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海的嚴正聲明

文海

黃文海和曾金燕合作的《女工》、《喊叫與耳語》兩部紀錄片,是從2014年開拍到2017年制作後期,曾金燕為影片的制片人,但因影片拍攝和運用了曾金燕的素材,為此雙方多次協商,達成協議後,黃文海於2018年完成影片。短片61分鐘的《女工》在2018年2月8日在法國巴黎由贊助方之一CCFD組織放映,反響非常好,也因此,中國獨立影像推廣有限公司(香港)成為CCFD的長期合作夥伴。114分鐘的《喊叫與耳語》在2017年12月美國紐約大學放映後,再次回香港調整,2018年2月在香港大學放映,監制何式凝認可,114分鐘的影片涉及曾金燕的內容為25分鐘,並得到她的許可,片尾字幕有清楚的標示。期間,曾金燕希望參加女性電影節,但報名中需要女性導演合作的條件,黃文海同意曾金燕為影片的聯合導演。當然,黃文海也提出異議,這樣影片未尾全是她的名稱,從制片人、監制、聯合導演、出演人物、素材提供者等。2018年4月,黃文海協助曾金燕將兩部影片的後期制作費與資助方全部結清。曾金燕開始以現有的版本投寄電影節,包括:法國戛納國際電影節、荷蘭阿姆斯特丹國際電影節、法國真實電影節等。2018年9月,曾金燕以她近期出入中國大陸做研究、帶學生為名,希望現在暫停推廣影片,黃文海深為理解,同意先不推廣,隨事態發展後再商量。

黃文海現將2017年7月剪輯《女工》、《喊叫與耳語》時的合同公佈,黃文海和曾金燕僅僅是簽署了此份合同,合同中沒有涉及中國獨立影像推廣有限公司(香港)。沒有這份合同的簽署,黃文海不會擅自剪輯影片,畢竟曾金燕是製片人。

另外,黃文海也就曾金燕近期提及的幾點意見回覆如下:
曾金燕提及:「 黃文海不可以使用曾金燕拍攝的素材、曾金燕的裸照。」但實際情況是這樣的,曾金燕讓廖偉棠給她拍祼照,並將黃文海拍摄的香港佔中畫面投影在她身上,後來曾金燕又私下里和動畫導演崔西將照片處理成動畫段落,曾金燕做這些工作時,並未告知黃文海。後來,曾金燕希望用在《喊叫與耳語》中,因為影片中有一段是關於她被監禁的內容,黃文海開始覺得拍攝的不好,後來在曾金燕的堅持下就使用了。

曾金燕自從擔任製片人以來,多次說她是黃文海的提款機,但這是一個天大的笑話。黃文海從2016年11月到2018年2月,做《女工》、《喊叫與耳語》兩片,僅僅拿了12萬港幣,這在香港也就是租房的費用吧。但黃文海是全天候工作,爾曾金燕作為制片人也拿了9萬多港幣,卻幾乎不參與影片的剪輯。《女工》片至少在合作方CLB辦公室和有關工作人員修改了五次,她一次也沒參加,以種種理由推脫工作。黃文海認為創作上沒有完全的自由,只有“在限制中找自由”,CLB的員工的意見非常到位,讓黃文海非常感恩。動畫導演崔西也分兩次拿了近10萬港幣。

黃文海可以承受這極低的工資,因為作為獨立導演,黃文海深知每一筆資助都是非常寶貴的,但獨立导演擁有完全的剪輯權是合作的底線。同時,黃文海也是做過八部紀錄片,得過世界上最重要電影節獎項的導演,這個資歷當然讓黃文海對專業創作有主動權。但曾金燕根本不尊重導演的創作權,可笑的是,影片《喊叫與耳語》在紐約大學試映前,曾金燕居然在不通知黃文海的情況下,發放寫著對影片單方面看法的文件,給觀眾先入為主的影響,最後拿這些意見逼迫導演黃文海修改。

近日,黃文海無意間上網發現影片《凶年之畔》被盜版上傳,黃文海第一時間將此事告之曾金燕。因為影片完成後,她也曾說艾曉明的《夾邊溝祭事》被上傳網路,她作為影片的代理人多次寫信投訴網站,頗有成果。所以影片發生洩漏後,黃文海認為她作為影片制片人應該擔負起工作,去投訴那些侵權的網站。但她不這樣去做,還懷疑工作伙伴。

