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属:刘晓波命在旦夕

家属:刘晓波命在旦夕

 

胡佳前妻曾金燕今天在推特上发布一张刘晓波近照。

刘晓波被诊断为肝癌晚期的突发消息引起各方强烈反响。来自家属的最新消息说,他生命留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中国当局依然以病情严重、家属同意为由拒绝刘晓波出国治疗,但其他消息来源证实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已经向中国当局表达了希望出国的要求,也有报道称他的病情允许他出国,甚至有报道说,习近平访港回国后有可能改变之前不允许刘晓波出国的决定。

多个人权团体呼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确保刘晓波生命最后一程获得不受任何限制的自由。有刘晓波的朋友指当局对刘晓波的迫害纯属慢性政治谋杀。

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星期四,刘晓波的一位亲属在给路透社的短信中说,“他的身体情况不太好,肝硬化已经转为腹水。看上去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中国当局仍严控刘晓波消息外传,打压传递消息的人,以至于上述两个消息来源,包括传递消息的人,都不敢暴露姓名。

同一天,中国当局告诉美国、德国和欧盟外交官,刘晓波的病情不允许他到国外接受治疗,他家属同意他就地治疗。

但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告诉路透社,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已经告诉中国当局,她希望丈夫到国外治疗。刘霞4月份两封手书经由旅德著名作家廖亦武已经公开,明确表达了他们夫妻希望出国的愿望。

与此同时,香港电台的消息称,刘晓波肝脏肿瘤并没有出现之前传说的已经破裂,“他本人神智清醒,没有昏迷,能够进食。” 消息引述法新社的说法,“昨天刘晓波的多名亲属都表示,刘晓波希望离开中国,到外国去治疗。”

该报道还说,“刘晓波的汉学家朋友白夏介绍,刘晓波的律师长期以来以他患有慢性肝病为由,要求当局批准他保外就医,但都未获准。”

求习近平发怜悯之心

星期四,美国笔会(Pen America)发表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要求习近平保证刘晓波在接受治疗期间获得不受限制的自由。公开信说,许多笔会同人一直视刘晓波为“珍贵的同事和朋友;他病重的消息让我们心碎,我们希望你显示对他的怜悯之情。”

公开信说,“我们呼吁你以人道理由确保刘晓波被允许在他保外就医期间不受限制地接触朋友、家庭和其他人,并撤销对刘霞的软禁。”公开信还要求习近平给予刘晓波能获得不受限制地选择治疗方案的机会。

人权组织中国人权6月26日发布的声明说,“监狱当局怎么可能早前不知道刘晓波的身体状况?怎么可能之前没有任何症状,然后突然就被诊断到了癌症晚期了呢?”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说,这一切也许是蓄意的,“对此,我们不能沉默袖手旁观,必须要追究中国当局的责任。”

人权观察6月30日的声明敦促中国停止对病重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限制,停止对刘晓波家属朋友的骚扰。声明说,中国政府应立即撤销所有对刘晓波、他妻子刘霞的限制,他们应该能够到任何他们愿意去的地方治疗,并能不受任何限制地与家人、朋友和外国外交官接触。

人权观察中国主任理查森说,从刘晓波被错误监禁到被转移到医院后的治疗,“习近平已经表现出了对刘晓波生命令人惊讶的轻蔑。”她说,“习近平如果允许刘晓波和他妻子得到他们希望的自由,仍可减轻一些对他声誉的伤害。”

明镜:习近平可能批准刘晓波出国

星期五,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在“点点今天事”节目中说,国际社会希望派医疗队到中国去为刘晓波会诊,中国政府也表示愿意由政府出面来邀请外国专家,而且过去几天已经从上海、北京等地请了一些西方肿瘤专家帮助刘晓波诊治,但是问题居然出在没有刘晓波的病例,因为“当局至今仍没有把刘晓波的病例交给他本人或他的家属。”

