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浪/祖國

 祖國2017  

孟浪

反對祖國
反對國家

反對——祖
反對——家

反了!——不對!
祖國是一團屎
國家讓它香起來

所以,我不說
因為我和祖國無關
我和屎無關

但我也不能不和你在一起
踩著祖國、踩著屎
嘀咕:高尚,高尚!

               2017.10.1

艾鸽经典诗句集萃

飞禽过目皆无缘,韵士一眼寄秋眸。——艾鸽和崔颢《黄鹤楼》

花尽衬悲凉,空有芳萦绕。
携梦寻觅雪野春,
自带一身俏。《卜算子:咏梅》

空怀枉恋千百度,不经意间,秋眸帘开,竟是梦中慕。——和辛弃疾词《青玉案》

即便不知春何时,物逸稀为俏。——卜算子《咏梅》

你口中的母语是我唯一的祖国,当我们接吻时就回到了故乡。——《恐怖年代里的玫瑰》

嫦娥朝朝思下凡,情郎夜夜慕升天——《中秋倚月》

春风不理人寰事,按时催得冬雪瘦。——诗评天下美女

严寒千尺冰,奈何一树情。《春柳赋》

卷舒动含秋,萌生静有春。《夏荷赋》

自甘孤与寂,只为秋波红。《秋枫赋》

几许相思泪,梦春春留步。《冬梅赋》

地球可以没有天堂,但不能没有巴黎。——《巴黎世界的首都》

艾鸽经典诗句(二)

天生我才难埋没,磨难乃是试金石。——《和李白将进酒》

人生得意须淡定,即便金樽空对月。——《和李白将进酒》

无颓废者成大器,笑饮苦涩三百杯。——《和李白将进酒》

古来多少圣贤梦,唯有才俊留其名。——《和李白将进酒》

此情若是天注定,人寰不解又如何?——《和普希金致大海》

且将经典留空间,莫信海天不容人。——《和普希金致大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宇宙的开始,
不是时间的消失,
是你的眼睛到你的嘴唇:
你发现了我却说不出我爱你。

——《和泰戈尔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无耻是无耻者的最高境界,
善良是善良者的最低底线。

——《我质疑》

香消玉碎无微暇,
日月骤过有轻吁。

——《和曹雪芹红楼梦咏梅诗》

宇宙间至少有两颗星星是永恒的,
那就是我所爱者的眸子。
——《活灵》

永不坠落的除了星空,
还有我的天韵。
——《活灵》

远道而来的陨石啊,
不要撞击我的遐想。
——《活魂》

孟浪/降龍記

降龍記

孟 浪·

他是長城頂上的那一位
他說要降服這一條惡龍
他說:大家一起來啊,一起來

龍,顯著威,正發著惡
兩千多年和二十多載
都是同一襲龍袍甲殼的不堪

他可能又是徒手搏鬥的一位
只有筆,和紙,和鍵盤
熒屏上映出他狠狠揪住了龍鬚

北京,北京,龍的蛋
他說:大家一起來啊,一起來
大家是洶湧的人影兒

他是一個他,十個他,百個他
千萬個他,無處不在
長城內外降龍的怒吼千萬擔

龍鬚燃作了煙,龍蛋已壞
人影兒,人影兒,正在站起來
龍跑著它的龍套,最後一齣爾爾

他是長城腳下的那一位
他說他失去了氣力時,才長出氣力
正好讓大家一起來啊,一起來

2017.7.14

(原載2017年7月16日香港《明報》,該期也同時刊出香港詩人崑南、中國詩人浪子為紀念劉曉波殉難所寫的詩作。)

阿钟/他死了

 

他死了

阿钟

(一)

一个人死了

但却活着

而这个国家

却成了死人的国度

 

要是我们还活着

为什么不能说出他的名字

2017/7/13

(二)*

书很厚

清风一缕只是一缕

失血的天空

是无尽的雨水

 

应该有飞雪

这是如火的七月

应该有飞雪冰结的人心

 

清风一缕只是一缕

从厚厚的书中溢出

 

这是一个死人的国度

只有一个人活着

被推进了焚尸炉

 

一缕清风

从厚厚的书中溢出

失血的天空下

这些死人继续野蛮生长

一缕清风助长着火势

书很厚

如火的七月

依然看不到飞雪

2017/7/14

*刘晓波逝世第二日

张朴/我等待着,这一天……

我等待着,这一天……

张朴

我等待着,这一天……
百万人涌上天安门广场,
高喊你的名字──刘晓波,
对准中南海门前的石狮,撒尿。

我等待着,这一天……
一个士兵,瞬间,
掉转枪口,
把独裁者的胸脯,打烂。

我等待着,这一天……
初生的婴儿,笑脸张张,
能够沐浴在,
没有雾霾的阳光下。

我等待着,这一天……
当我说,我是中国人,
将会有一种挣脱锁链后的自豪感,
如同站在山巅!

