世纪,都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最为美好的一页。

适逢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被失踪事件一年之际,贝岭也提到:我认为不管他出的书可能有哪些部份触怒了国家,但是把他从泰国诱捕和绑押回去,这是严重的违反国际文明、国际准则和对于作家的伤害,对一个出版自由的伤害,它是一个严重的事件。

他强烈谴责中国政府戕害出版自由,并呼吁中国公开审判,允许桂民海请辩护律师,同时告诉大众他到底违反了哪些法律。

八九民运人士吾尔开希也应邀与会,他则强调独立是一个了不起的力量维权,思维的独立、人格的独立,乃至个人尊严的独立,只要紧紧抓住,就是无敌的。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 苗秋菊 台北报导 (责编:黄春梅)

王藏獲獨立中文筆會第十四屆「自由寫作獎」

 

王藏獲獨立中文筆會第十四屆「自由寫作獎」

在紀念創會15周年之際,獨立中文筆會在台灣將第十四屆自由寫作獎頒給勤奮耕耘的詩歌作家王藏,大會表彰他的作品永遠充滿正義、激情和才華。

頒獎禮

獨立中文筆會第十四屆會議10月29日在台北召開

【希望之聲20161030日】(本台記者田溪採訪報導)

在紀念創會15周年之際,獨立中文筆會在台灣將第十四屆自由寫作獎頒給勤奮耕耘的詩歌作家王藏,大會表彰他的作品永遠充滿正義、激情和才華。王藏一再感謝獨立中文筆會的籌創者貝嶺、孟浪等師友和筆會的道友。同時表示他內心的追求就象他獲得的獎項一樣,永遠是“自由”。

今年獨立中文筆會的頒獎儀式在台北舉行。2016年10月29日晚,著名詩人、作家、編輯和出版人貝嶺在台北宣讀自由寫作獎頒獎辭。頒獎辭對王藏的作品給予熱切的肯定,頒獎詞中寫到:

「王藏的文學寫作,尤其是他的詩歌成就,作為個體在面對專制的野蠻和顢頇時,所迸發出的強大詞語能量,堪比歷史上不少令人感嘆的漢語詩歌中的傑出人才和他們的作品,不得不令人感嘆漢語言不可思議的表現力。王藏的成就也詮釋了自由表達的前提在一切創造性工作中的不可替代性。王藏作為80後一代人的文學成就,尤其是他在詩歌中帶給我們心靈上和感官上的衝擊力,向我們展示了未來漢語表現的寬廣空間。」

王藏在接受採訪時向本台表示,得知獲獎消息後,特別感謝獨立中文筆會的籌創者貝嶺、孟浪等師友。

「因為他們多年來一直堅持捍衛弘揚中文文學、捍衛言論自由的宗旨,也一直堅持地下出版的工作,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感謝評委老師把獎頒給我,對我是一種鼓勵。對我十多年來的創作的肯定,更多的是一種鼓勵,因為我一直表達對自由的追求、對集權的抗議、對苦難的關注、體會。」

王藏介紹,他的作品主要內容時說:

「就是把1949年以後的苦難歷程,用我自己的語言,把他見證下來,表達我的控訴!涉及到各種重大事件,包括詩裡面還寫到『反右』、『大饑荒』,『大饑荒』是官方的說法,其實是毛澤東人為的造成的死亡、文革、六四、包括對法輪功的迫害、還有當今各種人權迫害,都有涉及,還有的少數族群的執泯,等等各方面的問題。 」

但是王藏的寫作並不能維持生計,而且常常遭到警方騷擾,不斷的勒令他搬家,但是帶着兩個幼兒和羞澀的收入,他只能選擇勉強糊口。

王藏透露,頒獎是獨立中文筆會成立15周年的活動之一,這次活動在台北持續很多天,這種活動顯然在中國大陸辦不成。這次活動主要是紀念獨立中文筆會創會15周年,會上將10月30日確定為「孟浪日」。孟浪是傑出的詩人,「孟浪日」是對孟浪的一個表彰和肯定。貝嶺、孟浪都是這次活動的籌創者。這次會議還有很多活動,包括文海的新書發布會,他是一個獨立紀錄片的導演、及張璞(音)的新書發布會,等一系列活動。

