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所谓“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的声明”的驳斥

 

 

对所谓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的声明的驳斥

 

独立中文笔会秘书处

2016420

 

 

【导语】

201648日,笔会有人以理事会名义就贝岭会长接受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对外发布了所谓声明。这份声明对笔会现状歪曲事实、说谎造假,对本届笔会及会长贝岭,作出了多项不实指控、恶意中伤。本着还原事实、以正视听的原则现予以澄清,加以驳斥,公告于会员大众。

【一】

延期大会是常秘陈标的请求,贝岭多次公之于众。

证据表明财务人员玩忽职守,造成笔会断供重大损失。

贝岭恪守职责,遵守笔会章程,不但没有违规,而且,忠实地护卫了言论自由、写作自由的章程规定及普世原则,严格地遵守了第七届换届选举大会的各项规定。相反,长期一贯地违规越权、擅权、滥权干扰笔会正常秩序架空理事会及会长的另有其人!已经遭到历年及第七届大会连续数月的查证曝光。

贝岭参与出纳是理事会允许和当时的工作需要,且仅半年左右。笔会有的无法结账的财务是因为受制于司库及有关规定。

贝岭不但没有“开支违规”,而且,在笔会历史上首次以会长身份于2015年向全体会员公开通报,披露了因专职多年的笔会财务秘书在2013年和2014年连续两年“忘记”填报在美国维琴尼亚州注册的非盈利公司税表,导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于2015年宣布对本笔会中止资助的重大责任事故,及本笔会前前届会长、理事会、秘书处过去隐瞒了亦因专职多年的笔会财务秘书在20102012年间连续三年亦未按年按时填报原在美国纽约州注册的非盈利公司税表、导致该公司被纽约州政府永久注销该公司非盈利资格的更重大责任事故。

所谓的理事会声明却诬指贝岭任会长期间,没有完成报税,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是栽赃,以让财务秘书逃脱应承担的重大错责。

2015427 日,财务秘书兼会计张裕在理事会上白纸黑字:

可能需要交罚款维持。如果交晚了,就看罚了。我是认为无所谓的,要罚款就不交,废掉该公司拉到。如果失去一个注册,还可以另外再注册,终结美国的公司,并不存在任何财务损失问题。

张裕无视司库司鹏程的多次劝告,其结局是,笔会面临失去美国的免税资格。

笔会历史上,从2005-201510年里,笔会公司多年未填报年度税表、NED多次断供,其中导致丧失免税资格。 直至贝岭任会长才给予高度重视,将此公之于笔会大众,他亦在20159月公开检讨。

去年10月,常务秘书陈标因会员大会筹备之需请示会长贝岭,明确要求大会延期至12月下旬,圣诞节后。所以,贝岭故意拖延会员大会的召开 为诬陷,陈标可以为证,贝岭亦有多次专帖说明。

【二】

笔会现任会长及创会人贝岭竞选理事公告的首批推荐人高冠59人。

意图分裂笔会以连任会长纯属造谣、污蔑!

在等额选举的喜剧中妄称虚假的多数。

声明所谓多次擅自发布未经理事会授权的文件另行指定大会主席另开会场意图分裂笔会以连任会长的所谓各项重大违规是某些人抵赖分裂责任、互相策应、歪曲事实真相的反诬。

20151213日分裂前,笔会现任会长及创会人贝岭竞选理事公告的首批推荐人高冠59人(不完全统计),包括:

胡平,徐文立,杨建利,刘京生,雪迪,郭罗基,彭涛,刘二安,朱学渊,张扑,王一梁,江南,井蛙,王藏,李进进,严正学,荣伟,任协华,范燕琼,阿钟,王巨,孙立勇,郭永丰,野火,逸风,姜福祯,晋逸,楚金,胡志伟,盛雪,吴非,梁太平,司鹏程,颜伯钧,黄文海, 车宏年,王小宁,子木,杨子立,祝正明,欧阳懿,莫建刚,任畹町,艾鸽,罗勇泉,彭涛,徐琳,杜导斌,黄元璋,曾建元,龙青,怀昭,梁慕娴,曹飞云,肖国珍 ,杜导斌,高洪明,巩磊,尾生…… (如有不确请纠正)

意图分裂笔会以连任会长纯属污蔑!

根据笔会2015年向国际笔会交付的会费记录,本会该年甚至往年,实缴纳会费的会员人数难逾80人。向国际笔会申报本笔会交会费人数则长年虚假。第七届大会期间的第三会场继续作假: 实际拥有投票权的会员人数是318人。 总报到人数165人, 已具备召开会员大会的合法性。[第七届会员大会:6621]

摘张裕ZhangYu <yuzhang08@live.se> [笔会 42035] 大多数会员未交会费?

