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营救刘晓波 德美专家指可长途转运

 

默克尔营救刘晓波 德美专家指可长途转运

2017年7月8日,2位外国医专家到医院为刘晓波会诊,他们离开渖阳后发声明,反驳院方中国专家说法,认为刘晓波仍适宜出国治疗。(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网页图片)年7月8日,2位外国医专家到医院为刘晓波会诊,他们离开渖阳后发声明,反驳院方中国专家说法,认为刘晓波仍适宜出国治疗。(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网页图片)

 

2位外国专家到渖阳的医院,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作出会诊后,有关专家的医疗机构在周日(9日)发表声明,认为刘晓波的状况是可以作出长途转运,不过要尽快进行;这说法反驳中国院方,在周六(8日)指刘晓波病情不适合移动。而有消息指,德国总理默克尔在G20峰会曾与习近平私下沟通刘晓波事件,她明确表示在目前情况,刘晓波的治疗适合在德国进行。(吴亦桐 / 戴维森  报道)

2017年7月9日,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官方网站和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以“建议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进一步治疗”为题发表声明。(网页截图)

到渖阳会诊刘晓波的美国与德国2位专家,周日(9日)离开当地酒店之后,他们所属的医疗机构、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和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随即发出题为〝建议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进一步治疗〞的声明,指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外科医院院长比希勒(Markus W Buchler)教授,以及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放疗系赫尔曼(Joseph M.Herman)教授,周六(8日)到渖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为刘晓波会诊。

2位专家肯定了中国医疗小组目前诊断治疗质量的同时,强调刘晓波和他的家人,提出要求到德国或美国继续治疗,尽管在移送过程中存在一定风险,但在悉心照顾和医疗保障下,刘晓波是可以长途转运,但必须要尽快进行。而2个医疗机构已经为刘晓波作出治疗的准备,并配备了最好的医疗人力和设备。

这个声明直接反驳中国院方的说法,渖阳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网站,周六(8日)在通报表示,中国专家认为转运过程不安全,外国专家认为没有更好的办法。而在更早时间,中国官方声称,刘晓波病情并不适合移动。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目前肝癌处终末期,他希望到海外接受治疗。(鲍朴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目前肝癌处终末期,他希望到海外接受治疗。(鲍朴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香港出版人鲍朴向本台表示,大陆当局在刘晓波治疗过程中,所有都是精心排练,而且多次出现前后不一、逻辑矛盾之处,他要求大陆当局以人命为重,停止政治游戏。

鲍朴说:这2位外国医生的声明,至少证明一点,就是中国监狱当局和医疗机构不诚实,在人命关天的事情上,一直在玩弄政治,不图好好治病、不给病人提供最好的医疗条件,包括不给病人提供良好的心理环境。这说明刘晓波有必要立即出国治疗,希望当局赶快停止玩弄政治游戏,以人的生命为重,不要再继续编造理由,阻止病人出国得到最佳的治疗条件。

刘晓波和刘霞夫妇的好友、旅德作家廖亦武对本台透露,负责协助他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沟通的中间人周日(9日)回覆,指默克尔已经尽全力营救刘晓波,在习近平今次访德参加柏林动物园熊猫馆开幕,以及G20会议期间,私下多次向习近平提及刘晓波出国治疗问题,所作的理由,是从技术层面刘晓波适合到德国进行治疗。

据悉,习近平回应指在返国后进一步了解情况,并与相关部门协商。而默克尔亦与今次访华的德国专家,有直接的沟通。

廖亦武说:默克尔亲自说,刘晓波在这么情况下的1个治疗方案,只能在德国完成;就是说默克尔已做到最大了,她就是说最终就看他们放不放(人)了,德国方面已经做了一切准备。

