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中文笔会第七届会员大会 主席任畹町委托秘书处发表 2016年2月8日 2015年12月27日至2016年2月8日,独立中文笔会第七届会员网络大会圆满闭幕。 会员审议通过了大会议程,审议通过了前会长贝岭修订的理事会2013-2015笔会工作报告,审议通过了笔会财务报告并对笔会历史上5次漏报税表,3次中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金供给提出了责任追究。大会无异议通过了7项笔会章程修正案。大会选举了新的理事会、荣誉理事和会长。 章程修正案之一:关于秉承国际笔会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保障会员言论自由权; 章程修正案之二:关于修改会员缴纳会费的规定; 章程修正案之三:关于重新实施会长负责制; 章程修正案之四:关于更改副会长产生的方式; 章程修正案之五:关于增加理事会的透明度; 章程修正案之六:关于变更开除会员之程序; 提案:关于增加笔会理事会及其他工作机构运作透明度; 根据笔会2015年向国际笔会交付的会费记录核准,本会每年缴纳会费的会员人数从不逾80人。为核减虚员精简机构提高效率,依据新的章程规定,本次大会实行5理事制。从9名候选人中差额选举了5名理事2名候补理事及1名荣誉理事。投票人数为65人。符合人数过半的章程规定。 当选理事: 1、贝   岭  (57票)2、阿   钟  (54票)3、刘京生 (48票)4、艾   鸽  (46票)5、逸   风  (38票) 当选候补理事:6、范燕琼 (35票)7、一   平  (21票) 当选荣誉理事:胡平 (33票) 有3名会长差额候选人逸风、艾鸽、贝岭。 诗人、笔会2001年创会人、第六届会长贝岭 47票当选本届会长。 理事会将举行第一次理事会会议,决定副会长、秘书长人选,组建各职能工作小组。 笔会第七届会长及理事会认同并坚持国际笔会“弘扬文学,维护言论自由”的宗旨,并以此为使命,注意纠正忽视国内会员文学创作、发表和出版的倾向。 第七届会长及理事会将专注于确保会员的写作自由、言论自由和批评、监督理事会和会长的权利;确保会员对理事会、秘书处工作决策的知情权;调整、规定笔会各机构的权力关系,改革、健全责任制度,禁止越权、擅权、滥权架空理事会、会长;均衡、合理、合规、透明地分配工作人员的津贴;增加和保障稿费的发放;改变工作薪金支出高于会员稿费支出的违规状态;捐款的来龙去脉透明化;增加理事会工作的透明度;建立报税责任制度,禁止玩忽职守漏报税款、中断供给;建立并完善奖惩制度;改变有的压抑新生力量成长,长年当理事、长年不参会、参会不发言、代参会、代投票的不理事状态……全面整改,重建笔会的良好秩序。 大会相信在会员大众的真诚鼓舞和支持下,笔会必将迎来新的希望和气象! 大会秘书处微信:shirenwangzang 大会秘书处邮箱: bihuimishu@gmail.com 大会秘书处电话:0086-13691012068 贝岭微信:BeiLing1989 【附件1】 笔会章程规定: 第二十九条  笔会会长行使下列职权……:1、召集和主持理事会会议。 笔会理事会议事规则规定: 第三条 理事会例行会议一年不得少于四次,平均二至三个月召开一次,具体召开日期由会议召集人决定。 笔会理事会议事规则规定: 第四条 如遇特殊情况,会长或代会长或三分之二以上理事,可召开临时理事会会议,但需至少提前一天将相关议题通知全体理事和相关出席人员。 笔会章程规定: 第十七条 会员大会每两年召开一次,由会长召集并责成秘书处负责筹备。 笔会会员大会议事规则规定: 第二条 大会的召集   2.1、会长为大会召集人。 第五条 大会主席5.1、会员大会召集人应担任大会主席,或委托其他人担任。 5.2、大会主席的权责: (1)决定和宣布每次会议的开始与结束; (2)在进入大会议程之前,向大会通报任何自己认为要立即关注的事项; (3)指定大会秘书处及其秘书长和三名监票人; 【附件2】 贝岭   我的思索      2016年2月6日 作为独立中文笔会创会者,2001年,我们在颠沛流离中创办笔会,目的是为了有一团体来保障作家的言论和出版自由,所以在「言论和出版自由」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是与非的模糊空间。 笔会目前的分歧为是非题,而非选择题,站在是非上来判断,才会知道笔会今天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笔会发展至今,除因结构、章程等累积下来的问题而产生危机以外,不得不直面的是,笔会内的社区是否能保障会员言论自由。这是我和同事有分歧的根本原因。本笔会是因为认同国际笔会的宗旨:「弘扬文学,维护言论自由」而成为其分会,但我们当中有些会员显然已漠视了进入笔会的初衷,让禁言无限期,以至于没有了是非。 关于笔会社区内言论自由一事,笔会网委曾援引美国法院高寒案,所谓「不保证言论自由」的判决,而谓「笔会」内不能享有完全的言论自由。我为此特地请教过李进进律师,他说美国法院这句话指的是一般而言的私人组织,并非指笔会内「不保证言论自由」。持此主张者,显然违背了笔会的宗旨──弘扬文学,维护言论自由,这也绝非我们当初创办笔会的初衷。 「禁言」。在争取和守护言论自由上,在上任初期,我确曾有过失误和错误,现在我认为这是不妥的,对于会员们在社区内的不当用语,包含人身攻击,我们可以规劝,删贴,但不允许因此而禁言。 作为学习、践行民主的笔会,我必须特别强调,笔会不是争取民主的政治组织,而只是一个「弘扬文学,维护言论自由」的组织。笔会从来不是一个「纯文学」、「文学组织,」笔会的责任就是捍卫言论自由。 世界上有许多民主国家,但这些民主国家并非就能够保证言论自由,所以,即便是在民主国家,也仍要和国际上什多笔会一样要为捍卫言论和出版自由而努力,绝非因为有了民主选举,就不打压言论和出版自由。这样的实例在许多国家,多不胜数。 本笔会是个跨国组织,会员们散居世界各国,而我们之所以相聚在此的目的,追求的就是自由!我是个百分之百出版与言论自由捍卫者,现在,我仍坚持初衷。 这二年我参加了不少国际笔会的文学活动,尤其我看到了国际笔会其下属组织,发展活络,会员创作蓬勃发展,有些笔会老人当道,失去活力,我深切感受:笔会将丢失中文世界作家的认同,成为一个和文学、作家没有关系的小组织,既丢失了弘扬文学之理想,也未起到捍卫言论自由之作用。 在近二年会长任期中,从开始的热情,到备受挫折。而这些挫折和感受,一部分来自于笔会结构,所以我必须开诚布公告诉大家,笔会必须改革,从理事会负责制、秘书处组织、如何扩大会员参与国际会议、如何活化笔会、使之更有活力等等,不一而足,而这些改革涉及章程之修订。 近半年来,我不断思索,如何改革并健全笔会制度,一旦成形,我随时交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