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之行第一站仰光 (五)

白夜

仰光的出租車很方便,價格也便宜,市內通常3-5美元,郊區10美元以內即可解決問題。中午退了房,讓出租車帶我們去昂山故居。昂山素季曾在這裏前前後後被軟禁了15年。

很明顯,這裏是仰光的富人區。這裏靠近茵萊湖,旁邊就是仰光大學。道路寬闊幹凈,幾無行人,緊閉的院門鎖不住裏面透出的富貴之氣。這又是仰光非同尋常的一面。

昂山別墅仍有警衛把守:鐵門,鋼絲網,門口的崗亭,門內神情警覺穿制服的衛兵……這一切,都很容易把人再帶回那段肅殺歲月。鐵絲網覆蓋著全部的院墻,令人不快的同時,也不免疑惑:既然昂山素季已經不住這裏,又沒有對遊客開放,有什麽必要戒備森嚴呢?

即使密不透風,鐵門緊閉,仍可以看出裏面庭院深深。頭頂的烈日扼殺了許多憂郁的想象。在炫目的陽光刺痛雙眼,產生暈眩的剎那,我仿若聽見這個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美國《時代周刊》評選出的10個特殊政治犯之首的女人,當年在自己家的高墻彈奏出的優雅鋼琴聲。

在我看來,緬甸軍政府還屬於文明人,電影《昂山素季》中,楊紫瓊扮演的昂山素季就是站在這扇鐵門後,也就是我現在站的這個位置,與異議分子進行對話的。昂山素季沒有被軍政府以“煽動顛覆”罪投入監獄,在酷刑折磨下莫名其妙地“被死亡”,聚集於此的民眾也沒有被催淚彈驅散,更沒有被坦克碾壓。

鐵門上端仍鑲嵌著昂山將軍的半身像。是他,帶領緬甸人民結束了英國的殖民統治,成為英屬緬甸的最後一任總理。在緬甸正式獨立前,昂山將軍進一步推行民主政治,卻遭到反對派的暗殺,死在他31歲的花樣年華,此後被緬甸人民尊稱為國父,那一年,昂山素季僅2歲。

看過太多鮮活的案例,我對於所謂的“獨立”越來越存疑。被殖民從政治正確來說,固然是一種恥辱,但至少同時,在殖民地國家被殖民的同時,殖民國家的先進文明也會帶動被殖民國家一起發展。“民族獨立”會不會成為政客們為實現個人政治野心而揮舞的旗幟呢?

緬甸獨立之後,被軍政府黑暗統治了50多年;印度獨立後,印巴分家的悲劇貽害至今;菲律賓獨立後,從東南亞人均第二淪為幾乎最為貧窮的國家;南非獨立後,非洲領頭羊的地位也隨之失去;香港的英國殖民者撤出後,“自由之港”馬上就要失去自由……

隨著全球化的深入,國家概念的淡化,獨立的概念與意義也將越來越變得不重要,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讓文明人治理肯定比野蠻人統治好得多。

 1988年昂山素季從英國回到仰光照顧生病的母親,被追求民主自由的緬甸人民尊為領袖,她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黨最終在一定程度上結束了軍政府的獨裁統治。今天的緬甸,至少從形式上已經走向民主憲政,實行民主大選。昂山素季因為國籍問題,沒有當選總統,擔任了三個重要部門的行政長官,她驕傲地說:她是淩駕於總統之上的人。

理所當然,昂山素季曾一度是我最為欽佩和欣賞的女人。一個暑假,專門在網上找來楊紫瓊版的《昂山素季》與瑤兒(我的女兒)一起觀看。那一年,瑤兒才是個初中生,看完電影,居然有了從政的理想。

一個人不同時期有著不同的理想,每個時期的理想隨著心智的成熟與對現實認知的不斷改變,當她已經成為一名大學生學霸之後,她的理想反而趨於平實:“媽媽,或許會讓妳失望,我今後只想過一份平淡小資的生活。”

我笑了。人生的意義或許就在於妳永遠不知道下一站等待著妳的是什麽?但出於積極的態度,我們總會不斷為自己設定人生目標,我會一如既往地為她不斷更改的理想喝彩,因為至少可以證明,她對生活是一份積極的心態,不只是渾渾噩噩地混日子,她在不斷地思考人生,不斷地規劃適合她自己的生活方式。至於今後的道路如何,其實並不重要,昂山素季40歲之前也沒有想到她的人生會發生那麽大的轉折;三年前的我,怎麽也不會想到今天我會背井離鄉來到泰國生活。 一切隨緣順勢,即為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