廖亦武认为, 2位医疗专家的声明,可以看作是德国政府就整体事件的重要步骤。

自由亞洲電台/2017/7/10

劉曉波傳病危 家屬寸步不離

劉曉波傳病危 家屬寸步不離

〔編譯陳正健/綜合報導〕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六日傳出病危消息,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發表聲明指出,劉曉波的肝功能已經惡化,膽紅素水平逐漸增高,左腳小腿肌間靜脈可疑血栓形成,院方已按全國專家會診意見進行治療。與此同時,劉曉波的友人、異議詩人野渡也向記者證實,雖未有病危通知,但「我們可能就要失去曉波了」。

  • 劉曉波的友人、異議詩人野渡六日推文發布照片,顯示劉曉波身形削瘦,與妻子劉霞相擁而立、四目相交。(取自網路)

    劉曉波的友人、異議詩人野渡六日推文發布照片,顯示劉曉波身形削瘦,與妻子劉霞相擁而立、四目相交。(取自網路)

野渡推文發布一張照片,顯示劉曉波與妻子劉霞相擁而立、四目相交,顯見他身形消瘦。他也推文透露,劉曉波病情急劇惡化,醫生已告知家屬廿四小時等候。雖然野渡稱醫院尚未發出病危通知,但西方媒體解讀這就是病危通知。

另外,劉曉波的另一名友人、美國「公民力量」組織創辦人楊建利亦推文表示,劉曉波有嚴重腹積水,腎臟亦受影響,為此已經停藥、停食,但他仍受嚴密監控,沒有一秒鐘的自由。美國正待中國官方允許醫療專家赴中,中國政府每耽誤一分鐘,都是對劉曉波的加害。

知情人士揭露,劉曉波三日時抽出一千立方公分腹水後病情好轉,但六日狀況又急轉直下。據了解,劉曉波病情快速惡化,肝功能變差,由於承受不了治療,已暫停所有中西醫抗癌藥物。

英國《衛報》分析,劉曉波病危乃中國的公關災難,此刻正值二十國集團(G20)峰會前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赴會,而中國正因劉曉波的處置在國際上面臨窘境。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則拋出陰謀論,控訴中國政府刻意發布「病危」消息,令G20西方領袖不好提出出國治療的要求。

人權觀察批中國可恥

「人權觀察」香港研究員王松蓮(Maya Wang)則痛批,中國政府對劉曉波的處置非常「可恥」,在他人生最後幾天仍控制他及其家人,既無情又殘忍。如此政府豈能擔當國際領袖夥伴之重任。

香港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則在聽聞消息後,帶領數十人前往北京駐港聯絡辦公室(中聯辦)外抗議,要求「釋放劉曉波,停止恐嚇劉霞」。八九民運學生領袖王丹則在臉書證實,劉曉波已停止治療,請各界為他祈福。

自由時報/2017/7/7

 

Liu Xiaobo vigil: doctors tell Chinese Nobel laureate’s family to prepare for his death

Liu Xiaobo vigil: doctors tell Chinese Nobel laureate’s family to prepare for his death

Mimi Lau

Time running out for ailing dissident on medical parole, friends say

Family and friends of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Liu Xiaobo were keeping vigil on Thursday after doctors warned that the ­dissident’s health had worsened.

Close friends said the family was told Liu could no longer cope with the medication he was receiving to treat his late-stage liver cancer at a hospital in Shenyang, Liaoning province.

The First Hospital of China Medical University in Shenyang said in a statement that Liu’s liver condition was deteriorating.

The hospital also released a statement purportedly from Liu Hui, the brother of Liu’s wife Liu Xia, saying Liu Xiaobo’s medication had been adjusted – but not stopped – because the tumours were spreading fast.

