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之行(四)

白夜

我對大都市一向沒有好感。

大而無當的城市讓人無所適從,堂皇高樓碾壓得人愈加渺小,豪華商場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冰冷面孔,嘲笑著我並不豐滿的荷包。因此我們從曼谷逃到清邁,徜徉於古城的羊腸小道,流連於紅塵滾滾的街邊小攤、擁擠夜市。

仰光也不過是我們緬甸之行的中轉站而已,剛剛休整好,我就在旅館前臺定好了次日去曼德勒的夜班車票。

 第二天一早,一梁照例一大早起來獨自去探路。

“快起來,快起來!”我剛剛睜開眼睛,就聽見他誇張地說:“我有一個天才的發現,吃過飯帶妳去!”

我無精打采地起床洗漱,顯然,他熱氣騰騰的情緒絲毫沒有感染到我。在舒適的泰國待久了,突然來到一切都不如意的緬甸,我不知道還有什麽值得我興奮的東西。

早餐是旅館提供的,炒飯、點心、水果,咖啡……簡單但可口。一梁在外仍然保持著早起的習慣,6點不到就外出閑逛,早餐沒準備好,服務員專門為他煎了一大盤雞蛋,他被緬甸人民的慷慨淳樸所感動,特拍照留念並發給我看。

必須承認,緬甸的食品非常好吃,無論是街邊攤還是大飯店,幾乎沒有一家讓我們失望過。

清晨的仰光街巷,倒是有幾分清秀的姿態。緬甸人要比泰國人勤勉得多,泰國這個時間,除了寥寥幾家早點攤兒,大多數店面、辦事處都要到10:00以後才有人。

站在天橋,太陽正在下一個十字路口噴薄而出,佛塔的金頂在朝陽照耀下更是金光閃閃,輝煌燦爛,那一刻,我有種心臟暫時停止跳動的感覺,被眼前的盛景驚呆了。

這裏與骯臟陳舊的唐人街完全不同,街道、建築都是嶄新的,天橋甚至有電梯。這是仰光的另一幅面孔:朝氣蓬勃,欣欣向榮,百廢待興。但此情此景,卻讓我心生隱憂,我仿佛看到90年代初的中國,向著商品社會一路狂奔。

公共汽車上下來許多建築工人,有的已經開始工作。一些打扮漂亮,穿著傳統筒裙的婦女等在路口或天橋下,也有幾個男子。可能是等活的?可是不用穿得這麽整齊吧?在著裝方面,緬甸與泰國又是完全不同。泰國人穿著非常隨意,除了極少數靚麗的蜂腰少女,薄施粉黛妝容精致,稍微上點年齡的婦女,無論從多麽高檔的車上下來,個個都像市場大媽。這符合他們不講究面子的一貫作風。偶爾能看到一兩穿著講究的,一聽說話,準是華人。而緬甸婦女無論老少都穿著頗顯身材的傳統套裝:短小的斜開襟上衣,修長束身的裹裙,大多數短衣裹裙顏色相同,上衣以繡花或鑲嵌的珠子為裝飾,裹裙是在底色基礎上織出一排色彩艷麗的彩帶,這樣的服飾總會令人眼前一亮。每當一個搖曳著纖細身姿的緬甸女從身邊走過,一梁總要忍不住大大贊美一番。

一梁所謂的天才發現指的是昂山市場。

昂山市場是仰光最大的玉石交易市場,以昂山素季的父親,昂山將軍命名。時間太早,市場還沒有開始營業,僅兩三家雜貨店正在做開張的準備,我們只好在空蕩蕩的市場裏走了一圈,表示到此一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