「頒發兩個獎,一個是『自由寫作獎』、還有一個是『林昭紀念獎』,今年的獲獎者是曾金燕。」

王藏在《用自由之血光照苦難──自由寫作獎獲獎致辭》表示:

古今中外,從來沒有任何歷史時代如1949後的中共國一般透徹抵達「人間地獄」的涵義,也從來沒有任何罪惡和苦難,能夠如中共極權的鐵履,能將人類的語言文字及對其力量的期待,對照得那麼不堪一擊,碾壓得慘不忍睹。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田溪採訪報道

責任編輯:元鎮

獨立中文筆會2016年度第十二屆林昭紀念獎授獎辭暨獲獎感言

 

獨立中文筆會2016年度第十二屆林昭紀念獎授獎辭

曾金燕今年出版的個人著作《中國女權:公民知識分子的誕生》,堪稱中國女權寫作和公民人權文化構建的里程碑式作品,它闡述並標示了一種新的思想與行動的出色努力,予以理論向度的卓越提升,更讓這種努力得以抗擊且嘗試粉碎當代中國──從私密的性別領域到整個公共社會乃至政治權力場域──仍然充斥著的野蠻而孱弱的男權、父權霸權文化;她的著述也是一次更精彩且勇敢的社會參與,正加入催化產生中國社會現代轉型中強大的新動力源──公民知識分子──曾金燕本人就是其中傑出的一分子。

林昭的寫作、林昭的奮爭、林昭的夢想,從來與中國女權和公民人權文化構建息息相關,曾金燕正是林昭精神的這樣一位傳人,為此,獨立中文筆會將本屆林昭紀念獎授予她。

                                                                                                                                  (孟浪執筆)

 

獨立中文筆會2016年度「林昭紀念獎」獲獎感言

女性的抗爭

 曾金燕

 近幾年來,不少朋友都坐牢去了。在這個極度壓抑的時候,突然獲悉2016年的林昭紀念獎頒發給《中國女權──公民知識分子的誕生》的作者,使得我有機會分享書中艾曉明、葉海燕、戚華英、張炳愛、唐丹鴻、郭玉閃等人對社會的擔當,又分享盧雪松(2005)、唯色(2009)、崔衛平(2010)、艾曉明(2011)等歷屆獲獎女性先鋒的榮耀。

胡傑導演挖掘歷史資料完成《尋找林昭的靈魂》,令林昭進入當代知識分子和抗爭者的視野,成為當代政治反抗的榜樣和精神資源。

艾曉明教授對林昭意識流創作遺稿的研究,使公眾看到政治反抗者人性豐富的一面。它傳遞了不易覺察的、甚至容易被壓制的另一種抗爭:情慾流動的能量和想像,對人性柔軟的守護,打破了監牢密不透風的窒息和毛時代絕對的政治壓抑,與林昭堅定的政治反抗是一體兩面。林昭在監獄裡的意識流創作所體現的反抗,存在於政治控制和暴力傷害無法抵達的空間,是被迫害者深刻的、內在的自由世界。哪怕身體和肉體被折磨,與社會的接觸被幾乎切斷,也無法阻止抗爭者的心靈、思想和靈魂飛揚。