香港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2017/7/6

【劉曉波肝癌】與劉霞相擁微笑新照片流傳,好友:他病情惡化

【劉曉波肝癌】與劉霞相擁微笑新照片流傳,好友:他病情惡化 (12:24)

 
據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及妻子劉霞的好友透露,劉曉波周一(3日)抽取1000cc肝腹水後,病情有所好轉,但是翌日情況急轉直下。消息指,現時專家組由解放軍八一醫院副院長秦叔逵教授和北京協和醫院肝臟外科主任毛一雷領銜,但專家認為由於病情發展,其肝功能已變差而無法承受治療,故現時所有中西藥已經停用。
 

據最新流傳出來的劉曉波和劉霞照片,二人相擁微笑,照片不知是何日拍攝,劉曉波穿着病人服,而劉霞的衣服與早前流出的餵食照相同。

上周曾傳出劉曉波病情好轉、標靶藥物用量增加的消息,但近期病情突然惡化。瀋陽司法局前日的通報曾稱邀請美國、德國專家來華會診,目前未有成行的消息。

另有消息指,有醫生看過劉曉波的照片,認為肝癌已到末期,而非晚期。劉曉波和劉霞的好友呼籲當局讓二人及早出國,以及呼籲西方各國領袖在即將召開的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G20)上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及劉曉波。

明報/2017/7/6

 

【劉曉波肝癌】癌細胞擴散至骨 肝腫瘤11厘米大

 

【劉曉波肝癌】癌細胞擴散至骨 肝腫瘤11厘米大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末期肝癌保外就醫,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昨(2日)引述其家屬表示,劉曉波的肝腫瘤約11厘米乘10厘米大,癌細胞亦已經擴散至骨的不同部分。現時劉曉波獲兩名中醫處方藥物,但他至今仍未獲有關當局安排辦理護照。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昨引述劉曉波家屬稱,劉曉波的肝腫瘤約有11厘米乘10厘米大,癌細胞已擴散至骨的不同部分。現時,他獲來自北京和上海的兩名中醫治療,醫生開出了能減輕痛楚及恢復體能的藥方。

家屬表示,劉曉波的體力正在恢復,亦可以行走,更可以在下星期乘搭飛機。不過,中國有關當局仍未為劉曉波辦理護照,亦無同意將最新檢查結果給家屬。

01 港聞/2017/7/3

【劉曉波肝癌】醫院會議片段曝光 無交待病情 劉霞弟屢鞠躬道謝

【劉曉波肝癌】醫院會議片段曝光 無交待病情 劉霞弟屢鞠躬道謝

刘晓波家人:下周乃出国治癌最佳时机

刘晓波家人:下周乃出国治癌最佳时机

海彥

据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最新消息,因“煽颠”罪被判刑11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家属星期天表示,刘晓波肝肿瘤达11乘10公分,癌细胞有多处骨转移,但刘晓波身体状况下周“完全可以搭飞机”。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创办人卢四清星期天上午发消息称,刘晓波家属表示,在医生加大标靶治疗药物份量后,刘晓波食欲增加,体能在恢复,可以行走。来自北京和上海的两名中医,星期六开了能减轻痛楚、恢复体能的药方。家属认为,刘晓波的身体状况下星期 “完全可以搭飞机”,如果中国当局想让刘晓波出国治疗,会是好的时机。

不过,家属表示,当局到周六仍未帮刘晓波办理护照,也没有同意将最新检查的断层扫瞄(CT)底片复制一份给家属,也拒绝将病历影印给外国医生看的要求。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异见作家刘晓波近期在狱中被确诊肝癌末期后,引发国际舆论和欧美国家的强烈关注。而此前中国当局表示,由于刘晓波病情严重,无法到海外就医。

十天关键期

有维权人士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下星期将赴德国出席G20峰会,期望西方国家领袖在峰会期间向中国施压,让刘晓波出国就医。

参与声援刘晓波联署的北京人权活动人士胡佳近日也被当局软禁,但因误食便衣送来的油腻地三鲜,再次触发急性胰腺炎,需要入院治疗。病床上的胡佳通过推特表示,未来10天是为刘晓波和刘霞呼吁的关键期,希望外界加紧施压。

胡佳还表示,期待外界能将有关刘晓波的消息,传递给同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和卡特,他们可以用民间身份进行外交斡旋,哪怕只是公开表达愿意帮助刘晓波获得自由,就会有一定效果。