On 22 Sep 2015, at 11:18, 张朴“Pu Zhang" <puzhang0915@hotmail.com> wrote言可证:

现在在册会员名单上有367人。已知今年交会费者还不到11030人,公布了没意思。张裕

2010年前后至2014年间,秘书处专职交国际笔会会费经办人长期暗箱操作、弄虚作假,蒙骗和左右历届会长,构建保密规定,用笔会经费每年对国际笔会虚缴会员实交会费。很多会员、前会员早已退出、失联、拒绝参加笔会活动。20159月,张裕被迫承认两年间只有30人交会费。20161月,可经贝岭反复督促要求,大会前缴纳会费的人数中,国内实交会费人数仍未公布。

直到201619日,大会秘书处仍旧公布本会现有会员369人,实际拥有投票权的是318人,总报到人数162-165人,(摘[第七届会员大会:6621])而选举理事投票含相当数量需确认委托他人投票者,总人数仅96人,(摘201623[独立笔会第七届会员大会 3427] )第三会场等额选举会长,投廖天琪票者,含需确认委托他人投票者,总人数亦仅为65票。 (摘201628[第七届大会新社区2180]

【三】

三大连续分裂大会的历史记录。其专权行为强烈而持久、不计后果。

改革派遵守了实质正义和程序正义,做了最大的让步。

贝岭任会长期间,根据笔会章程的职务授权,同时,理事会的各项决议,为挽救笔会分裂趋势,解除禁言,耐心劝导,继而最终摆脱了笔会中专权者的系列性干扰与阻碍。

20151224日,部分理事违背会长是理事会会议的召集人的章程规定,偷袭式举行了平安夜会议,违章指定大会主席,非法解除贝岭会长职务举行大会被会员抵制腹死胎中。

201619日,试图操控大会者一意孤行,又策划了另一个会员大会继续被会众联名抵制,几乎无会员参会。这是人心的向背。从而,分裂再次被暂免。

由于网委长期的非法禁言、预审、屏蔽,贝岭会长不得不在1月新设大会社区,在网络上剥夺了专权人员的垄断与控制。

为了促成大会顺利进行、缓和对立情绪和避免分裂,大会召集人贝岭与秘书长张小刚努力协调,积极运作双方妥协,任命双方接受的大会主席和秘书长,协议前提是:各项章程修正案写入议程,提交大会表决,同时,为避免分裂不再开设第三大会会场。

以下章程修正案草稿序列

章程修正案之一:关于秉承国际笔会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保障会员言论自由权;

章程修正案之二:关于修改会员缴纳会费的规定;

章程修正案之三:关于重新实施会长负责制;

章程修正案之四:关于更改副会长产生的方式;

章程修正案之五:关于增加理事会的透明度;

章程修正案之六:关于变更开除会员之程序;

提案:关于增加笔会理事会及其他工作机构运作透明度;

遗憾的是,2016224日,因大会议程删除章程修正案和另开第三会场,协议未被遵守,也导致了两个会场并存的局面。第六届会长及大会召集人贝岭不得不再次在会员的要求下,另任命大会主席主持大会新社区第二会场大会。改革派既遵守了实质正义,也遵守了程序正义,做了最大的让步。

【四】

第二会场实行理事、会长差额选举贝岭以47票连选连任

第七届会长。

第三会场违背社团民主中差额选举的国际通则与惯例

上演了一出以65人投票或委托投票的等额选举廖天琪会长的

闹剧没有第二会长竞选人。

第二会场实行理事、会长差额选举,未与会会员不得委托与会会员投票,贝岭以47票当选笔会第七届会长。

【五】

秘密账户是笔会黑金政治的证据

该向第六届笔会理事会及会长未移交的秘密账户,一直隐匿至第七届换届大会之后。

独立中文笔会欢迎任何人出示贝岭涉嫌贪污或挪用笔会公款的证据。

秘密账户资金不翼而飞是轻描淡写、不得要领,实质是私吞笔会资财,有违法之嫌!