何频说,中国官员继续以秘密方式对刘晓波进行治疗,“他们甚至不敢把真实情况向上汇报”,但他说,习近平在访港时已经听到了有关呼声,“但他对此事的细节不甚了了,回北京后他有可能会纠正之前做出的不准出国治疗的决定。”

何频表示,在15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签名呼吁救援刘晓波的公开信上,华人得主崔琦、朱棣文、高锟、李远哲、高行健已经签名;还未签名的有丁肇中、李政道、杨振宁、莫言和屠呦呦。他说“历史已经记录在案。希望他们尽快补上。”

刘晓波2008年因起草主张中国走宪政民主道路的《零八宪章》于2009年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2010年10月8日,他在狱中获颁诺贝尔和平奖。中国政府拒绝让他或其家属前往奥斯陆领奖,相反对他的妻子刘霞实行全天候监视居住。

这是慢性政治谋杀

北京之春杂志社荣誉主编、中国民运政论家胡平在上周的一个讨论会上说,中国当局对待刘晓波的行为是“慢性政治谋杀”。他说,当务之急是让刘晓波到国外治疗,“尽管中国有很多好的医院好的医生,但中国有个非常邪恶的坏政府!”

胡平说,中国当局对刘晓波的迫害非常残酷,“包括对他的家人,妻子刘霞被于世隔绝这么多年,陷入深度忧郁症,他的妻弟被以莫须有罪名判11年徒刑,他的岳父母都是在这段期间过世,显然是为了向刘晓波本人施压,包括对他的身体的摧残。”

而这一切之所以都发生在刘晓波和他的家属身上,原因就是中国当局深知刘晓波对中国民主运动的重要意义。胡平说:“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后他就成了中国人权民主运动的道德象征,可以想象中共当局非常害怕,不愿意这个道德象征的存在。”

刘晓波这位中国唯一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怎么炼成的呢?三年前在纽约的一个小型讨论会上,他的朋友们在思考、在回答这个问题。他们发现,刘晓波的获奖绝非偶然,他具备了其他中国的反对派领袖所没有的一些特质:

坚持立足国内、对自己的错误持忏悔态度、《零八宪章》的灵魂人物地位、承受苦难的意识,加上他在文学、哲学等方面的学养和才气,所有这些集中在刘晓波一人身上,形成了他与众不同的特质。

八九前的重大决定

刘晓波曾于1989和1993年两次到过纽约,特别是前一次,在他从一个文学批评家转变为有抱负的政治异议人士上尤显重要。

1989年,刘晓波完成了挪威奥斯陆大学的访问学者研究后来到美国,当年3月来到纽约,当时他是来搞文学批评的,拎着一箱子自己的著作作为“敲门砖”。他参观美术展,逛百老汇,买皮夹克。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说,但是,在1989年“六四”返回中国前,刘晓波实现了一个转变:“他对政治的兴趣严重地覆盖了文学和其它方面。”贝岭说:“八九之前他已经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走入政治。”

正当刘晓波准备接任海外民运刊物《中国之春》主编职位、犹豫着要不要办政治庇护的时候,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爆发了,他毫不犹豫地立即决定回国。旅美学者冯胜平回忆,当时大家都很激动,包括刘晓波在内,有5个人决定立刻回国, “结果真正到了走的时候呢,四个人以各种理由都不走了,只有晓波一人走了。”

曾在美洲华侨日报任编辑的王渝回忆道,“我们都劝他不要回去,担心他的安全,那他觉得这是一种责任,这个时候一定要回去。他倒没有讲要去领导这场运动,他的讲法是他真的没有想到这群年轻人这么可爱,做了这样的事,他要回去跟他们在一起。”

2014年1月的一个星期六,一些曾在纽约与刘晓波有过接触的朋友,在《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家聚会。座谈会的题目是“刘晓波在纽约——1989、1993”。

