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馬建《中國夢》:書中暗黑享樂的官場,彷彿習近平生活的平行世界

劉威良

馬建所寫中文版的《中國夢》,是在我居住烏來時閱讀完成的。記得當時我翻開此書閱讀時,對中國是一種探索的心情,因為傳說中的文化大革命,在當時台灣國民黨的黨國教育宣傳下,確實讓我很難得知它的真假。過去也看過《鴻:三代中國女人的故事》,對中國當年令人無法想像的泯滅人性的社會階級鬥爭,印象深刻。而目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更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經歷鬥爭過來的人,他的父親曾被批鬥過,也下鄉勞動過。

一些中國的異議份子對習的行徑除了氣憤無奈外,也因對他的文革出身,下手毫無情分、對待政敵或不滿他的人都使用鬥爭的手法,而感到理所當然,甚而對於他殘忍出手,似乎也「無可厚非」,或者說,比較當今世界領導人的邪惡,習的專制獨裁,因習的文革經歷,使當今世界的領袖都無人可以出其右。這樣的情事,因中國某種程度的富強,也讓人著實感到悲哀。

這讓我更想得知這本中國流亡者馬建所寫出的復仇小說,是如何來看經歷文革時期的政治人物,他們的生活日常與其透過書寫而呈現的一種寓言型的寄託。

暗黑享樂的官場

這是本政治小說,內容述說一位中國當紅的高官,在得到權位以後就常常因為生活中的某些情狀,而回想到過去在文革時期所發生的過往,這些常常讓他分不清是過去還是當下。在同一個事件發生的地點,他會回想到當年紅衛兵的他,如何在自己朋友與良心之間征戰,或和他的姐姐如何埋掉他們自己的父母。

當年這位高官身為紅衛兵,跟著共產黨的領導到處和他的夥伴破壞學校與衝去其他人的住家,也讓自己的紅衛兵夥伴破壞自己的家,把家中的書全毀了。而他自己則違逆父母,父母因遭鬥爭,最後一起在家中自殺,書中主角對於父母的死,當下完全沒有愧對的心。之後主人翁昧著良心,平步青雲成功地成為高官,卻也讓長久以來的良知漸漸被自己發現,隨後想要尋求遺忘。

其中有一段描寫這位主人翁高官到紅衛兵夜總會的妓院嫖妓,場景歷歷在目,筆觸生動,讓人有如身入其境。主人翁雖有妻女卻用盡權力到處捻花惹草,荒誕的中國高官情境也是現代版的官場現形記。

如果真有一種可以讓人遺忘的湯,這些做過傷天害理壞事的中國高官,確實一定會想喝。選擇性遺忘而沒有失智,是人的最高境界,書中的主人翁就不斷地尋求選擇性遺忘的解藥。

烏來的寧靜

烏來有一種美,就是它有壯闊的山和自然竄流的溪河,人站在任何一角,都會對大自然感到神乎其技。在烏來,會看到人的渺小,偶然間在烏來內洞散步時,享受著寧靜與清靜的空氣,讓我想把這本翻攪心思的書,好好讀完。讀完此書,在轟然的書中主角精神混亂中,閉合此書,一時之間,我很高興能再回到森林中的安適自在,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慶幸,還好我人不在中國,也不是中國人,我無須害怕驚嚇。

這本書在中國與香港都買不到,馬建在書中補充說,對中國的讀者,他是個死人。

這本中國政治管轄下的禁書,今(2020)年初在台灣出版了,在台灣是自由文化出版社出版,很符合此書它需要的環境。責任編輯的貝嶺,也是個流亡的中國異議人士。如果台灣不是中華民國,的確馬建是死了。不過,2018年就已出書的《中國夢》,有不少外語已經出版,一直到2020年才有中文版問世,從此廣大的華語世界,有了《中國夢》的中文讀者,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無論如何,馬建就從此不會是個死人,中文書的出版讓馬建復活,絕對值得欣喜。當一個作家我可以想像,用母語寫的文字,卻無法給母語世界的人閱讀分享內心世界的澎湃巨浪,心中遺憾絕對是無可言喻的。

中國夢

這本書一點都不厚,在台灣也還沒有多少人知道,但是它的穿透力卻是很真實地,它讓我看到中國習近平還在世界舞台上耀武揚威,而世界上幾乎沒有一個國家可以拿他有辦法。即使疫情讓中國的聲名在世界上跌到谷底,但是他利用各種手段扶植世衛的譚德賽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幫他代言,讓他在世衛大會輕鬆地當第一個發言人,稱讚世衛,和譚德賽兩人在世衛唱雙簧。

從某個角度來說,習近平他實現了個人的中國夢。既然是夢,也就無關真實,習近平用他的大外宣,確實讓全世界的人都認為他和世衛是否都活在與真實生活完全相反的平行世界。

真正的中國夢是什麼?在中國的每個社會位階的人都抱著不同的夢,流亡海外的中國人,夢想一定也不同,只是沒有人可以說清楚,也沒有人真正可以實現。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轉引自The News Lens

202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