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刘晓波

螳螂


历史终于安静
却又浮现
那铮铮傲骨
伟岸身躯
在嶙峋的群峭中攀爬狰狞

风如吼至
江河咆哮
巨蟒血口
恶狼嘶呖
都被镣铐轻轻挥舞
化作春雨后的安宁

身后是石化的足迹
蜿蜒成诗
横贯古今
又仿佛
一株老树
根  扎进地底
叶  撑开乌云

铁血丹书
字字如玑
掩卷长泣……

于7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