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浪/降龍記

降龍記

孟 浪·

他是長城頂上的那一位
他說要降服這一條惡龍
他說:大家一起來啊,一起來

龍,顯著威,正發著惡
兩千多年和二十多載
都是同一襲龍袍甲殼的不堪

他可能又是徒手搏鬥的一位
只有筆,和紙,和鍵盤
熒屏上映出他狠狠揪住了龍鬚

北京,北京,龍的蛋
他說:大家一起來啊,一起來
大家是洶湧的人影兒

他是一個他,十個他,百個他
千萬個他,無處不在
長城內外降龍的怒吼千萬擔

龍鬚燃作了煙,龍蛋已壞
人影兒,人影兒,正在站起來
龍跑著它的龍套,最後一齣爾爾

他是長城腳下的那一位
他說他失去了氣力時,才長出氣力
正好讓大家一起來啊,一起來

2017.7.14

(原載2017年7月16日香港《明報》,該期也同時刊出香港詩人崑南、中國詩人浪子為紀念劉曉波殉難所寫的詩作。)

阿钟/他死了

 

他死了

阿钟

(一)

一个人死了

但却活着

而这个国家

却成了死人的国度

 

要是我们还活着

为什么不能说出他的名字

2017/7/13

(二)*

书很厚

清风一缕只是一缕

失血的天空

是无尽的雨水

 

应该有飞雪

这是如火的七月

应该有飞雪冰结的人心

 

清风一缕只是一缕

从厚厚的书中溢出

 

这是一个死人的国度

只有一个人活着

被推进了焚尸炉

 

一缕清风

从厚厚的书中溢出

失血的天空下

这些死人继续野蛮生长

一缕清风助长着火势

书很厚

如火的七月

依然看不到飞雪

2017/7/14

*刘晓波逝世第二日

张朴/我等待着,这一天……

我等待着,这一天……

张朴

我等待着,这一天……
百万人涌上天安门广场,
高喊你的名字──刘晓波,
对准中南海门前的石狮,撒尿。

我等待着,这一天……
一个士兵,瞬间,
掉转枪口,
把独裁者的胸脯,打烂。

我等待着,这一天……
初生的婴儿,笑脸张张,
能够沐浴在,
没有雾霾的阳光下。

我等待着,这一天……
当我说,我是中国人,
将会有一种挣脱锁链后的自豪感,
如同站在山巅!

螳螂/悼刘晓波

悼刘晓波

螳螂

历史终于安静
却又浮现
那铮铮傲骨
伟岸身躯
在嶙峋的群峭中攀爬狰狞

风如吼至
江河咆哮
巨蟒血口
恶狼嘶呖
都被镣铐轻轻挥舞
化作春雨后的安宁

身后是石化的足迹
蜿蜒成诗
横贯古今
又仿佛
一株老树
根  扎进地底
叶  撑开乌云

铁血丹书
字字如玑
掩卷长泣……

于7月13日

會員王志宏簡歷

會員王志宏簡歷

2009-17  海德堡大學教師

Teaching courses (Lehraufträge) at the Institute of Chinese Studies, Heidelberg University, Germany  

2010-13 海德堡大學菁英計劃博士後研究

Post-doctoral studies, Cluster Asia and Europe, Heidelberg University, Germany. Supported by a scholarship of the Cluster Asia and Europe from                    

2007-8 中央研究院博士後研究員

Post-doctoral studies, Regular Research Fellow at the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 Academia Sinica, Taipei, Taiwan.

2001-5俄羅斯聖彼得堡哲學博士

PhD studies, Faculty of Philosophy, Saint-Petersburg State University, Russia                                          

 

主要作品年表

1953.09. 《鮮血寫成的偈》,

2012 《刁蟬 》(劇本)

2014 《白蛇外傳》(劇本)

2015 《安平追想曲》(劇本)

孟浪/致中國人,致旁觀者 ——2017年7月13日死亡注記

 致中國人,致旁觀者
     ——2017年7月13日死亡注記

孟浪

死亡呼嘯而過
他的速度更快,驅趕著
死亡呼嘯而過!

旁觀的人驚覺
內心飛馳高速列車
沈陽不停北京
落日扛著勉強一個中國。

啊,落日繽紛如雨
把自己投放進去的
不會是大海
如果投放了他
大海濺起遮天雲朵。

速度,追逐著速度
沒有旁觀者
都在心中狂奔
都是長歎沖天的怒火。

死亡呼嘯而過
倒下了一個他
讓你們可以把自己救活!

            2017.7.14. 3:20am

政治笑话2则:不许刘晓波出国治疗和国内授奖

—1—

记者问:“为什么不允许刘晓波出国治疗肝癌?“高官:“那是因为没有先例。“记者又问:“那为什么不允许诺奖委员会到中国给刘晓波授奖?“高官又道:“那是因为有先例:苏联保外就医的奥西茨基是被纳粹允许诺奖委员会到他家中受奖。简言之: 无先例的事情我们无法做。有先例的事情当然就更不能做。”
—2—
网友问: “苏联的奥西茨基是第一个在监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1935年获奖时他正在集中营饱受酷刑。纳粹禁止报道及禁止领奖。1936年5月奥西茨基患肺结核。同年11月纳粹允许他保外就医。并特许诺奖委员会在奥西茨基的家中举行授奖仪式。我们共产党是不是应该做得更好一些, 以示区别?”
高官答曰:“怎么可以用纳粹与我们类比?”

孟浪/無 題

無題

孟浪

直播一個民族的死亡
直播一個國家的死亡
哈利路亞,只有他一個人在復活中。

誰直接掐斷了他的復活
這個民族沒有凶手
這個國家沒有血跡。

現場是做了手腳的
那些醫生的手腳,充滿了仁慈
充滿了這個民族、這個國家。

能瘦一點嗎?能再瘦一點嗎?
就像他,一個人,他最後的消瘦
一副骨架也撐起整座人類博物館。

直播一個民族的死亡
直播一個國家的死亡
哈利路亞,只有他一個人在復活中。

2017年7月11日凌晨0時58分

艾鸽和李白《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胸中来,奔流到海还迂回。

君不见,一片青史掩凄凉,朝若晨露暮成霜。

人生得意须淡定,即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才难埋没,磨难乃是试金石。

无颓废者成大器,笑饮苦涩三百杯。

月与影,且作伴。

将进酒,莫离杯。

灵犀梦寐者,聆听心扉浩叹声。

金银万两不足贵,人文价值永溢芳。

古来多少圣贤梦,唯有才俊留其名。

不与天王比奢侈,人寰卓绝在神韵。

漫卷月光欲翩然,百代亦是耀邦心。

人不醉,心依恋。且将月盘酌美酒,与汝共圆千古梦。

李白原文《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原刊于“艾鸽文学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