相反地,有人在第六届会长、理事会换届之际,对第六届新任会长与理事会、对笔会大众隐匿账号和擅领资金,这两个事件,充分暴露了原笔会管理层中有人企图长期操控、左右笔会的目的。

2016315日,笔会原任出纳司鹏程同时向第五届会长廖天琪、第六届会长贝岭发来举报信,称从银行获悉,笔会旧账户上约9万美金存款消失,并称因金额大且我不知情,银行方面交Fraud Department(反欺诈部门)处理

按照这一邮件的表述,这一账户按理应该在2013年换届时移交给笔会资金管理的后续责任人、第六届笔会会长贝岭,并接受理事会监督,但该账户并未在2013年换届时进行相应的交接。

所谓声明诡称,该账户中的存款在历年的财务报告中都被记入总数,因此不构成隐匿。同时,对该账户中的钱款的来源,也被解释为来自私人回捐和没有领取的工作薪酬。上述解释纯属狡赖、诡辩。前财务秘书张裕又于会员社区坦言该账户里的钱是他个人的存款,将私人的钱放进笔会账户,有违起码的财务常识,又怎能称为账目清楚

没有在换届时移交并长期脱离理事会监管的账户,无论其中款项是否计入财务报告,都不能改变该账户被隐匿的事实。

为此,最先举报此事的司鹏程、以及担任过财务秘书的张裕,应就会员关心的涉及该账户的若干问题作出说明,特别是对该账户中的款项转去了哪里?除司鹏程本人外,还有谁持有该账户的管理权这两个问题予以通报。

按照规定与惯例,笔会的账户应至少两人共同持有,司鹏程则至少清楚谁有可能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从账户中取走钱款,那么这个人是谁?隐匿的账户和隐匿的持有人是否又隐藏了更多的秘密?当事人和知情人未向会员作出解释。

独立中文笔会欢迎任何人出示贝岭涉嫌贪污或挪用笔会公款的证据。

【六】

所谓「理事会声明」奢谈笔会是统一整体

部分人真有笔会是统一整体的认知吗?

请会员回忆并参阅笔会区中发布的以下决议及文件:

816日,理事会决议近期笔会网络区管理署名的建议

98日理事会决议接受网委代理人小乔辞职的提案;

99日理事会决议即日起开放被禁贴会员发言权;

910日理事会通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拒绝了本笔会向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015-2016年度〕资助申请

915日理事会再次敦促笔会网委会执行理事会99日关于立即允许被禁贴会员在会员区自由上贴的决议;

1030日理事会第九次会议10项决议公告。其中议程八: 关于秉承国际笔会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保障会员言论自由权的提案;

1227日贝岭为一个没有禁言的笔会致会员的公开信。

【七】

以禁言和反禁言为焦点,对言论自由的捍卫与侵害大辩论,

是笔会内争走向分裂的价值根源。

2015714日,一位理事因在笔会社区发表关于笔会的五权分立 一文 , 批评、暴露了个别人长期控制着笔会的(注:比喻)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财务权和言论权。

笔会正一步步堕落为个别人的私家花园。

网管中有人长期对会员使用各种污言秽语,遭遇很多会员的抗议和批评,而张裕却长期包庇,反而对批评者大量警告及多人被禁言。竟然全体会员也被数次警告:再转被封名者的信件到社区”“也将按违规予以警告等处罚

从此,打击报复的禁言专制引发公愤,爆发了笔会有史以来护卫言论自由的持续大辩论。笔会内部出现了严重的价值对立和分歧,但其背后仍然是权财利益。

12名会员随即联署《关于保护和改善笔会社区言论环境的提案》后来联署达20余人。

大会期间,网委随心所欲的禁言、预审、屏蔽,经揭露后更加暴露无遗。

作为以捍卫言论自由为宗旨的组织,出现侵害言论自由的现象,既是对笔会宗旨的背离,也是对每个会员权利的挑衅。

笔会不提供、不保障言论自由的荒唐思维,无疑是正确与谬误的论争。以禁言专制滥权、报复会员发帖,打击、压迫会员的批评、监督权利,是言论自由与专权独裁基本价值的分野与搏斗,因此辩论尖锐激烈且持久。

【八】

上届理事会和秘书处中的部分成员从大会的筹备阶段始

就为抢夺大会的筹备权、主持权而践踏笔会章程。

笔会章程第二十九条规定:

笔会会长行使下列职权……1、召集和主持理事会会议。

笔会章程第十七条规定:

会员大会每两年召开一次,由会长召集并责成秘书处负责筹备。

笔会会员大会议事规则规定:

第二条 大会的召集 2.1、会长为大会召集人。

第五条 大会主席5.1、会员大会召集人应担任大会主席,或委托其他人担任。

5.2、大会主席的权责:

1)决定和宣布每次会议的开始与结束;

2)在进入大会议程之前,向大会通报任何自己认为要立即关注的事项;

3)指定大会秘书处及其秘书长和三名监票人;

