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之行第三站彬烏倫(二十)

白夜

來緬甸的這些天,每天都會把一些所見所聞所想發到微信朋友圈,與大家分享。有朋友留言說,會一路跟著我的記錄了解緬甸,也有朋友對我的處境表示擔憂,因為那個時候,緬北正戰火紛飛,果敢華人遭緬甸人襲擊的新聞時有報導,彬烏倫就在歷來戰火最為集中的撣邦地區。然而,於我們來說,恰恰相反,緬甸數日,直到進入彬烏倫,才真正感覺來到一個清朗乾坤和諧盛世。

一天又去鎮上吃飯,菜市場後面有一家中餐館,一梁點了檸檬魚,等飯的時候,華人老板親自過來上茶,我一時興起,問他有沒有時間、有沒有耐心回答我的幾個問題,老板居然爽快地答應了,拖了一隻椅子坐在我們桌旁認真接受我的採訪。

問:湄謬為什麽改成現在的彬烏倫?

答:湄謬是英國殖民時期改的名字,彬烏倫只是恢復原來的老名字而已。

問:湄謬屬於撣幫,現在撣幫的果敢地區正在打仗,據說還會排華,我的中國朋友因此擔心我的安全,您作為一個在緬華人難道不害怕嗎?

答:緬甸最後一次排華是在1967年,因為緬甸當地人認為華人和印度人掌握了大部分財富,主要是華人。67年那次是緬甸歷史上最後一次排華,現在我不害怕的。

問:緬甸具有良好的地理位置與豐富的自然資源,卻相對落後貧窮,您認為是由於緬甸人民懶惰嗎?

答:人民懶惰,也可能是一部分原因。熱帶國家的人都比較懶散,但主要原因還是美國的制裁,使得緬甸只能與泰國,中國有一些貿易往來,直到登盛總統上臺,美國才停止了對緬甸的制裁。簡單地說,美國不喜歡軍政府,軍政府不聽美國的話,聽中國的,所以就制裁它。

問:現在的昂山素季聽美國的話嗎?

答:可以這麽說。

問:你認為緬甸聽中國的話好呢,還是聽美國的話好?

答:我是個做生意的,不好評價這些。

我:理解。

問:緬甸在1985年時,人民存在銀行的錢一夜之間全部成了廢紙?

答:是這樣!所以到88年爆發了8888事件。

問:我知道這次事件,類似於中國的89。

答:中國是跟緬甸學的。(在這次民主運動中,軍政府向走在隊伍前面的護士、僧侶和民眾開槍。)

問:那你們現在還敢把錢存銀行嗎?

答:現在不擔心,不會再發生那種事了,我現在給員工發工資都是通過銀行轉賬。

問:緬甸曾經是英屬殖民地,現在的英語普及率卻遠不如泰國,學校開英語課嗎?

答:有的。不過與中國差不多,都是啞巴英語。

不過,緬甸從2015年開始,開放了媒體和網絡,現在,我們可以自由地上Facebook、Twitter等國際社交平臺,在咨詢方面與世界保持同步了。

我:哈哈……耽誤您時間,感謝您接受我的採訪!

檸檬魚做得很地道,魚鮮味美,價格平實,我跟一梁說:這頓飯,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