近年來中國的政治空間急遽壓縮,公民社會的行動空間大大縮減。在我們可能要面臨更嚴酷的時代到來、官民力量對比懸殊的情況下,林昭作為女性政治反抗者的啟示有新的意義。我在書中描述了吸取性自由、普世人權、公民權做為資源的抗爭者,恪守傳統文人自覺來對抗專制意識形態的抗爭者,在公共領域反抗但掙扎於傳統女性角色的抗爭者,放棄公共領域的理性運用,但在私人執業領域創造話語和行動,來對抗專制和資本至上的意識形態的抗爭者。還有無數日常的、以迥異於官方和主流意識形態和審美的存在方式作為反抗的人們……。我們處在一個與林昭完全不同的時代,林昭所面臨的絕境,我至今難以想像。書中描寫報告的、以及歷屆領取林昭紀念獎的先鋒和她們的夥伴們引領下,無論如何,我們不能將自己的土地拱手讓給那些作惡的人。

當年的林昭,這位孤獨的女性政治反抗者,在絕望之地──上海提籃橋監獄──的反抗,改變不了毛澤東的時代,她應該也是知道這一點的。但她仍然反抗,而且是殊死地、決絕地反抗,寧可選擇肉體的死亡,也不讓獨立的精神及其表達被窒息而死,這種意志就是林昭於今日所顯現的特別的意義。我們今天可能改變不了一個龐大的專制體制,但我們可以像林昭一樣,竭盡全力保持表達獨立的、自由的意志。這種反抗和這種獨立意志的存在,就是目的本身。自由精神存在的空間大小,也取決於我們的意志和持續的行動。這是林昭紀念獎給我最重要的啟示。

                                                                                                                           寫於香港油麻地

                                                                                                                           2016年10月23日

 

獨立中文筆會2016年度第十四屆自由寫作獎授獎辭暨獲獎感言

獨立中文筆會2016年度第十四屆自由寫作獎授獎辭

王藏的文學寫作,尤其是他的詩歌成就,證明作為個體在面對體制的野蠻和顢頇時,所迸發出的強大詞語能量,這種能量是如此雄渾,以至於不得不令人感歎漢語言不可思議的表現力;同時王藏的成就也詮釋了作為前提的自由表達在一切創造性工作中的不可替代性。

王藏作為80後一代人,他的文學成就,尤其是他在詩歌中帶給我們心靈上和感官上的衝擊力度,向我們展示了未來漢語表現的寬廣空間,為此,獨立中文筆會決定將本年度的自由寫作獎授予王藏。

                                                                                                                                  (阿鐘執筆)

獨立中文筆會2016年度「自由寫作獎」獲獎感言

用自由之血光照苦難

王藏

古今中外,從來沒有任何歷史時代如1949後的中共一般透徹抵達「人間地獄」的涵義,也從來沒有任何罪惡和苦難,能夠如中共極權的鐵履,能將人類的語言文字及對其力量的期待,對照得那麼不堪一擊,輾壓得慘不忍睹。

任何一種母語,其內臟都隱藏或浸染著人的自由天性。而世俗的政治權力,時常會將暗黑的刀刃插進語言的血肉,或隱或現地收割著內臟經脈深處的自由光片,不斷打造著唯利是圖的牢獄,並工於用手術後的語詞,營造一個個使眾生迷醉或沉淪的烏托邦。也從來沒有任何一個烏托邦,能如共產主義,不僅使人類社會瘋狂彰顯群魔野蠻深入層層廢墟,還將語言本身扼殺至死,殘留機器符碼。

中文至今還能喘息著讓世界聯想到人的形象和呼吸,在於絞肉機內語言的屍渣中,仍艱難地流淌著少量文字魂魄的自由之血:從反右,文革,直至六四,六四的延續至今。即便是曠古未有的如今仍在持續的極權政治運動,也不能徹底殺死那些群屍中有血有肉的靈魂。

有緣的是,在以殘酷血腥、超級物慾和機會實用主義為特徵的鄧氏極權社會中成長的我,竟然穿透「一九八四」、「動物莊園」和「美麗新世界」的屏障,與那些還能流出血來的、已慘死的和仍流亡倖存的前輩們相遇,受其杜鵑啼血的感染,走上了獨立寫作的荊棘路。這一走,至今已十三個春秋。我和一些沒有心死的寫作者一般,在反極權的雪地血路上,仍未死心。