1993年,刘晓波在纽约只呆了几天。当时他应邀到澳大利亚访问,然后到美国接受文献纪录片《天安门》制作者的采访,并在台湾《联合报》发表《我们被我们的“正义”击倒》,对“八九民运”作了批判性反思,引起海内外异议人士很大争议。那次,刘晓波再次谢绝了海外一些朋友要他留下避难的建议,返回中国。

在此之前,刘晓波有过一段颇受争议的经历。“六四”镇压后他被捕入狱,写过悔过书,还以“证人”身份说过“天安门没有死人”的话,被官方利用来掩盖屠杀。

他反反复复地忏悔

那年,胡平和刘晓波的好友陈军,陪刘晓波去波士顿接受《天安门》制作人卡玛的采访,一路上他一直在谈他“六四”后那些备受批评的事情。胡平说:“他老那么说,就说明他希望留个好的记录,他不希望有个不好的东西。而他自己不能回避这件事情,因为大部分人都采取回避态度。”

出狱后,刘晓波被负罪感困扰,一直寻求为“六四”难属做些什么。世界日报资深记者曾慧燕说,“六四”十六周年时,他写了一首祭诗献给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儿子蒋捷连:“面对你的亡灵,活下来就是犯罪,给你写诗更是一种耻辱。”已故自由派知识分子许良英至死都没有原谅刘晓波,刘晓波则在文章中反反复复地向他忏悔,期盼老人的宽恕和原谅。

80年代,刘晓波以一匹文坛黑马出现,自视甚高,个性桀骜不驯;在学术上,他最愿意做的事就是“修理”权威。“六四”出狱后,他为忏悔自己的错误,不断赎罪,甚至祈求不能理解他的人宽恕和原谅他,前后对比,判若两人。贝岭说:“我没有见过一个人在他一生里面如此强迫地要改变自己所有过去曾经有过的东西,这个转型里面让我看到那么不自然又那么努力。”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后对他的争议并未减弱,最具争议的也许就是他的“无敌论”。2009年12月23日,在被定罪前,他在狱中发表了《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一文,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遭遇看待国家发展和社会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贝岭说,至今仍有他昔日的朋友称他为“装逼”,但他的好友认为那是不理解他。

陈军认为刘晓波的“无敌论”有三层意思:“当时我们就讨论过怎么超越,就是说,你反抗你的被反抗者你怎么不沾染他身上的问题。就是说,你不是我的敌人,我只是顺便反对你,但是你不是我的人生目标;第二,可能是一种政治策略;第三,也许是信仰。我个人觉得,这三种的混合是最有可能的。”

他是当之无愧的领袖

刘晓波在《零八宪章》中的灵魂地位,以及他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从某种程度上可能都是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因素。不过,胡平认为,刘晓波在国内20多年的坚持,以及他与各领域反对派人士的良好关系,证明了他的领袖作用是当之无愧的:

“因为我老跟他联系,我很清楚,我们要做什么事就找他,你找到他就把什么事情都找起来了,没有他,你发现就找不着人了。党内的包括像鲍彤,还有胡绩伟,要买他的账;知识界的那些人、艺术界的那些人也买他的帐;异议人士、老民运人士都认他,所以他出头就能搞得起来。”

从受难意识的角度来看,刘晓波具有一般中国知识分子所没有的既能负重又能忍辱的特质。他与刘霞的患难爱情已经成为一段佳话。陈军说,牢狱生涯正把刘晓波塑造成一个目前中国无人能企及的反对派政治或精神领袖:“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在监狱里这样坐下来,11年坐下来,我们已经看到,他一点不比曼德拉、昂山素季差,只是说,中国有没有人用我们认为的那个比较有洞察力的方法把他描述出来。”

旅居纽约的网络活跃人士北风说,2010年诺贝尔和平被授予刘晓波,其本身作为一个群体的符号意义和代表意义,远重于他个人身上的特质。在北风看来,这是对二、三十年来这个群体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一种肯定:“我更愿意把它看为是对一个整体的褒奖。”

