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月历(2──高高的焰光淡淡的跨思     

伦敦客

 末秒的2015年,世界正跨年。

西萨摩亚迎来最早曙光;科巴卡巴海滩留下二百万万双脚印; “五百秒焰火” 成香港最具记录;晶球坠地展纽约最奇“跨式”;悉尼售四百元最贵门票;旧金山有十五分钟烟花最长燃时;伦敦摩天轮焰火为最美圣花。

台北,101大楼509.2米烟火燃点,堪称世界最高;238秒燃时破2010 年外的另十次记录;三万数量同2010年、2011年持平。台北烟火今年主题是“ Nature is Future”“大自然未来”。其看点,以新修改的101大楼顶冠灯光配上首度加入鱼、鸟等几何图案,并以交响乐“野蜂飞舞”为串引,连结“小星星”、“春风来了”、“茉莉花”等多曲目搭配的烟火有节奏地燃放。台北象山、河滨公园、内湖剑南山、四四南林、国父纪念馆、基隆路、忠孝东路及W、君悦、寒舍艾美、万豪等十大宾馆的二十多处观赏101烟火的外围人群,加上市府广场跨年晚会的周边人流,可望达一百二十万万上人次,有望打破十一次观赏的每次最多人次记录。

当晚八时许,我与太太阿珍随唐弟和李帅搭捷运来到离101大楼三百米的华新公司时,四面八方人潮像麦浪翻滚地整体包围着101,远处扑来的跨年晚会音浪震天动地。我们到的是帅哥白天工作的二十六楼,这里是观赏、拍摄101 烟火好景地。已有早到的举家前来观赏的几十人,我转身望外,正面的101 犹如挺拔擎天飞船升破云空;一旦出现十面上下排列的白色灯墙加尖顶顶光,101像一支白色巨笔正在升空。外墙以每八层为单位,随着变换乐曲由下向上绽放、闪烁或间熄着多彩缤纷的异形光墙,配上穿梭交叉的探照光柱,将101骤变成全球最高的七彩舞台。帅哥说,跨年前数分钟,101灯全灭,进入十秒倒计时,你就猛拍。曾在中国时报做过采编的唐弟简单介绍了台北市政府早在几月前商量制定确保跨年活动安全的有效措施和对付突发事件的应急方案,如车辆管制、捷运加密班次、延时收班和各捷运站分流疏散等办法。兴致正浓看着三立台直播离此几百米远的跨年晚会节目的阿珍,把我叫到跟前,听她侃艺人故事。这个毗邻101的东北处的台北市府广场搭建的一、二十米宽深的金属舞台,正献上一场从当晚七时至跨年后一 时的长达六小时的“最HIHG ”晚会,主持人为综艺天王吴宗宪、纳豆及Lulu,并邀谢金燕、潘玮柏、萧亚轩、严爵、大嘴巴、韦礼安、温岚等十多位卡司登场,最为震撼是天后阿妹首登亮相,配上各组乐队组成了台北最HIHG阵容,声势大超当晚台北美丽华的JOY晚会、闪亮新桃园晚会、高雄梦时代晚会、台中好晚会、台南新时代晚会及彰化爱闪耀晚会等遍布宝岛的几十家大型晚会。

“快开始了”不知谁的一吼把分散注意力的我聚焦到倒计时段。顷刻,办公室101一面的玻璃墙前挤满举起相机、手机的人们,“十、九、八、七──三、二、一”,在“啊──啊──”的惊叫声中,只见漆黑的天幕瞬间爆开巨大的彩屏,然后从十个层面喷出无数缤纷绚丽烟花,形成各种奇特图案,其焰光随着层面灯光、探照灯光、月光星光汇成2016台北世界最高“跨年之光”!她将101周边数十万涌动的人头和演唱现场数万举着荧光棒者狂痴欢醉的场面照亮。接着又接着,那阵阵烟火爆炸声、震耳乐浪、楼下四周暴雨般欢呼声透过厚玻璃墙穿入室内,让所有人倍展欢雀,兴奋不已,几个孩童乐蹦得差点摔倒。我完整摄制了这238秒燃时,台北跨进2016 年的一刻,这令我深深恋思的一刻!

唐弟陪我们去返家要去的捷运市府站,三人置身这几百米长肩贴慢步的人海,唐弟告诉我,这里六天前实施的三阶段车辆管制,25日凌晨起封闭市府路东侧五线道;25日晚起增加封闭新仁爱路;第三阶段28日至跨年后二日全封闭市府路和新仁爱路;还有当日十七时至次日凌晨三时101 大楼和市府附近的Youbike自行车停营,以腾空间扩置人量。“这么多人,怪不得秩序良好”。到了市府站,周围已有近万名返家等候进场的人,我问:“怎不见警察,他们人呢”,“大概在里面” ,唐弟说“这条横跨台北板南蓝线是安排疏散的主干线,去板桥方向政府建议到远一点的国父纪念馆站乘捷运;去南港方向建议到远一点的永春站乘;次干线淡水红线,去台北车站方向的,建议到信义安和站乘捷运;次干线新店绿线,去大坪林方向的,建议到南京三民站乘车”唐弟说,“这样避开世贸和市府站,是安全考虑”,  阿珍说2015跨年她从世贸站回家,当晚也没看到警察。阿珍边说边拉我,我拉唐弟,三人朝入口处挤去。尽管现场仅有几个捷运员喊话和维持秩序,大家都有序慢速朝里移动,此时,除了远处乐声, 近处低语、喘气声外,几乎听不见其他声音。到下行自动扶梯那刻,我居高临下:四十米长、二十米宽候车区内,密密麻麻站满人,一眼望去黑压压地面点缀着红黄蓝绿杂衣冠,像水在波动而非流动,直到跨入车厢那刻;区内无大声无碰撞无口角,成了“静静的顿河”;前后左右的彼此陌生,十多分钟后,仿佛成了难忘老乡。两趟空车载后,我们终于站立在警戒线外准备上车,此时,大批返家者陆续不绝地填补到候车区内。“真的不见警察”,没发觉的越让我好奇,这时我发现两个“清洁人员”字样者在帮着维持秩序。“你说车站有警察,在哪?” ,我问,“穿便衣,认不出了”, 唐弟说着拉我进了车厢,我一直把刚才发现的清洁员当便衣警察。台北捷运无行李安检、无人吃东西、无人大声喧哗、无人售票机、陆 客无不称赞,我自己没料到,短短两天会如此之快为捷运点赞,来点平衡,我问唐弟“你对上海地铁怎么看?”“上海线比台北多,秩序也好啊”唐弟说他的房产在华东,故对上海不陌生,“上海今年有跨年活动吗?”“有啊“,“好像前年出过事?”,“你有记得?” 我猛的一个反问。唐弟没有时间回答我,因为他在忠孝复兴站下了车。我与阿珍龙山寺出站后走回家。