充滿刀片和毒霾的時空,每一天睜眼的呼吸中,尚未被洗刷乾淨的敏感肺腑,都可感受得到極權主義分秒帶給這塊紅土上的眾生的屠宰傷害──毀滅式的傷害。這無關修辭,人性點說,世間一切皆可容忍,唯獨極權主義的邪惡不可容忍。恆河沙數的罪孽,沉重如泰山壓頂的苦難,數以億計的非正常死亡生命,十幾億人的非正常存活,都足可輕而易舉說明。

我如今已沒有這樣的浪漫主義:苦難是一筆財富,國家不幸詩家幸。我體會到的苦難,早已消解了「財富」的意義,甚至也消解了「悲劇」的意義。就算是能主動置身苦海的「幸運」,不過是對真切不幸命運的一種自欺的幻覺。

然而,除非選擇自殺,倘若還有苟活的念頭,總得自我設置一種苟活下去的理由:還剩自由之血,還得以自由之血,才可以輕微光照苦難,些許告慰冤鬼亡靈,勉強讓自己稍微區別於變異的活屍。

最後,感謝獨立中文筆會的籌創者貝嶺、孟浪等師友和筆會的一些道友,還堅持捍衛著「弘揚文學、維護言論自由」的宗旨;感謝「自由寫作獎」的評委師友們,將此漢語文學屆的重要獎項頒發給我,我將其視為鞭笞;感謝前十二屆的獲獎者:王力雄、章詒和、吳思、丁子霖、廖亦武、周勍、汪建輝、野夫、楊顯惠、盧躍剛、陳子明和楊繼繩,你們值得我學習。

 2016年10月24日

先锋诗人王藏获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

 

先锋诗人王藏获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

中国诗人王藏(资料图片)

中国诗人王藏(资料图片)

 
独立中文笔会部分成员本周在台北纪念创会15周年,80后青年诗人王藏获颁该会2016年度自由写作奖,香港大学博士候选人曾金燕获林昭纪念奖。身在北京的王藏由于无法亲自赴台领奖,通过Skype连线参与颁奖仪式。王藏星期日接受了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的专访。

自由写作奖的颁奖词中写道:“王藏的文学写作,尤其是他的诗歌成就,证明作为个体在面对专制的野蛮和颟顸时,所迸发出的强大词语能量……王藏作为80后一代人,他的文学成就,尤其是他在诗歌中带给我们心灵上和感官上的冲击力度,向我们展示了未来汉语表现的宽广空间。”

吾尔开希等人士赶来支持独立中文笔会创会15周年( 美国之音易林拍摄)

吾尔开希等人士赶来支持独立中文笔会创会15周年( 美国之音易林拍摄)

获奖感受

对于未能亲自前往台湾领奖,王藏称,自己孩子还小,暂时走不开,并且认为当局可能不会为其办理出境手续。他对美国之音谈了获奖感受。

王藏:我在得知获奖之后,写了一篇获奖致辞,作为独立写作者,就必须面对我们身处的集权社会的现实,要面对苦难,要突出我们对社会的真实看法。我诗歌所表达的对自由的追求、对集权的反抗,我不能光停留在语言上,我认为还要具体的行动。这样我觉得活着才有一些意义。后来对香港占中声援,参与行为艺术,这些都是延续我诗行合一的人生理念。我知道获得这个奖的前12届都是德高望重,著作等身的老师,各方面都有很大成就。我个人认为与历届获得者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而且我是一个80后,我的写作之路还很漫长。把这个奖颁给我,我认为是一种鼓励。鼓励大于写作成绩的认可。

言论受压制时代的诗人

出生于1985年的王藏,2003年开始在网络上发表作品。王藏称,当时大学尚未毕业,即受到学校和国保压力,甚至以不发毕业证相威胁。王藏认为,近几年言论空间大为缩水。

