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之行第二站曼德勒 (十)

白夜

到了曼德勒,玉石交易市場是非去不可的。

每家賓館門口都停著兩三部出租車,一見有客人出來,就圍過來詢問妳要去哪裏,這種感覺實在太遭了。一梁拽著我突破重圍,走了幾十米來到一個十字路口,打算在這裏攔一部出租車去玉石市場。然而,左等右等也等不到,以一梁的倔脾氣,再回到賓館門口去找那些等客的司機,無論如何是不可能的。好不容易攔住一輛類似泰國雙條車的白色皮卡,司機答應送我們去玉石市場。這幾乎是一輛貨車,貨箱很高,後門又不打開,只能爬車翻進去,車費並不比出租車便宜。

在曼德勒,只要說“market”,每個司機都知道指的是玉石市場。迎著朝陽和晨風,我們一路狂奔在曼德勒的大街上,車尾卷起一屁股塵土,恍然覺得自己是50年代坐在解放汽車的後車廂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為響應祖國號召,滿腔熱血地奔赴一個未知的廣闊天地。

車在離市場很遠的地方停了下來,這已經是它能到達的極限了,路兩邊停滿長龍似的的摩托車,柏油路在路口就消失了,路面又是煙霧騰騰。我們隨著人流來到市場入口處,門口守門的大媽指指牌子:入場費,1000基。

曼德勒有著全世界品質最佳的翡翠和紅寶石,除了高品質的成品交易,還有原石交易,也叫“賭石”,而最有趣最刺激的,也是賭石。

翡翠從山裏開出來的時候,外面通常裹著一層包漿,看起來就是一塊普通的頑石,但行家能夠猜出個大概,但至於成色好壞,含翠多少,更多是憑運氣,所以稱為賭石。

原石還分“蒙頭貨”、“開天窗”和“全開”。 蒙頭貨從外面看起來就是一塊石頭,需要的鑒別水平最高,賭博性最強,也最刺激。有人可能一夜暴富,也有人可能瞬間破產。

開天窗則是在石頭上鋸開一個小小的孔,露出裏面的玉石,用強光手電筒照進去,以判斷石頭的成色。全開則是把原石從中間攔腰劈開,是玉是石基本可以一目了然,但含翠多少還有一定懸念。

真正的玩家都喜歡賭石。但由於中國人的瘋狂參與,加之玉石礦產資源趨於枯竭,緬甸政府規定,禁止攜帶原石出境。

妳絕對想象不到曼德勒玉石交易市場的簡陋與混亂。石棉瓦大棚下,是一排排攤位,買家坐在靠裏面的小板凳上閑聊,就像守株待兔的垂釣者那樣,一臉無所謂的傲慢。

大棚之間的過道看起來像未經任何人工修整的沙石混合路面,每隔一段,路中間放一個大大的竹筐,這是供人吐檳榔渣的。緬甸人,尤其是男人,幾乎個個喜歡嚼檳榔。據說檳榔具有醒腦提神的功效,會上癮。一梁說緬甸人有種高貴的氣質, 乍一看,滿街都是昂山素季,清一色的清瘦高挑,大眼睛高鼻子,男人也棱角分明,結實精幹。可惜,就在妳為某張英俊面孔暗自贊嘆時,一張嘴說話,好像看見一個剛剛吸過新鮮血液的吸血鬼一樣,嚇得妳只想奪路逃竄。

賣家都是緬甸人,從外表看,他們更像中國的農民工,裹著邋裏邋遢的隆基,風塵仆仆的臉上露出卑怯的表情。一個賣家在靠大門的攤位前停下來,從挎包裏拎出一大包玉鐲,玉鐲既沒有細致包裝,甚至不用一根繩子串起來,就那麽用塑料袋一兜,放在攤位上,滿臉卑微地等待坐在攤位後面的買家驗貨挑選。

買家依然態度傲慢,一手擎著打開的手電筒,一手旋轉著手鐲,手鐲在強光的照射下變得通體透明,夾雜著或淺或淡的花紋。買家顯然沒有看中,丟下手電筒,用三根手指把玉鐲向外象征性地撥了撥,目光看向遠方,賣家識趣地收拾玉鐲,重新消失在人群,繼續尋找下一個買主。

擠在臟兮兮的人流中,我突然懷疑對自己來此的目的產生了懷疑。我當然不是來了解緬甸最後一個王朝的,也不是考察伊諾瓦底江的,對離我們入住的賓館不遠的曼德勒古城更沒有興趣。

可能也是媚俗,所有來緬甸的華人都把曼德勒作為必去之地,是因為這裏是緬甸華人的聚集地嗎?好像也不是,出去旅遊,我們總是有意避開中國人最常去的地方。那麽來這裏,唯一的目的,可能就是看看這個號稱全世界最大的玉石交易市場了。

在這裏,妳會突然間有種迷茫的感覺。什麽是貧窮?什麽是富貴?簡陋至極的市場透出的似乎是絕對的貧窮,而一顆綠豆大的翡翠就幾萬、幾十萬,乃至幾百萬;衣著破爛、表情卑微、嚼著檳榔的男子讓妳感覺他們十分可憐,而他們臟兮兮的挎包裏隨便一掏,就是一堆價值連城讓妳瞠目結舌的寶貝。

如此隨意,可能會有人懷疑貨的真假,其實大可不必。聽一個曼德勒華人說,如果妳買到假貨,投訴到政府,緬甸政府會為妳維護權益;其次,這個破破爛爛的市場既然敢號稱全世界最大的翡翠交易市場,賣家們自然會共同維護市場聲譽,如果發現有人破壞行規,其他同行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以後就別想在這裏混了。道理其實很簡單,誠信的交易環境才是可持續發展的基石。

另一個攤位的交易談成了。買家把身後一個黑色塑料袋提到攤位上來,打開紮口,裏面竟然全是面值10000的現金。買家從袋子裏拿出一踏,用一根尺子量量高度,原來他們是這樣數錢的!付清了賣家的貨款,買家轉身交給市場管理員(通常每段都有一個)1000基。

後面區域是賣戒面的。與前面相反,這裏是賣家坐在攤位後,買家流動觀看、挑選、購買。也有商店,一梁在裏面看上一只手鐲要給我買,我辨不清真假,即使知道有品質保證,終究不放心,硬拉他回到玉鐲攤位“螳螂捕蟬”。這裏的買家都是老江湖,賣家絕對不敢給這些他們提供假貨,他們之間不能成交的原因,往往是由於對於價格和品質的苛求,而我不過是買來自己戴著玩玩的,要求不高。就在賣家沮喪收拾貨品時,我等在一邊跟他談妥,買了一個心儀的手鐲。

各有斬獲,一梁也在一個老華僑的攤位淘到一塊原石,這是他緬甸之行的心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