鉴于刘晓波病情的严重,中国政府态度的傲慢,刘晓波命运危在旦夕。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星期五在推特上写道:“如果刘晓波在不自由的状态下离世,中国驻美大使馆的地址就必定改为‘刘晓波广场1号’”。这一命名动议被上届美国总统奥巴马否决。杨建利表示,不光他的团队,全世界都在做着抢救刘晓波的工作。

回顾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33图)

刘晓波家人:刘晓波现在身体状况可搭飞机出国

刘晓波家人:刘晓波现在身体状况可搭飞机出国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6月30日引述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家人表示,刘晓波现在身体状况完全可以乘搭飞机出国,只要用救护车将他送到飞机上,有医护人员跟随照顾便可,沈阳有直飞美国的航班。

香港电台说,据了解,刘晓波肝脏的肿瘤并没有破裂,他本人神智清醒,没有昏迷,能够进食。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引述刘晓波家属表示,担心当局故意拖延,不让刘晓波出国,一旦情况恶化,刘晓波就不能乘搭飞机。

法新社说,昨天刘晓波的多名亲属都表示,刘晓波希望离开中国,到外国去治疗。但是中国当局一直不肯放刘晓波出国,其中的理由之一是刘晓波的病情太严重。

中国异议作家和思想家刘晓波在2008年12月参加发起《零八宪章》联署活动。次年2009年12月当局以“颠覆罪”判他11年重刑。

刘晓波的汉学家朋友白夏介绍,刘晓波的律师长期以他患有慢性肝病为由,要求当局批准他保外就医,都未获准。

四面八方要求北京当局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放他出国治疗的呼声不断:昨天全球154位各领域的诺贝尔奖得主联署公开信,呼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以人道原则允许刘晓波和妻子刘霞到美国治病。

网上呼吁释放刘晓波的联署截至昨晚已超过1450人签名。负责联署的“自由刘晓波工作组”表示,联署信息虽被当局封杀,仍有1400多人突破封锁签名。工作组表示,在上海、北京、广州多地有参与联署的人被当局以传唤谈话等方式,要求不再为刘晓波发声。

法廣中國之聲2107/6/30

救援劉曉波刻不容緩

20170211-030

我们响应高瑜老师的呼吁:“让刘晓波回家!让他自由地选择医院治疗,让他能在妻子的臂弯里吃一口可口的饭菜……让他自由!帮助他康复!”民主中国阵线要求中国政府,从人道出发,立即释放刘晓波,让他出国治病。今年7月7日至8日,在汉堡的20国集团峰会期间,声援营救刘晓波将成为我们的主题之一。民主中国阵线将呼吁20国首脑关注刘晓波病况,敦促习近平立即释放刘晓波,确保刘晓波得到良好的治疗。

 

这些年,整个世界都在关注《零八宪章》的起草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人们已经开始默默地掐指计算着刘晓波出狱的时间。再过两年多,刘晓波就能走出监狱,获得自由了……

未曾想到,昨晚从国内传来了刘晓波已经肝癌晚期的消息,令世人惊愕和愤怒。今天,围绕着刘晓波的病情,人们询问着,议论着,刘晓波肝癌晚期重症是真是假?为什么故意隐瞒病况?是不是中共政府的陷害?肝癌晚期还有救吗?我们该怎么办?如何展开救援行动?

鲍彤先生建议:“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零八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争取建立宪政民主制度,是民主中国阵线追求的方向和目标。我们会坚持,我们会努力,把中国的民主运动进行到底!

我们响应高瑜老师的呼吁:“让刘晓波回家!让他自由地选择医院治疗,让他能在妻子的臂弯里吃一口可口的饭菜……让他自由!帮助他康复!”民主中国阵线要求中国政府,从人道出发,立即释放刘晓波,让他出国治病。今年7月7日至8日,在汉堡的20国集团峰会期间,声援营救刘晓波将成为我们的主题之一。民主中国阵线将呼吁20国首脑关注刘晓波病况,敦促习近平立即释放刘晓波,确保刘晓波得到良好的治疗。

民主中国阵线会立即给欧盟人权委员会、联邦德国议会人权委员会和外交部人权专员发函,请求关注和帮助刘晓波。

让我们一起为刘晓波的自由和康复,立即展开行动!