王藏:习近平上台之后,言论氛围更加糟糕,很多被判刑的、被黑监狱的、被人权迫害的,明显比江泽民、胡锦涛那个时候更为严峻。已经是在朝鲜的路上。国家公开用法律的方式耍流氓。用法律去治人。中国不存在法制,只存在用法律的外套,这种口袋,去收拾一切异见分子,一切威胁到他意识形态,威胁到他维稳的一切,都用寻衅滋事、煽颠、各种罪名,各种口袋罪,把所有反对的声音全部消灭。

谈及家庭,王藏表示了自己的愧疚。

王藏:在这里特别感谢我的妻子,因为她理解支持我所做的事情。我内心感受到的压力是我关注这些事情,我不能在体制内获得工作,不能带来经济上更好的收入。我们在经济上一直勉强应付,这是我唯一对家人的愧疚。

王藏妻子王丽和女儿 (推特图片)

王藏妻子王丽和女儿 (推特图片)

王藏作为以“人本思想”为基础、走向底层社会的“低诗歌”写作的代表人物之一,其诗作主题与现实生活紧密相连,评论家认为其作品为“诗化论政”,评价这位先锋诗人具有诗行合一的艺术魅力和担当精神。其主要作品包括《小王子语录》(短诗集)、《故园 黑砖窑》(诗集)、《血色格桑花》(诗集)、《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

2012年,王藏入住独立艺术家群体聚居的北京宋庄艺术村,在创作的同时参与维权活动。2014年10月香港“占中”雨伞运动期间,王藏在网络上发布撑伞照片,并举办诗歌朗诵会声援“占中”,其后警方以寻衅滋事为由将其拘留。2015年7月,北京通州区检察院决定对王藏不予起诉而释放。王藏在北京期间,因受到国保压力,多次被迫搬家。

据介绍,独立中文笔会自2002年起创设一年一度的自由写作奖。2016年度该奖项奖金为3000美元。王藏获奖前,自由写作奖已有12届获奖者,分别是:王力雄、章诒和、吴思、丁子霖、廖亦武、周勍、汪建辉、野夫、杨显惠、卢跃刚、陈子明、杨继绳。

来源:美国之音

独立中文笔会在台纪念创会15周年

 

独立中文笔会在台纪念创会15周年

吾尔开希等人士赶来支持独立中文笔会创会15周年( 美国之音易林拍摄)

吾尔开希等人士赶来支持独立中文笔会创会15周年( 美国之音易林拍摄)

 

独立中文笔会近日在台北的国际艺术村宝藏岩纪念创会15周年,并举行一系列活动,以现场探讨和远程参与的方式与全世界公民记者与专家共同探讨网络时代的独立纪录片发展。

独立中文笔会于2016年10月26日至30日在台北举行独立书店纪录片制作自媒体创设技术工作坊,并纪念独立中文笔会创会15周年。此次笔会将2016年度第12届林昭纪念奖颁予香港大学博士候选人曾金燕,自由写作奖得主为中国80后诗人王藏。

独立纪录片制片人文海新书( 美国之音易林拍摄)

独立纪录片制片人文海新书( 美国之音易林拍摄)

此次工作坊由独立出版人、独立纪录片导演等授课,教授独立纪录片的拍摄以及自媒体和公民记者如何利用社交平台推广作品。笔会请到了著名的纪录片制片人、威尼斯影展入围导演文海先生讲述他的新书《放逐的凝视-见证中国独立纪录片》。

文海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的独立纪录片在1999年之后有质量和数量上的飞跃。

他说:“我自己的研究是从99年以后,整个的独立纪录片借助于便宜的器材、资讯的广泛展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以及本土电影节的建立,这几个条件的具备使得从99年到14年左右,这10多年以来独立纪录片导演的人数、所设计的题材的广度和深度都是远远超过90年代的。”

