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死了

阿钟

(一)

一个人死了

但却活着

而这个国家

却成了死人的国度

 

要是我们还活着

为什么不能说出他的名字

2017/7/13

(二)*

书很厚

清风一缕只是一缕

失血的天空

是无尽的雨水

 

应该有飞雪

这是如火的七月

应该有飞雪冰结的人心

 

清风一缕只是一缕

从厚厚的书中溢出

 

这是一个死人的国度

只有一个人活着

被推进了焚尸炉

 

一缕清风

从厚厚的书中溢出

失血的天空下

这些死人继续野蛮生长

一缕清风助长着火势

书很厚

如火的七月

依然看不到飞雪

2017/7/14

*刘晓波逝世第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