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之行(二)

白夜

緬甸讓我最不滿意的是住宿。貴且不說,主要是不幹凈。

在泰國,100多200元(人民幣)就能住到比較滿意的旅館了。如果妳認為,出門不就是要花錢買享受的嗎?那麽好,300-500元的星級酒店,或者1000多元的套房別墅都任妳選,清邁還有世界排名前十名的四季酒店,一晚可達1萬多人民幣;如果妳是背包族,窮遊族,幾十塊的hostel也隨處皆是。

 100多元的,帶獨立衛生間,空調,冰箱,標準間滿足大眾需求;星級酒店全球都差不多,我是最不推薦的;若不差錢,人又多,幹脆加點錢住別墅,相信每一家都會給妳意想不到的驚喜;即使是hostel,盡管是幾個人一個房間的上下鋪,因為有完善的公共空間,有來自世界各地的窮遊客,他們大多是愛生活愛藝術愛交友、20來歲的年輕人。如果妳英文夠好,這是廣交天下朋友,打開眼界的最佳選擇。

我最喜歡泰國的民宿,沒有酒店那種氣派,通常只有一棟房一個院子,但每家院子都是經營者展示獨特審美趣味與藝術構思的舞臺,各種花草植物,雕塑怪石,甚至是一張破舊簡陋的手工木椅,一頂不知道經過多少風吹日曬顏色灰白的破草帽,一小片形狀不規則的竹蔑,都可以成為他們的裝飾品。泰國人對於個性與細節的追求往往令我嘆為觀止。

無論是哪個消費層面,在泰國住宿,從不會讓妳失望。

首先是衛生條件,哪怕硬件差點,必也幹幹凈凈,地板纖塵不染,進房間都要脫鞋,有的進大廳都要脫。泰國的水資源豐富,天氣熱,150元以上的基本都帶遊泳池,遊泳池都能保證每天清理換水。

第一天在仰光預定的房間靠近唐人街。

在眾多相似的巷子中,出租車停在一條光線黯淡的小巷,指著路邊一間依然亮燈的玻璃門說,就是這裏。我將信將疑地背起背包下了車。下得車來,仰頭才看到燈箱招牌,沒錯,就是這家。

時間還不算晚,緬甸比清邁晚半小時,比中國晚一個半小時,現在才是當地8:00左右。前臺有值班人員,大廳只有差不多20平米,靠墻一列火車座沙發,一長排茶幾,幾個歐美背包族各自低頭玩著手機(房間幾乎沒有信號)。

辦完入住手續,一個小夥子領我們上樓,沒有電梯,樓梯很窄,瓷磚多處剝落,拐角和角落處都黑乎乎油膩膩,剛一上樓,就聞到由於長期通風不暢而產生的渾濁氣味。

房間沒有窗戶,床單是令人生疑的鮮艷橘紅色,屋內除電視空調,幾乎沒有其它家具,所有的物品都只能堆放在電視櫃上。一梁的頭馬上要貼到天花板,房間逼仄得轉身困難,衛生間是公共的。

一梁當初在網上訂房大概是看中它的位置和價格,但100多塊在泰國完全可以住帶泳池的民宿了,何況這是在工人的月收入僅100多美元的緬甸!說明緬甸對於旅遊業的重視和開發都嚴重不足,還沒有為敞開胸懷接納世界各地的遊客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