他表示,原来独立电影是属于圈子内的一个专业电影交流,然而通过艾晓明、艾未未等人的努力,通过互联网时代到来,变成了一个公民影像时代的到来。

然而他说,在2011年之后,整体气氛变得压抑,中国最重要的三个独立纪录片电影节: 北京独立电影节 、南京中国独立影像节、还有云南云之南纪录片电影节, 到了2013年的时候基本上就不能公开活动了。在全面的打压和限制之下,现在搜集素材容易,但是传播却有很大的困难。

文海先生透过工作坊,向前来参与学习的公民讲述了拍摄独立纪录片需要注意的技术层面。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 美国之音易林拍摄)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 美国之音易林拍摄)

独立中文笔会在国际笔会促成下,由贝岭、孟浪发起筹创,于2001年7月成立。笔会的宗旨是“弘扬中文文学、维护言论自由“,致力于在全世界弘扬中文文学,维护世界各地中文写作者的言论自由,尤其关注与救助中国大陆因言获罪的写作者,强调写作自由和出版自由不受政治干扰和迫害。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先生表示,很多流亡、异议作家和异议政治人士成为了笔会的荣誉会员,这样的情形使得笔会越来越像一个人权组织。但笔会有一个基本的宗旨,就要弘扬文学,维护言论自由,所以笔会一直在这两个部分做艰难的平衡。

来源:美国之音

“独立中文笔会”创会15周年 曾金燕、王藏获奖

 

“独立中文笔会”创会15周年 曾金燕、王藏获奖

 
 
 

据美国之音10月30日报道,“独立中文笔会”当天继续在台北国际艺术村举办纪念创会15 周年的系列活动,并以现场座谈和远程参与等方式与全球各地的公民记者和专家,共同探讨网络时代独立纪实文学影视创作的发展方向。香港大学博士候选人曾金燕获得“独立中文笔会” 2016年度第12届“林昭纪念奖”;北京的80后诗人王藏成为今年“自由写作奖”得主。据报道,2001年7月成立的“独立中文笔会”宗旨是在弘扬中文文学的同时,致力于维护言论自由,并救助那些在中国大陆因言获罪的作者。该笔会现任会长贝岭表示,由于很多中国的流亡异议作家和政治人士已成为笔会荣誉会员,也使得“独立中文笔会”目前越来越像一个人权组织,所以笔会一直在致力于这两方面的平衡。

来源:自由亚洲

獨立中文筆會2016年度自由寫作將頒獎詞和自由寫作獎獲得者王藏的獲獎感言

獨立中文筆會自由寫作獎頒獎詞

王藏的文學寫作,尤其是他的詩歌成就,證明作為個體在面對體制的野蠻和顢頇時,所迸發出的強大詞語能量,這種能量是如此雄渾,以至於不得不令人感歎漢語言不可思議的表現力;同時王藏的成就也詮釋了作為前提的自由表達在一切創造性工作中的不可替代性。王藏作為80後一代人,他的文學成就,尤其是他在詩歌中帶給我們心靈上和感官上的衝擊力度,向我們展示了未來漢語表現的寬廣空間,為此,獨立中文筆會決定將本年度的自由寫作獎授予王藏。(阿鐘執筆)

用自由之血光照苦難——獨立中文筆會2016「自由寫作獎」獲獎致辭

古今中外,從來沒有任何歷史時代如1949後的中共國一般透徹抵達「人間地獄」的涵義,也從來沒有任何罪惡和苦難,能夠如中共極權的鐵履,能將人類的語言文字及對其力量的期待,對照得那麼不堪一擊,碾壓得慘不忍睹。

任何一種母語,其內臟都隱藏或浸染著人的自由天性。而世俗的政治權力,時常會將暗黑刀刃插進語言的血肉,或隱或現地收割著內臟經脈深處的自由光片,並會不斷打造著唯利是圖的牢獄,並工於用手術後的語詞,營造著一個個使眾生迷醉或沈淪的烏托邦。也從來沒有任何一個烏托邦,能如共產主義,不僅使人類社會瘋狂彰顯群魔野蠻深入層層廢墟,還將語言本身扼殺至死,殘留機器符碼。