同时,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6月30日发表声明表示,鉴于刘晓波病情恶化,欧盟期望中国立即以人道理由给予刘晓波假释,并允许他选择在中国或海外接受医疗,同时希望中方停止对刘晓波家属的行动限制,让他们能与外界自由沟通。

个人意愿

独立中文笔会创始人之一的诗人孟浪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表示,曾担任过独立中文笔会两任会长的刘晓波,目前病况严峻,应当得到中国当局的人道主义对待,让他得以按照个人意愿出国治疗。

他说:“他本人、他的亲人,都愿意到国外去治疗,国外的相关政府都做出了积极的回应。这个应当是尊重病人自己的意见,主要的这个完全是一个人道主义,救人第一。而且中国政府事实上已经作了保外就医,所以从法律上中国政府也应该帮助刘晓波尽快得到最好的医疗救治。

此外,本名吴明良的广州诗人浪子,因参与声援刘晓波的联署及接受香港有线电视的采访,星期六上午10点多被正式传唤,遭警车上门带走。此前几天,当局已在他住所门前安装了摄像头。广州的陈进学和付爱玲两位律师当晚在广州市海珠区华洲派出所要求会见,派出所要求查证,核实律师身份。

到周日傍晚,网上传出最新消息称,浪子因“故意损毁财物”被处以行政拘留10日。警方以浪子曾损毁社区里的一辆“警用单车”名义将浪子传唤并处罚。有维权人士表示,警方的借口非常荒唐,浪子参与声援刘晓波的联署完全是他的权利。

同时,上海维权人士张敏杰制作了一批为刘晓波祈福的徽章,原定在街头派发,结果被警方6月30日上门搜走,张敏杰被传唤到派出所问话后获释。

美國之音/2017/7/2

聲援劉曉波 陸異議人士或病倒或遭警告

 

聲援劉曉波 陸異議人士或病倒或遭警告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大陸異議人士劉曉波因肝癌末期保外就醫,劉曉波虛弱地接受妻子劉霞餵飯的一張照片昨晚在網路流傳。許多為劉曉波奔走的海內外華人有人因此病倒,也有人被警告禁聲。

劉曉波6月26日傳出保外就醫的消息後,包括美國、德國、法國政府,以及超過150位全球諾貝爾獎得主都公開呼籲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讓劉曉波能出國治療。但據劉曉波親友表示,北京當局已經拒絕劉霞的出國申請。

中國大陸異議人士胡佳前妻、藝文工作者曾金燕昨天在推特上登出一張劉霞為劉曉波餵飯的照片。照片中的劉曉波相當消瘦,看得出近況不佳。不過曾金燕並未說明照片是何時拍攝、如何取得。

就在國際高度關注劉曉波健康狀況的同時,連日來積極為劉曉波海外就醫奔走的胡佳也傳出住院消息。

曾金燕今天晚間在推特上發文表示,胡佳因為劉曉波一事遭到中國大陸公安軟禁。但因為警方提供的外食過於油膩,讓胡佳的急性胰腺炎再度發作,昨天晚間緊急住院治療。

曾金燕在推文中表達對胡佳的健康狀況高度擔憂,並表示已經有一個諾貝爾獎得主晚期肝癌,不能再讓這位諾貝爾獎被提名人再有危險。

胡佳病倒,另一名大陸異議人士、廣州詩人「浪子」吳明良也傳出因為參與聲援劉曉波的連署,並接受香港有線電視訪問,遭當地警方登門將人帶走。

已故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6月29日下午也傳出有公安登門傳達上級命令,不准鮑彤再就劉曉波問題發表文章或接受訪問。

同樣高度關注劉曉波現況的大陸知名媒體人高瑜也被當地司法部門要求不准再發推特,也不准參與劉曉波事件。

中央社2017/7/1

家属:刘晓波命在旦夕

家属:刘晓波命在旦夕

 

