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威良投書:台灣人怎能這樣喪氣 這樣悲觀主義

劉威良

台灣沒恐攻,治安也很好,卻蔓延著悲觀主義。(攝影:陳品佑)

一個台灣好朋友,斬釘截鐵的對我說,「台灣未來一定會被統一,因為政府無能又貪腐…」,最近又聽長輩說,台灣很不安全,台灣沒有食品安全。似乎在台灣生活,很沒希望。我趕緊接下去說,台灣沒恐攻,德國有,台灣治安也很好,不會因種族或宗教歧視而暴力相向,台灣人民相對溫和友善。而他們對我的話卻嗤之以鼻。

說真的,我一個旅居德國超過二十年已經大半輩子的人,聽了這些台灣人的話,還真是悲從中來,因為我不懂,台灣人怎能這樣喪氣,這樣悲觀主義。

我生活的德國,對台灣人來說是個樣樣都好的指標國,他們的人也會抱怨,但他們抱怨的經常是太多外國人,太多異教徒導致治安不好,基督教義流失,或對主流文化消失的進退失據,他們很少談論治安不好,抱怨恐攻,德國人面臨的真實的恐攻問題,卻很少談論,因為他們不願展現自己害怕,讓恐攻者得逞,德國人知道,製造恐攻的人就是要製造恐慌,這也就是真正的德意志。


相對於德國人民面臨具體危險而產生的堅定意志,台灣人民對於自己是完全棄守的軟腳蝦。台灣人對於現在根本沒發生的事,就已莫名焦慮,更遑論要面對真正的危機。

不知為何,台灣人對未來就是充滿負面的想像。會這樣的原因,應該是來自於對自己沒有信心的結果。沒信心是因為我們一直是被殖民,一直是媳婦命,認為自己做再好也比別人差,從來就不曾擁有過當一個台灣人的民族驕傲。


這在當中國崛起後,台灣人的信心就更被壓縮,更加焦慮。即便中國還沒侵犯台灣,膽小沒自信的台灣人,就西瓜靠大邊地要與狼共舞,就連守護自己的本能都喪失。我無法想像,以前和中國反共對歭都不怕中國,現在又有經貿往來,又有美國共防,我們怕什麼?


台灣人沒有比人差,我們應該做的,其實是要在民主機制中,為自己做一點事,比如像近日在推台灣正名的公投連署。說真的,當我在積極找人簽名連署時,許多台灣人卻仍覺得事不關己。一個怎樣的國家,就有怎樣的人民。民主的定義,除了是人民作主,人民更是要有擔起做主人的擔子的意識,自己的國家,自己監督。


我旅居的德國,有恐攻,有歧視衍生的暴力。大家可以想像,有一天,台灣發生恐攻,或是有因為種族歧視而打人甚或殺人,台灣人民會怎樣?大概大家又會大罵政府,大駡教育,人心惶惶,而不知所措吧!這樣悲觀主義蔓延的台灣,在未來如果真被统一,在這之前,應該是被自己的自私害死的,或被敵國的中國政權嚇死的。猜想台灣人要死,應該不會是被武力統一而死。
 

如果一個國家,有這種大多都不守護自己國家的人民,這些人民,說真的,也不配擁有自己的國家。
 

上報/2018/6/5

※作者著有《借境德國》/現居德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