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纪录片导演陈家坪 惊传被“监视居住”

拍摄许志永纪录片中国导演陈家坪惊传被捕失踪。(闻海提供)
拍摄许志永纪录片中国导演陈家坪惊传被捕失踪。(闻海提供)

新冠肺炎爆发后,呼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让位”的中国新公民运动推动者许志永2月15日在广州被抓。拍摄许志永纪录片的中国导演陈家坪,日前被曝出三月初在北京也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失去自由,至今已经一个多月。

正在拍摄许志永纪录片的中国导演陈家坪被抓已三十九天,消息直到4月12日陈家坪的生日凌晨,陈妻发出的信件经网上转传才曝光。

拍摄许志永纪录片中国导演陈家坪惊传被捕失踪。(闻海提供)

拍摄许志永纪录片中国导演陈家坪惊传被捕失踪。(闻海提供)

陈妻原低调救夫未果 在夫生日发信吁放人

这封信以“家坪夫”起头,署名:“你的爱人”。内文写到:“今天是你的生日,五十周岁的生日。 距你因拍摄许志永博士并制作了纪录片而被冠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执行‘监视居住’以来,已经过去了38天。38天,你身陷囹圈,音讯几无,对于你和家人来说,实在是太过漫长了。”

陈妻信中提到,她多次通过昌平警方向办案和执行机关海淀公安局转达信件和表达探视请求,获得的答复始终是“时机不合适”。她因此在四月六日草拟给海淀警方的信件,提出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疑义,因为“纪录片并没有在社会上扩散,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尤其拍摄素材已被查抄一空。”

自由亚洲电台13号向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查证陈家坪的情况,昌平分局警方表示,必须要有被捕地址才能查询,“他在那个位置?咱昌平有20多个派出所呢!”海淀分局则对本台问及“陈家坪”时答覆:“哪儿抓的问哪儿去,没在我们这。”

左图:拍摄许志永纪录片中国导演陈家坪惊传被捕失踪。(闻海提供);右图:南方傻瓜关注群发出陈家坪被捕失踪消息。(脸书截图)

左图:拍摄许志永纪录片中国导演陈家坪惊传被捕失踪。(闻海提供);右图:南方傻瓜关注群发出陈家坪被捕失踪消息。(脸书截图)

陈妻信中透露,“为了给你争取一些有弹性的尊严和安全,我配合封口,并未向社会,甚至也没有向亲友通告你被‘监视居住’的情况。而当前我所得到的信息是,有关部门对你今后可能会继续‘犯错误’表示担忧。”

陈妻:人民不会因为一部未面世的纪录片而受到煽动

陈妻在信中说,“多少人沉浸在简体字的世界而拒绝面对真相?我三十年的好友跳出来对我破口大骂,说这个世界不欠你的!我们,破坏了别人的岁月静好,似乎成了一种罪人。那么,家坪,我亲爱的丈夫,你所有这一切的奔忙,还有意义吗?鲁迅死了90年了,人血馒头在坑头儿上放着,从来都不凉。 ”

陈妻信中表示相信司法会还公道,她说:“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 国家不会因为一部艺术作品而被颠覆,人民也不会因为一部从未面世的纪录片而受到煽动。我相信,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任何机构不会限制艺术家的创作;一个和谐的法治社会,完全能够听取批评的声音。并且,许志永一天未被剥夺政治权利,任何拍摄他的行为就不能被冠以罪名。”

引发文艺界关注

陈妻的信在中国文艺界引发关注,包括中国导演艾晓明、人权律师滕彪等都在社媒和群组广传,维权网、南方傻瓜关注群也发布消息。

人权律师滕彪脸书发出陈家坪被捕失踪消息。(脸书截图)

人权律师滕彪脸书发出陈家坪被捕失踪消息。(脸书截图)

滕彪脸书上说,陈家坪(原名陈勇)是我好友,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诗人。王东东评价说:家坪作为一个人始终没有停止生长,他的生长方式很独特,似乎最直接的结果不是他的写作而是他的行动。

人在香港的中国导演闻海1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震惊。闻海说,今年2月26日两人最后一次通微信,陈家坪当天发给他自己最新纪录片《诗人马雁》作品链接。

疫情严峻当局打压言论不放松  笔会吁官方说明国际关注

闻海:“2月26号,我们通最后一次话。(他被抓)对我们来说非常震惊。中国就是因为不公布疫情情况,造成全世界有一百多万人感染的事。等于说中国在疫情期间,没有放松对任何言论的打压。”

闻海认为,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控他站不住脚:“他那个片子还没有做出来,我觉得他拍了多少,拍没拍或拍了多少 我觉得都应该打个问号。按信里他太太的意思是还没有完成,陈家坪很冤枉!反正你已经把素材抄走了应该没事,陈家坪就不做这片子了嘛。现在又是疫情,他太太也担心陈家坪在居留所万一染上肺炎,才写了这封信。”

陈家坪(右)去年拍摄闻海(左)谈已故诗人孟浪。(闻海提供)

陈家坪(右)去年拍摄闻海(左)谈已故诗人孟浪。(闻海提供)

陈家坪是中文自由作家笔会/独立中文笔会理事。该会13日发出声明指出,陈家坪是资深的诗人、文学评论家、网站编辑和笔会的理事,呼吁中国警方和外交部公布逮捕和逾期羁押的理由,也希望国际文化界追踪并呼吁国际社会紧急关注。

中文自由作家笔会/独立中文笔会执行秘书贝岭1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他认为陈家坪是受到许志永的牵连。

贝岭:“我相信是因为许志永先生的行为触怒了中国官方,直接造成了中国最高领导层的愤怒,以致拍他纪录片的人也都被架进去了。一个拍摄者跟一个记者一样,他去报导和了解一个东西,并不意味着他是这个活动的参加者。”

贝岭强调,陈家坪拍的是许志永的生平,不是许志永最近呼吁抗议高层失职的问题:“许志永纪录片不是记录他一个特定的什么呼吁习近平退位什么的,他就是在做公民战士的纪录片。”

贝岭质疑陈家坪被抓,没有正式的法律手续,违反程序:“在中国监视居住等于被抓走,这羁押可以没有时间限制,比所谓的拘留还没有法律保障。”

左图:陈家坪与(右)已故诗人孟浪2016年在台北。(王一梁摄、贝岭提供);右图:闻海与陈家坪2月26日通微信。(闻海提供)

左图:陈家坪与(右)已故诗人孟浪2016年在台北。(王一梁摄、贝岭提供);右图:闻海与陈家坪2月26日通微信。(闻海提供)

贝岭指出,笔会要求,不能以疫情为名做侵犯人权的事,尤其关于公民权利和自由的事业,绝不能阻止追求真相的活动。

陈家坪1970年4月12日出生于重庆,现居北京。曾经为北大在线新青年网站学术频道中国学术城主编,中国学术论坛网创办人。他在2003年拍摄纪录片《外来人口》,于2010年受许志永邀请拍摄教育平权纪录片《快乐的哆嗦》,拍摄随迁子女家长教育公平维权,一共跟拍了四年多。许志永等新公民运动参与者其后被抓捕 ,他2014年与艾晓明一同拍摄了纪录片《新公民案审判》。

自由亚洲电台透过友人试图采访陈妻,截稿前未有消息。

在新冠肺炎期间疑“被失踪”或被羁押的中国大陆人士,还有拍摄第一线武汉疫情实况的公民记者方斌、陈秋实、李泽华,劝习近平退位的许志永及其女友李翘楚,以及红二代地产大亨任志强等。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