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攝影展序

董冰峰

在我看來,聞海的藝術是一直在嘗試追求最大限度的道德和自由的。前者是對於個體的要求,後者之於藝術實驗。在某些狀態和情勢下,二者是可以互為轉化和融合的,由此也形成了聞海藝術創作的豐富和多樣性。

近二十年中,聞海無疑是中國獨立電影的重要創作者之一。一個是他持續的、令人驚訝的高產;另外更重要的是,也由於他在地理空間和身份上的不斷漂移,使得他的作品之於中國社會及政治情境的觀察角度而言,具有啟發性的思考和更深刻的把握,也極大擴展了中國獨立電影的現實內涵和藝術外延。

在本次展覽的攝影作品,我將其視為聞海創作中重要且多樣化的實驗。在聞海過去的幾部代表性的紀錄片中,我們不僅看到了一幅幅鮮活的中國社會圖景。同時我們也看到了聞海對於中國當代藝術有著非常內部的、深度參與的觀察和實踐。從他早期對於中國藝術群落有著精準描繪的紀錄片《夢遊》,一直到參與紐約古根漢美術館的「世界劇場」中國藝術大展的紀錄片單元,都可以看到聞海的影像創作與當代藝術之間有著緊密的聯繫和觀念的共通。當然,在今天的社會現場中,無論影院、美術館還有其它形態的展演空間,都是在積極的扮演和推動一種對話性和可參與的「公共空間」。

展覽即政治。百多年的現當代藝術的發展,不僅是在不斷地打破藝術與非藝術的界限,同時,也將藝術的发展和實驗,放置到更為廣闊的日常生活和政治性的議題和進程之中。同樣,藝術的訴求也不僅在再現現實的豐富和複雜,也需要深入到其精神領域和情感交流中,獲得某種積極行動和思考的力量,讓我們對《存在》展覽有了更多期待。

董冰峰,北京策展人。 2020年7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