環球時報/2017/6/26日

北京拒绝刘晓波出国治疗 德美大使争取探视

北京拒绝刘晓波出国治疗 德美大使争取探视

被确诊为肝癌晚期的刘晓波希望与妻子出国治疗,但中国当局拒绝放行。目前,美国和德国外交官正在争取到医院探望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当局拒绝了刘晓波和妻子刘霞到国外接受治疗的要求。刘晓波的律师尚宝军周四(6月29日)对德新社记者确认这一消息。本周一外界得知,刘晓波5月23日被确诊为肝癌晚期,获保外就医。

据尚宝军转述,中国司法部一名官员周四在与德国和美国以及欧盟驻华大使会面时表示,61岁的刘晓波目前的身体状况较差,"不适宜长途转医"。德新社援引消息人士报道,德国和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外交官正在争取获准到医院探望刘晓波。

刘晓波目前据称在沈阳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住院治疗,他并没有获释,而是在继续服刑,因此在医院受到严密监视。据他的律师尚宝军说,在保外就医的情况下,出国治疗并不是没有可能。尽管中国法律一般不允许服刑尚未期满、或"有损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人出国,但以前也有过这样的先例。

 沈阳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刘晓波的命运或许成为默习会议题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下周将访问德国。在参加汉堡的G20峰会之前,德国总理默克尔将在柏林与习近平会谈。德新社认为,刘晓波的命运或许也将成为两人会谈议题之一。

刘晓波于2009年12月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11年监禁。此前他一直拒绝被送到国外。他的妻子刘霞则长年处于软禁中。在一封现在被透露出来的信中,刘霞称刘晓波改变了想法,她说,没有想到丈夫现在同意与她和弟弟刘晖"一起离开"。这封信是刘霞今年4月写给流亡德国的作家廖奕武的,也就是说是在刘晓波被确诊为肝癌之前。

长达7年的软禁给刘霞带来极大伤害。据她的友人称,刘霞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她在写给廖亦武的手书短信里写道:"我厌恶我的生活,……我渴望逃离"。

叶宣/石涛 (德新社)

154位诺贝尔奖得主要求中国放行刘晓波夫妇到美国医治

 

154位诺贝尔奖得主要求中国放行刘晓波夫妇到美国医治

美东时间今天早晨全球154位不同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联合发表给习近平的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以人道主义的原则尽快放行罹患晚期肝癌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和病弱的妻子刘霞到美国医治。

得知刘晓波病重的消息后,美国人权组织“现在自由”和公民力量联手在全球展开救援活动,其中包括敦促美国行政机构和国会的行动以及协调这封诺贝尔奖得主公开信的活动。现在自由的创办人Jared Genser 是世界著名人权律师,是刘晓波夫妇的国际律师顾问。

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透漏,这封由154位诺贝尔奖得主签署的公开信之所以能迅速协调成功并发表是因为它是建立在以前工作的基础上的。2013年底,习近平上任中共总书记不久,现在自由和公民力量就组织协调了13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发表了给习近平的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所以这个理念和联络的基础都在,再次动员就相对容易些。他说:“这么多世界科学界、思想界、文学界、人权界、和平界的顶尖人物走在一起为一件事情发出一个声音在历史上都是少见的,所以具有历史意义。原则上讲,各个领域的领袖人物必定应该是人道主义者。”对于中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缺席,杨建利解释说:“我特别希望莫言先生和屠呦呦女士能够签名,但是我们一时手头上没有他们的联络方式,时间又非常紧迫,所以没有找到他们签名我们就把公开信推出了。我相信他们是人道主义者,对刘晓波的状况内心一定有触动。如果他们得知这个消息愿意签名的话,非常欢迎与我联系,签名开放式继续,就像中国的宪政民主运动一样。”