中文至今還能喘息著讓世界聯想到人的形象和呼吸,在於絞肉機內語言的屍渣中,仍艱難地流淌著少量文字魂魄的自由之血:從反右,文革,直至六四,六四的延續至今。即便是曠古未有的如今仍在持續的極權政治運動,也不能徹底殺死那些群屍中有血有肉的靈魂。

有緣的是,在以殘酷血腥、超級物欲和機會實用主義為特徵的鄧氏極權社會中成長的我,竟然穿透「一九八四」、「動物莊園」和「美麗新世界」的屏障,與那些還能流出血來的已慘死的和仍流亡幸存的前輩們相遇,受其杜鵑啼血的感染,走上了獨立寫作的荊棘路。這一走,至今已13個春秋。我和一些沒有心死的寫作者一般,在反極權的雪地血路上,仍未死心。

充滿刀片和毒霾的時空,每一天睜眼的呼吸中,尚未被洗刷乾淨的敏感肺腑,都可感受得到極權主義分秒帶給這塊紅土上的眾生的屠宰傷害——毀滅式的傷害。這無關修辭。人性點說,世間一切皆可容忍,唯獨極權主義的邪惡不可容忍。恆河沙數的罪孽,沈重如泰山壓頂的苦難,數以億計的非正常死亡生命,十幾億人的非正常存活,都足可輕而易舉說明。

我如今已沒有這樣的浪漫主義:苦難是一筆財富,國家不幸詩家幸。我體會到的苦難,早已消解了「財富」的意義,甚至也消解了「悲劇」的意義。就算是能主動置身苦海的「幸運」,不過是對真切不幸命運的一種自欺的幻覺。

然而,除非選擇自殺,倘若還有苟活的念頭,總得自我設置一種苟活下去的理由:還剩自由之血,還得以自由之血,才可以輕微光照苦難,些許告慰冤鬼亡靈,勉強讓自己稍微區別於變異的活屍。

最後,感謝獨立中文筆會的籌創者貝嶺、孟浪等師友和筆會的一些道友,還艱難堅持捍衛著「弘揚中文文學、維護言論自由」的宗旨;感謝「自由寫作獎」的評委師友們,將此漢語文學屆的重要獎項頒發給我,我將其視為鞭笞;感謝前十二屆的獲獎者:王力雄、章詒和、吳思、丁子霖、廖亦武、周勍、汪建輝、野夫、楊顯惠、盧躍剛、陳子明和楊繼繩,你們值得我學習。

20161024

獨立中文筆會2016年度林昭紀念獎頒獎詞和林昭紀念獎獲得者曾金燕的獲獎感言

獨立中文筆會林昭紀念獎頒獎詞:

曾金燕今年出版的個人著作《中國女權:公民知識分子的誕生》,堪稱中國女權寫作和公民人權文化構建的里程碑式作品,它闡述並標示了一種新的思想與行動的出色努力,予以理論向度的卓越提升,更讓這種努力得以抗擊且嘗試粉碎當代中國——從私密的性別領域到整個公共社會乃至政治權力場域——仍然充斥著的野蠻而孱弱的男權、父權霸權文化;她的著述也是一次更精彩而勇敢的社會參與,正加入催化產生中國社會現代轉型中強大的新動力源——公民知識分子——曾金燕本人就是其中傑出的一分子。
 
林昭的寫作、林昭的奮爭、林昭的夢想,從來與中國女權和公民人權文化構建息息相關,曾金燕正是林昭精神的這樣一位傳人,為此,獨立中文筆會將本屆林昭紀念獎授予她。(孟浪執筆)

 