笔会会长召集理事会、召集会员大会是笔会章程的硬性规定,毫无歧义。

笔会章程”“笔会理事会议事规则”“笔会会员大会议事规则 三大文件一致共同清晰地

如上所述,笔会会长召集理事会、召集会员大会是笔会章程的硬性规定,毫无歧义。

笔会章程”“笔会理事会议事规则”“笔会会员大会议事规则 三大文件一致共同清晰地表明了:会长是召集人,召集人是会长;大会主席决定和宣布每次会议的开始与结束;指定大会秘书处及其秘书长和三名监票人;是无可变更的规定。凡有民主素养者均懂得加以遵守。

然而,20151118日,笔会副秘书长王金波以私函请贝岭会长放弃第七届大会的筹备权、召集权、主持权、不参选理事权、不介入大会秘书处组成、不参与大会所有议程黑函威贝岭你肯定选不上,以体面下台”“由秘书处全盘操办秘书长接任大会主席 要挟,公然剥夺大会召集人和理事会的权力和决策,意图操控大会筹备。是什么力量决定贝岭你肯定选不上?不值得会友们深思吗?

早在2011年,张裕就已将自己的修改提案以笔会理事会通过的《笔会章程》修正案第19条呈世。201626日,即便在我方不承认的第七届大会第三会场上,会员野渡亦征求联署成功:就笔会章程第19条的事实真相要求大会主席召开特别听证会议的紧急提案。 摘[笔会 54007]

紧急提案指出:

2011年会员大会里投票通过的《独立中文笔会章程》修正案第19条并非笔会理事会投票通过的《独立中文笔会章程》修正案第19条。按照笔会章程,《独立中文笔会章程》修正案的通过是无效的。

野渡认为:

章程是一个组织的基本法,如果一个人权组织,连基本的事实都不敢探求,我们枉称人权组织。如果一个文学组织,连真相都不敢寻找,我们枉称文学组织。

为了笔会的章程真相如何,同时为了避免笔会再内乱,我在此依据章程赋予的会员权力,提出紧急提案,对2011年笔会会员大会章程修改案第19条的真相要求特别的听证会议,此听证不涉及修改章程及大会的法理问题,只为了作为会员和公民个体的基本权利:要真相,拒绝谎言。给笔会全体会员一个负责任的全面通告。

2016.2.5-6

【九】

笔会变革的险阻与畏途,笔会内部握有权力者与会员的关系恐成秘密账户 持有者和受惠者的关系,

犹如当代社会中出现的黑金政治关系

笔会过去十年的历史中,哪个会长、秘书长做老黄牛”“工作狂的傀儡,则相安无事, 哪个会长、秘书长不做老黄牛”“工作狂的傀儡,则架空你、整治你!这就是多年来个别人控制会长、秘书长,禁言会员的全部秘密!如今,会员们会发现,新揭出的被个别人掌控且隐瞒多年的笔会账户是他们能左右笔会的最终秘密武器。

这一切,正是笔会改革派的险阻与畏途。

笔会理事会就旧账户存款消失的公开要求

 

 

笔会理事会就关于司鹏程先生举报笔会旧账户上存款消失

和银行交反欺诈部门处理之事的公开要求

 

 

 

2016年3月15日,笔会前海外出纳兼司库司鹏程先生向笔会第五届会长廖天琪、第六届会长贝岭发来举报信:“两位,从银行获悉,笔会旧账户上约9万美金存款消失。因金额大且我不知情,银行方面交Fraud Department(反欺诈部门)处理。具体信息尚在了解中。先此知会。”

基于银行反欺诈部门的介入迄今已二十天,笔会理事会和全体会员都应知晓其结论。据此,理事会要求司鹏程先生尽快向会员通报以下事项:

1,该款项转至何处?

2,是否被外人盗领?

3,是否转入一个新的以笔会名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er开设的账户?

4,或是某位会员的私人账户?

同时,理事会也要求担任笔会第五、第六届财务秘书的张裕先生和担任第五、第六届海外出纳兼司库的司鹏程先生立即向笔会会员说明:

1,从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内取走笔会九万美元存款的账户是哪一年在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开设的?

2,开设账户者姓名?

3,该账户的支票签名人有几位?具体姓名是谁?

4,该账户在美国何地开设?

5,存有九万美元的该旧账户的月结单寄往地址是哪里?是谁的地址或邮箱?

6, 该账户现今还有多少资金存留?

7, 该账户在第六届理事会任期内(2013年11月至2015年12月间)是否有资金进出?

