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之行第三站彬烏倫(十九)

白夜

出後門,三岔路的對面,就有一家小餐館。店主是個年輕姑娘,長得很清秀,能懂一點英語,這就夠了。她招呼我們在矮桌上坐下,我走向靠裏面的櫃臺,只有兩個葷菜。一個好像是紅燒肉,另一個是紅燒魚。下面有6、7個素菜,炒青菜、菜花、還有一些類似於醬菜、鹹菜之類的東西,顏色都偏深,看不清楚。依照在曼德勒的經驗,我知道下面一排素菜都是贈送的,她在我點完兩個葷菜之後就自顧自地張羅去了。果然如此,不一會桌上就擺滿了7、8個小碟,還外加一碗酸菜湯,一頓飯2500基,不到2美元。

又過了幾天,我們走得遠了些,在一家酒店別墅門口,有一個大點的攤位,我走過去看了看菜,比門口那家的菜品多,甚至還有蔬菜沙拉,我像個頗為老道的本地人那樣,點了三個葷菜就坐回桌前等飯。我吃驚地看著富態的老板娘笑瞇瞇地來來回回地不斷從裏面端出飯菜,她的素菜近10個,就這麽一碟碟全部端出來,也不問,不擔心妳是否吃得完。最後上來的一碗果蔬沙拉,我發愁地看看一梁,他說,吃吧,吃吧,吃多少算多少。再回頭看看老板娘,她似乎頗為自己的「魔術」自豪,收起手站在一邊笑瞇瞇地等待觀眾的掌聲呢。我衝她友好地笑笑,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恩。

又一天,我們還是從後門出去,散步後走進那一帶最漂亮的火鍋店。我們幾乎每天從這裏路過,從來沒有見到有人光顧,這麽精美的裝修,乾凈的環境,為什麽沒有生意呢?

門口兩個穿著唐裝的服務生恭敬地把我們迎進去。店面裝修的確不俗,空間寬敞,三面玻璃幕牆,到處窗明几凈,新新嶄嶄的,應該是我來緬甸以來,就餐環境最好的一家餐館了(不包括酒店自帶餐廳)。人的行為會受到環境的直接影響。最典型的案例就是紐約地鐵塗鴉案,當周圍環境嘈雜髒亂時,人的心理會變得浮躁甚至暴力,引起犯罪率上升。相反,當你處於一個潔凈安寧的環境中,你會內心平和、下意識地放低音量說話溫和輕柔、舉止優雅。

就像現在,我們選了一張牆邊的桌子坐下來,服務員送來菜單,我矜持地慢慢翻看……「歡迎光臨!」從裏間走出一個皮膚白皙明眸皓齒的年輕女孩,向我們吟吟微笑。緬甸的華人明顯比泰國多,在緬甸我們幾乎一路都遇到緬甸華人,在泰國則基本多是成批的中國遊客。儘管如此,母語鄉音,每每聽到,總會心潮翻湧、莫名激動。火鍋還是泰式或緬式的清湯火鍋,不是經常出現在我夢裏的四川麻辣火鍋,一頓飯吃了25000基,是平時的數倍,這大概就是門前冷落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