胡佳前妻曾金燕今天在推特上发布一张刘晓波近照。

刘晓波被诊断为肝癌晚期的突发消息引起各方强烈反响。来自家属的最新消息说,他生命留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中国当局依然以病情严重、家属同意为由拒绝刘晓波出国治疗,但其他消息来源证实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已经向中国当局表达了希望出国的要求,也有报道称他的病情允许他出国,甚至有报道说,习近平访港回国后有可能改变之前不允许刘晓波出国的决定。

多个人权团体呼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确保刘晓波生命最后一程获得不受任何限制的自由。有刘晓波的朋友指当局对刘晓波的迫害纯属慢性政治谋杀。

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星期四,刘晓波的一位亲属在给路透社的短信中说,“他的身体情况不太好,肝硬化已经转为腹水。看上去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中国当局仍严控刘晓波消息外传,打压传递消息的人,以至于上述两个消息来源,包括传递消息的人,都不敢暴露姓名。

同一天,中国当局告诉美国、德国和欧盟外交官,刘晓波的病情不允许他到国外接受治疗,他家属同意他就地治疗。

但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告诉路透社,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已经告诉中国当局,她希望丈夫到国外治疗。刘霞4月份两封手书经由旅德著名作家廖亦武已经公开,明确表达了他们夫妻希望出国的愿望。

与此同时,香港电台的消息称,刘晓波肝脏肿瘤并没有出现之前传说的已经破裂,“他本人神智清醒,没有昏迷,能够进食。” 消息引述法新社的说法,“昨天刘晓波的多名亲属都表示,刘晓波希望离开中国,到外国去治疗。”

该报道还说,“刘晓波的汉学家朋友白夏介绍,刘晓波的律师长期以来以他患有慢性肝病为由,要求当局批准他保外就医,但都未获准。”

求习近平发怜悯之心

星期四,美国笔会(Pen America)发表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要求习近平保证刘晓波在接受治疗期间获得不受限制的自由。公开信说,许多笔会同人一直视刘晓波为“珍贵的同事和朋友;他病重的消息让我们心碎,我们希望你显示对他的怜悯之情。”

公开信说,“我们呼吁你以人道理由确保刘晓波被允许在他保外就医期间不受限制地接触朋友、家庭和其他人,并撤销对刘霞的软禁。”公开信还要求习近平给予刘晓波能获得不受限制地选择治疗方案的机会。

人权组织中国人权6月26日发布的声明说,“监狱当局怎么可能早前不知道刘晓波的身体状况?怎么可能之前没有任何症状,然后突然就被诊断到了癌症晚期了呢?”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说,这一切也许是蓄意的,“对此,我们不能沉默袖手旁观,必须要追究中国当局的责任。”

人权观察6月30日的声明敦促中国停止对病重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限制,停止对刘晓波家属朋友的骚扰。声明说,中国政府应立即撤销所有对刘晓波、他妻子刘霞的限制,他们应该能够到任何他们愿意去的地方治疗,并能不受任何限制地与家人、朋友和外国外交官接触。

人权观察中国主任理查森说,从刘晓波被错误监禁到被转移到医院后的治疗,“习近平已经表现出了对刘晓波生命令人惊讶的轻蔑。”她说,“习近平如果允许刘晓波和他妻子得到他们希望的自由,仍可减轻一些对他声誉的伤害。”

明镜:习近平可能批准刘晓波出国

星期五,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在“点点今天事”节目中说,国际社会希望派医疗队到中国去为刘晓波会诊,中国政府也表示愿意由政府出面来邀请外国专家,而且过去几天已经从上海、北京等地请了一些西方肿瘤专家帮助刘晓波诊治,但是问题居然出在没有刘晓波的病例,因为“当局至今仍没有把刘晓波的病例交给他本人或他的家属。”

何频说,中国官员继续以秘密方式对刘晓波进行治疗,“他们甚至不敢把真实情况向上汇报”,但他说,习近平在访港时已经听到了有关呼声,“但他对此事的细节不甚了了,回北京后他有可能会纠正之前做出的不准出国治疗的决定。”