 

独立中文笔会第七届理事会

2016年4月4日

国际笔会谴责对记者高瑜进行持续骚扰

 

 

76616952902171544

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谴责对资深记者高瑜进行持续骚扰的紧急行动通报

 

 

 

2016年4月12日

紧急行动网络2014年第9号第4次补充 

中国: 对资深记者高瑜持续骚扰,健康堪忧 

据报道,在北京城管局于2016年3月31日强拆高瑜私宅家后,高瑜入住医院。国际笔会深切关注资深记者高瑜的健康状况。目前高瑜仍在医院,病情状况稳定。国际笔会呼吁中国当局停止侵扰高瑜,并批准她到德国治疗的申请。

吁请大家采取行动!并在脸书、推特和其他社交媒体上分享。

向中国当局呼吁:

  • 表达关注记者高瑜遭受持续侵扰,包括无法院执行令强行对其院子进行破坏;
  • 严重关切高瑜的健康状况,敦促随时提供适当的医疗护理,并使她得以恢复医疗保险;
  • 呼吁当局批准她到德国治疗,因她已为此获得签证;
  • 呼吁撤销对她的定罪,并且立即无条件释放她,因为她是从事合法的职业活动而遭受迫害;
  • 提醒中国当局,中国政府是《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签署国,对于该条约规定的合法表达的自由、不被任意拘留的权利和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故他们负有义务“不得有任何足以妨碍条约目的及宗旨之行动”。

将呼吁信寄往: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市 邮编100032

国务院转

国家主席习近平阁下

传真:+86 10 62381025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大街9号 邮编100032

北京市公安局

王小洪局长

传真:+86 10 65242927

电话:+86 10 85225050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院长索宏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西路

邮编:100012

电话:86 10 68639038

北京高级人民法院

院长杨万明

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南大街

邮编:100022

电话:86 10 85268122,85268520

请抄送:您所在国的中国大使馆。

您所在国的中国大使馆联系方式,可在此处找到:中国驻外使领馆

考虑接受高瑜为您笔会的荣誉会员。

**如果在2016年5月12日后寄发呼吁信,请与伦敦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联系。

**请将你们就高瑜案开展的活动告知我们,包括你们从当局收到的任何回音。

 

个案背景

居住北京的资深异议记者高瑜在提起上诉及在羁押期间健康状况恶化后,于2015年11月26日以保外就医获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仍维持“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决,但将其(一审的)七年刑期减为五年,剩余刑期允许监外执行。(更多信息参见之前的国际笔会紧急行动通报

据报道,高瑜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还有美尼尔症——内耳出现的症状;她在被羁押期间出现经常性心绞痛。她还有淋巴结增长症状,有可能为恶性。但高瑜前往德国寻求治疗的申请于2016年2月被中国当局拒绝。据报道,高瑜无法享有国家提供的退休金和医疗保险。

另据报道,高瑜于2016年3月被强制“旅游”,地点在中国西南的云南省,据信当局此举与2016年3月5日至1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会时间一致有关。

2016年3月31日,约二十(或更多)名便衣警察和被称为“城管”的城市管理官员,未事先警告就来到高瑜在北京的家。据报道,他们没有出示法院执行令就拆毁了其所称“非法庭院建筑”;高瑜的儿子赵萌在该事件中被殴打,受伤至今未愈。理应起诉当局,寻求赔偿。此次强拆普遍被认为是企图恐吓高瑜,因为附近有相同建筑者并未遭受强拆。

    据报道,高瑜因试图阻止强拆而致的对峙,才触发其心脏病症复发。目前,她已被允许入住安贞医院,病情暂且稳定下来。

    另据自由亚洲电台采访,高瑜确信,当局是刻意把她的院子作为单独区别于所有非法搭建邻居的院子进行野蛮拆除。她说,通常情况下,强拆须经法院授权,但这些负责强拆者并无任何法院执行令。

    高瑜曾在《经济学周报》被禁前任总编,她因在香港报刊发表文章支持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于1989年6月3日首度入狱,并在狱中度过一年多。因在香港出版物上发表一系列政治和经济文章,她又于1993-1999年因“非法为境外组织提供国家秘密”在狱中度过五年半。高瑜以激烈批评中国的政治分析和对中共内幕有及时而准确的了解而知名。

    高瑜是独立中文笔会荣誉理事和捷克笔会、丹麦笔会和瑞典笔会荣誉会员。尽管遭受相当大的行动限制和恐吓压力,但她仍继续作为自由记者在中国工作。高瑜曾为笔会2013年报告撰写了《今日中国的创意与限制》一文。高瑜一案已被国际笔会在2015年“国际妇女节”和2014年“狱中作家日”列为世界最典型的个案之一。高瑜案还曾被2015年5月于阿姆斯特丹举行的狱中作家委员会大会以笔会空椅子加以强调,当时的很多到会者纷纷在明信片上写下声援词句,并寄给处于监禁中的高瑜。

