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給妻子

我被逼上某處懸崖

鋒利的石頭嵌進皮膚

一個命令讓我站立著吶喊

向世界發出最後通牒

 

我能站立卻無法呐喊

我能呐喊卻無法站立

筆直的身軀只能僵硬

瘋狂的吶喊只能彎曲

 

深淵的陡峭、尖利

不允許筆直的挑戰

身體的極限只能二者擇一

絕對的命令卻要求兩者兼得

 

選擇,無望的掙扎

要麼挺直了吶喊,粉身碎骨

要麼向深淵屈膝

巨大的蒼穹已經俯壓下來

1996.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