現在《女工》、《喊叫與耳語》兩部紀錄片,都以交給曾金燕推廣、發行,已經9個月了。《女工》也僅僅在法國放映一場,今年6、8月,黃文海聽CLB員工說想內部放映,也被曾金燕拒絕。而根據未經證實的傳言,曾金燕和動畫導演崔西在合作一部關於女性和曾金燕的影片,而其中所用的素材可能取自《女工》和《喊叫與耳語》以及黃文海的創作理念。為了防止此類事件發生,黃文海希望CLB盡早組織《女工》放映。黃文海現嚴正聲明《女工》、《喊叫與耳語》兩部紀錄片,黃文海為之付出了巨大精力、體力、財力,已於2018年2月完成制作,成片己交制片人曾金燕推廣、發行。如《女工》、《喊叫與耳語》出現洩漏、盜版、非法上網流傳事故,黃文海不負任何責任。但黃文海作為導演、版權擁有者,不放棄推廣《女工》和《喊叫與耳語》的責任和義務,以及捍衛影片《女工》、《喊叫與耳語》所有版權的責任。

黃文海
2018年11月5日


聞海(黃文海)簡歷

導演作品 :
2002《軍訓營記事》
2003《喧嘩的塵土》
2005《夢遊》
2008《我們》
2010《西方去此不遠》
2017《凶年之畔》
2018《喊叫與耳語》/《女工》

專著:
《放逐的凝視—見證中國獨立紀錄片》(傾向出版社,2016年台灣)

獲獎紀錄 :
第16屆法國馬賽國際電影節「喬治斯‧德‧博勒加德」獎(2005年)。
第28屆法國真實電影節大獎(2006年)。
第65屆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評委會特別獎(2008年)。
第5屆愛爾蘭Wexford紀錄片電影節“評委會”獎(2017年)。
第10屆華語紀錄片節長片組競賽單元 季軍(2017年)。
第九屆法國POITIERS國際紀錄片電影節最高獎(2018年)。

參展紀錄:
第12屆卡塞爾文獻展(2007年)。
第14屆巴黎蒙特耶紀錄片電影節,舉辦「聞海作品專題展」(2009年)。
伊比利亞藝術中心「亞洲路標」藝術展(2010年)。
第10屆上海雙年展(2012年)。
台北當代藝術館「羅莎的傷口」(2017年)。
美國紐約古根海姆當代藝術館『1989年之後的中國與藝術:世界劇場』之“開機—電影中國”項目(2017年)。

評委:
首屆獨立電影基金評委(2011年)。
第五屆雲之南紀錄影像展競賽單元評委(2011年)。
第10屆北京獨立影像展紀錄片競賽單元評委(2013年)。

策展:
創辦『中國獨立紀錄片研究會』(2014年,香港)。
參與策劃「亡命中國」、「飛越瘋人院」、「情慾中國」等中國獨立紀錄片展映 。
『決絕—1997年以來的中國獨立紀錄片展映』(2017–2018年,香港),為主策展人。
美國紐約古根海姆當代藝術館『1989年之後的中國與藝術:世界劇場』之“開機—電影中國”項目(策展助理)。

聞海(黃文海)

導演作品 :
2002《軍訓營記事》
2003《喧嘩的塵土》
2005《夢遊》
2008《我們》
2010《西方去此不遠》
2017《凶年之畔》
2018《喊叫與耳語》/《女工》

專著:
《放逐的凝視—─見證中國獨立紀錄片》(傾向出版社,2016年台灣)

獲獎紀錄 :
第16屆法國馬賽國際電影節「喬治斯‧德‧博勒加德」獎(2005年)。
第28屆法國真實電影節大獎(2006年)。
第65屆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評委會特別獎(2008年)。
第5屆愛爾蘭Wexford紀錄片電影節“評委會”獎(2017年)。
第10屆華語紀錄片節長片組競賽單元 季軍(2017年)。
第九屆法國POITIERS國際紀錄片電影節最高獎(2018年)。

參展紀錄:
第12屆卡塞爾文獻展(2007年)。
第14屆巴黎蒙特耶紀錄片電影節,舉辦「聞海作品專題展」(2009年)。
伊比利亞藝術中心「亞洲路標」藝術展(2010年)。
第10屆上海雙年展(2012年)。
台北當代藝術館「羅莎的傷口」(2017年)。
美國紐約古根海姆當代藝術館『1989年之後的中國與藝術:世界劇場』之「開機—─電影中國」項目(2017年)。

評委:
首屆獨立電影基金評委(2011年)。
第五屆雲之南紀錄影像展競賽單元評委(2011年)。
第10屆北京獨立影像展紀錄片競賽單元評委(2013年)。

策展:
創辦『中國獨立紀錄片研究會』(2014年,香港)。
參與策劃「亡命中國」、「飛越瘋人院」、「情慾中國」等中國獨立紀錄片展映 。
『決絕—1997年以來的中國獨立紀錄片展映』(2017–2018年,香港),為主策展人。
美國紐約古根海姆當代藝術館『1989年之後的中國與藝術:世界劇場』之「開機—─電影中國」項目(策展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