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病逝

貝嶺

時光能夠重返嗎?那時的一切又歷歷在目。我們朝夕相處,伴著川流不息的友人,相互說了太多心里話,你結結巴巴又口若懸河,你說過,我們真正感受到了自由,我們一起留在紐約吧。
自由,你曾玩命追求,可你又最不自由。

此刻,我只能繼續看照回憶,看,看這張自由心靈之照:
1989年2月,劉曉波結束在夏威夷大學三個月的訪問學者任期,首次踏上美國本土,我去接機(時報週刊總主筆鄭心元開車?)後直抵我的紐約法拉盛租所暫居,貝嶺攝於該居所客廳。

貝嶺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