这封154位诺贝尔奖得主为营救刘晓波的公开信同时抄送美国总统川普、国务卿提勒森和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公民力量新闻组/2017年6月29日

议报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7328

蘋果日報【A1頭條】疑官方發放獄中片段 劉曉波夫婦 想離開中國

蘋果日報【A1頭條】疑官方發放獄中片段 劉曉波夫婦 想離開中國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確診末期肝癌,各界繼續爭取他赴海外就醫。劉曉波妻子劉霞的親筆信昨首度曝光,證實夫婦欲離開中國。美國新任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稱,美方願見劉曉波到海外接受治療。隨着國家主席習近平今起訪港,本港多個團體昨佔領金紫荊廣場,要求當局釋放劉曉波。至深夜劉曉波在獄中狀況的影片突曝光,疑是官方發放粉飾太平。

記者:曾昭坪 莫劍弦


美國明鏡網創辦人何頻昨透露,今年4月當劉曉波在經過長時間被隱瞞病情後,終被告知自己身體狀況時,「他很震驚,幾乎就崩潰了」,瞬間改變他長期不離開中國的原則,決定陪劉霞一起出國治病。何又指,劉曉波於上月22日再發現身體有問題,當日被送到瀋陽的醫院檢查;翌日劉的肝癌腫瘤破裂出血,而這是肝癌致死主因,內地司法當局當日才決定讓他保外就醫。官方聲稱,劉目前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接受治療。何頻昨晚指,劉目前已轉到軍隊醫院,當局不批准劉曉波夫婦出國接受治療,「他要是不出來,生命周期只有幾個星期到3個月」。而劉曉波夫婦摯友廖亦武,昨在Twitter貼出聲稱是劉霞於今年4月20日發出的親筆信,內容提及「我厭惡我的生活……我渴望逃離,沒想到劉曉波同意跟我和劉暉(劉霞胞弟)一起離開……」。另一份據悉為劉霞於今年4月9日親筆寫的「治病申請書」,則顯示劉霞訴說自己抑鬱病情時有發作,她把病情告知丈夫劉曉波後,他非常擔心自己,同意陪她出國,並指「德國政府非常歡迎我們一家去德國」,特向當局申請赴德低調生活。廖指已代劉向美國及德國政府提出治病申請,目前得到積極回應。與國家主席習近平私交逾30年的美國新任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前日抵北京履新,昨在北京官邸舉行記者會時提及劉曉波:「事件十分嚴重,我們對他及其太太深表同情,並關心有甚麼可以幫忙。我們美國人希望看見他有機會到其他地方接受治療。」而台灣陸委會昨也指,願為劉提供醫療協助。內地維權人士胡佳昨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透露,前日起被當局禁止離家,以阻他到瀋陽探劉曉波。他又指美方要先以面見或電話通話,獲劉曉波夫婦許可才能啟動外交程序。何頻昨晚稱,美國白宮已確認夫婦出國意願,現正展開相關程序。至昨深夜,海外博訊網突在Youtube放上影片,稱疑為官方刻意發佈,顯示劉曉波身陷囹圄7年來的狀況,包括與獄中人員打羽毛球、跑步等,又顯示劉獲獄方安排定期身體檢查,劉更稱「我體檢、抽血、做彩超挺好的」。影片又特寫劉獲官方放行,離開監獄吊唁其於2011年去世的父親,劉更表示監獄人員對他很關心很好,「從我內心來講我挺感激(他們)」。影片又顯示劉患肝病後的畫面,顯示大批醫護人員對其照顧,甚至有多名專家開會討論其病況。影片最後顯示劉向醫生稱,自己已有乙肝病史20多年,似是官方刻意為外界指控監獄惡劣生活導致劉患肝癌「闢謠」。而香港眾志、社民連等團體10多名成員,昨傍晚到金紫荊廣場示威,更爬上金紫荊像拒絕離開,他們在金紫荊像掛上釋放劉曉波、市民要求真普選等標語表達訴求。民間人權陣線昨召開記者會,宣佈將於明晚在灣仔電訊大廈外舉行集會,向屆時身在灣仔的習近平表達釋放劉曉波訴求;另外公民黨、民主黨計劃向習近平遞信,將提出要求習釋放劉曉波;而支聯會將於今晚在終審法院外舉行釋放劉曉波燭光集會。 
 