进一步消息,请联系国际笔会的Emma Wadsworth-JonesKoops Mill Mews,

地址: 162-164 Abbey Street, London, SE1 2AN,

电话:+ 44 (0) 20 7405 0338,

电邮: emma.wadsworth-jones@pen-international.org

 

(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翻译) 

任协华长篇小说《六十二亿恒河沙》出版

 

 

Exif_JPEG_420
Exif_JPEG_420

為大陸訪民而歌,任協華長篇小說《六十二億恆河沙》出版

 

 

 

由著名作家馬建作序,任協華所著長篇小說《六十二億恆河沙》已於近日在美國/台灣兩地同時出版。

 

小說以大陸數量龐大的訪民群體為主角,講述了一群失去家園的人,經由反抗最終獲得希望,重建自由家園的故事。

小說同時以冷峻的筆觸,穿插社會真實事件,刻畫了一個悲慘的、光怪陸離的人間地獄。

和一般小說類型相比,《六十二億恆河沙》風格犀利, 顛覆並批判了專制洗腦文學和犬儒文化,成為抗爭極權壓迫的新起點。

從弱小的生命立場出發,《六十二億恆河沙》開掘底層民眾具有的力量和勇氣,闡述並深化了民主運動的當代含義和緯度。

任協華現為獨立中文筆會獄中作家工作項目成員,世界詩人運動組織成員,寫有長篇小說《世界冰冷之地》、《六十二億恆河沙》,長詩《燕子發瘋》、《長夜行》、《重創》、《顫慄的陸地》及《現代憲政的中國之路》等各類作品。

貝嶺獲選進入國際出版人協會最後五人決選名單

 

 

貝嶺照片

貝嶺獲選進入國際出版人協會(International Publishers Association)
 2016年國際出版自由獎(IPA FREEDOM TO PUBLISH PRIZE)最後五人決選名單

 

國際出版人協會近日通知貝嶺,他獲選進入國際出版人協會頒發的2016年國際出版自由獎最後五名決選人名單,入選理由為:因貝嶺本人在守護出版自由與言論自由上的長期貢獻,及在中文出版領域上對文學及思想的弘揚。同時,也特別表彰貝嶺在2015年香港出版人被綁架事件中尋求真相的付出。
貝嶺也是獨立筆會會長。
決選名單已在網站公布,請見以下連結:http://www.internationalpublishers.org/news/press-releases/381-international-publishers-name-five-front-runners-for-2016-ipa-freedom-to-publish-
貝嶺簡歷以及相關事跡參見國際出版人協會網址:http://www.internationalpublishers.org/freedom-to-publish/freedom-to-publish-news/386-freedom-to-publish-prize-finalist-profile-bei-ling
4月8-9日,將在倫敦舉辦的國際出版人年會將公佈2016年國際出版自由獎(IPA FREEDOM TO PUBLISH PRIZE)獲獎者。

贝岭连任第七届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独立中文笔会第七届会员大会公报

独立中文笔会第七届会员大会
主席任畹町委托秘书处发表
2016年2月8日

2015年12月27日至2016年2月8日,独立中文笔会第七届会员网络大会圆满闭幕。

会员审议通过了大会议程,审议通过了前会长贝岭修订的理事会2013-2015笔会工作报告,审议通过了笔会财务报告并对笔会历史上5次漏报税表,3次中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金供给提出了责任追究。大会无异议通过了7项笔会章程修正案。大会选举了新的理事会、荣誉理事和会长。

章程修正案之一:关于秉承国际笔会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保障会员言论自由权;
章程修正案之二:关于修改会员缴纳会费的规定;
章程修正案之三:关于重新实施会长负责制;
章程修正案之四:关于更改副会长产生的方式;
章程修正案之五:关于增加理事会的透明度;
章程修正案之六:关于变更开除会员之程序;
提案:关于增加笔会理事会及其他工作机构运作透明度;

根据笔会2015年向国际笔会交付的会费记录核准,本会每年缴纳会费的会员人数从不逾80人。为核减虚员精简机构提高效率,依据新的章程规定,本次大会实行5理事制。从9名候选人中差额选举了5名理事2名候补理事及1名荣誉理事。投票人数为65人。符合人数过半的章程规定。

当选理事:
1、贝   岭  (57票)2、阿   钟  (54票)3、刘京生 (48票)4、艾   鸽  (46票)5、逸   风  (38票)

当选候补理事:6、范燕琼 (35票)7、一   平  (21票)

当选荣誉理事:胡平 (33票)