螳螂/悼刘晓波

悼刘晓波

螳螂

历史终于安静
却又浮现
那铮铮傲骨
伟岸身躯
在嶙峋的群峭中攀爬狰狞

风如吼至
江河咆哮
巨蟒血口
恶狼嘶呖
都被镣铐轻轻挥舞
化作春雨后的安宁

身后是石化的足迹
蜿蜒成诗
横贯古今
又仿佛
一株老树
根  扎进地底
叶  撑开乌云

铁血丹书
字字如玑
掩卷长泣……

于7月13日

會員王志宏簡歷

會員王志宏簡歷

2009-17  海德堡大學教師

Teaching courses (Lehraufträge) at the Institute of Chinese Studies, Heidelberg University, Germany  

2010-13 海德堡大學菁英計劃博士後研究

Post-doctoral studies, Cluster Asia and Europe, Heidelberg University, Germany. Supported by a scholarship of the Cluster Asia and Europe from                    

2007-8 中央研究院博士後研究員

Post-doctoral studies, Regular Research Fellow at the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 Academia Sinica, Taipei, Taiwan.

2001-5俄羅斯聖彼得堡哲學博士

PhD studies, Faculty of Philosophy, Saint-Petersburg State University, Russia                                          

 

主要作品年表

1953.09. 《鮮血寫成的偈》,

2012 《刁蟬 》(劇本)

2014 《白蛇外傳》(劇本)

2015 《安平追想曲》(劇本)

孟浪/致中國人,致旁觀者 ——2017年7月13日死亡注記

 致中國人,致旁觀者
     ——2017年7月13日死亡注記

孟浪

死亡呼嘯而過
他的速度更快,驅趕著
死亡呼嘯而過!

旁觀的人驚覺
內心飛馳高速列車
沈陽不停北京
落日扛著勉強一個中國。

啊,落日繽紛如雨
把自己投放進去的
不會是大海
如果投放了他
大海濺起遮天雲朵。

速度,追逐著速度
沒有旁觀者
都在心中狂奔
都是長歎沖天的怒火。

死亡呼嘯而過
倒下了一個他
讓你們可以把自己救活!

            2017.7.14. 3:20am

政治笑话2则:不许刘晓波出国治疗和国内授奖

—1—

记者问:“为什么不允许刘晓波出国治疗肝癌?“高官:“那是因为没有先例。“记者又问:“那为什么不允许诺奖委员会到中国给刘晓波授奖?“高官又道:“那是因为有先例:苏联保外就医的奥西茨基是被纳粹允许诺奖委员会到他家中受奖。简言之: 无先例的事情我们无法做。有先例的事情当然就更不能做。”
—2—
网友问: “苏联的奥西茨基是第一个在监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1935年获奖时他正在集中营饱受酷刑。纳粹禁止报道及禁止领奖。1936年5月奥西茨基患肺结核。同年11月纳粹允许他保外就医。并特许诺奖委员会在奥西茨基的家中举行授奖仪式。我们共产党是不是应该做得更好一些, 以示区别?”
高官答曰:“怎么可以用纳粹与我们类比?”

孟浪/無 題

無題

孟浪

直播一個民族的死亡
直播一個國家的死亡
哈利路亞,只有他一個人在復活中。

誰直接掐斷了他的復活
這個民族沒有凶手
這個國家沒有血跡。

現場是做了手腳的
那些醫生的手腳,充滿了仁慈
充滿了這個民族、這個國家。

能瘦一點嗎?能再瘦一點嗎?
就像他,一個人,他最後的消瘦
一副骨架也撐起整座人類博物館。

直播一個民族的死亡
直播一個國家的死亡
哈利路亞,只有他一個人在復活中。

2017年7月11日凌晨0時58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