蘋果日報/2017/6/28

贝岭: 刘晓波到国外治疗是最佳选择

贝岭:刘晓波到国外治疗是最佳选择

申華

刘晓波罹患肝癌晚期消息传到台湾,台湾政界和人权活动人士迅速做出反应。有的提出刘晓波应到国外治疗,有的对当局强令刘晓波家属不得对外公布刘晓波病情无比愤怒。不过,也有的要求,尊重医生的专业判断,力求最好治疗。

中国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狱中罹患晚期肝癌,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保外就医的消息星期一传出后,台湾媒体网上平台很快转载,电视台不断插播消息,刘晓波照片反复出现在屏幕上,较长报道陆续跟进,刘晓波其人其事再次回到台湾公众视野。

刘晓波,1955年生人,曾参与起草发表《零八宪章》,呼吁中国落实民主。2009年12月被判刑入狱11年,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形同软禁

刘晓波病况消息传出当晚,正在立法院参加晚间院会的时代力量党立委黄国昌对美国之音说:“对刘晓波先生长期以来在中国境内推动民主和人权,我们都是高度支持。台湾公民社会针对刘晓波先生得到诺贝尔奖以后,反而遭到拘禁的事情,我们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声援。由于现在晓波先生身体的因素,我们呼吁北京政府能够基于人权的考虑,尽早地能够释放他,给他最妥善的医疗照顾。同时祝福刘晓波先生,身体无恙异,一切安好。”

当晚在立法院参加院会的民进党立委庄瑞雄对美国之音说,保外就医如同软禁。他说:“其实,基于人道,任何人应该保外就医,就要保外就医,何况刘晓波是全世界知名。在中国是政治上的异议人士。中国要做一个妥善的处理。现在对他进行保外就医,以外界来看的话,在那个医院,就形同软禁啊。我们祝福他赶快恢复身体健康。人不管有多大的理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良师益友”

前六四天安门学运领导人吾尔开希,昨天通过脸书发表感言。吾尔开希称刘晓波是八九年民主运动的“重要伙伴”,是他个人的“良师益友”。他认为,刘晓波健康恶化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监狱中身心受到煎熬”,他对中国政府表示“无比愤怒和强烈抗议”,并要求恢复刘晓波与外界的正常联系”。

国外治病

有舆论希望刘晓波到国外治病。对此,德文版的《牺牲生命:刘晓波传》一书作者贝岭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说:“到国外治病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但是有个前提,还是要他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我知道,刘霞一直想到国外去疗养,但是中国不让她走。目前的情况下,到美国来真不如到德国,因为德国之前有过安排,是对刘霞的安排,而且要去就是他们俩人一起去。”

贝岭说,他刚刚与刘晓波的前律师尚宝军通过电话,还得知了一些令人愤怒的细节。贝岭说:“最不能容忍的是,刘晓波在医院已经一个月。中国要求他的家属,严格不要向外面披露这个情况,消息直到今天才披露出来。他的家人为了能够陪刘晓波,不得已保密了一个月。”

尊重医生

不过,关于刘晓波的治疗,立委黄国昌建议:“有关他的病的状况,我们还是要尊重医生的专业诊断。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事情是,尽快让刘晓波和他的家人,在没有受人监视的情况之下团圆。然后给刘晓波最好的医疗团队的照顾。”