曾金燕:女性的抗爭—2016年林昭紀念獎獲獎感言

近幾年來,不少朋友都坐牢去了。在這個極度壓抑的時候,突然獲悉2016年的林昭紀念獎頒發給《中國女權——公民知識分子的誕生》的作者,使得我有機會分享書中艾晓明、葉海燕、戚華英、張炳愛、唐丹鴻、郭玉閃等人對社會的擔當,又分享盧雪松(2005)、唯色(2009)、崔卫平(2010)、艾曉明(2011)等歷屆獲獎女性先鋒的榮耀。

胡杰導演挖掘歷史資料完成《尋找林昭的靈魂》,令林昭進入當代知識分子和抗爭者的視野,成為當代政治反抗的榜樣和精神資源。艾曉明教授對林昭意識流創作遺稿的研究,使公眾看到政治反抗者人性豐富的一面。它傳遞了不易覺察的、甚至容易被壓制的另一種抗爭:情慾流動的能量和想像,對人性柔軟的守護,打破了監牢密不透風的窒息和毛時代絕對的政治壓抑,與林昭堅定的政治反抗是一體兩面。林昭在監獄里的意識流創作所體現的反抗,存在於政治控制和暴力傷害無法抵達的空間,是被迫害者深刻的、內在的自由世界。哪怕身體和肉體被折磨,與社會的接觸幾乎被完全切斷,也無法阻止抗爭者的心靈、思想和靈魂飛揚。

近年來中國的政治空間急遽壓縮,公民社會的行動空間大大縮減。在我們可能要面臨更严酷的時代到來、官民力量對比更加懸殊的情況下,林昭作為女性政治反抗者的啟示有新的意义。我在書中描述了吸取性自由、普世人權、公民權做為資源的抗爭者,恪守傳統文人自覺來對抗專制意識形態的抗爭者,在公共領域反抗但掙扎於傳統女性角色的抗爭者,放棄公共領域的理性運用但在私人職業領域創造話語和行動來對抗專制和資本至上的意識形態的抗爭者。還有無數日常的、以迥異於官方和主流審美的存在方式作為反抗的人們……我們處在一個與林昭完全不同的時代,林昭所面臨的絕境我至今難以想象。《中國女權——公民知識分子的誕生》一書中描寫報告的、以及歷屆領取林昭紀念獎的先鋒和她們的夥伴們引領下,無論如何,我們不能將自己的土地拱手讓給那些作惡的人。

当年的林昭,这位孤独的女性政治反抗者,在絕望之地——上海提籃橋監獄——的反抗,改變不了毛澤東的時代,她應該也是知道這一點的。但她仍然反抗,而且是殊死地、決絕地反抗。寧可選擇肉體的死亡,也不讓獨立的精神及其表達被窒息而死,這種意志就是林昭在今天特別的意義。我們今天可能改變不了一個龐大的專制體制,但我們可以像林昭一樣,竭盡全力保持表達獨立的、自由的意志。這種反抗和這種獨立意志的存在,它就是目的本身。自由精神存在的空間大小,也取決于我們的意志和持續的行動。這是林昭紀念獎給我最重要的啟示。

曾金燕 2016/10/23 於香港油麻地

 

獨立中文筆會創會十五周年之四

獨立中文筆會創會十五周年紀念活動進入第四天,為獨立中文筆會2016年度第十四屆自由寫作獎與第十二屆林昭紀念獎頒獎禮,此外還有紀錄片導演文海講座、文海新書發表,以及《自由寫作》網刊前執行編輯王一樑演講。地點均在寶藏巖國際藝術村52號展示間。

頒獎禮將於晚間七時於舉行,頒獎禮後,將由《自由寫作》網刊前執行編輯王一樑主講「孟浪和我與《自由寫作》」,以向獨立中文筆會創會人之一的孟浪致敬。

下午二時為紀錄片製作人、威尼斯影展導演,主講「視頻採訪、重大突發事件抓拍」;接著舉行文海導演《放逐的凝視──見證中國獨立紀錄片》新書發表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