何频表示,在15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签名呼吁救援刘晓波的公开信上,华人得主崔琦、朱棣文、高锟、李远哲、高行健已经签名;还未签名的有丁肇中、李政道、杨振宁、莫言和屠呦呦。他说“历史已经记录在案。希望他们尽快补上。”

刘晓波2008年因起草主张中国走宪政民主道路的《零八宪章》于2009年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2010年10月8日,他在狱中获颁诺贝尔和平奖。中国政府拒绝让他或其家属前往奥斯陆领奖,相反对他的妻子刘霞实行全天候监视居住。

这是慢性政治谋杀

北京之春杂志社荣誉主编、中国民运政论家胡平在上周的一个讨论会上说,中国当局对待刘晓波的行为是“慢性政治谋杀”。他说,当务之急是让刘晓波到国外治疗,“尽管中国有很多好的医院好的医生,但中国有个非常邪恶的坏政府!”

胡平说,中国当局对刘晓波的迫害非常残酷,“包括对他的家人,妻子刘霞被于世隔绝这么多年,陷入深度忧郁症,他的妻弟被以莫须有罪名判11年徒刑,他的岳父母都是在这段期间过世,显然是为了向刘晓波本人施压,包括对他的身体的摧残。”

而这一切之所以都发生在刘晓波和他的家属身上,原因就是中国当局深知刘晓波对中国民主运动的重要意义。胡平说:“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后他就成了中国人权民主运动的道德象征,可以想象中共当局非常害怕,不愿意这个道德象征的存在。”

刘晓波这位中国唯一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怎么炼成的呢?三年前在纽约的一个小型讨论会上,他的朋友们在思考、在回答这个问题。他们发现,刘晓波的获奖绝非偶然,他具备了其他中国的反对派领袖所没有的一些特质:

坚持立足国内、对自己的错误持忏悔态度、《零八宪章》的灵魂人物地位、承受苦难的意识,加上他在文学、哲学等方面的学养和才气,所有这些集中在刘晓波一人身上,形成了他与众不同的特质。

八九前的重大决定

刘晓波曾于1989和1993年两次到过纽约,特别是前一次,在他从一个文学批评家转变为有抱负的政治异议人士上尤显重要。

1989年,刘晓波完成了挪威奥斯陆大学的访问学者研究后来到美国,当年3月来到纽约,当时他是来搞文学批评的,拎着一箱子自己的著作作为“敲门砖”。他参观美术展,逛百老汇,买皮夹克。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说,但是,在1989年“六四”返回中国前,刘晓波实现了一个转变:“他对政治的兴趣严重地覆盖了文学和其它方面。”贝岭说:“八九之前他已经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走入政治。”

正当刘晓波准备接任海外民运刊物《中国之春》主编职位、犹豫着要不要办政治庇护的时候,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爆发了,他毫不犹豫地立即决定回国。旅美学者冯胜平回忆,当时大家都很激动,包括刘晓波在内,有5个人决定立刻回国, “结果真正到了走的时候呢,四个人以各种理由都不走了,只有晓波一人走了。”

曾在美洲华侨日报任编辑的王渝回忆道,“我们都劝他不要回去,担心他的安全,那他觉得这是一种责任,这个时候一定要回去。他倒没有讲要去领导这场运动,他的讲法是他真的没有想到这群年轻人这么可爱,做了这样的事,他要回去跟他们在一起。”

2014年1月的一个星期六,一些曾在纽约与刘晓波有过接触的朋友,在《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家聚会。座谈会的题目是“刘晓波在纽约——1989、1993”。

1993年,刘晓波在纽约只呆了几天。当时他应邀到澳大利亚访问,然后到美国接受文献纪录片《天安门》制作者的采访,并在台湾《联合报》发表《我们被我们的“正义”击倒》,对“八九民运”作了批判性反思,引起海内外异议人士很大争议。那次,刘晓波再次谢绝了海外一些朋友要他留下避难的建议,返回中国。

