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之行第三站彬烏倫(十六)

白夜

去彬烏倫的路一大半都是盤山公路。好像一路都在修路,汽車在單邊小心翼翼地錯車,山上幾乎寸草不生,過往車輛騰起滾滾塵土。

一梁是有福之人,該吃吃,該喝喝,啥事不往心裏擱,上車沒兩分鐘,就在空調的涼意中酣然入夢了。窗外光禿禿的山和綿綿不絕的白色沙塵令人視覺倦怠,我卻了無睡意。按照我的計劃,我們此刻應該在普吉島的某個海灘,或附近的小島曬日光浴或潛水呢。鹹濕的海風、湛藍的海水、色彩繽紛的比基尼、白色的浪花……滿足妳所有關於海濱的想像。

春節,與公公婆婆加上女兒,一家五口在普吉島玩了幾天,感覺意猶未盡,女兒嚷嚷著還要動員同學組團遊,我也建議一梁在大家都回國後,我們自己再殺回普吉島住一個月,但是,但是……

一個小時並不長,翻過山路,車子駛入一個小城鎮,路邊有了院落,有了鮮花,看起來比曼德勒清爽多了,我緊繃的心弦稍微放鬆了一點。心理感覺與心理預期有關,如果妳預期太高,而現實比預期差,你就會感到失望,反之亦然,一路走來,我已經不可能再對緬甸的任何地方有太高的預期了。網上預訂的房間也沒有抱很大希望,只訂了一天,如果住不下去,隨時打算換旅館。

 一梁在汽車駛入旅館庭院時恰到好處地醒來了,我們幾乎是異口同聲地發出驚嘆!這是多麽奢侈的一個莊園啊,足足有中國一個中小型社區那麽大,僅4、5幢老洋樓,大片的是樹林和草地。

車子在院子中央的一座別墅外停下,我們將信將疑地向司機確認:Are you sure ?司機肯定地點點頭,調轉車頭開走了,他還要送其他乘客,沒時間跟我們囉嗦。這次我們坐的是一輛4人拼車的小汽車,負責從酒店接人,並直接送至酒店,這是一梁值得表揚的又一重大發現。

別墅顯得有些老舊,外牆由白變黃,綠色油漆的護牆有幾處剝落,房檐下有雨水漫患的痕跡,在左邊廊柱上,我注意到一個小牌子:1918-1922,這應該是莊園的建築時間,歷時4年才完成。

大廳有三層樓那麽高,人字屋頂是由深紅色的粗壯木料架起的,進門右手處是一個高大的壁爐,在熱帶國家顯得有些奇怪,卻增加了別墅的典雅。對面是一個不大的前臺,明顯是後來加上的,與建築的整體感覺顯得過於小氣。左手邊是一個拱形門洞,後邊應該是餐廳,站在大廳,我能夠看見的幾張餐桌上都擺放著燭臺和調料架,餐桌椅木質的顏色也與大廳家具地板一致,都是深紅色木料,有著歷史賦予的鈍鈍的光澤。整個莊園就像守著時光的老貴族,獨自一人坐在落滿塵埃的老沙發上,回憶著舊日的繁華與喧囂。

大廳的幾個區域放著幾組沙發茶几,茶几旁邊的書報架上有報紙雜誌等供客人閱讀的印刷品,闊大的大廳沒幾個人,陣陣涼風穿堂而過,這麽多日子以來的燥熱鬱悶瞬間消失無蹤。3月的東南亞,走到哪裏不是烈日酷暑,即便是我鍾愛的小清新泰北清邁,在我們臨出發前已經顯露出其旱季猙獰的面孔了,而此時的彬烏倫,簡直像另一個人間,於是我當即決定就在這裏住下去,直到離開緬甸。

在國外生活了一年多,已經不擅長砍價了,因為人家的價格基本上是實價,要價本來就低,即使接受砍價,也是出於不駁人面子的禮貌,議價空間非常小,時間久了也懶得砍了。但偶爾,在國內養成的壞習慣會突然迸發出來,比如現在。因為打算再續一周,我忍不住又和前臺帥哥砍起價來。結果是,可以給我免費增加一天,也就是說,除去今天,我們還可以在這裏住8天,平均每天20美元,含早餐,這樣的性價比在緬甸大概是很難再有了。

住宿是在另一幢二層樓,與大廳那幢別墅相隔20米左右,圍繞著別墅,另外還有2幢和我們一樣的白色小樓。在距離我們約百米的對角,大廳外是一個圓形花園,我們這棟樓前面的花園是長方形的,比大廳那個大出兩倍,花少草多,中央搭起一個簡陋的圓拱造型,下面擺放著幾盆不怎麽景氣的植物,好像臨時營造出的小景致。花園與樓房的西面,是一片小樹林,我對植物知之甚少,看不懂都是什麽樹,感覺都是北方樹種,高大偉岸,但同時又具有南方的蓊鬱蔥蘢,地上鋪著厚厚的落葉,還有一叢叢的雜草,有種莫測的神秘,我從第一天起就打算進入小樹林走走,但是直到最後都沒有進入。有一天,我突然發現樹林深處有個小小的石柱,我認為那是個墓碑,我一直一個人藏著這個秘密,不敢告訴一梁,因為他怕鬼。後來我們散步時,我終於忍不住指給他看,他壯起膽子走近仔細看,確定是個界碑。原來,這一大片樹林是分屬兩家的,中間用一排籬笆和一個界碑隔開。

我們周圍幾乎都是這樣成片成片的莊園,新的很少,有的似乎多年不住人,任由草木瘋長,房屋衰敗。在彬烏倫,我再一次體會到緬甸的富足,但這富足是歷史遺產,甚至是今天他們不願提及的恥辱——這些莊園都是英殖民時期英國貴族們遺留下來的。

我們的房間在二樓,仍然是全實木裝修:實木樓梯、實木地板、一樓的實木吧臺。屋頂仍然很高,至少有4米,180公分的一梁對此尤其滿意,高個子的壓抑,矮個子是難以體會的。

房間有些差強人意,雖然也有獨立衛生間,但設施過於陳舊,想想人家100年前已達到這樣的生活水準,暴發戶的心理優越感頓時消失了。室內沒有空調,甚至沒有電風扇,因為根本用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