此时,我平静心被唐的提问搅得翻腾不安。那是2014年12月31日晚十一点三十五分至十一点五十分发生在上海外滩陈毅广场观景平台的上下阶梯处,因现场拥挤和人流对冲无法控制,导致十五分钟内踩死三十六人、踩伤四十九人的“跨年惨剧”。官方调查结果是:三十一万人现场,仅三百五十 警员、一百名城管辅助员和一百名武警;将连续三年举行陈毅广场跨年“灯光秀” 改在五百米米远的外滩源一号楼的变更地址,其公告、广播、宣传严重不足,以致绝大多数游客根本不知道改变地址,致使在观景平台阶梯处过量拥挤(密度达六至七人/平米)而发生踩踏惨剧;同时曝光在踩踏死人发生时,惨剧地的黄浦区委书记周伟、区长彭菘及区公安副局长吴成违反中央八条规定,用公款在惨剧发生不远的空蝉餐厅举行跨年吃喝聚会的腐败丑闻;有对跨年“灯光秀”活动变更与可能安全风险缺乏高度重视和评估;有区公安局未及时向上级上报活动监测和预警及增援警力要求等情况;有上海公安局对下级处置措施不当和指挥监督不到位等。这是官方称的惨剧原因。鉴于我是二十年前居英的上海律师,出于对三十六位踩踏死者同情和对上海官方态度谴责,于2015年1月6日写了《漠视生命的上海踩踏人祸》文章在博讯、文学城等各大网上发表,其中我提了一个问题:在三十一万人的现场发生踩踏时 ,证据显示现场没出现一个警察;直到有人死亡后,现场才出现一个警察,官方称现场有五百警力,哪四百九十九 警力去哪了?

跨年惨剧的真正原因又在哪?

在上海踩踏惨剧发生整整三个月后的2015年3月1日,从伦敦飞抵上海的我,要圆一个追思亡者和寻找事件原因的梦,于是沿着事发地,外滩陈毅广场附近的水泥地沉重渡步。黄浦区政府以养护草地为名,用三米高彩色风景画板将事发地陈毅广场附近数百米长的地段遮挡起来,我想,为护养草地防止游客踩踏绿草,没必要用三米高的木牌遮挡视线吧。我站在出事的四米宽的石台阶上端,也看不到陈毅广场的陈毅塑像,甚至走到观江河堤,陈毅塑像也被二米高的盆景树遮住,游客根本看不到他塑像。如果有人想在亡者遇难处默哀或停留追思他们一分钟,也找不到哪里是出事的陈毅广场,因为具有地标意义的陈毅塑像被“人民”政府“合法”遮住了!让欢乐人们不知道或由此遗忘三个月前那惨烈一幕,也许是政府一项新维稳任务。如果有人问我谁在保护上海?我会回答:这就是“12.31”踩死人后,防止踩死植物绿草的“新”上海政府而非人民自己保护上海!我会继续找寻惨剧真正原因!

上海,台北;黄浦江,淡水河;陈毅广场,市府广场;外滩惨烈的跨年踩踏,101 最高的跨年烟火。它们的可比性?关联性?跨年踩踏与最高焰光,什么是它们本质区别?

这是我第二晚躺在台北的床上,月光掠走101上空残留焰光,黎明驱逐漫漫冬夜;空荡脑海飘起跨年深思,思里有我一年前寻找上海跨年惨剧原因的阴影。九个月前在上海事发地找不到原因的我,没想到朋友唐弟的一句提问 掀起轩然大波,竟然“无心插柳流成荫”,到台北到101到市府广场到“清洁人员”那里,去找寻多少警察在现场的画面 ,去找寻台北101跨年活动成功秘诀。

“看不见警察”,也许是我视野局限:也许是我接触面窄:也许不写“清洁人员”的便衣警察就在我和阿珍身边,也许台北警察的特别预案和最新神器是我和阿珍永远蒙在鼓里的护市之宝。

“最美的风景是人”,太动听了!那二百七十万台北人就是最美人,就是最美风景!正是他们用智慧、谦卑、信义、礼貌、整洁、守序、淡定的诸佳素质与那些“看不见警察“一起,共同保护着自己的捷运站、自己的淡水河、自己的101、自己的新台北。这也许就是上海跨年惨剧和台北101最高 焰光成功闪烁的原因。

                             2016/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