有3名会长差额候选人逸风、艾鸽、贝岭。

诗人、笔会2001年创会人、第六届会长贝岭 47票当选本届会长。

理事会将举行第一次理事会会议,决定副会长、秘书长人选,组建各职能工作小组。

笔会第七届会长及理事会认同并坚持国际笔会“弘扬文学,维护言论自由”的宗旨,并以此为使命,注意纠正忽视国内会员文学创作、发表和出版的倾向。

第七届会长及理事会将专注于确保会员的写作自由、言论自由和批评、监督理事会和会长的权利;确保会员对理事会、秘书处工作决策的知情权;调整、规定笔会各机构的权力关系,改革、健全责任制度,禁止越权、擅权、滥权架空理事会、会长;均衡、合理、合规、透明地分配工作人员的津贴;增加和保障稿费的发放;改变工作薪金支出高于会员稿费支出的违规状态;捐款的来龙去脉透明化;增加理事会工作的透明度;建立报税责任制度,禁止玩忽职守漏报税款、中断供给;建立并完善奖惩制度;改变有的压抑新生力量成长,长年当理事、长年不参会、参会不发言、代参会、代投票的不理事状态……全面整改,重建笔会的良好秩序。

大会相信在会员大众的真诚鼓舞和支持下,笔会必将迎来新的希望和气象!

大会秘书处微信:shirenwangzang
大会秘书处邮箱: bihuimishu@gmail.com
大会秘书处电话:0086-13691012068
贝岭微信:BeiLing1989

【附件1】

笔会章程规定:
第二十九条  笔会会长行使下列职权……:1、召集和主持理事会会议。

笔会理事会议事规则规定:
第三条 理事会例行会议一年不得少于四次,平均二至三个月召开一次,具体召开日期由会议召集人决定。

笔会理事会议事规则规定:
第四条 如遇特殊情况,会长或代会长或三分之二以上理事,可召开临时理事会会议,但需至少提前一天将相关议题通知全体理事和相关出席人员。
笔会章程规定:
第十七条
会员大会每两年召开一次,由会长召集并责成秘书处负责筹备。

笔会会员大会议事规则规定:
第二条 大会的召集   2.1、会长为大会召集人。
第五条 大会主席5.1、会员大会召集人应担任大会主席,或委托其他人担任。

5.2、大会主席的权责:
(1)决定和宣布每次会议的开始与结束;
(2)在进入大会议程之前,向大会通报任何自己认为要立即关注的事项;
(3)指定大会秘书处及其秘书长和三名监票人;

【附件2】

贝岭   我的思索      2016年2月6日

作为独立中文笔会创会者,2001年,我们在颠沛流离中创办笔会,目的是为了有一团体来保障作家的言论和出版自由,所以在「言论和出版自由」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是与非的模糊空间。
笔会目前的分歧为是非题,而非选择题,站在是非上来判断,才会知道笔会今天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笔会发展至今,除因结构、章程等累积下来的问题而产生危机以外,不得不直面的是,笔会内的社区是否能保障会员言论自由。这是我和同事有分歧的根本原因。本笔会是因为认同国际笔会的宗旨:「弘扬文学,维护言论自由」而成为其分会,但我们当中有些会员显然已漠视了进入笔会的初衷,让禁言无限期,以至于没有了是非。
关于笔会社区内言论自由一事,笔会网委曾援引美国法院高寒案,所谓「不保证言论自由」的判决,而谓「笔会」内不能享有完全的言论自由。我为此特地请教过李进进律师,他说美国法院这句话指的是一般而言的私人组织,并非指笔会内「不保证言论自由」。持此主张者,显然违背了笔会的宗旨──弘扬文学,维护言论自由,这也绝非我们当初创办笔会的初衷。
「禁言」。在争取和守护言论自由上,在上任初期,我确曾有过失误和错误,现在我认为这是不妥的,对于会员们在社区内的不当用语,包含人身攻击,我们可以规劝,删贴,但不允许因此而禁言。
作为学习、践行民主的笔会,我必须特别强调,笔会不是争取民主的政治组织,而只是一个「弘扬文学,维护言论自由」的组织。笔会从来不是一个「纯文学」、「文学组织,」笔会的责任就是捍卫言论自由。
世界上有许多民主国家,但这些民主国家并非就能够保证言论自由,所以,即便是在民主国家,也仍要和国际上什多笔会一样要为捍卫言论和出版自由而努力,绝非因为有了民主选举,就不打压言论和出版自由。这样的实例在许多国家,多不胜数。
本笔会是个跨国组织,会员们散居世界各国,而我们之所以相聚在此的目的,追求的就是自由!我是个百分之百出版与言论自由捍卫者,现在,我仍坚持初衷。
这二年我参加了不少国际笔会的文学活动,尤其我看到了国际笔会其下属组织,发展活络,会员创作蓬勃发展,有些笔会老人当道,失去活力,我深切感受:笔会将丢失中文世界作家的认同,成为一个和文学、作家没有关系的小组织,既丢失了弘扬文学之理想,也未起到捍卫言论自由之作用。
在近二年会长任期中,从开始的热情,到备受挫折。而这些挫折和感受,一部分来自于笔会结构,所以我必须开诚布公告诉大家,笔会必须改革,从理事会负责制、秘书处组织、如何扩大会员参与国际会议、如何活化笔会、使之更有活力等等,不一而足,而这些改革涉及章程之修订。
近半年来,我不断思索,如何改革并健全笔会制度,一旦成形,我随时交棒。

