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之行 (五)(六)

白夜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五)

吃完饭,先送我们去我们自己预定的酒店。

如贝岭所说,这段路还真不近。本来我们可以比他晚到一天,但他说马尼拉机场离市区很远,最好跟他同一天到,方便会方接机。

一梁说也好,菲律宾是个死角,我们今后专门去的可能性也不大,多玩几天就多玩几天,权当度假。订酒店是一梁的专利,虽也算个苦差事,但他乐此不疲,因为对孩子气的他来说,从预订机票酒店的那时起,他就预先进入了旅游的心情。

以前在国内对住宿从来没有太多期待和讲究,只要干净、价格公道就行,只是个睡觉的地方。来泰国之后,我才知道,住宿是旅游出行的重要指标。因为泰国的住宿非常多元化,并非清一色的酒店或宾馆。我们有时会因为喜欢一个民宿而奔赴一个地方,为出行预定,更是费尽心思。卫生、便宜是首选,还要考虑位置,吃饭方便不方便,如果是海滨城市,离海多远,可不可以自己煮饭,是否方便买来海鲜自己做?离机场多远?酒店是否提供接机服务,如果是在山里,有没有去市区的通勤车,等等等等。

菲律宾的住宿真贵,最低也要300元起步,最终选定一个400多元的酒店,既然当做度假,奢侈点就奢侈点。从图片看起来相当不错,气派的大厅,温馨的房间,床边还有一个小圆桌,放着一副高脚杯和蜡烛,还有碧蓝的大海作为背景……太美了!想象着从飞机倒汽车,最终到达酒店,舒舒服服地洗个澡,然后面朝大海点燃蜡烛,正式开启菲律宾的罗曼蒂克之旅。

面包车停在一个院子,我将信将疑地下车,一梁背着背包尾随而下,贝岭也跟着一梁下了车,好像一定要送我们进入房间才放心。我要办理入住,居然到处找不到大厅。借着院子昏暗的路灯,一个面目不清的男人走了过来。他像工厂门房一样,手里提着一串钥匙,领我们来到一个同样昏暗的、像70年代工厂小区的门房一样的小岗亭。司机和阿尼蔻拿着我们打印好的地址向门卫确认,没错,就是这里!

富丽堂皇的大厅呢?面朝大海的阳台呢?从一个昏暗逼仄的楼梯上到二楼,服务生把钥匙递给我们,这里!我的心已降到冰点,阿Q一梁总是在我心情低落时扮演超级暖男的角色,或者说,是为了给自己找台阶。他在味道可疑的房间到处寻找“兴奋点”:瞧,不是蛮好吗?粉红色的墙纸,房间这么大,床铺看起来也不错呀。

贝岭跟着进来,径直走到卫生间,巡视一下说:“哈!这motel蛮不错啊!”

我从床上一下子弹起来。

 Motel是汽车旅馆的意思,通俗点说,在中国被称为“炮房”或“钟点房”,难怪墙壁是令人生疑的粉红色,难怪要有一副小圆桌和高脚杯,难怪窗户没有玻璃,是与墙壁连成一体贴着墙纸的暗窗。

最可气的是,你凭什么这么贵啊?400多块,在泰国可以享受到5星级酒店或度假村的待遇了!

贝岭从厕所出来,说,明天早上你们不要自己买早饭,酒店有自助早餐,我给你们带两块面包。

不等我拒绝,他已经走了。

 这一夜,我和衣而眠。

(六)

菲律宾被称为千岛之国,由大大小小7000多个岛屿组成,16世纪大航海时代被麦哲伦发现,之后开始了300多年的殖民统治,19世纪末,美西战争后,被美国殖民半个世纪,二战后又被日本占领,战后始得独立。1946年成立共和国后,一度突飞猛进,成为亚洲四小虎之一。

但是菲律宾的政治一直不稳定,复辟独裁,然后又解禁,政治暗杀、贪污腐败充斥着菲律宾政坛,社会的贫富差距也非十分惊人。菲律宾的腐败在我来菲律宾之前就领教过了。

去菲律宾领事馆申请签证时,前面都非常顺利,听到喊我的号,我去窗口取签证。旁边的玻璃窗口里面坐着一个戴眼镜的小老头。他做出一个让我付费的手势,我问,多钱?他从眼睛上面望出来,用手指指窗台。我这才发现,在窗台左角,立着一个折成三角架打印纸,向外的一面显示着:2200铢。我如数支付,一分钟后,他递出一张回执发票。能够这么顺利,不必回国,直接在泰国办成去菲律宾的签证,真值得大大庆贺一番。

一梁已经等在出口,同他一起往出走的时候,我才想起来看看发票,这一看不得了,发票上开的签证费是1100铢。堂堂一个国家的驻外领事馆竟敢如此公然地腐败!我看着一梁,意思是请他拿个主意,要不要回到窗口讨回多收我的钱。这样做是有风险的,可能令他恼羞成怒把我的签证作废,据说领事馆办事员的权力很大,特别是美领馆的办事员,多少在中国不可一世的官员明星在申请时都像待宰的羔羊。一梁劝我算了,这点小钱,眼开眼闭就过去了,但是,依我的脾气性格,如果这件事我不去讨个公道,很长时间都会像鱼刺卡在我脖子,难以下咽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犹豫了几分钟,没有跟一梁商量就再次冲向那个小窗口。窗口像中国老式银行的窗口,玻璃全封闭,只开一个很小的拱门,用以传递物件。我尽量把头凑近窗口,以便让他能够清晰地听见我的疑问:为什么发票上的数字与我支付的金额不一样?小老头大概没想到我有胆回来理论,一时没有想出应对之策,假装听不清我说什么。我指着发票上的数字重复了一次,他好像很无辜地接回我的发票,假装仔细地把发票看了一遍,然后又打开放钱款的抽屉做沉思状,几秒钟后,又假装恍然大悟的样子,退回给我1000铢。仍然多收100铢,不过我已经赢得很漂亮了,不想再穷追不舍,不留余地,我接过钱,像个凯旋的将军一般走向一梁,准备接受他的褒奖。



作者:清迈白夜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f39b41437e99
來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