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之行第一站仰光 (六)

白夜

去茵萊湖,需從昂山故居穿越仰光大學。國外很多大學都是開放的,有的甚至連圍墻都沒有。

我們在清邁大學對面住了半年之久,還給他們中文系贈過書,我的薩米亞特散文集《生命的季節》還存放在他們的書櫥中。有時,我們會進入校園轉轉。清邁大學本來是開放的,但是隨著中國遊客的增多——據統計,每年約有10萬中國遊客進入清邁大學觀光遊玩——清邁大學規定,中國遊客不能自由出入大學,只能乘學校的觀光車瀏覽。這其實倒不是地域或人種歧視,中國人口實在太多,不加限制的話,造成的混亂可想而知。

因為對清邁大學的特殊感情,看仰光大學時,心裏也多存了幾分細致。仰光大學的建築特色更加明顯,全都是粉刷一新,赭紅色墻,乳白色邊帶的英式小洋樓,隱藏在小樹林深處。校園很大,綠化也比其它地方好得多,驚鴻一瞥間,出租車已停在一潭碧波前——茵萊湖到了。

出租車司機好像聽見了我的心思似的,停下的位置正好是一片餐飲區。這一大片沿湖搭起的餐館,真是獨占著仰光的絕好風水。對面湖邊是一排簇新的現代化高樓,湖中樓房的倒影在碧水藍天的映襯下,比實物更顯得美輪美奐。

緬甸的菜單經常沒有其它文字,只有稍大的餐館才有英文,極個別華人餐館可能有中文。我曾經認為泰文像天書,到了緬甸,又接觸到了另一種天書。緬甸的文字比泰國的藝術性更強,形體更活潑誇張,每個字母都是一個舞動的精靈。

店主顯然很少接待外國遊客,語言的障礙令彼此都有些手足無措,但還是耐心費力地與我們盡力用手勢溝通。肢體語言著實有限,最終只能看鄰桌吃什麽,依葫蘆畫瓢。盡管如此,仍然感覺十分可口,心情決定一切,僅僅是看波光瀲灩,享清風徐來就已是莫大享受了,感謝這頓簡單的午餐,多少挽回了我對仰光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