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坐下——給霞

那人坐下,慢慢地
太陽慢慢地詢問
街邊一條剝落的長椅

那人一刻也不離慢慢地
目光都顯得滯緩
那人決不左顧右盼
全身心地修理指甲
閃光如同一頭鼾睡的豬

那人遠離一切
卻慢慢進入另一個內心
坐姿莊重得如同
等待一次人工流產

曉波1991年8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