高克总统在计划外突然在北京会见曾经被关押的诗人王藏等民间人士

IMG_2256

2016-03-22《自由亞洲》電台

    三月二十一号德国高克总统访问北京第二天晚上,突然在计划外会见了因为支持香港雨伞革命而被捕关押过的诗人王藏以及其他民间人士,对中国的人权现状表示关切。

    三月二十一号是德国总统访问中国第二天。记者德国时间傍晚从有关方面获悉,德国总统在中国第二天的访问没有完全按照总统府公布的计划,晚上在北京的德国使馆破例地会见了北京的一些民间人士,其中包括著名的年轻诗人王藏先生。为此,北京时间二十二号凌晨,记者电话采访了刚刚参加完会见的王藏先生。

    出生于八十年代的王藏先生,在大学期间就为了自由和人权而成为异议诗人,二零一四年因为支持香港占中而被捕关押九个多月,这使得他受到国际社会广泛的关注,并成为时下大陆争取自由人权的代表性诗人。关于这次突然的与高克总统的会见情况,王藏先生首先对记者介绍说,“今天晚上我们在德国驻华大使馆见到了高科总统,还有他的夫人。参加会见的还有几位律师,还有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先生,德国的外交官,德国议员及使馆的工作人员。”

    关于他们和高克总统会见时的谈话,王藏先生介绍说,“谈的主要问题是关于中国人权的一些现状。高克总统表示他很关心中国的人权问题的现状和发展。他询问了我所受到的一些待遇,我向他简单地介绍了我所遭受到的情况。我也以诗人的身份向他介绍了我所认识到、见证到的中国人权现状,它是非常恶劣的。”

    王藏先生说,在谈话中他还特别介绍了独立中文笔会会员阿海的失踪事件,以及笔会在中国为言论自由、创作自由所作出的努力及现状。对此,他对记者介绍说,“阿海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独立中文笔会一直在关注阿海的事情。独立中文笔会也一直在关心国内的言论自由,并且为捍卫言论自由做出了很多的事情,还有很多中国大陆被关押的人士。我代表会长贝岭先生向他表示了问候及感谢,希望总统先生能够继续给予更多的关注。总统先生说他会持续关注这些事情,关注中国人权问题他会通过不同的方式做出他的努力。”

    王藏最后对记者说,会见结束时他把自己创作的一份强烈地表达向往和追求自由,反抗专制的诗歌打印稿赠送给了高克总统,他相信,在对于自由的追求和对专制的反对上,他的精神和高克总统是相通的。

(特约记者:天溢; 责编:寇天力)

诗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王藏会见德国总统高克

IMG_2256
2016年3月21日晚,中国大陆自由诗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王藏受邀在德国驻华大使馆会见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总统高克先生及其爱人丹妮拉·夏迪特女士。参与会谈的还有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先生、德国议员、德国外交官、使馆工作人员等。
会谈中,高克总统表示非常关切中国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等人权问题,对709事件也非常关注,并表示会继续为促进中国人权发展做出努力。诗人王藏向高克总统诉说了中国人权问题的持续恶化,他作为一名诗人艺术家感受不到言论自由、创作自由、出版自由等基本人权的保障。他曾因在推特上发表声援香港占中的行为艺术图片被关押9个月10天,在狱中遭受刑讯逼供。他的作品长年被封杀,不能出版自己的任何作品。王藏还向高克总统赠送了自己的长诗《没有墓碑的墓志铭》打印稿。
同时,王藏还转达了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先生对他的问候,贝岭及独立中文笔会一直在为营救香港阿海等人做出努力,希望德国给予更多的关注,呼吁中国尽快保障阿海等人的人权、并切实履行尊重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