在台湾政府方面,陆委会已经表态,要求中国大陆当局尽快释放刘晓波,以开阔包容胸襟,面对以和平方式表达政治改革、民主发展等诉求人士。

美國之音/2017ˊ27

傳月初肚痛始驗出末期肝癌 劉曉波盼出國醫

傳月初肚痛始驗出末期肝癌 劉曉波盼出國醫

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服刑近8年的大陸異見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日前證實患末期肝癌獲保外就醫後,國際社會隨即介入「營救」,陸美為此交鋒。美國國務院呼籲大陸釋放劉曉波,大陸外交部強硬回應稱,任何國家都無權利就大陸內政指手劃腳。另有消息指,劉曉波正接受標靶治療,但癌細胞已經擴散。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艾倫於當地時間周一發表聲明,指已注意到劉曉波保外就醫的報道,美方呼籲大陸當局釋放劉曉波,解除對其妻劉霞的軟禁,並為他們提供保護及自由。美國國會大陸問題委員會亦發聲明,促請美國總統川普向大陸施壓,讓劉曉波及其他在囚異見人士能赴美治療。



大陸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今日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稱,任何國家都無權利就大陸內政指手劃腳。被問到當局有否收到劉曉波要求,指要到美國接受治療,陸慷回應稱大陸是法治國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其他

國家應尊重大陸司法獨立及司法主權,不得利用任何所謂的個案,干涉大陸內政。他又強調,大陸政府對公民的出入境一向依法管理。



劉曉波正在遼寧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接受治療,《美國之音》報導指,《德國之聲》前記者蘇雨桐在推特發文稱,「劉曉波原話:希望出國就醫,死也要死在西方。」劉霞好友、作家野渡表示,得知劉曉波正接受標靶治療,但癌細胞已擴散。有家屬就指現時劉曉波已不能做換肝手術。

東網/2017/6/27

安德烈:北京称八名知名肿瘤专家救治刘晓波

北京称八名知名肿瘤专家救治刘晓波

安德烈

刘晓波在“保外就医”数周之后,北京官方当地时间周一晚上终于通过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出面证实,刘晓波因患肝癌,“依法批准保外就医”。当局称:一个中国知名肿瘤专家组成的八人医疗小组正在救治。有分析称, 官方此举似乎显示不愿留下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迫害直至死的恶名。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在官网发布消息说,”锦州监狱服刑人员“刘晓波正由”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已组成由8位国内知名肿瘤专家参加的医疗救治小组,制定了治疗方案。刘晓波正在按医疗方案接受治疗“。

刘晓波的律师尚宝军周一向外界披露了刘晓波肝癌晚期的消息。据知情人士透露,刘晓波已经住院抢救一个月,家属被迫隐瞒消息。如果不是律师公布消息,谁也不知道刘晓波面临重大生命危险。

但另外渠道的消息则称,北京深知刘晓波在国际社会有相当影响,如果让”悄悄死去“弄不好会酿成重大危机。因此透露病情消息不得已而为之,派八名专家救治也是多少有点顾忌外界会指责习政权硬是把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活活害死的恶名。

但是,刘晓波的一些朋友得知这一消息后,前往前述医院探视,医院查不到刘晓波其人。有人怀疑是以化名身份入院,也有可能是一种“调虎离山计”,害怕引起社会波动。

刘晓波的友人胡佳发推说,”中国最好的肝癌治疗医院在北京,中共的高官和我们一样清楚,刘晓波和刘霞向当局表示了要回北京治疗的意愿,但是却被冷血的中共政法当局拒绝。理由是北京下半年要开中共十九大,不能增加政治不稳定因素。在当局看来让刘晓波和高智晟这样的良心犯返京是纵虎归山”

现年62岁的刘晓波是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八九六四运动时期不顾个人生命危险,到天安门广场试图说服军队不要开枪镇压学生,是有“天安门三君子”之称。随后却被官方以幕后策划学生运动罪名下狱。出狱后本心不变,撰文写作,主张中国建立一个宪政社会,2008年参与起草主张在中国建立宪政社会的『零八宪章』而被捕,次年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关押如辽宁省锦州监狱至今。

 世界之聲/2017/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