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十月革命 台學者:假理想之名殺人

理想主義變成殺人主義的過程 是人類最該記取的教訓 若沒有民主制度制衡 任何人道的東西 在現實中都可能變得非常殘酷

法國賽爾齊·蓬多瓦茲大學教授張倫表示,俄國十月革命中理想主義變成殺人主義的過程,是20世紀中,人類最該記取的教訓。(郭曜榮/大紀元)法國賽爾齊.蓬多瓦茲大學教授張倫表示,俄國十月革命中,理想主義變成殺人主義的過程,是20世紀中人類最該記取的教訓。(郭曜榮/大紀元)

【大紀元2017年11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曜榮台灣台北報導)1917年俄國經歷了十月革命7日是十月革命100周年,全球各地展開對共產主義的反思。知名中國旅法學者張倫表示,從一個理想主義過來人的角度看,理想主義變成殺人主義的過程,是20世紀中人類最該記取的教訓。

「致命的列寧——反思十月革命100周年­」活動6日在台北紫藤廬舉行,由中國詩人孟浪主持,邀請法國賽爾齊.蓬多瓦茲大學教授張倫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曾建元、知名文化評論家張鐵志海西諮詢負責人林正修與談。

張倫以理想主義過來人角度提到,自己幼時對列寧主義、毛主義的忠誠,當時甚至願意用生命為毛犧牲,因此非常理解理想主義的可怕;例如當年中共整肅AB團屠殺人民,都是以理想、以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為口號,「理想其實可以殺人,不符合理想就訴諸暴力」,這點是須極力記取的教訓,否則就像中國大陸現在開始有人懷念文革,「將造成多少人生命重新受到踐踏?」

11月7日是俄國十月革命100周年,今年俄國官方沒有紀念活動,人民也興致缺缺。圖為莫斯科紅場。
11月7日是俄國十月革命100周年,今年俄國官方沒有紀念活動,人民也興致缺缺。圖為莫斯科紅場。(AFP)
自由、權利的原則是關鍵

「所以理想主義要警惕,理想主義精神是人類對更美好事物的追求,但在進入政治層面過程中,一定要特別小心。」張倫表示,相信人性是有非常陰暗的一面,必須要有民主的機制予以制衡。他引述美國神學家尼布爾的話說:「人行正義的本能使得民主成為可能,人行不義的本能使得民主成為必需。」

「一個關鍵性、根本性的東西,就是自由與權利的原則要確立,如果缺此原則,則任何一個很美好、人道的東西,在現實中都可能變得非常殘酷。」張倫說,這是我們從20世紀的苦難中,包括許多共產主義與左翼運動中最後記取的教訓,若不確立該原則,則任何人可以政黨、民族、理想或共產主義為名要你犧牲,「最後一定是災難性的」。

科技帶來新的列寧主義

中國詩人孟浪認為,任何理想主義、任何以美好為名義者,絕對不能傷害人的生命、人的尊嚴。
中國詩人孟浪認為,任何理想主義、任何以美好為名義者,絕對不能傷害人的生命、尊嚴。(郭曜榮/大紀元)

 

孟浪補充,換句話說,任何理想主義、任何以美好為名義者,絕對不能傷害人的生命、尊嚴,包括肉體上的傷害,這是列寧主義所帶來的深刻教訓。

十月革命百年後,今天的人類正面臨人工智慧(AI)和大數據等新科技的興起。文化評論家張鐵志表示,最近特別思考,中國內部正出現一種「科技的獨裁主義」,也許是一種新的列寧主義,當局透過科技發展,用新的方式控制公民,或掌握人民資訊,而新科技跟政府結合的緊密程度也是前所未有的。

文化評論家張鐵志指出,中國內部正出現一種「科技的獨裁主義」,也許是一種新的列寧主義,當局透過科技發展,用新的方式控制公民,或掌握人民資訊。
文化評論家張鐵志表示,中國內部正出現一種「科技的獨裁主義」,也許是一種新的列寧主義,當局透過科技發展,用新的方式控制公民,或掌握人民資訊。(郭曜榮/大紀元)

 

張倫表示,這問題他多年前已意識到,現代文明產生後,從來就伴隨著集權主義的興起,20世紀納粹與蘇共兩種極權主義,一左一右其實都跟第二次工業革命相連結,人類文明從來是在自由得到擴展的同時,又受到威脅,例如今天媒體、網絡給人帶來自由,但同時又帶來新的極權主義的危險。

「人類為自由奮戰的追求,是個永恆的過程」,今天更是關係到整體人類生命、尊嚴基本保障的問題。他認為,這是新的關鍵時刻,在第三次工業文明興起的同時,新極權主義已經誕生,而自由的爭取者如何反擊、捍衛自由世界,「這確實是擺在所有人面前的大關」。

責任編輯:韻寰

大紀元/2017/11/8