在此之前,刘晓波有过一段颇受争议的经历。“六四”镇压后他被捕入狱,写过悔过书,还以“证人”身份说过“天安门没有死人”的话,被官方利用来掩盖屠杀。

他反反复复地忏悔

那年,胡平和刘晓波的好友陈军,陪刘晓波去波士顿接受《天安门》制作人卡玛的采访,一路上他一直在谈他“六四”后那些备受批评的事情。胡平说:“他老那么说,就说明他希望留个好的记录,他不希望有个不好的东西。而他自己不能回避这件事情,因为大部分人都采取回避态度。”

出狱后,刘晓波被负罪感困扰,一直寻求为“六四”难属做些什么。世界日报资深记者曾慧燕说,“六四”十六周年时,他写了一首祭诗献给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儿子蒋捷连:“面对你的亡灵,活下来就是犯罪,给你写诗更是一种耻辱。”已故自由派知识分子许良英至死都没有原谅刘晓波,刘晓波则在文章中反反复复地向他忏悔,期盼老人的宽恕和原谅。

80年代,刘晓波以一匹文坛黑马出现,自视甚高,个性桀骜不驯;在学术上,他最愿意做的事就是“修理”权威。“六四”出狱后,他为忏悔自己的错误,不断赎罪,甚至祈求不能理解他的人宽恕和原谅他,前后对比,判若两人。贝岭说:“我没有见过一个人在他一生里面如此强迫地要改变自己所有过去曾经有过的东西,这个转型里面让我看到那么不自然又那么努力。”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后对他的争议并未减弱,最具争议的也许就是他的“无敌论”。2009年12月23日,在被定罪前,他在狱中发表了《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一文,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遭遇看待国家发展和社会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贝岭说,至今仍有他昔日的朋友称他为“装逼”,但他的好友认为那是不理解他。

陈军认为刘晓波的“无敌论”有三层意思:“当时我们就讨论过怎么超越,就是说,你反抗你的被反抗者你怎么不沾染他身上的问题。就是说,你不是我的敌人,我只是顺便反对你,但是你不是我的人生目标;第二,可能是一种政治策略;第三,也许是信仰。我个人觉得,这三种的混合是最有可能的。”

他是当之无愧的领袖

刘晓波在《零八宪章》中的灵魂地位,以及他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从某种程度上可能都是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因素。不过,胡平认为,刘晓波在国内20多年的坚持,以及他与各领域反对派人士的良好关系,证明了他的领袖作用是当之无愧的:

“因为我老跟他联系,我很清楚,我们要做什么事就找他,你找到他就把什么事情都找起来了,没有他,你发现就找不着人了。党内的包括像鲍彤,还有胡绩伟,要买他的账;知识界的那些人、艺术界的那些人也买他的帐;异议人士、老民运人士都认他,所以他出头就能搞得起来。”

从受难意识的角度来看,刘晓波具有一般中国知识分子所没有的既能负重又能忍辱的特质。他与刘霞的患难爱情已经成为一段佳话。陈军说,牢狱生涯正把刘晓波塑造成一个目前中国无人能企及的反对派政治或精神领袖:“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在监狱里这样坐下来,11年坐下来,我们已经看到,他一点不比曼德拉、昂山素季差,只是说,中国有没有人用我们认为的那个比较有洞察力的方法把他描述出来。”

旅居纽约的网络活跃人士北风说,2010年诺贝尔和平被授予刘晓波,其本身作为一个群体的符号意义和代表意义,远重于他个人身上的特质。在北风看来,这是对二、三十年来这个群体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一种肯定:“我更愿意把它看为是对一个整体的褒奖。”

鉴于刘晓波病情的严重,中国政府态度的傲慢,刘晓波命运危在旦夕。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星期五在推特上写道:“如果刘晓波在不自由的状态下离世,中国驻美大使馆的地址就必定改为‘刘晓波广场1号’”。这一命名动议被上届美国总统奥巴马否决。杨建利表示,不光他的团队,全世界都在做着抢救刘晓波的工作。

回顾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33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